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然
本文为转载,为松鼠毛绒原创
本文为《樱花粉 2》的前篇

(一)相识

“你好。”

一声叮咚的脆响,吓的女孩在晚上一激灵,她赶忙摁下电源键,把手机深深埋在被窝里,大气也不敢出,全身的每个感官都敏锐到极致,听着走廊里有没有半夜查岗的脚步声传来。

真蠢,竟然忘关静音了……要是晚上不睡觉偷玩手机被妈妈发现,毋庸置疑又是一顿斥责。

还好,妈妈似乎睡的很熟,伊然松了口气,这才小心翼翼地把手机从被窝深处掏出来,睁大眼睛,去回消息。

男孩的头像是一只小熊,昵称叫RYAN,昵称显示与她同城,群里那么多人,伊然当时主动加他就是因为这个头像。

这只毛毛熊,不知为什么那么巧,和她床头的小熊一模一样。

入圈有一个月了,这是她第一次鼓起勇气去加陌生人,究其原因还是怕被骗。经常有所谓的男主把女孩子约出来,然后干完坏事就跑路了。

这下对方回消息了,一时间脑海里像放烟花般,无数想法和念头泉涌似的往外冒。

他是坏人吗?是好人吧?高吗?长得好看吗?是学生吗?还是工作了?

想了半天,伊然还是打下三个字:“你好呀”

对方回的很迅速,男孩的资料卡上显示他今年21岁,这个年纪应该在上大学,大学生在11点钟想必是不可能睡觉的吧。

“我今年21,在xx上大学,和你一个市。”

然后就是身高体重等基本情况的介绍。

伊然一时有点懵,看着对方发来的信息,一个阳光开朗,瘦瘦高高的男孩形象在脑海中勾勒出来。

不能先入为主!伊然努力劝告自己,要小心,谨慎,小心……再说,你怎么会突然觉得他很帅?

“哇,你真的是xx大学的嘛?”她敬佩的发问。

本市的这所大学分数线很高,能进去的十有八九都是一顶一的学霸。

“嗯,不相信么?”

“没有没有。”

这个她还是基本不怀疑的。

“我今年想考你那所大学的。”

她这样发过去。

“可以啊,那一定要好好努力。”

对方鼓励道。

然后她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正在踌躇尴尬时,对方又道:“请你自我介绍一下?”

对哦!还没有自我介绍呢……伊然回过神来,赶紧把基本信息写上去,不过写完名字体重身高和自己的高三学生身份,女孩就不知道写什么了,只好先发过去。好在对方没有在意。

哦,你叫伊然吧?”

“嗯嗯。”伊然如释重负,赶忙回复道。

“感觉你好小一只。”

对方不带恶意的调侃。

被窝里的女孩脸红了,缩的更小,是啊,她一直就是这样,小手小脚的,细胳膊细腿,说话细声细气,谁看见都会忍不住想搂一搂捏一把。

在课间也是文静的写作业,至多聚会节日和好闺蜜逛个街,偶尔打打游戏,这就是伊然简单的学生生活。

“是呢……”

“我猜你想找个管教主吧?”

对方似乎很自来熟,发过来的信息不带一丝犹豫。

伊然想了想,觉得不能把话说死,就道:“大概吧,我想先了解一下……”

“好,但是想更多了解的话光网聊是不行的。”

“这周末你有空吗?选一个地方见面好不好?”

伊然看着屏幕有点懵,难道说,这么快就要挨打了么?

她赶忙发问:“你要打我?”

发出去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多么幼稚,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对面传来的笑意。

“哈哈。”

“不是,刚刚不是说了吗。只有见了面,才会知道是不是合适。”

“如果你觉得不好,可以随时离开,我不会说什么的”

对方的说话方式很直接简明,让她觉得他很诚恳。

“嗯嗯,我明白啦。”

伊然一直多少有些紧张,脑袋更转不动了。

“不过在见面之前,你可以细说一下你喜欢的工具和姿势,或者希望我管教你什么。”

“如果这一层我们都彼此不满意,也就不用见面了。”

伊然听他这样一解释,也就放心多了。

于是,她就猫在被窝里,时不时屏息凝视听听对面屋子里有没有传来脚步声,边打着字。

嗯……要怎么说才能描述好呢,她打打删删,最后发出去一大串话。

“我以前没实践过,但是希望你经验多一点吧。凭直觉,我觉得自己喜欢巴掌、戒尺和发刷……不要那种太细的,比如热熔胶和藤条。”

这些知识是她从网上看到的,伊然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偷偷上网搜索过打屁股,那时净网程度还没那么彻底,想找资源与资料还是简单的很。

所以她可以算是理论懂一堆,实践经验为0。

“姿势我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但我都知道名字。”

“然后我本人嘛……我可能有时比较胆小,因为妈妈对我很严很严,还有我可能会怕疼吧……虽然没挨过打,但是应该是怕疼的……”

“当然,优点我也有的啦,我知道什么自己该做什么,也很上进,成绩也不算差。”

“嗯,其他的我想不到该说什么了。”

对方沉思了一会儿,发过来:“你能接受附加刑吗?”

伊然愣了会儿:“比如?”

“比如暖宝宝,跳蛋,打手心脚心,罚站。”

“啊,我,不太知道前两个的含义。”伊然疑惑了。

暖宝宝和跳蛋这两个东西她倒是知道,可是它们真能和打屁股结合在一起?

“那没事,到时候再说,放心,我会尊重你的意见。”

“我大概理解了,你想找个可以疼你陪你,监督你学习的人吧。”

“唔……”

自己的心声被对方一语道破,女孩有点束手无措,还好对方没有一直围绕着这个说下去。

“我猜你肯定是躲在被窝里。”

“啊,你怎么知道?”

她还赶紧下意识看了看四周,听听是不是妈妈来了。

“你妈妈不是很严格吗?肯定把你赶上床了。”

“是啊……”

“好,你的大概情况我已经知道了,先睡觉吧。”

“也是呢,明天还要上学”

“什么时候在哪里见面,明天等我联系你”

“啊,你同意和我见面了?”

“嗯嗯。”

“好,晚安啦。”

对面没有再回话,伊然退出了和他的对话框,不过说是睡觉,其实她没关掉手机。

她还不困,现在也睡不着。

除了她主动加的这一个人,还有许多男主主动加了她,出于好奇,她就和这些人聊了起来。

许多人上来就称呼暧昧,小妹妹的叫了起来。还有的人直接把自己的照片发了过来,帅倒是很帅,不过伊然不敢轻信,毕竟网图和ps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聊着聊着,那人突然要求她也发照片,伊然突然感到有点无趣。

这么随便就能发照片,又说着那么露骨的话。这一切都让女孩觉得不舒服。

倒也不是说他们一定就是心怀不轨,反正,不是她的菜。

女孩干脆把他们都删掉了,只剩下RYAN在最上方呆着。

关上手机,伊然从被窝中探出头来,才发现自己浑身燥热不堪,都出了汗。

心想着定个闹钟就睡觉,她再次打开手机,就在这时,QQ又弹出一条消息。

叮咚!

声音再次把女孩吓了一跳,赶紧又缩到被子里去了。

还好,妈妈还睡着。

妈呀,这还没见面,就差点被他害惨了。

只见RYAN道:“你不是说要睡了吗?”

!?他怎么知道!

伊然脸一阵发烫,本想狡辩,但突然醒悟那样不就上钩了吗,说不定对方就是在钓鱼呢!

她细细一想,便假装没看见,准备明天早上再故作惊讶的责怪他冤枉自己,嗯,这样最好。

“别装了。”

对方又发来了消息。

“你的QQ状态显示了电量,刚刚是89%,现在才五分钟就掉到85%”

“在热被窝里玩手机了吧?”

……

伊然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

真是的,他怎么可以这么机智。

伊然又惊又羞,这下只能怪自己考虑不周,跟风把手机电量设置在状态上了。

“好吧……被你发现了。”她如此回到。

“呵呵,不是说要睡觉了吗?”

“我现在就睡”

“是不是还想假装没看见,明天早上说自己被冤枉了?”对方道。

没有这两个字打上又被她删掉了,伊然不爱说谎。

“嗯。”

她这样回复道,脸蛋在发烧。

“还挺诚实。”

“你会打我吗?”她想了想,这样发过去。

“不会,我们还没定规矩。”RYAN如此道。

“好”

“对不起啦,我和别人聊天了。”

“我猜也是。”

“那我睡觉啦,真的。”

“嗯”

“晚安啦!”

(二)初见

好险,不然周末刚见面就要挨揍了呢。她心有余悸,又有点小兴奋。

这一夜她睡得很好,第二天照常去学校上课,第一节就是她最讨厌的数学。

难,真的好难啊!伊然苦闷的盯着黑板上的图形,尽力去跟老师的思路。

明天就是数学的模拟考了,她数学成绩的波动一直好大。

晚自习,焦头烂额的完成数学作业,这几乎花了她大部分时间。

数学占的时间久了,其他学科就学的少了,因此最近物理和化学也都有退步。

本来她的成绩能排到年级前100名,可数学偏科偏的越来越厉害,这下子直接在200名左右徘徊了。

伊然闷闷不乐的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10点半,高三学生下班晚,而当医生的妈妈下班更晚,她拿钥匙开了门。

爸爸是跨国公司的高层人员,整天国内国外的跑,偌大的房间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伊然赶紧打开灯,这才觉得不那么害怕了。

进门,她扔下书包,自己削了个苹果,便钻进卧室打开手机跟RYAN聊开了天。
只有晚上睡觉前这一小会儿,伊然才觉得自己是自由的,她可以沉浸在虚拟世界里,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瑞恩。”对方回答。

“哦哦,就是RYAN啊”

“对”

“到家了?”

“嗯嗯。”

“作业写完了?”

“写完啦。”伊然道。

“不错,看来你没有熬夜学习的习惯。”

“没有,晚上我学不下去的。”

“挺好的,效率低时就应该休息”

她咔嚓咔嚓啃着苹果,一边想象对方现在在做什么,在寝室里躺着玩手机?

“我数学好差,感觉一直学不会。”她倾诉道。

“学不会?”

“嗯……能上100分就菩萨保佑了。”

“是吗?你物理学的怎样?”

“嗯……物理挺好的,但是最近光顾着学数学,物理学的有点少,也退步了。”伊然实话道。

“既然你物理好,那就一定不笨。”对方断言道。

“你是不是很讨厌数学?”

伊然愣住了,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对方把自己的心声一语道破。

“好吧……”

她无奈又略微不好意思的回复。

“是不咋喜欢”

“数学老师留的作业和任务你都认真做了吗?”

伊然想了想,如实说了自己的情况。

其实,她以前一直不把数学老师的话当回事,一是因为她讨厌这个死板严厉的男老师,他简直和妈妈一样严苛。

二是因为纯粹的讨厌数学,从一年级开始就讨厌了,特别是小升初和中考时,妈妈强拉着她去上集中训练的数学补习班,在那里一整天没完没了的看那些符号和几何题时,伊然从此便恨透了这东西。

两者凑一起,伊然就经常故意不学数学,就是学物理化学也不学数学,把时间留给喜欢的语文英语,作业也是抄抄了事,错题本更是不存在的。

这些话她当然是不敢跟妈妈说的,老师检查作业,也只能看到她整整齐齐完成了,上课时,伊然的机警度超高,不管老师何时扭头看,她都是在眼看黑板听课,时不时低头记笔记。

其实她低头是在看小说,抬头是因为脖子低久了太累。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妈妈!她会杀了我!”

最后伊然赶紧提醒道。

“呵呵呵。”

“你这样能学好数学就怪了。”

“我知道,所以现在我开始好好学了嘛……”伊然烦恼道。

上次她数学考了90分,妈妈狠狠批了她一顿,伊然自己也意识道,虽然她不喜欢数学,但是高考是要考的啊,再不学就真的不行了。

如果高考考砸了,她真不知道自己能去做什么。

“那这样吧,第一件事,就是我帮你学数学。”

“好啊,不过……高中的题你会做嘛?”

“呵呵,放心,我高考数学140”

这也太强了,伊然佩服的发过去一个表情。

“但是,重要的还是在你自己。”

对方提醒。

“周末你一个人在家?”

“嗯……这一周都是,因为妈妈是大医院的主刀,就从没闲过”

“那你父亲?”

“他两个月内都在海外。”

她简单的带过,印象里,父亲除了给她大笔大笔的零花钱,就没有丝毫存在感。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叹了口气。

“那这样,周末我们见面,你带上作业出来自习,省的在家玩手机”

“你陪我?”伊然问。

“是的。”

“我来监督你。”

“另外,听好,我要开始立规矩了。”

“从现在开始,数学作业都要自己写,错题本都要整理,并且每天都要看!”

“当然,不是所有错题都要抄下的,你每天把数学作业给我批阅,我会告诉你做什么题”

“如果不按时整理错题,或者偷偷抄答案,我们事先说好,会有惩罚。”

“惩罚是什么?”

惩罚?会被惩罚?

一想到会有惩罚,伊然哆嗦了一下,有些害怕,可是不知为何,心脏突然砰砰跳的更快了,这分明是兴奋的感觉。

“是会让你记住并不敢再犯的惩罚,至于怎么罚,还得见面了才好确定”

这回答很谨慎,伊然也不好多问了。

“好吧……”

“我会检查你的错题本的。”

“嗯嗯”

两人又聊了些别的,爱好和兴趣什么的。他好像很爱运动,平日里的交际圈也很广,成绩自然也拔尖,伊然觉得羡慕又自愧不如,虽然她分数不低,可也不是数一数二的。

“别怕,就是数学给你拉分了。”瑞恩安慰。

“别说高了,就看你期中考试的成绩,数学只要考到130,进年级前十没问题吧?”

“130……我都不敢想。”

那次她数学就考了104。

“我会让你敢想,而且能考到。”

对方似乎很自信,把她也感染的激动起来了。

就像找到了一个缺口,伊然从没如此迫切的想,也从未如此沉浸于和一个人的聊天中,平日里和朋友交谈也是不痛不痒的家常,还要小心翼翼地维持友情的关系,但是和这个陌生人不用。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困惑烦恼一股脑的倾诉出来,前路上的阴云似乎被一下子吹散了,到睡觉时,她竟然期待起明天的数学课来。

“我肯定能考到145的!”

“好,比我还高”

“哼哼,走着瞧!”

11点,瑞恩告诉她必须睡觉了,熬夜学习和熬夜玩手机都是不好的,本来她也没熬夜学习的习惯,这下只能乖乖上床。

伊然满足的躺在床上,做了个很好的梦。

第二天,她满怀兴奋的去上数学课,谁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节课就是模拟考试,不出意外,她考了个99分。

卷子当天就被批出来了,她被数学老师当众点名批评了一顿,女孩子毕竟脸皮薄,偏偏这老师用词又很狠辣,当时伊然连死的心都有了。

一下课,她就偷偷跑进厕所哭了一个课间,好不容易擦干眼泪,回到座位上,只见三大张卷子等着她呢。

“伊然,这是数学老师给……嗯,给你布置的。”数学课代表亚伯道。

其实每个110分以下的同学都有份,只不过亚伯不想这样说再刺激到她,毕竟伊然已经很伤心了。

“周一要交上来。”

亚伯看她眼圈还红,本想安慰几句,而女孩只是笑笑,说了感谢的话,就闷头做题了。

见状亚伯也不好说什么,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毕竟他们也只是普通同学关系。

晚上,他好心的给伊然发了消息,说如果她数学哪里不会,自己愿意教她。

伊然看着同学充满关切的消息,心里很感激。

但是,毫不夸张的说,今天的事情把她刚建立起来的对数学的信心又冲垮了。

女孩再次清晰的意识到,她不只想找一个能解答她疑惑的人,自己更想要一个能倾诉的人。

瑞恩听她说了起因,便提出要打电话来说。

“好……”

伊然有点紧张的打过去QQ电话,几声音乐,对面接通了。

马上就要听到他的声音了,女孩几乎屏住呼吸,就听那么传来一声低沉的:“喂?”

伊然竟愣了一瞬。

一开始她还有点拘谨,但是瑞恩的声音出奇的恬淡和温暖,就像清风吹进她的耳膜。

就像那个毛毛熊,那个邻家哥哥……

听她抱怨诉苦了半天,只听瑞恩宽容的笑了。

“不能因此灰心啊,伊然,这次考试的时机是很不巧,但这个结果,你早已预料到了吧”

“是啊……”

伊然承认,自己知道自己的水平是几斤几两,所以本来也就没想着考好。

“那就好啦,没关系的,那个数学老师也确实过分,不要往心里去。”

“但是,坚决不能影响我们昨天说好的事情,不能因此就消沉”

“如果你真那么做了,我会看不起你的。”

伊然脸红了,她承认自己是有点打退堂鼓了。

“不可以。”对方的声音坚定了,“这还没开始呢,就想着后退?”

“正好,明天就是周六了,我们见面后你就好好做题吧。”

“嗯”

“对了,我们的规矩别忘了,今天考试的错题你好好做了没有?”

“好好做了。”

伊然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错题本,撒了个谎。

“嗯,继续保持”

瑞恩似乎放了点心。

“那,说好喽,明天八点在xx见面酒店”

“好。”她答道,突然又疑惑,“嗯,哥哥你在宿舍里打电话,室友不会嫌吵么?”
对方笑了一声。

“我没在宿舍住。”

原来他是一个人在外面住?这倒是很自由也很有意思。

没时间想这些,挂了电话,女孩赶忙把错题抄在了本子上。

她也知道抄一遍也不代表就好好做了,但是……

我也不傻,抄一遍应该也就会了吧。

这么想着,眼看时候也不早,伊然洗漱一番,就上床睡觉了。

明天就要见到他了啊……伊然有点紧张,有点兴奋。

他,应该是个温柔的人吧……

温柔的人打人应该不至于太疼吧,嘿嘿……

这样想着,伊然睡着了,第二天7点钟,她准时爬起来,带好卷子草纸答案和错题本,吃完早饭就赶过去。

约定地点,果然有个男生等着了。

车辆鱼贯而过,下一个红灯亮时,她已经到了马路对面。

两人目光相对,虽然以前从没见过面,却一眼就确信,对方就是自己在等待的那个人了。

“伊然?”

“瑞恩!”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