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ball666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西西弗斯根据FIREBALL666的原创图片所创作的轻小说风格的故事
封面图为FIREBALL666原创

01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

回忆来到了平成25年的那个春季,那个樱花初绽的校园中。

教室外栽植的樱花已经开始绽放,在三月的春风中来回摇曳着,零星的白色花瓣如初冬的雪片般在风中飘零。尽管枝头还是点缀着初绽的花苞,但只需要再过短短的几天,就能目睹到樱花完全盛开的样子,届时稀疏的小雪也将会成为漫天的大雪。

听起来如此美好,不过我只能隔着玻璃窗目睹这一切了。

虽然是上课时分,但我的心绪已经飘到了六年三班教室的窗外。在本该放春假的日子里,我却不得不背着书包来到了教室,只因学校调整了开学的日子,平成25年度的新学期就这样提前开始。

教室里的同学们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宝贵的假期却错过了樱花盛开的时节,的确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呢。

不过对我而言,似乎也没有那么遗憾。至少,我只要一抬头就可以欣赏到比樱花更绮丽的风景。

是坐在我斜前方的星琉(せる)酱。

日光从云朵中钻出来,透过玻璃窗洒在了教室中。我的目光也从窗外移回了教室,落到了她的身上。尽管只是一个背影,但还是在不经意间轻轻勾走了我的魂魄。

低垂的马尾辫搭在后襟,头顶扎着醒目的红色发带,灯笼袖下的手臂光滑而又白嫩,鬓角的刘海在日光的映照下显现出茶色光泽,深蓝制服裙下是并拢的双腿。裙子的下方,铺着粉色的棉质坐垫,隔开了星琉的身躯和冰凉的椅面。

最显眼的,还是挂在课桌侧面的红色书包,书包上还装饰着一只金色福袋。这只「红书包」,自然就是星琉酱的了。

「安藤(あんどう)星琉(せる)……」我默默地念叨着她的名字。

虽然大家都穿着制服,但她的背影我总是一眼就能认出。只要一抬起头,就可以盯着熟悉的背影:也许这正是相比于放春假,我更愿意来学校上课的原因吧。

从某种程度上讲,似乎比盛开的樱花还要那么吸引我一些。虽说盛开的樱花也很好看就是了。

「樱吹雪」这样绝美的画面,谁又能够拒绝呢?

当然,星琉是不会知道我这些想法的。此时的她,一定正在用心地听讲吧。

唔……似乎并没有呢,她的目光并不像我猜测的那样落在黑板上,而是和我一样,飘向了窗外的樱花树,难道是在和我欣赏同样的景致么?

那么,此时此刻,她会想些什么呢?她手中握着的铅笔,在纸上记录着什么呢?

是在做国语课的笔记吗?虽然星琉一向很用功,但直觉告诉我并不是。

是在纸上随手涂画着什么吗?就像……就像我现在正在做的一样。

作为校内超人气社团—美术部部长的星琉,一定是在做这样的事情吧!「只需要一节课的时间就能一边听课一边随手完成一幅线稿」的传说让星琉酱在整个校园内都有不小的名气。当然,各种校园展览和文化祭也少不了星琉酱的参与。

而我,只不过是美术部的一个透明人罢了。尽管有时会随手在教科书上涂鸦,但是和从小就练习绘画的星琉比起来,我还是太过业余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毕竟星琉出身于知名的艺术世家,她的父亲安藤先生更是以杰出的漫画和插画作品而名气十足。也难怪年仅十二岁的星琉能够拥有如此出众的绘画技艺了。

能生在这样的家庭,一定会掌握某些提升绘画技艺的秘诀吧!只是这样的秘诀,外人恐怕就无从得知了。毕竟一向羞涩而内敛的星琉,很少和班上的同学有什么交流,被人呼唤名字时甚至还会羞得脸红。每当同学们在一起聊天和玩耍的时候,星琉总是默默地坐在角落里画画。即使是和星琉关系最近的美里酱,也对星琉的私事知之甚少。

沉默寡言的星琉酱,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呢……

「神谷君,要认真听讲哦!」

是国语老师在呼唤我的名字。

漫无边际的思绪霎时回到了课堂上,慌忙放到课桌下的手中还攥着刚才试图藏起来的稿纸。不过幸好国语老师没有批评我,也没有发现我的铅笔在稿纸上留下的印迹。

当然,开小差还是会被发现的。

「是的老师,对不起……」

我顿时涨红了脸,后背也渗出了冷汗,不过并不是因为国语老师突如其来的提醒。

而是因为,星琉刚才闻声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尽管只有一瞬间而已。

就像被小石子砸出涟漪后恢复平静的水面,被短暂打断的课堂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节奏。待到思绪平静后,我又悄悄掏出了那张被我匆忙间揉皱的纸张,并连忙用手掌抚平纸张的褶皱,试图让纸上的铅笔画重新清晰起来。

上面用铅笔画着的,是星琉酱的背影。

02

随着国语课结束的铃声响起,午休的时间到来了。

我从书包中掏出了不锈钢便当盒,面无表情地打开了盒盖。今天的午餐是饭团、腌菜和炸肉丸子,尽管妈妈十分得意于她炸丸子的精湛技艺,但是每天中午会都重复同样的炸肉丸子,对我来说未免还是单调了些。

我略微抬头,瞥见了星琉也将手伸向她的红色书包,掏出了更为雅致的木制便当盒,盒盖上还绑着粉色的丝带。

是精致的星琉酱呢!

但我的视线很快就被挡住,因为有几个身影在她的桌边停了下来。

「书包(ランドセル)大小姐今天吃的是什么呢?」

「啊哟,这么讲究的盒子,不愧是包酱呢。」

虽然并没有搭理这几位同学,但星琉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了一丝不悦。

「真是讨厌鬼,为什么总是给星琉起这么无聊的外号……」我在心里暗暗地絮叨着,却并没敢讲出声来。即使和星琉一样地感到了一丝不悦,但向来胆小懦弱的我是从来不敢当众出头得罪人的。

尽管「包酱」并不是什么特别过分的外号,但是被这样无聊地起哄和纠缠,确实是一件令人烦恼的事情。况且,星琉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我默默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星琉的桌前,捧着便当盒从他们中间挤了过去,用自己的身体委婉地迫使他们退散到一旁。

「麻烦让开一下,抱歉。」我故意摆出了一张冷漠的脸。

这几个人自知无趣地散开了。而我也顺势搬来自己的椅子,隔着星琉的课桌和她面对面坐着。星琉抬头看着我,眼中流露出一丝感激的神情。

「神谷君……谢谢你……」

「没关系,星琉酱。我妈妈今天又炸了肉丸子……」

「快让我看看你的便当!」

星琉难得地流露出了激动的神情。尽管我已经吃腻了,但是星琉却对我妈妈炸的丸子有着非同寻常的狂热。

「喏,还是这些……没有什么亮眼的……星琉酱的便当倒是更值得期待呢。」……

和星琉共进午餐,已经逐渐成为了我的日常活动。能够互相交换便当、享用到更多样的食物,对小孩子来说当然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何况对我来说,这种幸福并不止这一层含义。能够和星琉坐在一起默默地享用午餐,即使一句话也不说、仅仅是凝望着星琉的眼睛和脸颊,已经是足够幸福的时光了。

不过,今天的我其实是打算和星琉聊些什么的。

星琉满脸兴奋地吞咽着炸肉丸子,流露出一副满足的神情。而我也不客气地伸出筷子,夹走了星琉便当盒中的炸天妇罗。

不得不说,星琉妈妈的厨艺实在是太出色了,无论是金黄的玉子烧、还是精致的鳗鱼卷、或是透着酥脆光泽的炸天妇罗,每一件食物都看起来诱人而可口。

而我的便当和她比起来,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尽管每次都不好意思将筷子伸向她的饭盒,但她却总是热情地招呼我过来一起分享她妈妈精心准备的美食,并且不客气地从我的饭盒中夹走几只我早已吃腻的肉丸子「作为交换」。

今天也不例外。我望着星琉心满意足的脸,樱桃般的嘴角还挂着饭粒,眯着的眼眉微微挤在一起,粉扑扑的脸蛋透着一丝红润。尽管打扮得很端庄,但是用餐时狼吞虎咽的可爱样子却很难得地让人没有距离感,与她平时沉默寡言的姿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神谷君,最近有在练习临摹线稿吗?」没等我开口,星琉就主动开启了话题,这是让我有些意外的。

尽管在美术部,我们都是加贺小姐的学生;但是「闻道有先后」,在闲暇之余,我还是会向星琉请教一些额外的绘画技巧。只有在聊到与绘画有关的话题时,才能让一贯沉默的星琉变得活跃一些。

当然,这也是我和星琉能够成为好朋友的原因。不过除了我和美里酱,内向的星琉似乎也没有更多的好朋友了。

「是啊,自从临摹了星琉酱提供的线稿素材后,运笔的手法熟练了很多呢!」

「那神谷君有练习实物临摹的技巧吗?」

「也是有的……对了星琉酱,我最近在尝试练习人体结构,想请星琉酱……」

「咦,怎么突然开始挑战画人体结构了?看来神谷君进步很快嘛~」

「也没有啦……其实很久以前就开始尝试了……」

我们一边交流着绘画心得,一边结束了简短而丰盛的午餐。本该午休的闲暇时光,却因为兴奋的交谈而变得毫无困倦。星琉酱用手帕擦干净嘴巴,从红色书包中取出了绘画板,继续着她未完成的描绘。

画板上面,是窗外那株初绽的樱花树。

星琉在专注地描摹着她的画作,并时不时地拨弄着遮挡视线的刘海。而我默默地坐在她的身旁,凝视着她专心作画的模样。

就像在放学后的美术室那样。不过有加贺小姐的监督,我只能在临摹练习的空余悄悄地抬头瞥视一眼星琉,而不是像此刻这样心无旁骛地观察她。毕竟被威严的加贺小姐发现练习时开小差,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这位加贺小姐,就是我们美术部的指导老师了。尽管只是从艺术大学毕业不久的新手教师,加贺小姐却透露着成熟而端庄的气质,甚至还有那么一点严厉。不过能够接受加贺小姐的专业绘画指导,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作为美术部长的星琉酱,更是得到了加贺小姐的格外照顾和青睐。每天社团时间结束后,加贺小姐总会留下星琉,在美术教室进行单独的额外辅导。能获得这样的殊荣,真是令人羡慕呢。

「真羡慕星琉酱,总能得到加贺小姐的单独指导。」

「嘛……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羡慕的……还不是因为家父的缘故……」

「咦……是因为令尊……安藤先生?」

「是的,神谷君。加贺小姐是家父的学生……」

「难怪加贺小姐的绘画技艺也如此高超呢!」

「是啊,所以也和家父一样严格……」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闻星琉家教严格了。不过像安藤先生这样的名画师,对自己的女儿严格要求,似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知识星琉每次提起她的父亲时,都会流露出一丝紧张和局促感,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就像现在这样,星琉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仿佛生怕班里的其他同学听到。不过关于星琉家教严格的传说,早已在班里流传开来。但具体是什么情况,并没有人知晓。即使是星琉的好闺蜜,也对此知之甚少。

不过加贺老师的严格,倒是在美术部出了名的。比如有部员作画不专心、或是课后懈怠疏于练习的时候,就会被加贺小姐责令伸出手心、用美术室专用的直尺抽打。除了表现优异的星琉,其他部员都未能幸免。

既然是安藤先生的学生,那加贺小姐的教学方式会不会是受到了安藤先生的启发呢?这种严格的方式会不会被安藤先生用在星琉的身上呢?

我陷入了遐想。而星琉酱还在专注地描绘着窗外的樱花树。

「似乎是一幅已经完成的临摹作品,为什么还要继续画呢?」

「并没有完成哦,我在想象它凋零那天的样子。」

「可现在才是初绽的状态呀……」

「神谷君听过「樱开七日」的说法么?」

「嗯,是形容樱花的生命很短暂、只绽放七日就会凋零,对嘛?」

「对的。当樱花开始绽放时,就已经可以预见到它凋零时的景象了。」

「听起来好悲伤呢……」

「一点都不悲伤,神谷君。」星琉话音一转,罕见地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樱花凋零的样子,才是最值得描绘的,不是么?」

嗯,星琉酱说得没错。那么,该如何去描绘这幅画面呢?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

嗯,一定是这样的吧,我默默点了点头。

03

放学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今天没有美术部的社团活动,可以提前回家。星琉收拾好书包,和她的闺蜜有说有笑地离开了教室。而我也独自踏上了回家的路。

穿过两侧是低矮民居的小巷,跨过铁道口的步行天桥,就来到了一条开满樱花树的石阶小径。沿着阶梯拾级而上,就会到达一片住宅区,据说星琉的家就在那里。而我则会沿着石阶另一侧的坡道向下,那是通往我家的道路。

虽然只是初绽,但石阶路旁栽植的樱花树还是放慢了我的脚步。

偏斜的日光透过花朵和枝杈的缝隙,洒在泛着青苔的台阶上,留下了斑驳的光影,初绽的樱瓣将斑驳的光影染成了淡粉色。这是阳春三月的樱花时节特有的景致。

真是令人流连的美景啊!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阵强风袭来,吹得樱花树的枝叶沙沙作响。我慌忙背过身去,面朝阶梯的方向,躲避突如其来的狂风吹拂。

当我将目光转向阶梯上方时,我看到了一幅令我难以忘怀的绝美画面。

台阶旁的樱花树在风中摇曳着,初绽的花瓣被风从枝头吹落,轻盈地在风中飘零,宛如隆冬时节纷飞的雪花,将天空染成了晶莹的颜色。泛着青苔的石阶上,散落着被风吹落的淡粉色花瓣。

「樱吹雪」的意象,形容的就是此时此刻吧!

不过,首先出现在我视野中的,其实是一双粉色的运动鞋。

目光向上移动,是包裹着白色袜子的小腿,及膝的袜沿处有两道粉色条纹。

无论鞋子还是袜子,都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印象,似乎这是一套固定的搭配。

目光继续向上,是一条被风吹起的深蓝格裙,裙摆还在随风飘动。没错,这是我们小学的女生制服,因为我的视野中同时出现了一件灯笼短袖式样的白色衬衫,让我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当然,还有视野中央那只最醒目的、最熟悉的「红书包」。

我大概已经可以确认这只书包的主人了。没错,书包旁挂着的金色福袋、在风中飘舞的红色发带,这两件我无比熟悉的饰物都可以印证我的猜测。

那么,这副和我正在对视的面孔,当然就是星琉酱的咯。

准确地讲,是「安藤(あんどう)星琉(せる)」同学。

她的长发随风飞舞,露出了她羞得通红的脸蛋。她和我对视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有些诡异的惊恐与不安,仿佛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她的小手按住了身体前方的裙摆,努力让裙子不被狂风吹拂起来。

但是她忽略了身后那个方向。

于是我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后,看到了那一幅令我难忘的画面。直到过去了这么多年,这幅画面都依然刻在我的脑海中。

制服外裙和白色衬裙都被狂风掀起,裙下的乍泄春光被一览无余。更加意味深长的是,她站在比我高的台阶上,

我的视线刚好和她的裙底平齐。

两条滑的大腿中间,是一块纯白的三角形布料,是我从未有机会窥见的私密布料。

是女孩子的内裤,或者说,是星琉酱穿着的内裤。

但是这还算不上最糟糕的,真正糟糕的,是星琉酱的内裤包裹着的部位。

也就是……星琉酱的……屁股。

紧身的三角内裤只能勉覆盖星琉酱的小半只屁股,其余的部分都裸露在空气中。在被风吹起的裙摆下,我清晰地

窥见了这只屁股上的鲜红印迹,和纯白的内裤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鲜红的印迹太过显眼,是和白皙肤色迥然不同的红,就像那只鲜红的书包一样。

「星琉酱的屁股,是红色的。」

当然,这幅景象只持续了几秒钟,裙摆就落回了原先的位置。但是我脑海中的画面却定格在了那一刻,那如如雪般在风中飞舞的樱花,和那只书包一般的鲜红。

星琉面红耳赤地捂着裙子跑开的画面,我已经记不得了;就连路旁驶过的摩托车、和趴在巷子口的异色瞳的猫,都没能引起我的注意……

直到我心跳加速地回到自己的家中,脑海中依然浮现着、星琉双腿之间的私密。我喘着粗气地躺在床上,感到身体内有一阵暖流在涌动。

「天呐,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她的内裤原来是纯白色的……」

「这样子会被当作变态的吧……」

关上自己的卧室门,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手中攥着上课时偷偷绘制的涂鸦。我的心跳和呼吸始终未能恢复平静,额头和手心也渗出了汗。

「她的屁股,为什么会泛着红色呢?」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虽说是第一次窥见女孩子的裙底,但是……也不应该是这种颜色吧!

倒是有些像「肿痕」之类的印迹……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诧异和遐想也在不停地萦绕着,直到被敲门声打断。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