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女生被妈妈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在学校的一次英语考试中,成绩不理想,偏偏老师又要求家长签字。王萍当然知道妈妈看到成绩后的后果,妈妈的皮带抽在屁股上的滋味儿她是记忆犹新的,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王萍决定赌一把,她在试卷上模仿了妈妈的签字,交给了老师,事情的结果当然是王萍赌输了……

老师将事情第一时间用电话通知了王萍的妈妈,并在电话中将王萍的妈妈狠狠数落了一通,批评她对孩子不负责任,王萍的妈妈在电话中对老师说尽了好话,陪尽了笑脸。放下电话后,妈妈气得脸色大变,暗暗发狠要好好地教训一顿女儿,她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女儿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王萍走得很慢,她觉得两腿有些发软打颤,书包背在肩上,两手一直下意识地捂着屁股,大脑很乱,以至于有些同学和她打招呼她都没有听见,在家门前她一直徘徊者,不敢进家。但是她又不敢晚于妈妈规定的回家时间,眼看就要到时间了,如果晚了只会多挨打,她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进了家门。

王萍小心翼翼的进了家门,刚进了门就看见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表情平静得吓人。王萍对妈妈的这种表情在熟悉不过了,她知道今天在劫难逃了。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把书包慢慢放下,脱下鞋子,两手紧紧的抓着裙子的两侧,低着头不敢看妈妈的眼睛,慢慢地挪向妈妈,来到妈妈跟前站好,身体微微打颤,两手紧紧地抓住裙子夹在身体两侧,两腿并拢腿肚子有些发抖。“妈妈我知道,知道错了,我不该…不该模仿您的签字,欺骗您和老师。”

由于害怕王萍几乎是语无伦次地向妈妈承认着错误,她把头低得很低,她想努力的不让眼泪掉下来,但眼泪仍然成串儿地掉在脚前的地板上。“抬头看着我。”王萍听话的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妈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妈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且声音平静得吓人。“我怕您打我。呜呜呜~”王萍再也控制不住,哭出了声。

“我看你不是怕挨打,而是怕只是考得不好,我会打得太少打得太轻,你觉得不过瘾。”妈妈没有理会女儿的解释。“不是,不是妈妈,我真的怕挨打。呜呜呜—”王萍拼命地摇着头。“我记得我不止一次地向你强调过英语学习的重要性,在当今这个社会,不掌握一门外语是很难立足的,所以我多次的提醒过你,而且对你的成绩作了具体的要求。只不过我觉得你已经长大了,应该有学习的自觉性了,而忽略了对你的日常监督,并且觉得你已经大孩子了,有了自尊心,而且女孩子脸皮儿薄,总被妈妈打光屁股,脸面上也不好看,故而对你是说得多打得少了,也使得你慢慢地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造成学习成绩下降。

既然你的自律能力这么差,我就得重新加强对你的约束,严格的规范你的行为,从现在起你没有任何的自己的时间了。我会把你的时间规定到分钟,使得你每一分钟都在做有意义的事情,让你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而且你最让我失望的是你竟然敢欺骗妈妈,通过今天的管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骗妈妈。在任何情况下撒谎都是不会被妈妈原谅的。”

妈妈说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女儿带到客厅中间,顺手从餐桌旁拉过来一把直背椅,妈妈坐在椅子上。妈妈的身材健壮高大,王萍虽然是高中了,但和妈妈比起来仍显得瘦小。王萍的身高接近一米六,身材瘦削,皮肤白净,腰围只有一尺九,虽然乌黑的长发被妈妈要求编成了两条整齐的小辫子,美丽的身材被朴素的水手装掩盖着,脸上不被允许抹任何的化妆品,但更透出一种清纯的美丽,这种美是十几岁的女孩所特有的。王萍紧张的站在妈妈面前,死死地低着头,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两手紧紧的抓住身前的裙子,等着听候妈妈的发落。想起上次应为撒谎被妈妈狠狠的打了一顿,屁股被妈妈用皮带抽到黑紫,足足在床上趴了两天,十天后屁股才恢复原样。王萍慢慢抬起头,眼泪一直在流,她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妈妈。但在妈妈严厉的目光逼视下,她开始慢慢的脱自己的衣服。“把家规背一遍。”妈妈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握着,放在腿上,抬头对王萍命令道。

“是,妈妈。”王萍不敢违拗。

“家规,一,必须听话。二,不许撒谎。三,不许犟嘴。四,认真学习。五,按时回家。六,不许没礼貌。七,不许私自花钱。八,不许私自与男同学交往。九,不许私自上网。十,做任何事情事情之前都要向妈妈报告……如有违反妈妈有权利采取任何形式的惩罚措施。”王萍认真地背着。

其实就母亲对于女儿来说,威信并不是来源于责打时的力度,而是在惩戒过程中对女儿行为的控制,例如要求女儿自己趴好,自己取工具,自己报数,按照妈妈的要求撅好屁股等等一切,在这个过程中就体现了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控制能力,及母亲在孩子心目中的威信。打孩子并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教育手段,通过打屁股让孩子对母亲有敬畏感,树立母亲在孩子心中的威信,而达到约束规范孩子行为的目的。

而对孩子而言,给他们印象最深的并不是挨打时的疼痛,而恰恰是这个过程中的行为控制,在妈妈严厉的目光注视下脱裤子,双手捧着工具请求妈妈打屁股,忍着疼痛乖乖的报数,屁股乖乖的撅着,以及挨打后的光屁股罚站,都会让孩子留下深刻的印象。从而使孩子明确自己的被管教地位,才能使孩子服从家长的约束,在正确的行为规范中健康成长。

妈妈看着眼前乖乖背家规的女儿,气儿也消了一点儿。但管教并不能打折扣,那样会纵容女儿,只有严格的管教才能教育出优秀的女儿。妈妈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轻轻拍了拍大腿,用眼神儿示意了一下女儿。女儿当然明白妈妈的用意,走到妈妈身侧,乖乖的弯腰趴在妈妈腿上,屁股正好高高地翘在妈妈两腿的正上方,女儿已经长大了,趴在妈妈的腿上手脚都能接触到地板,两条长辫子搭在地板上。妈妈用左手控制住女儿的腰部,右手并拢放在女儿的屁股上。由于已经光着身子站了一段时间,女儿的屁股摸上去凉凉的滑滑的。搭在女儿腰部的左手能够感觉到女儿由于紧张呼吸有些粗,大腿上的肌肉微微颤着,双手紧紧地抱住妈妈的左小腿。“如果你还想给自己留点儿脸面,不想让邻居们知道你在光着屁股挨揍,你最好不要大声哭叫。因为不管谁来说情,我都会当着他们的面儿打你的屁股的。”妈妈既是提醒也是警告的说道。说完妈妈提起右手照着女儿的白屁股狠狠地抽了下去。

妈妈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就让女儿的凉屁股变得发热发胀,由白转红。女儿在刚刚开始还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尽量不叫出声,但现在早已顾不得羞耻,大声嚎哭着求饶。女儿尽量向上仰着头,双手抓住妈妈的左小腿,上身努力向上挺起,但腰部被妈妈牢牢地压住动弹不得。两条雪白的大腿由于屁股的疼痛,也在不顾羞耻的向外扭动着伸着,由于太疼了女儿试图把右手伸向背后以阻挡妈妈的巴掌。但这一行为显然激怒了妈妈,很快的右手就被别在身后,并且妈妈抬起右腿,把女儿的两腿夹在自己的两腿中间,屁股高高地撅起在妈妈的左腿上,右手被反剪在背后,尽量下压,使得女儿的身体几乎贴在妈妈的左腿上,头几乎触地,再也动弹不得。

妈妈加重了力量,照着摆在自己面前的光屁股狠抽着,伴随着女儿大声的哀嚎。五分钟后妈妈停下了巴掌,松开了女儿的右手,及双腿。这顿巴掌结束了,但是母女俩都知道这次管教只是才开了个头儿……

妈妈只允许女儿在自己的腿上哭了一小会儿,就命令女儿在自己面前重新站好。王萍直直的站在妈妈面前,丝毫不敢懈怠,屁股又热用疼,但没有妈妈的允许,她不敢摸屁股,双手规规矩矩的背在腰后,上身挺直,双脚并拢,等着妈妈的训诫。

这时最令王萍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门铃响了来客人了,这意味着不管来者是谁,都会看到她这羞耻的样子。“站着别动。”妈妈随口吩咐了一句,然后起身开门。随着一串儿银铃般的笑声,小溪的妈妈走了进来,看到进来的是小溪的妈妈,王萍多少放下心来。虽然仍就感到难堪,但客人终归是女性。小溪的妈妈看到房间中间的王萍,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也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在这里串门儿的时候碰到家长管教孩子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小溪的妈妈看了王萍妈妈一眼说:“呦,这又是怎么了,生这么大气,可别把孩子打坏了。”“让她自己说,你听听她该不该打?”王萍妈妈答道。“好闺女,犯什么错了,如果错儿不大阿姨给你说说情?”小溪的妈妈向王萍问道。王萍不敢隐瞒,把事情经过全部说出。

“去把你床头给你长记性的板子拿来,看来只是挂在那里对你是没有用的。”妈妈的声调不高但不容违抗。王萍不敢抗拒,扭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从床架上摘下了木板儿。这是一块比成年人手掌略大的木板儿,板面呈梯形,前宽后窄,带有手柄,上面画着一个女孩儿双手撩着裙子,裤衩儿褪到膝部,撅着光屁股站在那里,头扭向后面,眼神中满是惊恐,完全是一种犯了错误的女孩儿等待妈妈打屁股的表情在女孩儿头顶上方有一行黑体字,写着“少女教育专供”的字样,板子制作精良,大小轻重都非常趁手。

王萍对这块板子简直是在熟悉不过了,每天晚上睡觉前,妈妈都会坐在她的床上,让她捧着板子穿着睡裙站在妈妈面前汇报一天的表现,并检查她当天的学习情况。如果当天的表现不能让妈妈满意,或学习情况完成的不好,妈妈当时就会指出。她这时就要主动把板子捧给妈妈,并且说:“妈妈我知道错了,请您严厉的管教我吧。”等到妈妈接过板子以后,她会主动地撩起睡裙,脱下裤衩,光着屁股趴在妈妈腿上,上身趴在床上,双脚搭在地上,等着挨打。妈妈则会用左手控制住她的腰部,右手的板子则会毫不留情地揍她的屁股。每次她都被打的大哭不止,她企图用扭动屁股的方式减轻疼痛,但腰部被妈妈牢牢地控制住,而且妈妈每一下都会看准了才打。两瓣儿屁股交替着,她越是扭动,落在屁股上的板子越重,屁股就越疼。直到她老老实实地撅着,不在扭动,哀嚎着承认错误,大哭着讨饶。她已经记不清了有多少次,她是在妈妈严厉的管教之后,带着已经肿的不能提上裤衩的屁股,上床入睡的。

王萍捧着板子,来到妈妈面前,双腿并拢,低头弯腰,把板子捧过头顶,低声对妈妈说:“妈妈我错了,请您严厉的管教我吧。”妈妈并没有马上接过板子,而是停顿了一两分钟,这也是妈妈的一种心理手段。这两分钟对于女儿来说很漫长,这种姿势本身就很尴尬,但又必须保持到妈妈接过板子为止,屋里静的出奇。两分钟后,妈妈从女儿的手里接过板子:“趴沙发上屁股撅好。”女儿不敢不从,面向妈妈的左侧,用双肘和膝盖支撑着身体,娇小的屁股高高地撅着趴在沙发的坐垫上,大腿内侧的肌肉微微颤着,头扭向身体左侧,尽量向上惊恐的注视着妈妈的表情和妈妈手中的板子。

妈妈右手握着板子的手柄,站在沙发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女儿乖乖地摆好姿势,手中的板子轻触着左手。女儿害怕的表情,高高撅着的屁股,俯视下去让她有一种当妈妈的征服的满足感。只有妈妈才有这种感觉,是爱的管教,而女儿在害怕的眼神中,又有一种归属感,依赖感。母女之间相互信赖,相互依靠。

妈妈将板子在女儿的屁股上轻轻触了触,示意女儿要开始了。妈妈并不告诉女儿要打多少下,这样可以让女儿自始至终的高度集中注意力,因为打多少下及每一下的轻重完全取决于女儿在挨打时的表现,妈妈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及时作出调整,使得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妈妈手中。板子快速地离开了女儿的屁股,但马上又狠狠地抽在女儿右边的屁股上。随着“啪”的一声,板子落在女儿屁股上的声音,伴随着妈妈的呵斥:“我让你不好好上学。”以及女儿的嚎叫:“嗷!妈妈我知道错了!我错了!”

紧接着又是“啪”的一板儿,抽在左边屁股上:“我让你记吃不记打!”
“嗷—啊~妈妈妈妈我改我改!”虽然知道邻居会非常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哭叫,但屁股的剧痛已经让她顾不上羞耻,而且在这里每天都会有孩子被家长打得大哭,邻居们也都习以为常了。

“啪!我让你不好好听话!”

“哇—我听话!我听话!妈妈!妈妈!”

妈妈的板子左右交替的落在女儿两边儿屁股上,板子抽在屁股上的啪啪声,母亲严厉的训斥声,女儿哭喊的求饶声,母亲手中严厉的板子,狠狠地责打着女儿的屁股,女儿在母亲严厉的责打下,大哭着高声求饶,扭动着屁股试图减轻疼痛,构成了一幅优美的训女图。随着挨打进程的延续,女儿的屁股越来越红,女儿屁股的扭动幅度越来越大:“屁股撅好不许躲!”妈妈严厉的呵斥着。“妈妈别打了太疼了!”女儿哀告着求饶。“疼?!疼才能长记性!”妈妈嘴上说着,手中的板子并不停下,继续啪啪地打着女儿的屁股。看到女儿的屁股实在扭得厉害,妈妈将左腿跪在沙发上,用左臂将女儿腰紧紧夹住。王萍被妈妈紧紧地夹在肋下,动弹不得,屁股呈现在妈妈眼前。妈妈看着眼前的两瓣儿红屁股,颜色与雪白的大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妈妈控制好了女儿,开始了最后的严厉的教育。“啪!”的一声板子狠狠地抽在屁股上,力量比刚才要大很多。“还敢不敢撒谎?!”妈妈提高了声调厉声问道。“不敢了!哇—妈妈再也不敢了!哇”“啪!记得住记不住!”“嗷—记得住!呜呜呜~妈妈我永远记得住!”“啪!还会不好好学习吗?!”“呦—啊~我一定好好学习!”“啪!还会模仿妈妈签字吗?!”“噢—再也不会了!”“啪!不长记性!啪!不好好上学啪!不学好!啪!撒谎!”连续的狠打,使得女儿屁股已经紫了。

“呜呜呜~啊!妈妈我改我改我一定改!”女儿大哭着喊着,似乎只有大声哭喊着求饶,才能略微减轻一点儿疼痛。看着女儿紫的发胀的屁股,以及发自内心的哭喊,妈妈结束了这次管教。她知道女儿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教训。

妈妈直起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女儿,女儿撅着屁股仍在嚎哭不止,她感到自己的屁股肿胀发热疼痛。她想用手摸一摸,手刚向后一伸,“嗯?我许你摸了吗?打的不疼是吗?”她立刻把手放回原处,重新撅好屁股。“起来,脸冲墙跪好,手抱头不许摸屁股!”妈妈接着命令道。女儿慢慢的直起身,身体向右转面向墙壁,双手放在头上,两腿略微分开,挺胸收腹,上身前倾屁股向后撅着,规规矩矩的跪在沙发上。妈妈不再理会女儿,让她一个人跪在那里反思错误。王萍面向墙壁,全身肌肉紧绷着,努力地保持着这种前挺后撅的姿势,这种姿势很累。她知道妈妈之所以让她保持这种姿势,就是要让她集中注意力,屁股仍旧像着了火,辣辣的疼着。半个小时以后,妈妈解除了对她的罚跪,然后要求她抄写一百遍家规,并写出深刻的检查,明天早上妈妈要看。

王萍被允许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先是关好了房门,慢慢的挪到床前,女孩儿特有的害羞心理使她先给自己罩上了一件睡裙儿,然后慢慢面朝下把自己放在床上。双手慢慢向后轻轻地撩起了睡裙,嘴里一边吸着气,一边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屁股,直到屁股上的疼痛缓解了之后,她慢慢地撑起了身子,来到写字台前完成当天的作业并抄家规写检查,直到凌晨的时候她才完成了全部任务,得以上床休息。

王萍趴在床上,由于屁股的疼痛让她无法安然入睡,刚刚迷糊着,床头的闹钟就响了,她不敢怠慢,起床穿好衣服,洗涑完毕,捧着抄好的家规和检查,来到妈妈面前请妈妈过目。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规规矩矩地站着的女儿,清秀隽美白皙的没有经过任何粉饰的面庞,乌黑的长发扎成两条整齐的小辫儿,搭在肩头,一身清素淡雅的水手学生服,白上衣蓝裙子,白色的半高筒袜,黑便鞋,衬衣的袖口整齐的扣着,两手捧着家规和检查,小心的递到自己的面前。妈妈心中一番感慨,青春美丽不需要任何粉饰,越是朴素越美。妈妈接过家规和检查,看了看,家规抄写还算整齐,检查也很深刻。妈妈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通过了,王萍也稍稍松了口气。妈妈又从面前的茶几儿上拿起一封信,告诉王萍交给班主任张老师,王萍答应着双手接过信,向妈妈鞠躬行礼后,背起书包出了家门向学校走去。

王萍慢慢地向学校走去,她不知道妈妈的信中写的是什么,心中忐忑不安,进了学校来到教师办公室门前,“报告!”王萍面向门喊道。“进来!”听到里面的回答,王萍推开门走了进去。办公室里共有三个老师,其中最年轻漂亮的是王萍的班主任,另外两个是其他班的老师。王萍分别走到那两个老师桌前,鞠躬行礼问好,最后来到张老师面前立正站好,在鞠躬行礼后把妈妈的信双手捧给老师。张老师今年刚刚二十一岁,刚刚从一所名牌儿大学心理学专业毕业,听说了这个地方就应聘来当老师了。张老师长长的头发,卷曲着披在肩上,一身儿黑色西装套裙儿,肉色丝袜,黑皮鞋,包裹着欣长的身材,脸上透着教师特有的严肃。张老师接过信,拆开后只见信上写道:

张老师您好,由于我的教育不到,女儿给您添麻烦了。我已经对女儿进行了严厉的管教,狠狠的打了一顿屁股。我想她已经接受教训了,希望您以后仍然严格的要求她。
谢谢您了。
此致
敬礼
王萍妈妈
xxxx 年 xx 月 x 日

王萍不知道信的内容,低着头两手紧张地抓着两侧的裙摆。“昨天你妈妈管教你了是吗?”看过信后张老师抬头问道。心理学专业毕业的张老师当然知道如何征服自己的学生。“是。”王萍答道。“怎么管教的?”张老师继续问道。“打了我的屁股。”声音小得大概只有王萍自己能听到。她紧紧的低着头,脸很烫,双手死死的攥着裙摆。“大声回答!”张老师命令道。“打了我的屁股。”王萍无奈提高了声音。另外两个老师也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看着她们师生。“转过身去。”王萍顺从的转过身。“裙子提起来。”王萍慢慢地提起了裙子。“裤衩脱掉。撅屁股我看。”王萍迟迟没有照做。双手放在腰部拉着内裤的松紧带儿。她实在没有勇气,把屁股暴露在老师面前。屋中静极了,可以听到王萍低声的抽泣。“嗯,需要我给你的妈妈打电话,让她现在过来一下吗?”王萍终于不敢不从,慢慢地脱下裤衩,屁股撅向老师,白中透红,仍留有板子印儿的光屁股完整地呈现在老师面前。

张老师嘴角挂着微笑,看着王萍的白屁股,她知道自己赢了,学生已经被征服了。“好了整理好衣服你可以去上课了。”她用手拍拍王萍的屁股说。王萍提上了裤衩,整理好裙子,结束了这羞耻的姿势。在向老师鞠躬行礼后向教室走去……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