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打屁股姐妹
本文为转载,为平儿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未完结

这是一个发生在春天的故事。洛阳城里,春光正好。洛阳才子,年少春衫薄。

米灵背倚斜桥,白衫飘飘,神态潇洒之极。桥头街上,秦楼楚馆林立,米灵这玉树临风般的一站,登时引得各处歌女舞姬,向她频挥红袖。

米灵不禁笑了,她女扮男装出门,本是图方便和好玩,却不曾想到,会有这种场面。

就在此时,米灵身边擦过了一个瘦小的身躯。此处本来游人甚多,挨挨擦擦是难免的,一般人也不会在意。

但米灵却不是一般人。米灵的妈妈“烛光小刀”米嫣,不仅是当年江湖上第一美女,也是武林中第一女高手。

米灵自幼跟妈妈习武,感应甚是敏锐,立刻察觉到袖中的钱袋不见了。米灵盯着前面的瘦小身影,竟不禁大感好玩,展动身形,悄悄跟了上去。前面那人,偷到钱袋,甚是兴奋,毫未觉察到有人跟踪,匆匆拐过几条街,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将钱袋打开,细数里面银钱。

米灵蹑踪而至,见状大觉好玩,不禁出声笑道:“好多的,我帮你数,好吗?”那人大吃一惊,钱袋落地,回身看来。米灵这才发现,他也不过是一个少年人,年纪好想比自己还小一两岁,却竟然为生活所迫,当了小偷,不禁又惋惜又同情。

那少年一双大大的眼睛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突然双膝跪倒,央求道:“公子爷饶命,我再也不敢了。”他这一说话,语音竟是颇为娇嫩。米灵一怔,不禁心中一动:“难道他……她是个女孩儿?”细看去,果见她胸前突起,而颈中并无喉结,再看她面容,虽脸上布满尘灰,却仍不掩秀丽的女儿家面庞,当下更无怀疑。

想到她一个女孩儿家,竟走到这一步,更生怜悯。不过因为同时女孩儿家,又生出几分亲近之感,而因为亲近,又不禁为她的堕落而感到些许气恼,真想好好教训她一番。

面前的少女依然跪在地上,求“公子爷”饶命。因为紧张,根本没发现米灵也是女扮男装。米灵思忖片刻,有了计较,向面前少女道:“你起来吧,放心,我不会抓你去见官。”

少女将信将疑地站了起来,忐忑不安地望着米灵。米灵暗暗好笑,假意板起一张俏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少女低声道:“我叫小燕,十七岁。”米灵心道:“比我还小一岁。”又道:“为什么当小偷?”小燕嗫嚅了一会儿,道:“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

米灵沉默了片刻,道:“我能理解你的处境,但偷东西说到底是不对的,我虽不会去报官,但也必须让你受一点惩罚。”小燕点点头:“小燕听凭公子处置。”

米灵道:“那你随我回客栈吧。”

米灵背靠墙壁坐在床上,手中把玩着一根她让店小二找来的木板。而小燕则按她的吩咐,先去洗浴换衣服了。

米灵是个聪明善良的女孩儿。不过天性有些调皮,为此从小到大,也受了米嫣不少责罚。米嫣责罚她时,用的“家法”便是一块板子。米灵现在心目中便把小燕当作了一个违反家规的妹子,准备用家法教训她一下。

房门被缓缓拉开,走进一个少女,眉目如画,清秀绝伦,乌发披肩,兀自低着水珠。穿一袭男衫,稍有些宽大,却更现出她身材纤细。米灵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俊俏的女孩儿,会是那个蓬头垢面的小燕?若不是小燕身上还穿著自己让她换上的那身男装,米灵简直都会以为是有人走错门了。

小燕走进门,妙目流转,瞥见米灵手里的板子。冰雪聪明的小燕立刻知道米灵要怎样惩罚她了。

米灵回过神,故意沉下脸来,道:“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该被好好教训一顿?”小燕低声道:“是,小燕该打。”米灵用手一指桌案,道:“那好,趴到桌上去。”小燕俏脸微微发红,走到桌前,弯下腰,上身伏到桌上,两只手臂向前伸着,紧贴住桌面。她穿的裤子虽略显宽松,但一弯腰间,少女圆翘的屁股还是使裤子绷紧了,美好的臀形展露无遗。

米灵当然知道小燕为什么脸红。小燕还以为自己是男孩子,一个女孩儿家,弯着腰让一个男孩子打屁股,当然会脸红。

米灵迈下床来,走到小燕身后,看着她翘起的屁股,不禁起了玩心,伸出手掌,轻轻在小燕屁股上拍了两巴掌,道:“我要开始打了。”一边说着,手却一直搁在小燕的屁股上。小燕登时大窘,面红过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米灵暗暗好笑,手继续按在小燕屁股上,道:“你说该打多少下?”

小燕红着脸,声如蚊蚋地说道:“听凭公子处置。”

米灵见她的窘态可爱,一时忘了处罚她,只想再逗逗她,又道:“那你说先打你哪一边的屁股?”

这句话小燕可无论如何也回答不出口,俏脸涨得通红,泪水在一双大眼睛里滚来滚去。

米灵见状,这才把手从小燕的屁股上挪开,沉下声音,道:“你现在知道脸红了?你偷东西时,怎么不见你脸红?”说着,突然举起板子,重重在小燕屁股上打了一记。这一记屁股打的很是突然,小燕毫无准备,不禁痛得娇呼了一声。米灵虽然从未打过别人屁股,但由于经常被妈妈打屁股,“久病成医”,倒也算是很会打屁股了。

听到小燕呼痛,米灵语气冷峻地斥道:“现在知道疼了?你偷东西时,怎么没想到这种后果?”说着,又是一记重击,打在小燕娇嫩的屁股上。这次小燕有了准备,紧紧咬住樱唇,没有再失声呼痛,但却依然痛得花容失色,两手紧紧地抠住桌面。

米灵心肠其实很软,这么重地打小燕屁股,自己也颇不忍心,但她心中拿小燕当妹妹管教,知道若想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必须狠打她一顿,就像妈妈每次打自己屁股,打完了又往往心疼得掉眼泪一样。

“啪、啪、啪……”,一连串密集的拍击,落在小燕屁股上,小燕被打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但依然老老实实地伏在桌上,屁股没有一点躲避的意图。泪水却已止不住地流出。米灵硬着心肠,挥动板子,一下一下,结结实实,不折不扣地打在小燕的屁股上,一直打了三十下,每一板都落在小燕两边的臀峰上,虽然这个地方相对来说比较吃得住痛,但三十板下来全落在这个地方,米灵又是用十分力气打的,小燕早就痛得死去活来了。

三十下打完,米灵看看泪流满面的小燕,觉得教训得差不多了,当下冷冷地说道:“怎么样?记住这次教训了吗?”小燕忍着疼痛,道:“记住了。”米灵道:“好,我最后再打你五板子,免得你忘掉。”小燕低声道:“是。”米灵又道:“不过,为了你能记得牢一点,这五记板子,要脱了裤子打。”

小燕娇躯剧震,失声道:“不,公子,求你不要、不要……脱……裤子好吗?小燕……小燕多挨几下打。”米灵明知故问道:“为什么?”小燕涨红了脸,小声道:“公子爷,求你了,我……我毕竟是个女孩子,求你留点面子给我吧。”

米灵喝道:“住口!你当小偷,自己的脸,祖宗的脸都不要了,难道还怕露出……屁股吗?”说着,米灵脸上也是一红,觉得这话有些太过不雅了。小燕啜泣道:“公子,小燕知错了,小燕保证以后就算饿死,也决不再做小偷了。你如果一定要脱……我的……我的裤子,那小燕只好去死了。”

米灵见她怕成这样,不禁扑哧一笑,伸手解开发髻,登时一头如瀑秀发直垂下来。小燕目瞪口呆,不自觉地站起来,结结巴巴地道:“公子……不……你……是女孩儿?”米灵俏皮地点了点头,突然又沉下脸,叱道:“谁让你起来了?”小燕被唬得慌忙又趴回去。

米灵柔声道:“小燕妹妹,其实我也不舍得打你,你生得这么美,很招人喜欢,我心里都拿你当妹妹了,所以才这样打你,知道吗?”小燕眼圈一红,哽咽道:“姐姐放心,小燕知道好歹,你只管狠狠打吧。你打得狠点,小燕就会把这次教训记得牢些。”

米灵点点头,又道:“现在我可以脱你的裤子了吧。”小燕红着脸,“恩”了一声。米灵伸手抓住小燕的裤腰,缓缓地将小燕的裤子拉了下来。这是米灵生平第一次脱别人的裤子,虽然都是女孩儿,还是很不好意思,脸也红了。

小燕的屁股却比她的脸更红,而且有的地方已经微微肿起,刚才那一顿打,确实不轻。米灵吸一口气,举起板子,朝小燕红肿的屁股上打了下去。虽然只是五板子,但对小燕的屁股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再加上又是光着屁股,疼痛可想而知。五下清脆的板子过后,小燕勉强站起来,红着脸想提上裤子,但碰到屁股上,不禁轻声呼痛。

米灵忙道:“先别提裤子了,到床上去趴着吧,我给你搽点药。”小燕迟疑了一下,米灵笑道:“都是女孩子,你还害羞不成?快去趴好。”

小燕挪到床上趴好,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米灵笑着说了,一边取处药膏,用柔若无骨的手指挑了些,均匀地抹在小燕屁股上红肿的地方。擦药的时候,小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将脸埋在了枕头中。但抬起来时,却是满面泪痕。米灵见状,关切地问道:“是不是还很痛?”小燕哽咽道:“不是,从来没有人像姐姐这样对我,我……”米灵眼中,也不禁泪花闪动,轻轻叫了声:“好妹妹。”

到傍晚时分,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米灵已经让店小二又搬了一张床进来,此刻夜色已深,米灵吹熄了烛火,脱去外衣,躺到床上。听得窗外雨声淅沥,不禁有些想家,一时难以成眠。

忽听旁边床上小燕轻轻问道:“米姐姐,你睡了吗?”米灵闻言笑道:“还没呢,干什么?”小燕道:“我睡不着。”米灵笑道:“为什么睡不着,是不是因为屁股痛?”小燕忙道:“才不是啦,人家已经不很痛了,只是觉得好寂寞,米姐姐你陪我聊聊天好吗?”米灵也正觉心里孤寂,便笑道:“好吧。”起身又点亮了蜡烛。

烛焰闪动,映得二人脸上忽明忽暗。米灵见小燕睁着一双大眼睛,若有所思,笑道:“想什么呢?”小燕低声道:“想我爹我娘,每到雨夜,我就常常会想起他们。”雨夜,确实很容易勾起人的羁旅情思。米灵问道:“你爹娘?他们……”小燕垂下了头,黯然道:“他们在我小时侯就都病死了,不知道他们在另一个世界有没有时时想起我。”

米灵怜悯心大起,柔声道:“他们肯定会的,再说,你不是还有我这个姐姐吗?”小燕露出了笑容,问道:“姐姐为什么也不睡觉?是不是在想心上人?”米灵笑道:“你胡说什么?不过说来也巧了,我也在想我娘。”

小燕“恩”了一声,忽然笑道:“对了,米姐姐,我想知道,你在家的时候,有没有被娘打过屁股?”米灵想不到她突然有此一问,俏脸一红,忙道:“当然没有了,我才不像你呢,我一向很听妈妈的话,妈妈怎么会打我?”

小燕娇声笑道:“骗人!白天你打我屁股时,那么“熟练”,要说从来没被打过屁股,我死也不信。”米灵一时哑口无言,半晌方笑道:“算你聪明,我确实有被娘打过屁股,那又怎样?”小燕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道:“象姐姐这样神仙般的气质人品,真难想象被打屁股时是种什么样子。”米灵笑道:“你长的比我俊多了,今天被我打屁股时,还不是那么狼狈?”小燕有些不好意思了,道:“不要提白天的事了嘛。”

米灵笑了笑,不说话了。小燕又道:“米姐姐,讲讲你是怎么被妈妈打屁股的吧?”米灵淡淡地道:“那有什么好讲的?”小燕央求道:“好姐姐,讲讲嘛!你不知道,我娘死得早,我记忆里,好象就没怎么被娘打过屁股,真想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米灵笑道:“什么感觉?痛呗!你今天不刚尝过这种滋味吗?”小燕叫道:“不公平啦!人家都那么丢脸地让你打屁股了,你怎么就不肯讲讲自己的事呢?”米灵拗不过她,只好笑道:“好了,讲就讲,有什么大不了的?”小燕大是兴奋,突然掀掉身上的被子,穿著内衣爬下床来,忍着屁股上的痛,一步迈到米灵床前,爬了上去。米灵猝不及防,笑骂道:“你干什么?死丫头!”小燕笑道:“我离近点,听得清楚。”米灵笑道:“你倒还挺利索的,看来白天那顿屁股板子打轻了。”一面说着,一面掀开被子,道:“快进来吧,小心一会儿着凉了。”小燕忙钻了进去,两个女孩子嘻嘻哈哈,偎在一起,刚才清冷的气氛一扫而空。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挨打是在我十六岁那年,那次我欺负了我们邻家的一个书生。”小燕道:“书生?”“是啊,跟我同岁,老是做考状元的梦,一股书呆子气,不过挺好玩的,我没事时也常跟他一起玩。”小燕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你们是青梅竹马了?”米灵斥道:“去你的,他呆头呆脑的,我才不要,给你好了。”小燕忙道:“哎,你别扯远了,快说正题。”米灵气道:“分明是你打岔嘛,真是的,我说道哪儿了?”小燕笑道:“你捉弄他。”米灵道:“是了,其实只是开个玩笑嘛,他有一次到我家,我把他弄到后院的一棵大树上,我俩在树杈上玩,后来我没管他,就跳下树,跑进屋去了。他笨手笨脚的,怎么也不敢往下爬。”

小燕笑道:“你太过分了,真是屁股欠揍了。”米灵申辩道:“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一会儿再帮他下来。谁知我娘正好到后院来,就被她看到了。”“那然后呢?”“当时我就知道不妙了,趁娘帮他下树的时候,从后窗逃了出去。”小燕笑道:“那有什么用,你早晚不得回家吗?”“是啊,不过总想能躲一会儿是一会儿嘛。我晚饭都没感回家去吃,在外面玩到天全黑了,才蹑手蹑脚走进家门,心想娘或许已经消了气,睡觉了。

可一进家门,就看见娘的房间里亮着灯光,还在等着我。我知道这顿屁股是逃不掉了,心想既然如此,还不如表现得乖巧一点,来个‘负荆请罪’。”“负荆请罪?”“是啊,我跑到厢房,拿了娘平常用来打我屁股的那块板子,低着头,装起胆子,走进娘的房间里。

娘正坐在床边,我把板子递到娘手里,对娘说,我知道错了,该打屁股,请娘责罚。”小燕笑道:“这招管用吗?”米灵道:“没用,娘的脸一直沉着,她一言不发,接过板子,撂在身边的梳妆台上,然后便一把把我揪过去,按在她腿上,屁股朝天趴着,举起巴掌,便狠狠在我的左右屁股蛋儿上各扇了一巴掌。”

小燕笑道:“没脱裤子吗?”米灵白了小燕一眼:“你这个幸灾乐祸的小妮子,还没脱呢。不过那时是夏天,我穿著一条薄绸裤子,起不了多少保护作用。娘那两巴掌扇得我两边屁股蛋儿火辣辣的,要是脱了裤子看,肯定有两个红红的巴掌印。”顿了一顿,又道:“娘紧接着又是两巴掌。我本来想忍着疼,乖乖挨打,说不定娘会少打几下。但实在是很痛,还是忍不住开口求饶。”

小燕问道:“这两巴掌,也是一边屁股蛋儿上一下?”米灵没好气地道:“不记得了。打听那么清楚干吗?”小燕吐了吐舌头,笑道:“好好,我不问了。”米灵道:“我求饶,娘毫不理会,用手按住我的腰,还是一巴掌接一巴掌在我屁股上教训。平时娘都是拿板子打我,这回我才知道,原来巴掌打屁股也那么疼。不过,比起板子来,还是要好受些。”

小燕问道:“那你妈妈为什么不用板子?”米灵在她脸蛋上拧了一下,笑道:“你生怕我不疼是吗?要真不用板子就好了。娘用巴掌打了我二十下之后,开口道:‘我刚才用巴掌打了你二十记屁股,知道为什么吗?’我说:‘知道,我不该捉弄别人。’娘说:‘不是,打你这二十记屁股,是因为你跑出家门,想逃避惩罚。你要记住,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接受惩罚,如果想逃,只能让你的小屁股多受点苦而已。’说完,拿起板子,说:‘我现在用扳子打你屁股,才是对你捉弄别人的惩罚。’”“我一听娘还要打,连忙求饶,但话刚出口,娘的板子已经重重落在我屁股上,打得好重,我痛得两条腿在身后乱踢,娘也不理会,只是一板板不停地打我屁股。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