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克少女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为西西弗斯原创
封面图为FIREBALL666原创

01

“Don’t be told what you want,

Don’t be told what you need,

There’s no future for you!

No future! No future! No future! For you!”

时钟已经指向了半夜两点四十,若琪的卧室内却传来了阵阵哭泣。这位十八岁的少女跪在床前,黑色的纱裙被扔到了一旁,下身只穿着一条紫色的蕾丝内裤和黑色丝袜。粉红色的书包被扔在地上,里面的物件一片狼藉地掉落出来,显然是刚刚被翻过。

少女的头深埋在了抱枕里面,白色的枕头上沾满了湿渍,似乎是从眼角滑下的泪。她虽然穿着内裤,可是蕾丝内裤的布料却根本遮不住她那浑圆而又肿胀、甚至还布满了红痕的屁股……

小小的卧室中,弥漫着酒精和烟草的气味,墙壁上贴满了金属风格的摇滚乐海报,在昏暗的台灯下透着暗黑的风格,这诡异的画风让人怎么都想不到,这间卧室的主人,竟然是这个跪在床边泣不成声的柔弱少女。

这一切就要从今天早晨说起了……

又是一个周五的早上。伴随着清澈的晨曦,卧室的闹钟又和往常一样响起,叫醒了被窝中几近赤裸的熟睡少女。若琪拖着惺忪的睡眼,顾不上寻找丢在床底的拖鞋,便直接光着脚丫走到了洗漱间。

今天的若琪专门把闹钟调早了一些,毕竟有很多东西需要收拾。在一番简单的冲淋之后,若琪用浴巾擦干了身子,一溜小跑回到了卧室,湿漉漉的小脚丫在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串脚印的水渍……

一丝不挂的若琪站在衣柜的落地镜前,打量着自己裸露的胴体:清秀的素颜面庞没有任何修饰,湿漉漉的黑色长发披在肩上,怀中和腋下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从脖颈到脚丫的皮肤都尽显光滑与细腻,胸前挺拔的双乳有如雪白的凝脂,身后紧致的翘臀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双腿之间茂密乌黑的树丛散发着青春期少女荷尔蒙的味道,和腹股沟处白净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若琪一边在镜前欣赏着自己曼妙的裸体,一边不太情愿地拾起早已叠好放在床边的衣物并给自己换上:学生款的套头胸衣,纯白的棉质内裤,配着天蓝色背襟和鲜红色领结的水手服,同为天蓝色的及膝百褶裙,棕黑色的小皮鞋,和刚好裹住脚踝的白袜子—换上这套校服的若琪,实在是可爱极了。

然而,这位镜前的少女却不屑地嘟起了小嘴,皱起了眉头,似乎对镜中自己的这副装扮很是不满。

“哼,都成年了,为什么还要穿这么幼稚的校服!真是太丢人了……”

这身从头到脚的装束都是由学校强制要求的。校规对学生的着装作了严格的规定,所有学生在校期间必须穿着全套校服,而且每天早上在校门口都会有专人检查:校服上衣、校裙校裤、甚至鞋子袜子,一件都不能遗漏……

若是未按规定穿校服,轻则写检查,重则停课反省!若琪虽对这身稚嫩的校服颇为不满,却也不敢违抗校纪,只得乖乖地穿上。每天清晨换上校服的时候,若琪都有一种全身从头到脚被紧紧束缚的感觉……

不仅仅是着装,校规对发型和仪容仪表的要求也非常严格:女生禁止披肩散发,刘海和鬓角必须用发卡扎起来、露出前额和耳朵,禁止化妆,禁止佩戴耳饰,禁止留长指甲,禁止涂指甲油,禁止烫发染发,禁止戴美瞳,禁止戴项链,禁止……总而言之,就是通通都禁止……

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无处不在的“秩序”。

可是正值青春花季的少年少女,扮酷和爱美的心又怎么抑制得住呢?

若琪一边用朴素的黑色发绳将头发扎成双马尾,一边把各种五花八门的小物件偷偷地塞进了粉色的大书包……接着,若琪又蹑手蹑脚地打开了衣柜,把藏在最里层的抽屉翻腾了出来,悄悄取出了一套私藏的衣物,也一股脑地塞进了书包—这样一来,书包就已经被塞满了,可是书本还没有放进去……

“唉,算了,今天就不带课本了,反正也不重要……”若琪一边嘀咕,一边背起沉甸甸的书包。对了!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正要出门的时候,妈妈似乎发现了端倪,

“妈,我上学去了!”

“嗯,诶等等……你上学背着吉他做什么?”

“哎呀……今…今天下午……学…学校有文艺汇演……我…我准备了节目来着……”

“给你说多少回了,你都上高中了,学习是最要紧的,少参加这些没用的东西!还有啊,既然学习紧张,以后就少玩你那破吉他!”

“哎呀我知道了妈妈……诶,我都强调多少回了,这是贝斯,不是吉他!”

“唉,你这孩子咋这么倔呢……放学记得早点回家!”

没等妈妈说完,若琪就“啪”的一声关上了家门,匆匆赶往学校了……

02

下午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是若琪最讨厌的物理课。繁琐而难懂的解题步骤已经让她望而生畏,物理老师催眠般的讲课更是索然无味,更重要的是,周末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若琪的小心思早就飞出了九霄云外……

没带书本的若琪更是坐立难安,百无聊赖的她只等待下课铃声的响起,然后她就可以和莉姐出去玩了—莉姐是若琪的好闺蜜,也是全年级出了名的“不良少女”,同时还是个摇滚乐迷,她在上周就答应了若琪去见识地下乐队,还嘱咐若琪拿上了心爱的电贝斯。

只是这下课的铃声还有足足一个小时才能响起。班里不少同学已经开起了小差,若琪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无聊地翻着文具盒,从盒底翻出一张老照片,照片的背面还有铅笔写的歌词。

那是花儿乐队的合影—当时的他们,还留着放纵不羁的爆炸头,还都是叛逆十足的朋克少年。这也是若琪独特的音乐启蒙了。

虽然从小就学音乐,但若琪真正获得音乐启蒙,恐怕还是青春期的事。而打开这扇觉醒之门的,确是游离在主流边缘的摇滚乐,而正是通过花儿乐队,若琪第一次接触到了“朋克”的概念—没想到音乐还可以这么酷、这么激情、这么肆无忌惮!由于从小生活在严格管束的环境中,若琪被这种标新立异的音乐风格深深地吸引住了……

“唉,那个时候玩朋克的他们好酷啊!为什么后来就走了流行路线呢?真是太可惜了……”

望着自己在照片背面记录的<放学了>的歌词,若琪陷入了沉思—这首歌词描绘的,不就是一位焦急等待下课铃声的“坏孩子”嘛!

可是,身处课堂的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等来放学的铃声呢……

……

“下面我们来讲第5题,这道题的难点在于用隔离法进行受力分析,对物块甲而言……许若琪,你站起来!”

“啊?……我?……我……”

“你刚才是不是走神了?”

“我……我没有……”

“那你来回答一下,第32页的第5题你是怎么做的。”

“没……没做…………”

“什么,没做?这是我昨天布置的作业,你怎么回事!”老师的脸上显现出一丝不悦。

“我……我…………”

“那你前几天的作业写了没有?把你的书拿过来,我检查一下!”

“我……今天……没……没带书…………”

“你说什么?你不写作业就算了,上课连书都不带!许若琪,你的学习态度有很大的问题!听说你还顶撞其他课的老师,小小年纪胆子倒是不小!”

“切……不就是没写作业……至于嘛……”

若琪的小声牢骚被老师听得一清二楚。

“许若琪!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个女孩子家的,整天这么放纵,这么任性!整天在学校混日子!咱班女生有几个像你这样的!……”

老师显然被若琪桀骜不驯的态度激怒了。

“女生怎么了……谁规定女生就一定要当乖宝宝了……”

若琪对老师的批评十分不屑,摆出了一脸毫不在乎的表情。

老师被若琪的这副姿态惹得怒不可遏,这个叛逆的少女完全就是在当堂挑衅!他从讲台上拿起一根硬而细的竹棍,也就是所谓的“教鞭”了,这件家伙既可以用来指示黑板上的字,可以用来惩罚不听话的“问题”学生—比如许若琪。

“把手伸出来!”

老师走到若琪面前,打算给她一个教训。像这样在课堂上公开挑衅的学生,如果不给一点颜色的话,对课堂秩序而言简直就是大麻烦。

若琪不情愿地将纤细的小手摊开伸平,手指并拢,露出了白嫩的手掌心,而她的淡粉的指甲也长出一大截,显然是违反了校规。

老师先在空中挥舞了一下竹棍,若琪听到耳边传来了“嗖”的一声竹棍划破空气的声音,即使脸上再不屑,内心也不由得吓了一跳,神经紧张了起来,手心也开始微微冒汗……

“嗖……啪!”

这一下挥舞的竹棍结实的打在若琪的手心,瞬间在若琪的手心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红痕。若琪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搞得猝不及防,紧皱的眼眉挤在了一起,挨打的小手下意识地握起揉搓,试图缓解钻心的疼痛。

“把手伸好!”

在老师的呵斥下,若琪不得不再次将手摊开,等待着接下来的责打。随着一下下“啪”声在教室中响起,若琪的手掌上多出了好几条教鞭的痕迹,白皙的手心也泛起了红色。

若琪疼得龇牙咧嘴,五官拧在了一起,但她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即使再疼也不能在老师和同学面前喊叫出来,而仅仅发出了轻微的哼哼声,来掩盖自己的疼痛。可是女孩子小手细皮嫩肉,神经丰富敏感,怎么容易忍得住这般痛楚呢!

但即使如此,也要保持一副桀骜不驯的神情。在若琪看来,在全班同学面前挑衅老师,已经算是很“朋克”了。

随着教鞭一下接着一下的落下,若琪的小手心已经布满了红痕,有的地方鼓起了檩子,却再次遭到了教鞭的抽打,若琪疼得快要流出了泪水,可是她绝不能在全班同学面前丢人现眼,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为了不叫喊出来,口中也发出了“嘶嘶”般低沉的呻吟声……

惩罚终于结束了。若琪赶紧将两只红肿的小手来回揉搓,悄悄地擦了擦噙着泪花的眼角,重新摆出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上扬的嘴角显露出一丝不屑。仿佛刚才的打手心对自己来说只是小菜一碟罢了。

谁让自己是“朋克少女”呢……

“这节课你站着听!下次再不写作业,就叫你家长过来!”

“哼,又来这套!吓唬小孩子呢是不……”若琪撅着小嘴,心中暗暗不服。

被罚站的若琪憋红了脸,显得非常局促不安。教室里出现了叽叽喳喳的低语声和议论声,当然也夹杂着格外刺耳的非议。

“这大屁股,挡得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别看她没胸,屁股倒是挺肥……”

“哎哟,你看她手心,红得都肿起来了……”

“活该,谁叫她这么狂……”

“打手心多没意思,我要是老师,就直接打她屁股……”

“最好是扒了裤子打……”

刺耳的言论此起彼伏,就连班长小婷,似乎也在和同桌议论着什么……

“听几首破摇滚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她这么牛掰,咋没见她表演过节目呢……”

“就那些乌七八糟的玩意也好意思拿出来?……”

尽管自己并不把老师的惩戒放在心上,但这种被公开处刑的体验真的很不是滋味,毕竟这是要在全班同学面前丢人的事情。

但她并不在乎同学的非议。在若琪看来,班里的同学都天真幼稚得不行,当然自己在班里也的确格格不入:男生们清一色地留着监狱犯人般的发型,脑子里装的不是游戏,就是纸片人,简直是恶俗至极。而女生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的,爱好的也无非是什么偶像综艺,文艺小清新什么的,也不过是无病呻吟而已。

尤其是班长小婷,这个若琪的死对头—此时的她正好在回头瞥了一眼若琪,并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把正在罚站的若琪气得牙痒痒。

对这个班长小婷,若琪简直是极度看不顺眼:她平时在老师面前摆出一副品学兼优的样子,还经常和老师打小报告,在同学面前又趾高气扬狐假虎威,实在是令人反感。而在私底下,她似乎又混迹于“二次元”的圈子,还出什么“cosplay”—若琪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任何了解的兴趣,她只是觉得很幼稚罢了……

只有朋克才是最酷的!

虽然被老师要求罚站反省,但若琪的思绪早就飘到了不知什么地方。由于在学校的表现“顽劣不堪”,若琪没少被惩罚过。学校老师的惩罚,无非是罚站、打手心、写检查之类的,这些招数对叛逆的若琪毫无约束力,被罚过之后依然不思悔改,甚至还经常顶撞老师,对若琪这样的“问题少女”可以说是常态了。

但只有若琪才明白,曾经的自己,完全不是现在这副模样,甚至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从小就是乖乖女的若琪,行为一直受着严格的约束:除了学校的规章制度,家中父母的要求更为严格,就连吃饭坐姿、床铺卫生、衣服扣几粒扣子这种琐事,父母都会进行督促和教育—甚至在不少时候是体罚的形式……

然而物极必反。进入青春期后,这些约束和管教让若琪越来越感到压抑,尽管被限制使用各种娱乐设备,也被规定了回家的门禁时间,可是若琪对外面的世界反而充满了无限的憧憬。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了摇滚乐,并迅速地为之痴迷—这种肆意奔放的节奏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在若琪的胡思乱想中,时间一点点地流逝,若琪也被罚站得腰酸腿疼,想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竟然会显得这么漫长。不过当下课铃声传来的时候,若琪感到了一阵畅快,浑身上下都躁动了起来,刚才上课时的不愉快也一扫而光。

毕竟她马上就可以带上心爱的电贝斯出去玩了。听说莉姐今天要带自己见识传说中的地下乐队,这对喜欢朋克的若琪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而莉姐的这次邀约,若琪已经等了足足一个星期……

03

“哎呀,这不是若琪宝贝嘛!”

原来,教室外的莉姐早已等候多时。只见莉姐早已换掉了校服,化上了浓妆,戴着一副墨镜,黑色的露肩短袖上印着硕大的骷髅图案,外面套着的皮夹克上装饰着金属链子,牛仔短裙下是黑色的蕾丝吊带袜和高跟皮靴,一股“社会”的气息扑面而来—莉姐是全年级有名的“问题少女”,同时也是个资深的朋克音乐爱好者,在地下乐队中担任鼓手,若琪就是在和她结交后被带入了摇滚的圈子。

“莉姐!我们终于下课了,咱们快走吧!”

还没迈出教室,若琪的脸上就已经写满了迫不及待。

“走什么走,你就穿着这身水手服去嘛?”

莉姐打量着若琪的一身清纯的校服,诡魅地笑了一下。

“哎呀,我这就去卫生间换衣服~”

“不用嘛,教室都没人了,不如……就在这里换呗~”

还没等若琪反应过来,莉姐已经把教室的前后门都锁上了,然后一脸坏笑的走向了若琪。

“喂喂喂,莉姐,你在说什么……”

若琪的小脸通红,下意识地抓住了自己的裙摆。但还未等若琪反应过来,莉姐已经揪住了若琪的裙子,不顾若琪挣扎的小手,把裙带解开脱了下来……

“哎哟小妹妹,都玩朋克的人了,怎么还穿这种小孩子才穿的纯棉内内呀~”

莉姐一边指着若琪的白色内裤,一边捏着若琪未经装饰的脸蛋。

“哎呀……我……我爸妈只许我穿这种学生款啦,那几条蕾丝的都是我自己偷偷买的……”

“真是个听话的小乖宝宝呀……一点都不朋克呢!”

“才不是呢!……你以为我愿意嘛!我爸妈真够烦的……”

若琪嘟起小嘴的小脸上写满了无奈和不屑,仿佛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哎哟?怎么胸衣也是乖宝宝的款式呀……”

正在说话的功夫,莉姐又脱掉了若琪的水手服上衣,露出了若琪被纯白布料包裹的酥胸,紧接着又抓起若琪不停在半空挣扎的两只脚丫,摘掉了若琪脚上的黑皮鞋和小白袜。若琪就这样羞怯地坐在椅子上,浑身上下只有三处隐私部位被布料遮挡。而若琪塞着衣服的书包也被莉姐夺去……

6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