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钺凝
本文为《林中仅一柳 下》的前篇

【楔子】

SP这种东西,我是知道的。

曾经多少次幻想小说里那些主被或浪漫或正式的邂逅发生在我的身上

然而,我觉得老天在玩我。

就当SP真真正正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却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没错

这部小说里,我不是主,也不是被,我只是一个记录者。

机械的记录着我身边这对主被的生活。

她们,一个是我的班主任;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

而我,是吴桐。

【壹】我的羡慕

那天当杨柳找我,哭哭啼啼的说班头把她打了,我问打的哪里,她又扭扭捏捏的不肯说,我大概是明白了。

只是没想到,班头那么温柔的人,居然懂得SP这种暴力玩意。

怎么说呢,我是羡慕的,甚至有一丝嫉妒。

但我还是认真的帮杨柳上药,其实不算严重,在我这种混迹于圈子多年的人眼中,真的不算严重。有些红肿,有点泛紫,也只是有点。

我帮她把伤揉开,任她哭的撕心裂肺,我是为她好的,我烦躁的认为。所以我并没有因为她的哭喊而轻点,甚至,还悄悄加重了力道。

那一瞬间,我是恶毒的。

但下一刹那,我认为自己疯了。

我略带愧疚的收了手,尽可能温柔的将她安置好。

“我出去透口气。”我说。

她居然乖乖的应了一声,目送我走出去,脸上还带着泪珠。

我暗暗惊叹,真的如小说里说的那样,只要与sp直接接触过,就会收敛乖顺很多,不论是对主,还是对其他人。

心里像堵着一堆棉絮,说不出什么滋味。

坐在操场边的草坪上,任风吹过我的脸,涩涩的疼。

扯动嘴角,我在干什么?

梦里sp的情节发生在熟悉的人身上,自己居然变得如此神经质。

别人,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于是我起身,离开。

【贰】新的住所,旧的房客

最近学校很多宿舍被小偷光顾,没人知道是否是一人所为。我们宿舍也没能幸免。

杨柳最宝贝的单反也被偷了,在气愤之余,她决定出去租房子。

最近的事对我没什么影响,因为我除了随身带的手机钱包之外没什么值钱的玩意了。

杨柳一定要把我也拉出去住,她好说歹说,我才愿意出去。

她开始给自己神通广大的继父打电话,让他给我们在校外找房子。结果就喝了两杯奶茶的功夫,房子就找好了。

杨柳兴奋的对着电话猛亲,我也对她继父的办事速度感到惊喜。

当天我们就搬了出去,杨柳爸说找的房子不错,三室两厅两卫,只是里面已经有一位房客了,女的,让我们好好相处。

当我按响门铃后有人开门时,杨柳像是被雷轰了,恨不得撞死在她带来的行李上。

看来老天真的玩我上瘾了,居然让我跟林一杨柳这对主被住在一起,朝夕相对。

林一,女,28岁,现任X城美术高中高一(F)班班主任。

于是杨柳想逃走,被我一把拽住,说了声老师好就大步走进去。我没看到林一的表情,我没有说话时注视对方的习惯。

只是,这个习惯,只针对林一。

在客厅我就放了呆若木鸡的杨柳,独自参观房间。

身后传来对话声。

“杨柳,你怎么来了?”

“呵呵呵呵老师我我我我以后住这。”

“嗯,你去收拾吧”

“哦哦”

我轻叹了一声,进了间空房,还不错,阳光很足,我喜欢。

“啊,吴桐…阳光房被你抢先了唉”杨柳进来了。

“没事啊,你想住可以随时来和我一起啊。”这个房间使我的心情好了很多。

“好啊好啊!”

“杨柳,你如果不习惯可以来跟老师住,随时欢迎啊。”

就在杨柳听到我的提议两眼放光时,林一的声音冷不丁的插进来。

“不了不了我怎么好意思麻烦老师呢我我我我去收拾了!”

听到林一声音的杨柳瞬间紧张,转身离开。

我慢慢的开始收拾东西。

怎么感觉,我就是这屋子里闪闪的电灯泡呢?

这种酸酸的尴尬的感觉,快把我淹没了。

这是我在这里的第一天。

【叄】就在我面前 上

杨柳每次挨打后都躲躲藏藏,死都不说她为什么走路会摇摇晃晃,看见凳子就会愁眉苦脸。

至今,她还以为我看不出来,什么都不知道。

也没什么好明白的,真的。

于是,我在这个出租屋一天一天的看着她们的暧昧。

在我看来,就是暧昧。

这周六晚上,杨柳又挨打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在我面前。

傍晚,我抱着平板窝在沙发里上网,刷贴吧,进汐苑,看文。

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候了,没人打扰,是最自在的。

门被“咣”的一声打开,我寻声望去,林一看起来挺平静,只是好看的眼眸里燃着怒火;杨柳一边脸颊微微肿着,表情木然,带着一点点恐惧和绝望。

我起身,准备回房间,把客厅留给她俩。

“吴桐,站住,坐下,给我好好看着。”

忽然就被林一叫住,我尴尬的停住,不知道怎么办,我看到杨柳略带祈求的眼神,知道她是不愿我留下看她的。

“老师,我,我得先去复习了”

杨柳是我的朋友,我没道理眼睁睁看着她出丑。我慢慢的挪动,想回去。

林一的声音冷冰冰的:

“复习?你吴桐有这么好学?可以啊,只要你去复习,不管杨柳要挨多少下怎么挨,都因为你,加100”

我更尴尬了,不知道为什么杨柳挨打我要呆在一边,看到杨柳因为恐惧把头低的看不见表情,我慢慢的回到沙发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坐下,你就好好看着吧。”

我依言坐下,感觉手脚都无处安放。

林一不再理我,扭头问杨柳,是否要解释什么,杨柳沉默。

林一便转身离开,我见她走了,赶忙问杨柳发生什么事了,杨柳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说她打群架被林一当场抓住了。

我吃了一惊,我以为杨柳虽不是什么乖乖女好学生,但也不会去干打群架这种无聊的事啊。

杨柳又准备说什么,却看见林一回来了,便站好,不再开口。

我看向林一,她手里又一根教棒,不锈钢的,可以伸缩的教棒。

杨柳不禁抖了抖,惊恐的看着林一。

林一轻轻扬扬手中闪着寒光的“凶器”,开口:“你杨柳打群架的时候就应该做好回来挨打的准备。”

杨柳轻轻吸了口冷气,认命的转过去,手扶着墙,腰微微塌下去,与娇小的臀

【肆】就在我面前 中

这一系列动作杨柳做得异常熟练,想也知道为什么。

没想到林一不满意,皱皱眉头,用教棍轻轻点了点杨柳的大腿根。

杨柳眼泪忽然拼命的往下落,委屈的看着林一。

林一不为所动,轻轻挑了挑眉。

杨柳站直,缓缓的开始解裤子,我明白了刚才林一点她大腿根所代表的命令。

内裤外裤同时随着杨柳的眼泪滑落,杨柳将裤子彻底褪下,光着下半身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扶墙,塌腰。

我终于明白为什麽林一要我看着,和杨柳因为我在而绝望耻辱的表情。

我想不看她们,却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到别的地方。

这一小会儿,就宛如几个世纪。

杨柳的身材好我是知道的,第一次一起洗澡时,我也深深的羡慕了她纤细的腰身,还有白嫩的皮肤。

却不曾想,当她半裸着,屁股微微翘起时,是这样的诱人。

如果我是主,或者是林一,我也会选择杨柳,这样的小被,真的可遇不可求。

林一看到杨柳的动作,无可挑剔,便开口:

“你明知道我最厌恶社会混混之流的行为,却偏偏来挑衅我的底线,所以今天的教训,你好好挨着,没数。打到你能记一辈子为止。”

别说杨柳,就连我听到这段话,都不禁抖了抖。

没等杨柳做何反应,林一的教棍就落了下去。

我和杨柳同时屏住了呼吸

当那寒光落在杨柳屁股的那一瞬间,杨柳整个身子被打的向前倾,她脸色发白,紧咬着嘴唇,一声没吭。

一道细长的愣子,缓缓在杨柳白嫩的屁股是浮现,颜色由惨白迅速向深红过渡。

第二下随之而来,和一天愣子重合,看着也觉得疼到了骨子。

那条愣子红肿的充血,微微泛紫泛青。

杨柳脸上全是冷汗,小腿微微颤着。

林一的棍子一刻也没停,却极有规律,打了那么多,杨柳屁股上也仅有5条愣子,每一条都离破皮差一步之遥,每一条都肿的可怕。

林一的教棍在继续挥动,我看到杨柳已经不是很清醒,每一下,她都要死死咬着嘴唇才能不发出声音,她的嘴唇上,已经有了一点点血迹。

林一狠狠的抽下去,声音却很冷静:“我说过不能咬嘴唇吧。”

杨柳没法再咬自己,却无法忍受疼痛,一次次痛呼出声。

她因疼痛喊一声,林一的下一棍子就来的更猛裂。

终于,杨柳没法再支撑自己的,“咚”的摔倒在地。

林一就这么盯着,不准备扶她起来。

我看杨柳根本不可能自己站起来了,赶忙跑过去将她扶起。

我以为杨柳的惩罚已经结束了,刚想把她扶回房间,却听见林一冷冷的声音:“把她扶过来继续撑着。”

我吓了一跳,杨柳两条腿颤抖的厉害,怎么可能继续挨打?

林一厉声到:“快点,她站不住你扶着她挨完。”

我还未帮她站好,林一的棍子就落了下来。

【五】就在我面前 下

我不知道最后那几十下杨柳是怎么挨完的,我用尽力气才将她不住颤抖的身体支撑住,她一身的冷汗弄的我粘糊糊的,我也没心情关心了。

林一放下手中的教棍,走过来,轻叹,说:“把她扶回我房间吧”

杨柳的苦难终于结束了,我松了口气。

将杨柳扶至林一的床上,我心里酸酸的,杨柳啊,你知不知道你连挨打我都羡慕,都嫉妒?

林一还没进来,我扯开被子,给她盖好,并小心的避开伤处。

我没在林一房里找到可以用的药,不过,就算找到了,我也不会帮她上的吧。

如果是我,我一定打心眼里希望林一亲自来给我上药,抱抱我,然后说今天打重了下次不会但也希望你长记性之类的主们都会干的事。

当然,我只是想想而已。

杨柳动了一下,慢慢的清醒,我赶忙收起眼中的妒意,问她需不需要喝水。

杨柳轻轻摇头,我就问她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声音有点沙哑,每说一句话,就疼的半天才能缓过劲来:

“我今天去奶茶店,在门口碰见原来的同学,我不知道她变成了现在这样子,她叫我跟她走,我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麽但还是跟去了,谁知道她们居然在后面打架,让我帮忙,我看原来一个熟悉的朋友被一个太妹抓住扇耳光,就把那个太妹推开。结果,老师就看见了…”

“你为什么不给老师解释一下呢?”

“没事,是我不该跟她们在一起让老师误会的。”

我没说什么,看见林一进来了,我转身离开,这次,她没拦着我。

我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觉得林一不可能再打杨柳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心里空空的。

今天就在我面前上演了一出SP,我却毫无看视频时激动的心情,只觉得苦涩。

杨柳,我真的好羡慕你。

【六】幸福来临的预兆?

杨柳的伤好的挺快,不到一周就活蹦乱跳了。

这几天,总是从杨柳嘴里听的林一的近况,林一今天的衣服好漂亮,林一今天上课看起来有点疲惫呢…我也总是强颜欢笑的附和着,杨柳看我神情不对,多次询问无果后就放弃了。

周六下午,林一把我和杨柳一同叫到书房,表情严肃。

我以为杨柳又犯什么事了,但看她同是一脸疑惑,也没问。

林一目光转向我,悠悠的开口:

“吴桐,这次月考,你有信心么?”

信心?是对我不及格的信心,还是对我排名倒数的信心?

当然,我没敢说出口。

“有吧”面对林一,还真没有否定的勇气与决心。

“那好。既然你是我舍友,又和杨柳关系这么好,成绩也不能太差,是吧?”

我能感觉到我的目光瞬间暗淡了,看来,在她心里,我就是和杨柳关系很好又凑巧是她学生的舍友吧。

“嗯…嗯”我能说什么呢?

“这几天晚上你来和杨柳一起在书房复习,有不懂的问我,争取前20。”

我看到杨柳投来羡慕的目光,没反应过来,又听见林一说:

“班里就45个学生,前20应该不难吧?杨柳你笑什么,你是觉得让你考前五特简单是吧?那好,你必须考前三。”

我没注意杨柳的反应,我只是在想,杨柳和我的基础差不多,为什么林一给她的目标那么高,林一就对杨柳这么有信心么?

还是,她并不相信我?

也是,我在林一眼中,不过是杨柳附带的累赘而已。

听见杨柳对着林一哼哼,无非就是前三太难了前五也不可能她能不能也前二十啊之类的。

我大概也能猜到林一怎么想,杨柳你和吴桐不一样,我对你的期望非常高等等等等…

果不其然,林一回了一句:

“杨柳,你和吴桐不一样。”

杨柳张张嘴,还想说什么,终究没说什么。

“你俩听着,这次达不到我的要求。就等着挨打吧,尤其是吴桐,如果前20你都达不到,就等着屁股开花吧。”

那一刹那,我仿佛不会呼吸了,我没有听错吧,她说,如果我没考好,就会…

到了自己房间,我仍然激动的无法静下来。

幸福,应该要来了吧?

【七】无题

心心念念的不能让林一失望,却又隐隐希望不要考好。

但我还是玩了命一样的复习,其实不能算复习吧,毕竟有的课本以前根本就没有打开过,何来“复习”之说呢?

当我真正学习时,才发现自己的基础真的差的可以。

不过,我们班的基础都是半斤八两,努努力还是可能的吧?

林一,你看着吧,我是比你的杨柳优秀的多的!

真正上考场时,我犹豫了。

既然她说,如果我考不好,就会打我,这不是我心心念念所求的么?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

考试结束后,杨柳绝望的快哭了,她说她考砸了。根本不可能达到林一的要求,铁定要挨打的。

我笑笑,说没关系,我陪你。

能说出这句话的我。不知道有多幸福。

于是我们静静的等待结果出来。

不出所料,我们没有一门及格的。

那天晚上,杨柳迟迟不愿回去,我们去学校旁边的奶茶店待了很久。

最后,我拉着她,奔赴刑场。

说实话,我有些兴奋有些紧张有一种幸福即将砸到我头上的感觉。

到了家,林一已经恭候多时了。

我们刚站好,就感到扑面而来的冷气压。

我还真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紧张?兴奋?还是什么,我真不知道。

林一紧紧盯着我们,不说话。

杨柳试探着开口:“老师…”

“你闭嘴。你俩,三分钟换衣服,上楼,等着。”

说完林一就走了,留下面面相觑的我们。

“这是…要做什么的节奏…”

不是疑问句,看来,杨柳是知道我们接下来要遭受什么了。

“我们,先去换衣服吧…”

“好…”

【八】路人甲

杨柳穿着家居服很好看,连体纯棉海绵宝宝的,是林一给杨柳买的。

我的就是超级普通的男士衬衫,穿上松松垮垮,倒是舒服的很。

我俩慢腾腾的走到林一房间门口,敲响房门,便听到林一让我们进去。

我低着头,悄悄瞄着林一,她面无表情,手指在桌边轻轻敲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柳战战兢兢的开口:“老,,老师。”

林一也不看她:“怎么,急着要挨打了?”

“没,没有。”

“那行,你俩先站着。”

我俩对视了一眼,不再说话,认真站着。

林一从抽屉里拿出三张卷子,两张空白的,一张填的满满的。

她终于开口:“这是语文试卷的标准答案,吴桐你回去先重新做一遍,然后对照答案订正。”

我一下愣住了,就这样?

林一见我没反应,皱皱眉:“有问题?”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离开啊,心心念念的挨林一的罚,就这样被她一笔带过?

于是,我不经过大脑的吐出一句话:“老师,我这次没考好,你打我吧。”

自己的话音未落,被自己狠狠的吓了一跳,我在说什么?

尴尬的无地自容,恨不得赶紧逃离这个奇怪的漩涡。

果然,林一惊讶的盯着我,还有杨柳疑惑不解的眼光也一并投了过来。

“没关系,吴桐你的基础本来就不是很优秀,老师没有强迫你必须学习很好,你不要对自己有压力,你先回去吧。”林一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还是让我离开

“好…”我喃喃的回答。

于是我转身,离开。

我知道林一再没有把目光投在我离开的身影上。

我回到自己房间,反锁上门。背靠着上次缓缓坐下来。

我把自己抱住,忽然,一滴水掉在地板上,我惊讶于我的眼泪怎么自己就跑了出来,却发现它们忽然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我伸手想抹掉它们,却根本擦不干净。

我一定是疯了。

5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