ff打屁股小说
本文为转载,为执柱流芳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此间年华最茂 2》的后记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From Morey

这家咖啡厅是思仪的最爱。刚刚在一起的时候,思仪和我讲过她每次都喜欢来这里发呆。因为大沙发很舒适,她可以把自己窝进去,然后也不太会得到旁人的注意,可以安然自得的看书,听音乐,或者和朋友了解。有一定的空间,也有一定的私密性。带她来这里,是想听听她的想法,想和她谈谈的心。我的小公主,应该是遇到麻烦的事情了。

思仪是那么伶俐的孩子,她知道我想听的是什么。于是她开始给我讲述那个故事,关于她和Jane。听完她的叙述,我的确有些心疼她,但更多的或许是想要教给她的东西。从她叙述的每一个细节,我按照顺序给她分析。比如,Jane把工作安排给她,根本不关心她是不是遇到困难,也不是很关心她是不是需要帮助,而她很多时候会等待Jane下午回来或者得空的时候再去问。我告诉她,可以理解工作的保密性,问其他经理确实不合适,但是很多东西不会一定要立即问,business chance是不会等人的。如果你需要的东西你没有,你要学会去找你的boss,她有义务指导你的工作。思仪问,如果她在忙,这样多打扰她。我笑笑告诉她,你想多了,如果她有事情不能接听你的电话,她完全可以按掉,这样你就知道她在忙,然后你可以用短信联系她,如果她方便,自然会给你回复短信,而不是像你所做的,要么不问,等着人家回来问,要么打电话看挂断,就等人家回你电话。这两点都是致命的低效率的表现。

思仪很惊讶,她认为她在遵守人与人之间基本的尊重。我告诉她,职场上再不是这样了。你对她最大的尊重,就是完成她分配给你的工作,让她在她的领导面前永远的不败。如果你觉得工作需要涉及其他部门的协助,你应该主动提出来希望她能引荐你认识其他部门的同事,至少要把你介绍给她熟悉的人,这样她在需要一些后台帮助的时候,你才能更高效的完成。而且平时除了要维护好她的关系,更要建立自己的关系,毕竟她熟悉的都是同级,而你需要和对方下属搞好关系,这样办事的时候,你们就有更强大的支持。亲爱的,记住,这时候你们是同一条船的。你不能保证她的顺利,她当然不会要把你当自己人看,这样最失败的其实反而是你。

思仪对我说的这番话并没有心悦诚服,她还是觉得每个人工作都是独立的,都是像流水线一样的。我掐着她的脸蛋说,你总说她从来不关心你的工作,你的成长,那你告诉我,她凭什么关心你呢?她欠你的?还是她的职责其实不是给公司拉单子做业务,其实是当你的老师呢?段思仪,你有主动关心过人家么?你除了去问有没有活给你,需不需要帮助,你有没有主动关心过她在做什么,她工作是不是也遇到问题。你总等着她来给你分配工作,就好像你是一个helper,不是她的partner。懂吗?你们是一条船的!不要把自己当下属,而是把自己当她的妹妹,晓得吗,就是妹妹!像圈子里的妹妹,跟她卖好,拉近关系,然后为她分担,这样她会把你当自己人,教给你很多掏心窝子的经验。

卧槽,我觉得自己简直是把肺都掏出来了。这么不上档次的话我都说出来了。一点不加隐晦,一点没有修饰。跟自己家女人,何必来玄的虚的。我相信思仪是懂得我的意思了,看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就知道了。她继续就周五的事情问我,觉得自己那么卖命给她整理东西真的很不容易,虽然她新发的活儿很着急,但是她也不能抢人家复印机啊。我只好解释给她,什么叫沟通不够。Jane发给你邮件为什么不去做确认,为什么不跟她确认deadline,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至于她催你的急活儿,你不应该用其他同事作为说辞。对于她来讲,她要的只是你做完事情的结果,要的是越快越好的结果。宝贝,懂什么叫结果么?很多人说,我不看过程我只看结果。这句话被批驳很久。但是这句话是最赤裸裸的实话,每个人在换位之后都要承认。没有结果的过程是没有意义的。你要做的就是想方设法为她做成事情。你知道她每天最常做的是什么?思仪摇摇脑袋,我告诉她,作为销售,就是以结果为导向。她每天想的就是怎么能够把产品卖出去,怎么能够很快的卖掉更多,这是她的职责和价值。而你呢,一点工作都要等她回来,或者紧急的活儿没有及时回复,让她着急,你想过她么?你什么时候和她一起下班?思仪,你是销售,你不是后台。不要埋怨她说你拿钱不干活,因为对于这个岗位,你的工作价值没有被体现出来。

思仪张着嘴,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她说,这都怎么才能达到。我心里发笑,摸着她的脑袋告诉她,世界上有太多不可思议,可当你走过来,就发现,什么叫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随着你去做你就懂得了。你只要记得,你和她是一条船上的,你要为她考虑。据我所知,Jane不是一个非常容易相处的人,为人也不是那么随和,但是说起业绩她还是不错的,业务更加是一把好手。越是有实力的人,就越骄傲,这是销售的个性,你必须适应。但,当你真心实意为她想,而不是表面为她想,她就会在意你的好,不像现在,在你眼里那么不识好,是不是。

思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仿佛不好意思自己的想法被看的透透的。傻孩子,你说什么事老公不能理解的呢。老公也是一步步从这样走过来的,刚刚工作有太多的不被认可,甚至被故意欺负,这都没有关系的,因为这些都一定会消逝在时间的洪河里。思仪,你要相信老公,这些你都可以做得到,你那么聪明,分清楚人际和厚黑不难。一个经过销售历练的人,最后才是能够成才的苗子。思仪,爷是要领着你走向更高的地方的。你可以的!

From CC

默宣的话我并不完全懂得,却也记在脑中。她还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就像在公司随意指点新人一样。她有时候让我觉得职场简直厚黑的要死,虚伪巴结黑暗,简直一派腐朽。她还美名其曰人际,可是我怎么听怎么觉得带着股子肮脏味儿。

说完正经事,我俩一人抱着一个ipad窝在沙发享受周末的下午茶,她在处理办公文件,我在玩着little things。我想这是最美好的感觉,同处一室各自专注,一杯咖啡,一杯奶茶,金色阳光落在白色小桌上,抬眼就是绿色树影与棕色的沙发,淡淡的暖暖的。默宣把鞋子脱掉,双腿盘上沙发,长长的卷发就散落在胸前,硬料子的淡蓝衬衫散出一股海洋香,有一点迷人。黑框眼镜掩住她清单的面庞,此时,她就像一个女大学生。

恍惚间,看到外面闪过一个身影,觉得熟悉,却又记不起来她是谁。就像飘过一片绒毛。我放下ipad想要一探究竟,对默宣说了句就起身离开了。一种强大的直觉告诉我,我应该认识这个人。追到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伏在墙上贴便签,还是那件暖黄色的上衣,轻轻,你怎么在这……

姐,我开口叫她,就像曾经那样。可她却没有回头,只是专注的把一个便签贴上墙,同时把撕下来的那张折起来收好。我提高音量,却再也叫不出姐字,只是喊了她的名。她抬头看我,很是惊讶,却很快淡淡一笑,伸手打了招呼便转身离开。我追到店门口叫住她,问她最近好吗,她说很好,却居然再也接不下去了。我也不知道究竟要说什么,只是……嗯有一点想她。她说,你好好的。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愣在那里,看着她离开了,消失在街角。

回到大厅,我伏在墙贴上看她的字条:“一年又四个月了,每月的字条都是祝福,你都看得到吗。很多话写到今日已写无可写;思思,撕下它,让一切沉淀,淡入往事。”一个相熟的店员冲我喊,唉小姑娘。那位小姐每个月都过来,每次都坐窗边喝一杯玛奇朵,写一张条就走,一年多了,应该是有心上人把,小姑娘啊,你认识她啊?我回应她,对,我们以前认识,现在都不太熟了。店员一副八卦的样子,问我,那她男人是抛弃她了吗。我语塞。

此时手机震了起来,是默宣的。我匆匆拿掉纸条,对店员说,我会替她转交的。在我离开前,看到店员一脸开心冲我竖起两个大拇指,心里的味道怪怪的。回到座位,默宣问我,怎么这么久,有没有看到她的移动电源。我翻起一个靠垫,从下面掏出来递给她。她问我,你没事吧。我笑了一下,说没事。她盯着我看了一下,就继续埋头工作了。我也继续捧起我的ipad。她突然从我手里抽走那张纸条,我也不好去抢,等她看完了,我以为她要问我什么,谁知她只是把她放在桌上,继续去忙了。我也忐忑起来,问她什么,她都说晚点说,先把东西搞完。

她终于回完了她的email。心情大好的拉我去吃面,我被她快节奏的带了起来,着急忙慌的就出来了,那张纸条我未敢带走,只是留在了桌上。坐在面馆,她点了海鲜面,我点了红烧面。我一边接过她给我拆好的筷子,一边试探着问,老公,你没想说点啥啊。她问,说啥啊。我结巴了,我说你没啥想问我的么。她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特老佛爷的来了句,说吧。我汗!得吧,我于是把曾经的事情简单讲了出来,然后问她,你不会吃醋吧,模样不像昂,要不你赶紧有啥说啥,我也踏实。她一挑眼睛,来一句,我还真没什么可说的,完全不具备竞争力。囧,她就这么评价轻轻。

她说,第一,她拿不住你。你俩那实践在后期基本有等于无,你不能不承认你是因为缺少陪伴,而去下意识寻找其他简单的方式自我满足。这都无可厚非,只是这件事你自己控制不好,你只控制了不真实发生,可是你算不准她的想法,所以,她如果是一个安全感很薄弱的人,占有欲也不强的话,这样的reaction也很正常。你俩这叫阴差阳错。第二,现在你俩就更没戏了。你已经是爷的人了,从里到外。

她一边说一边伸出咸猪手挤进我大腿间,握住我内侧的小肉肉,露出一份花花公子样说,你说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联系更加紧密呢,你已经是爷的人了。我扔她一卫生球眼。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捏紧,我只好屈服,狗腿的说,爷您继续。她说,第三,就是你什么都别想了,那纸条是不是留在咖啡店了。我说是,她说那就完了,所有的事情从今天起,从你离开咖啡店起,就画句号。你可以继续偶尔想她,只要不要当着我的面,这些我都不介意,因为终有一天,你将再难想起她,哪怕再想起,也不会再有波澜。这一天就叫放下,既然有这么一天,此时的怀念是对感情最好的纪念。我不介意,是因为我相信她会成为过去,而你必将这样经历,拦是拦不住的。不如让你去想,顺其自然反而比强压要好得多。

这时,面上桌了,我嗯了一声,若有所思几秒就开始开心的吸溜面条。她看着我,用极为淡定的口气对我说,我也要开吃,今晚记得把自己洗干净。

卧槽!

From Morey

思仪和老板的关系在慢慢转好,她得到了更多的教导和夸赞,聪明的孩子果真不需要操碎一颗心,这点让人喜悦满意。而我这边却日复一日的繁忙,事情多压力大。每天都有新的task,每天都要结束一个或几个task。习惯了压力,习惯了解压;习惯了接受,习惯了分配;习惯了新事物,习惯了快速掌握;习惯了太多,可是还是会觉得很累,抽不出身,分不了神。工作总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指标每年增,经济却在下滑。扛过指标的人,都感同身受,只听过的人,只有一句不咸不淡的叹息。

思仪说,原本就不爱笑的我,现在就更加的眉头深锁,怎么都逗不开心。没有办法,只得告诉她,这几日要她多担待了。恰逢一个月去美国培训,我准备好好调整自己的状态。而且由于时差,与思仪约定每日email联系。谁知道,就在我出去这一个月,她在国内和闺蜜吵个天翻地覆,待我回国,两个要好的人,弄得好似老死不相往来了似的。我在国外,天天看着思仪报喜,每天乐颠乐颠,偶尔抱怨闺蜜不陪她,回国才知道事态的严重。

其实有多大事儿呢。无非就是因为谈恋爱爽约,因为谈恋爱不能像以前陪伴她,因为谈恋爱不像以前那样关心她。其实,思仪和我在一起,又有多少时间能去关心那时还是单身的闺蜜呢。思仪只是不懂,灵魂只能独行,因为我们都有能力决定自己的方向,却没有能力控制别人的道路。恋人在一起,是因为双方要相互的靠拢,尽可能的拉近,彼此退让,各自牺牲。而朋友则不然,如果偏要把别人拉倒你的生活轨迹上,或者你又要强行的进入别人的世界,最终的结果无非在只有两种,要么在自己的世界里等死,要么在别人的世界里被扯到四分五裂。

不过也真是因为有了依赖,我们才会有要求。思仪被老板骂了,我不在身旁,就希望闺蜜能够主动关心她的心情,甚至能够整晚陪伴,一如往常安抚她受伤的心灵;晚上她一个人无聊想找人聊天的时候,也希望闺蜜能像曾经那样,两个人相互陪伴出门遛弯;。或许在我之前,她不曾这样苛求过友人,偏偏是在得到了爱后,才对这样的爱有了尼古丁一般的需求。女汉子通常会在得到恋爱滋润后,变得更加的柔和,更加的懂得索爱,而在初级阶段,并不分对象,变得特别的女孩子,变得特别的小鸟依人。然而,她的闺蜜也处在这一阶段,两个索爱的人碰在一起,必然会生出一些不和谐的音符。

然而,这样的要求其实也是对友情的曲解。有句老话,叫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可以不以君子自居,附庸风雅,但是君子有一样品质是值得学习的,那就是独立。在独立的基础上,我们来谈友情。好朋友应该懂你,和你有相同的思维方式,便能感同身受,懂你的想法,懂你的感受,在这种懂得面前,语言是不必要的,她甚至可以懂你的沉默。所以她不会在你难过的时候给一些无关痛痒的安慰。相反,最最重要的,是她能够给你的的思维另辟蹊径,能够给你的问题,一个你认为正确、却想不到的解决方法。如果她也无能为力,至少有一个懂你的人存在,仅仅这样的存在,也能让你心安。这样的友情,是最最美好的。

友情不是爱情,她不可能每天和你厮混在一起,但是当你们某个下午交谈的时候,你总能豁然开朗;她也不可能永远在你无聊的时候陪你唠嗑,那是我作为爱人的职责;她也不会随叫随到,那是我都有可能不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或许每次她的出现,都会让你的现状有所改变,让你对未来继续充满信心,带给你能量。那剩下的时间,我们都要孤独行走,穿行风雨,路过晴天,有爱人的陪伴吵闹。其实,孤独才是人生的常态。真正的友情应该充满感激。是这个人,看穿你所有的软弱和不堪,仍旧愿意送你一把伞,也只能送你一把伞,因为你只能一个人走进风雨。那风雨,是生活,是工作,是婚姻,是爱情,是一切。

我的思仪小朋友对我的理论若有所思。我催促着她去给闺蜜发短信,道歉讨好,都随她。那么好的朋友,不要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就闹的分道扬镳。人在幼年结识的朋友,相处这么多年真的不容易。两个人约好的一起退休旅行,都不要食言。思仪,我要保护你的世界,保护你的未来,保护你在成长中,尽可能少的经历不必要的遗憾。朋友再好,也要有分寸,恋人再爱,也不能忽略对方的感受。等我的笨笨长大。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