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郑茵珊是某市一所高中的校花,曼妙的身材,婀娜的身姿,吸引了无数男生。他的堂哥郑子楠是那座城市前几年的高考第三名,还会打篮球,弹钢琴,更是魅力十足,现在在大学里读博,还担任学生会主席,这样的好堂哥比她大十岁,将陪她过一个暑假。堂哥郑子楠家很富裕,在城郊有一套别墅,但因为父母繁忙,很少有人去住。放暑假了,他跟父母说,想自己一个人住在别墅里过暑假,父母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还给他留了一辆汽车。

不久,郑茵珊的父亲给郑子楠的父亲打电话说,我们工作太忙了,麻烦把女儿托给你们家郑子楠,行不?郑子楠的父亲拍着胸脯答应了。第二天,妹妹郑茵珊就带着衣服和书,在楼下等着堂哥开车来接他。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堂哥还是很关心妹妹,递给她一杯香芋奶茶。开着车来到郊区的别墅。这别墅虽然在郊区,但交通也还是方便,每十几二十分钟就有一班到市中心的公交车。郑茵珊住在郊区,平时依旧可以自己坐车去市中心找同学玩。

到别墅之后,堂哥给妹妹安排了一间温馨的卧室,给了她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部手机,方便她自己在家的时候用。郑茵珊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堂哥,信封里大致是自己父亲对堂哥的一些话。大致内容是:子楠:叔叔现在工作太忙了,把女儿派到你那里住几天,辛苦你了。除原则性的错误,你不用管得太死了,把作业那些督促写完,能拓展就拓展一下,叔叔相信你在这方面很在行,妹妹的学习在学校只是中等偏上,你看着安排他的学习就是了。业余时间还是督促她练练钢琴。如果茵珊不听话,你放开管就行了,打骂看你,叔叔很放心你,麻烦了。

堂哥看了信后,就对茵珊说:“你白天把你爸要求的事情做完就可以了,我也不做太多要求。弄完了,你愿到市中心找同学玩,自己坐公交车就是了,我白天要实习没空管你,别跟着那些混混鬼混就行了。记住,在外绝对不准抽烟喝酒,这是我对你最正经的要求,要是你犯了的话,有你好受的。好了,没别的了,自己洗洗澡,睡了吧。”妹妹答应了,就拿着换洗衣服去卫生间洗澡了。堂哥正在看球赛,半小时后,妹妹从卫生间出来,身上飘出一股迷人的香气。

堂哥转身一看,妹妹穿着一套蕾丝睡裙,的确很性感,被深深迷住了。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是周末,堂哥在家里做饭,等妹妹回来一起吃美味。堂哥对妹妹很好,给他做了他最喜欢的醋溜土豆丝,水煮鱼。当开饭时,他们面对面坐下。不一会儿,郑子楠问到一股烟味,貌似是从妹妹身上飘出来的,就问:“珊珊,你今天抽烟了?”“嗯?堂哥,你说什么呀?怎么会呢?”“不对,你绝对抽烟了。”“没……没……,真没有”妹妹忐忑不安的掩饰着。“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抽没抽,不准说谎,要是说谎的话,你就会有很惨的下场了。”“真没有,真的。”妹妹有些心虚了,但还是在掩饰。

堂哥生气了,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朝门口走去。妹妹一下害怕的冲上去把堂哥拦住,因为她把一包烟藏在了鞋柜的抽屉里,害怕被发现了。谁知,这回堂哥一下把妹妹推开,径直朝门走去,竟一下就找准了那个抽屉。“说,这是什么?”堂哥声音异常的大。“烟,同学给的香烟。”妹妹脸都吓紫了。“好,好,你有种,先吃饭,吃完了再收拾你。”妹妹手打着抖,端着饭碗,小心地吃着,完全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

因为紧张,随便刨了几口,就吃不下了。“你先去洗澡,然后穿着你的蕾丝睡裙,到三楼来!”“好。”妹妹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堂哥收拾完碗筷,就到三楼打扫卫生。三楼只有一个房间,是郑子楠小时候父母对自己管教时用的,已经很多年没进去过了。想想小时候父母对自己那么严厉的管教,郑子楠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郑茵珊沐浴时,一直在想三楼到底是什么,堂哥住这十多年了,她从来也没进去过,心里始终吊着一块石头。妹妹按照堂哥的要求,洗完澡,穿着睡裙朝三楼走去,一推开门,眼前的场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一个看着很温馨的房间,陈设虽然简单,但给人感觉很舒服,一张办公桌、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柜、一条布艺的长凳,墙上还挂了一幅海滩的油画,窗前放了几盆假的郁金香。空调开着,温度让人觉得很舒服。

堂哥坐在床上,打量了一下妹妹。虽然他是打算给妹妹的屁股一个好好的教训,但还是被她的美貌迷住了。一米七几的个子,身材纤细却不乏性感的曲线,皮肤白嫩得醉人。洗完澡,披着头发的妹妹,似乎像小说中的那样迷人,一阵淡淡的沐浴乳的幽香沁人心脾。堂哥说:“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吗?赶快过来,趴在我的腿上,你的美臀要受刑了,还不知道?”妹妹说:“啊?什么,你要打我屁股?我上初中以来,我爸爸都没打过我了。”“少废话。”堂哥站起身,一把将妹妹拉向床边,按在自己的腿上开始抽打她的小屁股。一开始,郑子楠隔着睡裙用巴掌打着妹妹的屁股。郑子楠曾在学校参加过篮球队的专门训练,手劲大得吓人,每一掌都让郑茵珊心里滋滋的疼。“啊,堂哥,别打了,PP好疼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想得美,这回不狠狠地给你一个教训,你就是记不住。”“啊,疼”“求求你别打了,堂哥,妹妹错了,错了……“

堂哥根本就没有理会她,反而掀起了她的睡裙,把内裤脱了直接用鞋来,用手使劲抽打着,如雪的臀部,如今变成了淡粉色。妹妹不停的挣扎,都被堂哥用手紧紧地抱在腰间,动弹不得。“老实点,不许乱动,你再扭来扭去,你想清楚了哈”妹妹只忍住了一会儿,又挣扎起来,两条纤细的美腿胡乱地蹬着,企图挣脱这恐怖的惩罚。堂哥停手了,妹妹原以为堂哥不打她了,结果她想错了。

堂哥起身朝书柜走去,从书柜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把戒尺。这把戒尺,长半米,宽两厘米,厚约一厘米,虽然是木制的,但拿着格外实沉,似乎比铁尺还重。妹妹看到这戒尺,害怕的一下跪到了地上,两腿使劲打斗,怎么也站不起来,迅速爬着向后退,一直退到墙角,不顾一切大声尖叫:“啊,啊——哥,不要——不要啊——”眼里充满了泪水。

堂哥没管它,紧接着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七条布带。这布带很结实,郑子楠记得自己小时候就从来没挣开过。接着堂哥走向墙角,右手一把抓足了妹妹的双腿,左手抱住妹妹的腰,任她怎么挣扎,堂哥将她抱到了那条长凳上,然后脱掉了她的睡裙、胸衣。三下五除二,妹妹的手腕、手肘、肩部、腰部、膝盖、脚踝就全被结结实实的捆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子楠又拿了一个靠枕垫在妹妹的小腹下,然后把大腿部给紧紧地困了起来。一个全裸的少女被无助的被捆在了长凳上,秀发垂在耳边,纤细的腰、腿,微微上翘的臀部被垫的格外高,白如雪的肤色,以及光滑的肌肤折射着灯光,美得已经超越了沉鱼落雁的境界。

这时,子楠抡起了手中的戒尺,一下以下的结结实实的打在那美臀之上。啪啪的声音既清脆,又结实。珊珊忍不住了,使劲的挣扎,尽管动弹不得,她还是期盼着把自己的可怜的小屁股移开。可是一切只是徒劳,唯有秀发被弄得凌乱不堪。珊珊不停地尖叫着,汗水、泪水、口水不停地流出,但子楠丝毫没有减弱力度,啪啪声依旧不绝于耳。

300余下的抽打,犹使那白如玉的臀变成紫红色,那绰约美丽的脸庞也因挣扎、尖叫、哭泣变得红的像苹果一样。子楠看差不多了,解开了束缚珊珊的布带。这时,珊珊已经因为劳累和疼痛,根本站不起来了。子楠把双手伸到妹妹的身下。将妹妹抱起来,把她带到了浴室,为她又洗了一遍澡,洗去那挣扎产生的汗水、泪水、口水。

这是上高中的妹妹,虽然害羞、脸红了,但是很无奈,只好求堂哥为自己沐浴;虽有些羞涩,但堂哥的力度恰到好处,抚摸在身上很享受。浴后,子楠给妹妹擦干身体,将她抱到了她卧室的床上。珊珊全裸的趴在了床上,子楠给她的美臀上喷了少量的云南白药,并给她做了按摩,不想让妹妹明天肌肉酸痛,足足按摩了一个多小时。“你先趴在床上别动,我上三楼给你拿睡衣。”“嗯。”珊珊这时像只可怜的小羊,乖乖地趴在床上,美丽的可怜。子楠走下来后,轻轻地给姗姗床上胸衣和那条性感的蕾丝睡裙,至于内裤,珊珊实在因为臀部上火辣辣的疼痛根本不敢穿。最后,在子楠给姗姗讲道理的时候,珊珊因为疲惫,不经意进入了梦乡。子楠给妹妹盖好被子,关了灯,静静的走出了妹妹的卧室。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