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贵族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查尔斯少女 1》的后记
本文为《查尔斯少女 3》的前篇

这个夏天拜访St.马丁庄园使查尔斯开始入门,并实施了一次,还经过两次使人愉快的打女子屁股的实际惩罚,并很高兴能继续看到这些。在……夏天期间,查尔斯有机会在更多场合看到St.马丁家的女孩子挨桦树条,看到她们放在父亲书房椅子扶手上的白屁股。除此之外,他们还爬到阁楼上把私塾的天花板巧妙的开了一个洞,兰德和查尔斯能够在上边窥视私塾,包括观看兰德的妹妹们怎样被布鲁尔太太脱光屁股使用板刷好打。那真是值得好好看的情景,查尔斯发现他自己特别地享受;看着成熟的年轻淑女正趴在女家庭教师的大腿上被责打,她们轮流在她的姐妹面前露出臀部打小板。布鲁尔太太的确是个严厉的管教者,这样的打屁股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是的,从这个夏天得到的经验,查尔斯•惠灵顿稍微懂了点儿如何成功的控制有教养的年轻淑女。在那个夏天之後,查尔斯又在大学呆了一年多,毕业后,他建立了一个富有的家庭,他有丰厚的年收入。在家里,他依靠一个手段强硬的女管家处理和管教家里的女佣,他鼓励经常使用桦树条鞭打姑娘们。这只是适当的鞭打,当然,查尔斯是家中的主人,他会在场确定女仆是否需要挨桦树条。在另外一些场合,他也会找藉口在他的屋子里私下用桦条抽女仆们的大白屁股。

查尔斯树立了一个生活目标:他想得到一个有教养的年轻女人叫她“撅起来”,他想直接监督那个年轻女人的惩罚过程。然而,查尔斯总是感到这种目标会无法实现,他的爱好只被表现为偶尔的用桦树条揍女佣。他可以雇用一个娼妓,肯定地,她会为钱而乐意“游戏”,但是查尔斯发现这没意思。只有真实地进行该得到的处罚,惩罚那些犯了错误而真正该打的姑娘,查尔斯才觉得有趣。

当大哥罗伯特死后,查尔斯正好从他手中得到了露易莎和阿曼达的监护权,他相信这仅仅是一个命运的安排。他知道对于她们来他家的这件事,他必须慎重的处理。他清楚监护人的职责只是技术上的手续,他是一个单身汉,根据他哥哥给他的临终信,以及受托人发恩斯沃思小姐,于是他把女孩们放在发恩斯沃思小姐的学校暂时寄宿着,直到连络上阿曼达的婶婶和叔叔。

可以理解,因为明显的原因他将女孩送到了学校。因此查尔斯在等待他的时机,找寻适当的藉口把她们带来使其处在他的控制之下。然而,由于难以置信的命运的打击,发恩斯沃思小姐悲惨的死于一次意外的射击事件中,学校被因此关闭。他收到了受托人的信,不隐瞒的告诉他实际情况,他们是不得已的向一个单身汉监护人交还二个女孩的,但是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查尔斯带走她们,因为无论怎么说,她们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一旦查尔斯确定了露易莎和阿曼达将要来到他家里,他就开始着手安排如何接受她们。他在伦敦调查了很多学校准备安置姑娘,并发布广告招聘一名女家庭教师。他约会女孩的律师,表明女孩们的行为是端庄的,发恩斯沃思小姐的学校对学生的管教是有名的极端松驰,所以他可以预料到,二个年轻的淑女在那里呆了几个学期后,完全有可能会无法接受他家的服装和对女孩的态度。

查尔斯已经给两个小姐在伦敦找到了具有良好名誉的学校,他知道在家同样需要一个女家庭教师。但是他发现想找到布鲁尔太太那样的人几乎是没有希望的。他约见了许多人,她们完全不适宜帮助年轻女孩,反倒有可能会毁掉她们。对二个这样成熟的大姑娘,大部分被约人都认为应当把她们当做朋友或作服务。可是查尔斯丝毫不希望她们和女孩做朋友。

但是现在,当他坐在书房中,当穿制服的女仆倒茶的时候,他观察着德国女人,他感到在他前面出现了一线希望。他认为她的中年年龄很合适,身体强健而并不肥胖。直率地说,他显然早就期待着这次会面。

第3章

“是的,新鲜的空气,良好的食物,充足的休息,和坚强的传统训练。这是我的教育思想,并且我在按照这些原则实际的做。”

查尔斯•惠灵顿。克拉德威尔男爵看着面前的女人,感到非常满意,也很放心。她像是他所能发现的最后一个女家庭教师,出现在最需要的时刻。查尔斯心里又涌现出有关传统的教育年轻淑女的想法,他的基本前提就是要把她们扒光屁股加以鞭打,甚至可以更进一步地采用更有效的方式。

但是他寻找合适女教师的企图受到挫折。现代思想正在扫荡着伦敦,人们普遍抛弃了肉体惩罚的方式。他会见的大部份候选人都认为自己应该像对待朋友那样对待女孩,他找不到严厉的权威形象。把他搞得疲倦不堪,最后,他亲自和职业介绍人进行了一次直截了当的面谈。查尔斯使用了诸如“严厉的”,“严格的”,和“传统的”这类词句,说明了自己的要求,引起那男人深思的点点头,于是给他找来了格特鲁德。施瓦兹夫人,现在坐在他的面前,正在慢慢的饮茶。

查尔斯已经从那个可靠的职业介绍者那里稍微得知了她的背景。她是一个四十六岁的寡妇,是一个德国商人的妻子,他的办公室长期设在伦敦。因此,施瓦兹夫人已经在英国住了二十五年。结婚的时候她仍然是个少女,她一共养育了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三年前她的丈夫死了。当时她的外孙还在襁褓中,在她丈夫死後的第一年,她到女儿家帮她照顾小外孙。但是,过了一年之後,她感到了长期照看幼儿工作的繁重。她虽然想作个祖母享受天伦之乐,但是不愿作一个幼儿园的保姆,于是她决定外出寻求一个女家庭教师的工作。

施瓦兹夫人已经去过一家做教师,那家里有三个年轻女孩,她们的父亲以去世多年了,后来她们的母亲也离开了人世,于是她们寄宿在她们当部长的祖父家。她们的爷爷对于矫正反抗的孙女们有简单明了的办法,但是由于老人实际上没有体力来实现他的想法,于是他请了施瓦兹夫人做家庭教师。

职业介绍者按照查尔斯的强烈要求,向他推荐了施瓦兹夫人,“她是符合你的理想人选。”说得非常明白,查尔斯发现那男人不愿对他过多的明说,但是他同他实际进行了一次私下的面谈。他事实上是想让他的家庭雇用她,因为那一家的祖父已经去约克郡就职新的职位,施瓦兹夫人不愿远离自己的孩子和孙子,所以未跟他们到约克郡去。

查尔斯发现施瓦兹夫人具有理想的身材。她是一个高大的女人,体格健壮而不肥胖,强壮的双臂,铁灰色的头发在后边挽入一个紧密的小纂内。查尔斯可以想像到她会如何“处理”反抗的年青人,她要制服一个平常的小女孩,毫不困难。按照年长寡妇的传统,她仍然穿着紧领长裙以悼念丈夫。她全身的衣服都是黑色的,只有宽松的袖口和翻出的衣领是白色。虽然她的英语说得很流利,但查尔斯发现德国的传统仍然明显的影响着她,形成她对各种事情的基本看法。查尔斯•惠灵顿觉得她这些都比较完美。

最重要的是,格特鲁德。施瓦兹夫人同他一样具有关于训练年轻淑女的明确地想法。他不怕施瓦兹夫人怀疑他对教养年轻女人的兴趣超越了纯粹的父亲的关心,查尔斯对此既不知道也不关心。而且查尔斯非常豪爽的满足了她的工资要求,他只想搞清楚她的教育思想,希望不再有其他的问题。他仍然需要进一步深入地探讨。现在她两次提到“传统的训练”,他相信他们正在讨论同一个问题……

他深沉的将双手手合在一起。“你一定了解,施瓦兹夫人,我对……大年龄的女孩子……没有多少经验,”他作了一个否定的手势,“由于任何年龄的姑娘,我们都知道。你的想法似乎是完全正确的……,然而我仍然不清楚你的那些更多的细节。我想了解你以前在那个家中如何处理那些大女孩的?”

“是的。我的第一个位置的家庭里有三个女孩。一个没有父亲的家庭,那几个姑娘相当任性。为了防止发生不体面地事,失去父亲的女孩需要有人管理。她们的爷爷雇用了我。我告诉他除了礼拜天我都可以到他家工作,但是作为条件。我一定要得到对那些女孩进行训练的完全许可。否则我无法进行工作。但是最后我的要求被接受了。”

查尔斯舔舔嘴唇。“你认为应该怎样训练一个大姑娘,夫人?请记得,我的受监护人已经十八和十九岁。即将进入社交界。她们不再是小孩子了。”

“是吗?不,我不管这些。对年轻的淑女只有严加训练,如果她反抗,我就打她的屁股,先生。这是我的德国家乡的方式,我用德国的方式教育我自己的学生,我会体罚我的年青人。”

查尔斯深沉的点点头。“那么,怎样打她们的……屁股呢,施瓦兹夫人?你完全确定一位十九岁的小姐能以……方式教训吗?”

施瓦兹夫人挥着手,脸上似乎带着愉快的神情。“啊,是的。应该把她们的外套和内衣,衬裤全部脱掉,让她们露出屁股用巴掌和皮带责罚。在二十五岁前,我是不论她们年龄大小的。九岁或十九岁,对我没有差别。”她认真的看着查尔斯。“你一定知道,先生,我是不会允许女孩们在家胡来的。你说现在的学校女生中流行着现代主义思想。我不能同意这种激进的思想。”

查尔斯进一步的探讨。“用桦树条责罚行吗?我知道有些家庭仍然用这个方法教训女孩,虽然用它惩罚一般的错误好像是太严厉了。”

施瓦兹夫人深思的点点头。查尔斯的兴趣是不是已经超越了专业范畴的考虑?她不能确定;只好很快的回答。“对于严重的事件使用桦树条鞭打是最为合适的。”

“因此你不认为它是过于严厉的?”

“当然。平时,是的。一般的事情,通常使用手,板刷或皮带处罚。当然,对于特殊的反抗行为,我认为还是用桦树条鞭打最好。”

“施瓦兹夫人”,查尔斯点点头;他已经了解的足够了。“我将给你这个职位,现在就开始。那些女孩们刚从路途中来到这里,甚至在她们到来时我们还正在谈话。晚些时候我们再谈关于树立权威工作的具体细节,但是你的责任开始时肯定是繁重的,既然我计划把她们安排到日校上学。所以,实际上你不并负责她们的功课学习。你的大多数礼拜天是自由的,你可以回你的家里去,我知道你住在伦敦。”

他深吸一口气,接着往下说:“你可能觉得我对有关教育的看法是相当传统的,实际上在其他方面我是相当解放的。我只是不能容忍那些认为年轻小姐不必认真教育的建议,他们认为教育女孩是往袋子里装无用的软毛。但是我坚定地强调她们必须在学校努力的学习,当然,我也了解,她们也需要换换口味,在她们放学以后教她们一点其他东西,比如像绘画和刺绣一类的。

“这样,你的责任是负责她们在家的行为举止,监视她们的着装和行为,监督她们的学习。你具有全权对我的受保护者执行纪律和你看到的一切……”

查尔斯•惠灵顿举起一个手指:“……还有几个要求。第一,如果我在家里,我希望知道你每次怎样对她们进行肉体的惩罚。我也许想去观看处罚,这样就像是我的命令一样,让女孩们清楚我完全是你的后盾……。使她们知道你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我所说的话是法律。”

施瓦兹夫人点点头。虽然她明显的并不希望这样,但她也同样的清楚这是难以拒绝的。

查尔斯继续说下去。“第二,我愿意为自己保留使用桦树条责罚的权利。我是旧式的桦树条教育的忠实信徒,它在这里已经由女管家使用了许多年。我相信使用桦树条责罚一个顽皮的女孩有好处,无论她年龄大或年龄小。我觉得对我的被监护人应该比对我的仆人更加严格,事实上,对大年龄的受监护人应该要求的标准更高,惩罚得更严厉。”

查尔斯非常满意的看到施瓦兹夫人在赞同地点着头。

“对于你准备好的各种体罚,我希望你能限制所使用的刑具,就像你说过的,可以随意用巴掌打屁股。对处罚工具,我比较信任传统的板子……”

查尔斯清楚的记得他第一次打女人的屁股的快乐;那一次用的工具是一个结实的木板刷。“我希望你每天都应该处理纪律,学习,懒惰,凌乱,女孩们吵架……种种事情。但是,任何比较严重的反抗行为,故意撒谎,作为例子,我希望由我直接处理。我的想法是要她们知道,她们的监护人具有对她们使用桦条的权威,可以长期的使用。对我的这些要求你能了解吗,夫人?”

施瓦兹夫人点点头。“你喜欢看她们的身体?你可以选择各种方式……?”

查尔斯对这个问题感到疑惑。“你是说……像洗澡一类的事?”

“是的”。

查尔斯搓搓手。“对这样的事我不感兴趣。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随意的去做。”

他回想起过去,记得在兰德•圣•马丁家的那个夏天,他是第一次实际的见到姑娘们被体罚。即使兰德的妹妹进入她们的青年时期,甚至已经到了二十岁,在家里她们仍然穿的象个学校的女学生。查尔斯发现她们的这种打扮非常迷人,不知为什么,他的脑子里一直存在一个无法抗拒的图像,一个有教养的年轻姑娘,在年龄上已经成熟,然而还穿的这样天真,光着屁股在女教师的大腿上扭动着,从那个夏天起就已经存在着。他只在很早以前在他大哥的葬礼上见过他的两个受监护人,知道她们是两个可爱而甜蜜的小东西。他可以毫不困难的想象着她们穿着同样的衣服,处于同样地姿势,在严肃的黑衣遮盖下,把娇嫩的白肉打得通红的屁股的形状。

查尔斯清清喉咙,匆忙地想把他脑子中的那个图像赶走,继续对他的雇员做指示。“还有一件事情。阿曼达和露易莎,由于她们两个还在服丧,所以在明年春天前,我想暂时不让她们到学校去。在这期间,我觉得应该让她们养成更谨慎朴素和更尊重传统的穿衣习惯。

“当我在我大哥的葬礼看到她们的时候,她们两个当然是穿着黑色的丧服,我认为,还没有进入社会的姑娘不应当穿戴的过于成熟。我询问了她们的律师,我了解发恩斯沃思小姐的学校是极端开放的,允许女生穿戴流行服装,让那些大年龄的学生打扮的非常时髦,我觉得应该予以纠正。当然,我会欢迎你对这种事情的意见,你应该多关照她们的衣橱控制她们的穿着。因为在家里,我希望她们打扮的朴素而慎重。应该每人好好地做一件女学生的外套加围巾。我相信这是她们将要进入的新学校的校服,无论如何,我希望她们在家穿这样的衣服,甚至在晚餐时。你已经被完全许可进行你的任何喜好,让她们在任何可能的时间里穿着你喜欢的内衣和外衣。”?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的修剪考究的指甲。“你可能希望参考一下学校里的服装。他们可能有一些现成的样式。这是理想的情况,真的,我非常在意这个事,如果在晚上,她们穿着不适当的服装出现在我的餐桌上,我很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

施瓦兹夫人点点头,她的脸上露出深思的神情。“是的,是的,不应该这样。她们应该穿着学校的制服,我们应该在女孩来到这里之前考虑好这个问题。我们需要选择一套合适的服装,是的,虽然我们不知道尺寸。但是作好准备最好。女孩一定要了解她在她的监护人面前仍然是个孩子,不允许年轻淑女在监护人面前有特权。”

查尔斯仍然保持着他那深沉的脸色,即使他欣喜的看到她和他哲学是这样的一致。

“除此之外,我希望服丧的礼节也应该作的充分完美,因而外套必须是黑色的。虽然阿曼达。史密斯是真实地为父母亲服丧,但是我希望不能允许她的衣服出现淡紫或浅灰的颜色。我一定要坚持这个。”

查尔斯再次审视着他的新雇员,看她端起茶杯饮茶。尽管她的大手相当粗壮,但她使用杯子的姿势正确而优美。

“你能不能今天就开始工作呢,夫人?”

“可以”。施瓦兹夫人强调地点点头。“我的东西在我的女儿那里。我立刻找人去拿,并把它送到这里。”

“好,好,我们就谈到这里吧”。查尔斯对他自己露出了轻轻的微笑,他再三重复着这句话。表明他的感觉相当好。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