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贵族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本文为《查尔斯少女 2》的前篇

本书梗概如下:十九世纪末的英国已经基本废除了体罚制度,但是仍然有许多保守的人们在家里,学校里和其他地方实行体罚。

单身贵族查尔斯具有强烈的Spank爱好,并特别喜欢年轻的淑女。由于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了两个淑女的监护权,于是他精心策划了一个圈套,逼迫两个姑娘接受他那充满肉欲的体罚,并伴随着性的侵犯。

本书真实可信,情节曲折细腻,在世界上属于少见的英文Spank佳品,我对此书心仪已久,终于有机会把它翻译出来,

由于文化的差别,有些人不太能理解欧洲的Spank习惯,现稍作解释:淑女指具有较高修养,接受过相当文化教育的年轻未婚少女。是欧洲特别是英国的高层次少女。

桦树条是欧洲长期流行的打屁股刑具,形状与杨树枝接近,它有几个特点,一是枝条细,用它打屁股必须脱光屁股打,否则打得不疼不痒。二是用它当刑具可以打遍整个屁股,包括某些隐私部位。三是用它打不会伤害太狠,但是比藤条打得还疼。欧洲原来是没有藤条等植物的,一直到十八世纪左右才由亚洲传入欧洲,在此以前,欧洲一直使用桦树条做体罚的刑具,包括东欧和西欧各国,是最悠久最普遍的刑具。

查尔斯叔叔压迫,责打女孩的故事。

第1章

英格兰-1882年

淑女阿曼达·史米森和路易莎·惠灵顿坐在豪华马车的丝绒座位上,她们的姿势和眼神显得有些紧张。2位年轻女士的衣装整洁,体态美丽动人,尽管她们的体形属于不同的类型。

阿曼达18岁,是个美丽的金发女郎,皮肤雪白,她尽管年青,但体形显出成熟女性的丰满。她的衣服和发型的风格更象一个成年的女人,并且她的化妆非常巧妙的加重了这效果,但是并不显出明显的化妆痕迹,特别在稍微使用了口红的丰满嘴唇上。

路易莎同她的外貌类型不同。她19岁,比她同伴的身材高大的多,大约有5英尺9寸(176cm)高,皮肤和头发的颜色也更深一些。象阿曼达一样,她穿着通常的女学生服。唯一特别地是她衣服比较精致一些。

单从头发的类型上就可看出路易莎和阿曼达不是姐妹,她们甚至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她们同是被命运抛弃的孤女。

阿曼达是新贵族文德尔·斯米森男爵和他的妻子露辛达的女儿。在阿曼达的父亲死了以后,她的母亲再婚嫁给罗伯特·惠灵顿男爵,他是路易莎的异母哥哥和她的监护人。罗伯特比路易莎年龄大很多,并且罗伯特的父亲是她父亲的大学同学,他父亲后来再婚娶了路易莎的妈妈。

自从路易莎的母亲死后,罗伯特成了她的监护人,他把路易莎送到法恩斯沃斯小姐的女子学校,有2年整的时间。

这样,当罗伯特和露辛达计划结婚时,他们决定像路易莎一样,把露辛达的女儿阿曼达也送进法恩斯沃斯小姐的学校,于是两个女孩成了朋友。

但是发生了不幸的悲剧。在他们从新婚旅行回来的路上,马车翻了,当时,罗伯特和露辛达结婚还不到3星期,露辛达当场死亡而罗伯特瘫痪了,从马车事故到他死亡的2个星期时间内,罗伯特通过多种法律渠道的安排,把路易莎和阿曼达的监护权转移给了他的弟弟查尔斯,他当然也是路易莎的异母哥哥,尽管他与阿曼达并没有关系。

阿曼达在英格兰没有亲戚,如果能联系上她在缅甸的婶婶和叔叔,可能得到她的监护权。但是,在那以前,罗伯特认定把两个女孩安排给查尔斯是最好的地方并且已成为事实,在新婚夫妇悲惨的死亡以后,两个女孩去咨询了一位律师,他劝告她们,首先要服从罗伯特的指令,然后听命于她们的新监护人查尔斯,她们应留在法恩斯沃斯小姐那儿直到有进一步的安排。两个女孩假定这“进一步的安排”包含了联系到阿曼达在缅甸的亲戚。

但是,学校将要关闭了,她们必需在合适的陪护下尽快被带到伦敦。这意味着她们的监护权将唯一的落在查尔斯的名下,因为这确实是很特殊的:查尔斯。惠灵顿是贵族,当今的克拉德威尔男爵,一个单身汉。并且他是所有关系中最不适合于2个年轻姑娘在他家生活的,这个人甚至在血缘上与她们无任何关系。

然而,由于那位尊敬的女士过早的死亡,学校的产权被送给一个对办学校毫无兴趣的表亲。于是法恩斯沃斯小姐的女子学校关闭了。

没有其他地方另外安排她们,学校托人送了一封简短的备忘录给克兰德威尔男爵,劝告他在两周内把他的2个受保护者接回他家。备忘录强烈建议给两个姑娘安排合适的地方并尽快雇用一个女家庭教师管好女孩,以防止丑闻或不应当的事甚至淫秽事件的发生。

阿曼达和路易莎对事情的进展感到震惊,一个在前几年生活中经历了太多的巨变和伤害的人,最后又遭遇更多的不幸。但是没有其他选择。这样当她们监护人的漂亮的马车在指定时间来接她们时,她们满脸阴郁,带着她们装满东西的小提箱无异议地上了车,在她们的年长的侍女伴随下,经过8个小时的旅行她们回到伦敦,阿曼达从丝绒装璜的精致的车内出来时,紧张地偷看了侍女一眼,她正在睡觉,大声的打着呼噜。

“我不相信他不能亲自来接我们。”她咕哝着。“我发誓,我丝毫不是好奇。我是奇怪你怎么几乎不知道他!不管怎么说他是你的哥哥。”

路易莎用烦恼的眼光看着她的同伴,好象她们过去谈过这个事情一样。“是无血缘关系的名义哥哥,阿曼达。并且几乎比我年龄大20岁,在我记事以前,他在他的印度军团。后来我的妈妈觉得城市空气对我不适宜,于是我们搬到唐斯雷。罗伯特即使从印度回来以后,他也从来没来过唐斯雷。”

“一次都没有。”她心酸地说,声音麻木的。“来过唐斯雷。”她叹了一口气。“不管怎样,记得当我刚9岁时,我爸爸就死了。在爸爸死了以后,他为什么愿意来看望一个他几乎不认识的异母妹妹?”

她耸耸肩膀。“我知道这似乎很奇怪,但是在我的一生中我只见过他一次。我第一次看见他是在罗伯特的葬礼上,哦,至少5年了。”

阿曼达咬着嘴唇。“我知道,但是我几乎没有注意他。我不知道他以后是我们的监护人。”

路易莎同意的点点头。由于信件邮递滞后的原因,两个女孩都没有在葬礼听说查尔斯和她们的将来关系,所以路易莎没有注意他,阿曼达也同样注意很少。

“我所知道的是,他可能比罗伯特年轻5岁,他现在为35或36岁,他没有妻子和家庭,并且他是爸爸的唯一的继承人。”

姑娘们相对咧嘴笑了。惠灵顿家族不是没有财产的,两个姑娘知道这些。几个乡下别墅,在开思顿有一个高级的宫殿,在瑞士有一个小城堡……这些现在都是查尔斯的,姑娘们盼望着美好的长途旅行。她们盼望进入社交圈。更不用说期望得到慷慨的服装津贴……路易莎看看在她对面仍然在紧张地布置房间的同伴。

“歇一会儿,阿曼达。”她温柔地说,闪烁一个淘气的目光。“他怎么能知道如何管教年轻女士?我们将会是自在和愉快的。”

毫无疑问,路易莎如果听到克兰德威尔男爵在开思顿家里的谈话,她就不会充满信心地这样说了,那时正在进行着关于如何管教她们的研究。

贵族正在会见女家庭教师,一个中年的普鲁士寡妇格特鲁德。斯克华茨夫人,有证据她是合适的候选人。那女人当时正在他面前。

对于任何偶然听到谈话的人,显然查尔斯。惠灵顿对于管教年轻女人懂得很多,并且他有一些很明确的看法,可以说是严格的传统观念,这些观念被偶然的灌输给查尔斯,当时他还是一个大学生。

在14年前的暑假里,查尔斯来到康奥尔,住在他最亲密的朋友兰德。圣马丁家。兰德的父亲娶过3个妻子,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家庭,总共12口人。兰德家里还有8个年轻的妹妹。

事实上,查尔斯并不太想来他的朋友家,尽管他和兰德非常要好。他另外的学校密友来过这个最大的家庭,访问者对他家的私塾是恶评多于赞美。兰德再三向他保证,无论如何,他们将能得到最好的享受,至于那些年轻的妹妹,年龄在11到20岁之间的8个女孩,她们作为多余的人被从家庭彻底分开,她们地位低下。兰德随意地向他保证,他家有很严格的规矩。

“我们从不让她们胡说八道,我答应你。只要发现她们恶作剧的任何迹象,我们就会告诉她们的家庭女教师或爸爸。肯定制止她们。”

查尔斯想知道怎么维持这样的家庭管理,其他朋友家的经验表明,年轻的妹妹不喜欢受到兄长任何管教,从学校到家里,她们经常胡闹。

他的这个问题仅仅在他到兰德家的第2天就得到了答案。

当时他和兰德正从前门进房子,窥见中年女家庭教师押解3个妹妹进书房。其中两个女孩在哭着,查尔斯无意中听见一个女孩在绝望的小声恳求,“求求你,布鲁尔太太,别告诉爸爸。我们决不敢再这样……”

她的请求被书房的关门猛地打断。

“哼”,兰德呲之以鼻。“小母狗这次被抓住了。如果老侍女布鲁尔告诉了爸爸,一定会狠狠地罚她们。”

看到查尔斯询问的目光,兰德对他解释。

“她们将挨一顿桦条。如果是个小事,她们只不过在私塾被顿布鲁尔太太打顿板子。”

查尔斯开始怀疑了。“打桦树条?但是年轻姑娘也会被……”

查尔斯对抽屁股的凶狠的桦树条当然不陌生,在他上学的学校,经常用它维持纪律,他父亲在家里偶尔也使用。但是对年轻女子……?

兰德笑了。“当然。我的上帝,总共有8个女儿。用别的办法怎么能管住这样的家庭?”

查尔斯仍然不太相信。“但是她们的年龄已经这样大了。”他看到被监押进书房的哈丽特已经20岁了,是在家未出嫁的女孩中年龄最大的。

“上帝”,兰德哼了一声鼻子,“我爸爸说,对于挨桦条,她们年龄永远不算太大。事实上,在她们以前是不用桦树条揍的。我的姐姐朱莉娅因为对我们的继母使用粗鲁的语言,在她的婚礼的前天晚上还被爸爸用桦树条抽了一顿光屁股……她已经21岁了。”他在记忆里笑了。

“她不能在她自己的婚礼晚餐上坐着吃饭,那是多么可笑,看她怎么对她的新郎解释她屁股上的鞭伤。”

查尔斯看看兰德的脸,他仍然不能相信。

“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去看看。那确实很有意思。”

查尔斯发现自己脸红了,因为在兰德说话时,他确实产生了强烈的欲望。

“看看?怎么看?”

“在书房的楼上有一个走廊,可以从更衣室的门进入走廊。过来。”

几乎不敢相信他的好运气,他们2个站起来,查尔斯跟着兰德,猛冲上宽宽的楼梯。当他们走过更衣室时,兰德在他的肩膀上悄悄地说,“我们必须安静点。如果爸爸看见了我们,他可能会不在乎,但是如果哪个女孩或布鲁尔太太看见我们,她们会告诉我的继母,而她不喜欢这样。她说这是不正派的。”

他们走近了走廊的门。

“不正派?”查尔斯发出嘶嘶声。

“为什么不看?”兰德哼一声鼻子。“你可以看到她们在爸爸的椅子扶手上趴着的样子,你不会很好想象到的。”

查尔斯感到他的公鸡一阵激动,他第一次得到确切的暗示他将看到什么。

他们进入到走廊上,找个被阴影和书架隐蔽的地方躲起来。走廊刚好在书房上面,房间敞开在下面两侧。沿着走廊边缘有一排格子状的扶手,防止有人无意中落到下面。作为他们的观察的目的,格子是完美的,在条板之间的间距是足够宽的,丝毫不妨碍向下观看,作为把他们隐蔽在阴影中,又足够的狭小,下面的人几乎不可能通过它看见上边并认出他们,事实上,他们把自己隐蔽在暗影里,沿着墙走,然后蹲伏下并且在地毯上悄悄地顺着扶手移动。查尔斯立即开始观看下面的情景。

所有的女孩都在一条长凳子上坐着,看上去很沮丧,她们的大腿被整洁的白色女学生裙盖着,手放在她们合拢的大腿上。查尔斯曾注意过她们的衣服,它实际上是很不平常的。尽管超过14岁的女孩可以与家庭一起吃晚饭,此时她们被允许穿一件更成年的服装,但在其他日子里所有的女孩都穿着简洁的深色衣服,白色的袖口和领子,衣服长及膝下面。白色的围裙总是全部盖住长裙,由围嘴和肩带承担。

每个女孩都穿着黑色的长袜和朴素实用的皮鞋,全部相同。她们的头发整齐的编成2条辫子。衣服式样和学校女生的完全相同,但是,裙子和围裙特别短,象是8岁女孩穿的服装。

然而查尔斯认出了下面坐的女孩是哈丽特,已经20岁,伊夫琳,19岁,还有玛莎,十七。然而,当他观察她们时,他意识到,成年的年轻女子穿着这种孩子般地衣服使她们显得更天真纯洁。

“你父亲在哪儿?”他悄悄地对兰德说,兰德耸耸肩。

“他马上就被叫来了,我向你保证。”

哈丽特抬头,用她的黑色大眼睛看着布鲁尔太太。“求求你,妈妈。我对你发誓。这只是一个错误。我们以后会非常小心的。”

布鲁尔太太看着她的年轻学生,严厉地告戒。“在几个星期以前我已经警告了你,并且上星期当你被打屁股时也说了。在一个月内,下午上课你严重迟到这是第三次。显然,我的警告和惩罚的效果不大。我们将看看你爸爸是否能给你们一个更深刻的印象。”

当她说话时,姑娘们都蠕动了身体。她们非常清楚的知道,她们的爸爸只在她们身体的哪个部位造成他的印象。查尔斯看看兰德。

“她会打她们屁股吗?”

“你最好相信这些。她们趴在大腿上,掀起裙子,脱下内裤,用板子打屁股蛋儿。那情景同样很好看。”

查尔斯的热切的关于怎么进行的下一个问题,由于书房的门打开并重重的关上而被打断。在他们的位置,查尔斯和兰德不能看到这是谁,但是从姑娘们身体的紧张动作和她们突然害怕的眼光里,猜想可能是她们的父亲进来了。房间里立刻肃静了,气氛沉重起来。在几秒沉默之后,尊敬的拉尔夫。斯特爵士马丁说话了。

“今天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吗,布鲁尔太太?”

“哈丽特,伊夫琳,以及玛莎在下午上课迟到了,先生。”

圣马丁先生严厉地审视他的雇员。“迟到在学校里肯定是一件要被处理的事,难道不是吗,布鲁尔太太?”

“在这个月已经是第3次了,先生。第一次,她们被警告,上星期第二次,每个女孩都被打了屁股板子。然而这对她们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先生,如果你不太喜欢处理这种事,我只好再把她们送回私塾打板子。然而,当这样的违抗在一个月发生三次时,我想你希望知道这些。”

圣马丁先生庄严地点头了。“当然,布鲁尔太太,很正确。这种重复的违抗只能是有意识挑战的结果,并且这在父亲的手下处理最好。”

他转了向他的女儿。“姑娘们,你们有什么理由为你们自己辩解?”

3个女孩全都沮丧地低下了头,查尔斯能从她们的姿势上清楚地看出她们很害怕。

“很好。每人20下桦条。你们自己作好受惩罚的准备。布鲁尔太太,你能为我拿来桦条吗?”

圣马丁先生脱去他外面的上衣,并且整洁地把它放在他的桌子上,然后解开袖口的扣子并把他的袖子卷到肘上。这时,布鲁尔太太去一个小柜子里拿来了桦树条,它是用几根精选的长树枝绑在一起作成的。它看起来不象查尔斯记忆中自己童年挨过的桦条那样枝条多,但是它的枝条相当长并且又粗又重。在查尔斯的想法里,用桦条打屁股无疑是很有惩戒效果的。

3个姑娘看见那棍子的摸样,都快要哭了。

“女孩们”,当她把桦条递给她的老板,布鲁尔太太严厉地抗议了,“你们没听见爸爸说?赶快脱下裤子,准备好接受惩罚。”

勉强的,3个姑娘从长凳子站起来了,解下了她们的朴素白围裙。这时,她们只剩下相同的黑色学生裙,然后,她们把宽大的裙子提起来,开始摸索着解开灯笼裤的裤带,弯腰褪下内裤,白色的灯笼裤落到地板上。

胆怯地,姑娘们从灯笼裤中走出来并且把它们放在长凳子上。

“裙子好好掀起来,女孩们”,布鲁尔太太严厉地呵斥。

厌恶地,姑娘们双手伸到她们的宽大的裙子和衬裙下,并且缓慢拖延地把她们提起来收集在腰部。听见一阵唏唏嗉嗉声,她们围成一团的黑裙子和白衬裙下,顿时,3个女孩露出了白白的屁股和大腿,大腿上,简单的吊袜带拉着黑长袜。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