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被打屁股

“嗖~”“啪!”皮带在小婷的耳边呼啸而过,然后凌厉地抽打在小婷臀尖的部位,刚好击中了戒尺留下的肿块。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小婷实在难以忍受这种疼痛,发出了尖锐而刺耳的嚎叫。想不到高傲的大队长竟会发出如此凄厉的声音!

“忘了报数吗?是不是想让这下不算?”妈妈厉声提醒着被疼痛冲昏头脑的小婷。

“一!……呜呜呜……妈妈我错了……请妈妈狠狠地打我的屁股!”

“嗖~”“啪!”“错哪了?”

“二!……呜呜呜……我不该在考试前偷看答案……请妈妈狠狠地责打我的屁股!”

“嗖~”“啪!”“这不叫偷看!这叫作弊!!作弊是非常可耻的事情!!!”妈妈向小婷反复强调着错误的严重性。

“三!……呜呜呜……我……我不该考试作弊!……呜呜呜……请妈妈……狠狠地……责打我的屁股!……呜呜呜……”

才三下过后,小婷已经哭成了泪人,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屁股上钻心的疼痛几乎要将她的灵魂吞噬。可是这梨花带雨的哭声却如雨打芭蕉一般,敲打在我的心头,令我浑身发痒……

“嗖~”“啪!”“考试作弊,轻则记零分,重则开除!以后的大考试作弊,还会进监狱!”

“四!……呜呜呜……妈妈……我……我再也不敢考试作弊了……请妈妈……用皮带……狠狠地……打我的屁股……”

“开除”“进监狱”这些字眼,早已把贵为少先队长的小婷吓得屁滚尿流。也许她自己都想不到,一时的耍小聪明会酿成这么严重的后果!被妈妈用皮带抽屁股,倒也一点不冤。考试作弊这种错误,无论放到哪家小孩身上,都要被家长把屁股打烂吧!

“嗖~”“啪!”“如果这次侥幸没被发现,没有被妈妈打屁股惩罚,你以后就会养成习惯,迟早酿成更大的错误!”

“五!……啊啊啊!……妈妈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请妈妈用皮带狠狠地打我的屁股!……呜呜呜呜……”

五下过后,小婷的屁股已经隆起了紫红色的肿块,挨打最重的臀尖部位已经略微破皮,渗出一丝血印。妈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她又不得不给女儿一番刻骨铭心的教训。

“嗖~”“啪!”“你屁股挨打,妈妈也非常心痛!可是妈妈必须要给你这个教训,让你以后一有歪心思就想起自己被打烂的屁股!”

“六!……嘶啊!……呜呜呜……谢谢妈妈……打我的屁股……请妈妈……用皮带……狠狠地……打我的屁股……”

“嗖~”“啪!”“今天打你,就是要狠狠地打,打得你屁股开花!让你以后动歪心思前先想想屁股的疼!……”

“七!……嘶啊啊啊……谢谢妈妈……打我的屁股…请妈妈……用皮带……狠狠地……打我的屁股……呜呜呜……”

如果小婷能回头,就会发现自己的屁股已经有些惨不忍睹。

“嗖~”“啪!”“如果下次再犯怎么办!”

“八!……呜呜呜呜呜呜……如……如果再犯……就请妈妈……打烂我的屁股……”

“嗖~”“啪!”“打烂谁不听话的臭屁股?”

“九……呜呜呜呜呜呜……如……如果苏小婷再犯同样的错误……就……请……请妈妈……打……打烂苏小婷不听话的臭屁股!……”

念出自己的名字时,在椅子上跪着的小婷早已羞愧万分。但和屁股上剧烈的疼痛比起来,这种难堪和羞耻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然而,还剩最后一下的时候,妈妈却停下了。

……………………………………

10

“这是最后一下,”妈妈严厉的语气突然充满了温情,“小婷,妈妈一直都特别爱你。妈妈亲手打你屁股的时候,心里就像刀子割了一样……”

说着说着,妈妈的眼角闪出一丝泪光。

“呜呜呜……妈妈……妈妈打小婷的屁股是为了小婷好……小婷犯了这么丢人的错误……实在是该打……谢谢妈妈打小婷的屁股……小婷爱妈妈……呜呜呜……”在严厉却又温柔的妈妈面前,小婷的泪水早已决堤。

“你这么聪明,每次考试成绩都这么优秀,竟然在这种简单的测验上犯糊涂抄答案,真是傻孩子啊,唉……”

妈妈的语气中既有责怪,也有无奈和怜惜。面前的女儿从小时候到现在一直都乖巧懂事、表现优异,完全可以说是掌上明珠。每当老师、邻居和其他家长提起苏小婷的名字,都会毫不吝啬地送上各种赞美之词—可是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小婷的乖巧与优雅,是自己苦心教育、甚至是配合着规训与责罚而结出的果实呢!女儿这只可怜的肿屁股,又挨了自己不知多少次的责打呢……

妈妈轻轻地抱住了跪在椅子上的小婷,抚弄着女儿乌黑的刘海和双鬓,又帮她擦去了眼角的泪花。

“还有最后一下……希望小婷以后再也不要挨这根皮带了……答应妈妈,今后一定要做个诚实的好孩子,好吗……”

“嗯,妈妈,我一定会的!……呜呜呜呜呜呜……”

“嗖~”“啪!”最后一下,妈妈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小婷再也忍受不住抽打的剧痛,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两只光滑的脚丫也不停地在椅子上扭动。

小婷有气无力地跪在椅子上,单薄的校服短袖已经被汗水湿透,粘在了后背上。我也因此能隔着粉色的上衣、隐隐看见文胸的松紧带—十二岁的女生,原本扁平的胸部已明显隆起,需要和大人们一样戴上文胸,把自己的两只肉球束缚起来。观察哪些女生戴上了文胸,则是班里男生每天津津乐道的话题。

但最引我注目的,当然还是小婷的两瓣惨不忍睹的屁股—仅仅十下皮带的抽打过后,小婷粉红的屁股就已经呈现一整片紫黑的颜色,皮带抽过的地方都隆起了肿块,挨打最频繁的臀尖已经略微破皮、渗出了一丝丝血痕。

小婷屁股的惨状,却让我感到一丝无可名状的快感—天哪,我究竟在想什么?我难道在幸灾乐祸吗?为什么偷看小婷光屁股挨打会让我这么兴奋……更让我慌张的是,我的裆部已经凸起得十分明显,为什么会这样呢……

妈妈将哭泣的小婷放在怀里,轻轻地抚慰着。当小婷的哭声逐渐停下来后,妈妈温柔的语气又恢复为了严肃:“双手举着皮带,腰板挺直,在椅子上跪半个小时,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错误。”妈妈开始让小婷罚跪反省。风雨交加的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

突然,平静无人的院落中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不少人买了菜准备回家做饭。我这才意识到,时间已经接近六点,若是还不回家,我的屁股恐怕也要像小婷一样遭殃了!

在离去之前,我又忍不住趴在窗边,最后偷看了一眼在椅子上罚跪的小婷:她的双臂高高地举过头顶,捧着那条让她刻骨铭心的军用皮带。肩上的三道杠臂章依然格外醒目,脖颈上始终系着鲜艳的红领巾。形成对比的是她一丝不挂的下半身—校服裙、体操鞋、白丝袜和小内裤被随意扔在了地上,显得有些狼藉。洁白细腻的大腿和红紫肿胀的屁股形成了巨大的视觉反差。

我忐忑不安地翻出树丛,像偷窃得手的小贼似的一溜小跑,逃离了小婷家所在的院落,匆忙冲自己家奔去。不知为何,我的心脏扑通狂跳,仿佛被人发现了我的偷窥行迹—尽管这只是我自己的幻觉罢了。

夕阳逐渐西沉,远方的地平线泛着粉色的霞光,把黄昏的青空染上了迷人的紫红色光泽—就像刚才那只少女的红臀的颜色。不远处的平房烟囱冒出阵阵炊烟,混合着饭菜的香气弥散在街头巷尾的空气中。路上行人步伐匆匆,自行车的铃声此起彼伏,一位挎着书包的十二岁少年,在躁动不安地狂奔着……

……

当我穿过院落中的青石板路,小心翼翼地推开家门时,妈妈还在厨房烧菜,饭菜的香气混合着烟气弥漫在有些闷热的屋子中。

“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这么晚回家,妈妈显然有些生气。

“我……我去和刘忆苦踢球了……”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扭过脸以掩饰自己的慌张。

“马小军,你是不是屁股痒了!下次再在外面疯玩不回家,就等着吃‘竹笋炒肉’吧!”

“嗨呀!妈,我保证不敢啦!我来帮您做饭吧!”

“你小子就别添乱了,回你屋写作业去!”

我一溜小跑回到屋内。可当我一坐下,刚才的那一幕幕画面就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苏……小……婷”……

我呆呆地趴在桌上,如同丢了魂一般,口中呢喃地念着她的名字。我看了看表,此时此刻的苏小婷同学,应该还在捧着皮带、光着屁股,默默地在那只藤椅上跪着吧!不知她的屁股会不会伤势减轻,不知她的双臂会不会举得发酸,不知她的膝盖会不会跪得发疼,不知她的眼角会不会噙着泪花……

……

夜色渐深。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思绪万千,难以入眠。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虽然床上铺着竹制的凉席,但我的浑身上下都燥热难耐。我呼吸局促,身体发痒,攥紧的手心渗出了潮汗,皮肤的毛孔竖立了起来,胸中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腹腔似乎有一股潮水在搅动。

我把被子掀到一旁,脱掉了短袖和短裤,浑身上下仅剩一条单薄的三角内裤,光着身子平躺在床上,裸露的肌肤与冰凉的竹席亲密接触。银白色的月光如流水一般透过窗子,轻轻地洒在竹席上和我光滑的肌肤上,留下了斑驳的光影。

“苏小婷……苏小婷……苏……小……婷……”

我的口中反复地絮叨着她的名字,眼前再次浮现出了她的身影,以及那些令人激动的画面……

我抬起头看了看表。屋内的时钟指向了晚上十点。今晚没有太多作业,我九点钟就早早地躺在了床上。可是苏小婷睡了吗?—我猜,她一定还没睡:又要罚抄卷子,又要罚写检讨,此时的她一定还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吧!—哦不,她也许是站着的,或者是趴着的,甚至是跪着的,但一定不会是坐着的—她那只可怜的肿屁股,恐怕还不能和板凳接触……

不知在这个月色皎洁的夜晚,她会在书桌前悄悄地落泪吗?她挨过戒尺的手心握笔会痛吗?她会因为肿起的屁股而趴在床上难以入眠吗?……这一切我都不得而知,只能靠自己的想象和脑补……

一番浮想联翩,让我更加难以入眠。不知为什么,苏小婷那只可怜的屁股,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大队长……三道杠……苏小婷……脱裤子……光屁股……打屁股……打光屁股……”我的口中胡乱地呢喃呓语,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尽管秋夜的气温已经转凉,我却还是按捺不住浑身的热火。胸前“砰砰”的心跳让我血脉偾张,脖颈和后背冒出的潮汗浸到了竹席上。我的下身感到一阵涨痛,双腿之间的那根家伙充血膨胀,隔着单薄的内裤直挺挺地立了起来……

虽然十二岁的我已经有过多次类似的体验,但像今夜这般强烈而难以抑制的,还是第一次遇见。我将手按了上去,企图把这根不听话的小家伙摁回原处。可我却惊讶地发现它竟变得如此坚硬,手感就像一根骨头。我胸中的火焰如同添了柴火一般,比刚才燃烧得更旺了,大有星火燎原之势。更糟糕的是,我单薄的内裤竟然变得有些湿滑,似有几缕黏稠的液滴沾在了上面……

而我脑中却还在萦绕着苏小婷那只光着的红肿屁股,还有她雪白的大腿、平坦的小腹,和两腿间隙若隐若现的两片小肉唇……

天呐,我到底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对苏小婷的裸体念念不忘……

11

夜空中笼罩着薄纱似的云朵,窗外的院子里树影婆娑。月光在我的卧室洒下朦胧的清辉,我的心头也升腾起一阵朦胧的冲动。在这冲动的驱使下,我用手拽住内裤的松紧带,“唰”地向下一推,就将内裤褪到了大腿上,把那根在布料下压抑已久的的家伙释放了出来,让它挺立在微凉的空气中。

我用手来回地玩弄和揉搓,脸早已红到了脖子根—要是让班里的女同学知道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会被喊作“变态”的!可我却停不下来—我的下身传来一阵莫名其妙的愉悦感,并由下而上蔓延到我的大脑,吞噬了我的全身。这份愉悦,和我在小婷家的窗外偷窥体验到的愉悦出奇地相似……

“打屁股……打……屁股……犯了错就要打屁股!……苏小婷她考试作弊,一定要好好地打她屁股……”……

我一只手摆弄着双腿间的小家伙,另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屁股—手感紧致而有弹性,轻轻打拍两下,竟然有一丝丝痒痒的酥麻……

这是什么感觉呢?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这种感觉怎么有些舒服?

关于“打屁股”的记忆,对我自己而言其实是有些模糊的。虽然老妈整天把“屁股痒痒”这种吓唬我的说法挂在嘴边,但刀子嘴豆腐心的她,其实很少对我真正动手。和很多经常在家里、甚至是在院子里挨揍的孩子比起来,我还是很幸运的。像苏小婷今天挨的皮带,即使是男孩子的我也没并有经历过。

所以今天在小婷家窗外的这般所见所闻,在我心中泛起的涟漪,也就可想而知了。而让我念念不忘的那只光屁股,更是在我的脑海中反复地播放……

我再次用手拨弄着那根暴露在空气中的小家伙,一阵从未有过的愉悦涌上心头,并顺着血液扩散至全身……我的呼吸开始急促,心跳逐渐加速,后背冒出了汗,身躯也在不由自主地发抖……

“苏小婷……苏小婷……苏小婷……”

我一边呻吟着,一边默念着她的名字,而我的视野也模糊了起来,仿佛在我眼前的不是泛着斑驳月光的竹席和窗帘,而是赤裸下身跪在椅子上的小婷。我似乎看见一根皮带落在她粉嫩的翘臀上,留下了晚霞一般绯红的印迹;我似乎听见苏小婷一边哭泣、一边用哽咽的声音请求妈妈责罚自己的屁股……这一切都属于那个日暮黄昏的曼妙一刻。

随着下身突然传来一股暖流,我似乎感到了从小到大前所未有的愉悦感,这份强烈的快感迅速蔓延至全身,吞噬了我脑中的意识,似乎有什么力量在我体内由内而外迸发……在身躯的一阵抽搐之后,我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喷薄而出的体验……

我喘着粗气、浑身瘫软,前额和后背不断地冒汗,一阵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席卷而来,就像是刚踢完球时精疲力竭的样子。在疲乏和困倦中,我很快闭上了双眼……

…………………………………………

第二天早晨,我又和往常一样来到了教室。在教室讲台维持纪律的,依然是大队长苏小婷同学。她依然肩上别着三道杠,甩着两只可爱的双马尾、扭动着纤细的腰身、挺着裙子下面的小屁股,一晃一晃地走来走去,白嫩的脸蛋上带着一丝俏皮,眼神中还充盈着趾高气扬的傲气。

只是当她回到座位时,我才发现了一丝丝的异常:她的椅子上出现了一张粉色的坐垫,当她坐下的时候,似乎皱起了眉头,发出了一丝丝轻微的“嘶”声,包裹在校服短裙下的屁股坐立不安地扭动着,像是在忍受着难言的疼痛。而她的眼圈有些发黑,清秀的面容稍显憔悴,眼角还留着红肿的泪痕,看样子一定是捱过了难以入眠的一夜……

也许这些小细节背后隐藏的秘密,只有我和她才会知道吧!而我在夕阳下偷窥到的窗子里的那一幕幕画面,也将成为我心底永远的秘密……

1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