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被打屁股

07

妈妈摘下了小婷挂在脚丫上的另一只鞋子,轻轻揽着小婷的腰,把小婷扶起来,让她站在自己面前。经常惩罚女儿的妈妈很清楚,此时女儿的小屁股已经挨了足够的责打,是时候让她缓一缓了,否则年仅十二岁的女儿会难以承受。

小婷的屁股已经呈现一片殷红,与洁白的大腿形成鲜明的对比。刘海被汗水浸湿,散乱地贴在前额,眼眶哭得有些红肿,眼泪和鼻涕在衣领上和红领巾上粘得到处都是,内裤和袜子褪在膝盖上,红肿的屁股和光滑的下身赤条条地暴露在空气中。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和肩上耀眼的三道杠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等小婷的抽泣平静下来后,妈妈指了指屋内的墙角,

“现在到墙角去,双手抱头,光着屁股罚站反省半个小时,罚站结束后再打后面的五十下。”

小婷乖乖地走到墙角,把校服裙子卷起,内裤挽在膝盖,露出刚刚挨过打的红屁股,双手抱头,双腿并拢,挺直腰板,规规矩矩地站好。小婷没有穿鞋,裹着一层薄袜子的脚丫直接踩在了冰凉的水泥地面上。

妈妈拿着刚才打女儿屁股的量衣尺,来到小婷身后,双手用力掰开小婷的两瓣屁股蛋,把木尺放在小婷的臀缝。

“用屁股把尺子夹紧,”妈妈拍了一下小婷的屁股,“如果罚站中途尺子掉了,那就要另外打屁股。”

妈妈的这招十分高明。在罚站的过程中,小婷必须时刻绷紧臀部的肌肉,使两片臀肉紧密贴合,一刻都不能懈怠,才能保证尺子夹在臀缝而不掉到地上。这样就起到了监督女儿罚站是否认真的作用。

待小婷摆好罚站的姿势后,妈妈又问道,“按你们老师的要求,订正试卷,每道错题要抄几遍?”

“要抄三遍,妈妈。”小婷乖乖地回答道。

“好,那么订正这张卷子就是你今晚的作业。但是按照我的要求,每道错题不是抄三遍,而是三十遍。”

“……好的……妈妈……”被妈妈要求罚抄,小婷非常沮丧,但又不敢不答应。然而妈妈接下来的一番话差点又让小婷哭了出来。

“另外,由于作弊,你这次测验应当记零分。所以这张卷子上的所有题目,都要抄三十遍。”

妈妈的补刀让小婷懵住了。听到要把整张卷子罚抄三十遍,小婷吓得边哭边求饶,“……妈妈……我错了……求求您饶了我吧……”

“那就放你一马,错的题抄三十遍,其他题抄三遍。”

“谢谢妈妈!……”小婷赶紧诚惶诚恐地道谢。

妈妈这种“打一巴掌再给颗糖”的套路果然很管用。

“此外,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写一份两千字的检讨,并拿给我检查。如果我认为不合格,就重写,一直写到合格为止。

如果合格,就用钢笔工整地誊抄两份在信纸上,一份明天交给老师,并当面向老师道歉;一份压在你书桌的玻璃下面,当作对你的提醒。”

原来小婷书桌下的信纸,是她曾经写过的检讨!每天在书桌前写作业时,都能回忆起自己犯错和被罚的经历,想想就很羞耻……

交代完任务后,妈妈就去厨房了,留下小婷一个人光屁股罚站。

小婷就这样光着屁股在墙角一动不动地罚站。而挂在膝盖的内裤、抱在头顶的双手、夹在臀缝的木尺,使这位平时趾高气扬的少先队长,在肉体上和精神上被牢牢地束缚起来。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这副难堪的耻态被彻底暴露在一位偷窥者的眼前……

时间也一点点地流逝。在窗外偷窥许久的我,腿也开始酸了起来,仿佛在和小婷一起罚站。而太阳也开始逐渐西沉。但半个小时之后,还有另外的五十下戒尺会敲打在小婷迷人的光屁股上。在欲望的驱使下,我选择在窗外的树丛中等待。至少在我无聊的时候,可以随时趴在窗户上,欣赏小婷红肿的光屁股。这份视觉上的满足感,让年少的我热血沸腾、心痒难耐。

我痴痴地盯着正在默默罚站的小婷,除了晾在墙角的红臀之外,最吸引我目光的其实还是满屋的奖状—墙上、书桌上、甚至是冰箱上,小婷大大小小的各种奖状贴得到处都是。从三好学生、优秀干部,到运动会、体操比赛获奖,小婷获得的荣誉是数不胜数,她也因此成为老师和家长口中的标杆和模范。就连我的爸妈日常教训我的时候,也总是会拿小婷说事。

也许在父母的眼中,“别人家的孩子”总是最优秀的吧……

不过谁能想到,这位优秀的“别人家的孩子”,也会犯下这么可耻的错误,也会如此狼狈地光着屁股挨打和罚站呢!

08

不知不觉,妈妈又来到了小婷身后。半个小时的罚站不长也不短,小婷屁股的上的红肿也逐渐消去,又恢复到了白里透红的粉嫩色泽,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夹在臀缝的戒尺始终没有掉落,小婷的屁股也因此而免遭额外的惩罚。

妈妈指了指餐桌,示意小婷趴在那里。

按照妈妈的意思,小婷把校服短裙脱了下来,拖着腿上的内裤踱步到餐桌旁,上半身趴下并紧贴在桌面上,双手反剪放在背后,屁股高高地撅起。由于上身平趴的姿势,小婷胸前的两只软软的“小馒头”紧贴在桌面,似乎要被她的娇躯压扁。

对年仅十二岁的小婷来说,餐桌实在是太高了,她不得不踮起脚尖,仅用脚趾触及地面。由于背对窗户,她的两瓣裸臀刚好一览无余得展现在我面前,给我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

我又一次感到大脑空白,浑身的热血都迅速涌向双腿中间,裆部的小帐篷再度支了起来。这次不仅仅因为小婷的屁股,还因为小婷光洁的小腹下、粉红的臀瓣间,可以看见一条粉嫩的肉缝。

女生的两腿之间没有男生的那根小家伙,这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熟知。但女生的那里究竟长什么样子,十二岁的我却仍然一无所知—没有书本,没有图画,只有自己的想象和脑补。

类似的描述,只有听班里的几个“顽劣不堪”的男生提过—听说他们偷窥过女生上厕所。他们描述的样子,和我此时此刻所见的如出一辙。但是,与那些男生用污秽、肮脏的口吻描述所带来的观感完全不同,我亲眼所见的,少先队长苏小婷同学的私处,却是如此干净、如此娇嫩、如此美妙,有如初春时节含苞待放的鲜艳花蕾般细腻。

“啪!”的一声清脆的木尺,把我接近出窍的灵魂拉回了肉体。第五十一下击打在小婷粉白的臀部,留下了一道红色的尺印。

准确地说,并不是第五十一下—由于中途躲闪和没有及时报数,小婷的屁股在罚站前实际上挨了六十多下戒尺的责打,更何况还有最开始的巴掌“预热”。

小婷也“啊”得叫出了声—经过了长达半个小时的罚站,屁股上的肿痛已经逐渐消除,臀部的痛觉神经也重新变得敏感脆弱。这也正是妈妈安排她中途罚站的目的—首先是让女儿能缓一缓以防给身体造成伤害,其次是让每一下戒尺责打的痛感都达到最大化!

木尺“啪”“啪”的清脆声响很有节奏,小婷的屁股也再次由粉变红。而被尺子敲打最频繁的臀尖处已经开始发紫,大腿根部却依然洁白光滑。妈妈留意到了这一点,便开始用尺子击打小婷臀腿相接的部位。

“嘶啊啊啊啊……疼……”小婷痛得眼泪直往外冒,没想到打大腿一点都不比打屁股好受!小婷疼得难受,屁股不停地在空中乱扭,双腿也不听话地开始乱蹬。内裤和裤袜滑落到了脚面。

“啪!”“啪!”“双腿分开站好,屁股撅高!”妈妈对小婷的小动作表示了不满,木尺抽打在小婷的腿上。

小婷不敢不从,只得尽力岔开双腿站好,把满是红色痕印的屁股撅起来。原本紧密贴合的两个臀瓣被迫分开,把棕黄色的娇嫩菊穴暴露在空气中,前方贴在一起的两片花蕾也一览无余……

这双股间的私处,说是花蕾,其实是两片紧密贴合的肉唇。只不过,在我有限的认知中,我简单地把花蕾当作了女孩子排出小便的部位,而有关“性”的意象,则是完全朦胧而混沌的。

我曾经幼稚地以为,和“排泄”有关的身体部位一定是肮脏的、龌龊的、下流的。但是,我眼前这只沐浴在夕阳的霞光下的、十二岁少女的胴体,却让同龄的我感受到了美好和圣洁。原本最为隐蔽而幽暗的私处,此时此刻却笼罩在日暮黄昏的光芒下、泛着鲜亮的迷人光泽。

我把脸贴在窗户上,屏住呼吸,仔细地打量着苏小婷同学私密部位的身体构造,耳边不断地响起木尺的“啪”“啪”声和小婷带着哭腔报数的声音,实在是悦耳而又动听。我下身的帐篷挺得越来越高,即将撑破单薄的校服短裤,仿佛全身的力量都汇聚在了这一处。不只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兴奋,我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向外冒、浸湿了我的短袖,我的脸颊红得发烫,呼吸也急促不安,好像体内有一头狂躁不安的小怪兽在搅动。

“啪!”“啪!”量衣尺打在屁股蛋上的声音依然清脆而响亮。小婷一边报数一边哭泣,两条马尾辫乱作一团,泪水和妆痕弄脏了洁白的桌布,后背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鲜艳的红领巾上粘满了唾液和鼻涕—身为大队长的苏小婷,却让脏鼻涕黏在了神圣的红领巾上,“真是害臊死人了!”按照苏小婷同学自己的说法,“不爱护红领巾”是要扣德育分的!

踮着脚尖、趴在桌前的姿势消耗了小婷大量的体力,即使是练体操的她也有些吃不消。第九十下戒尺落下后,小婷的报数声已经微弱得有气无力,哭喊声逐渐停了了下来,精神也心不在焉,似乎想等最后十下戒尺尽快落下,早点结束这难熬的体罚—毕竟小婷接下来还有罚抄试卷和写检讨的艰巨任务。

妈妈显然看穿了小婷的小心思,手中的尺子停了下来,任由小婷的哭喊声逐渐消退。妈妈用手轻触小婷的两瓣屁股,轻抚着臀尖紫红色的淤血和肿块。小婷虽然时不时地发出“嘶”“嘶”的叫声,但在妈妈的抚摸下,疼痛感已经减轻了许多。看样子,虽然挨了一顿巴掌和九十下戒尺,但小婷只用了几分钟就恢复了状态,还远远没有达到疼痛的极限。

被抚摸屁股的小婷差点就要趴在餐桌上睡着,而我燃烧正旺的热血也逐渐冷静了下来。小婷的妈妈走进了卧室,正在小婷以为打屁股的惩罚已经提前结束的时候,妈妈从卧室走了出来,手中多了一件东西。

小婷突然吓得一哆嗦,鲤鱼打挺般地站了起来,她瞪圆双眼,浑身颤栗,被自己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09

原来,妈妈的手里,握着一根纯黑色的军用制式皮带。

小婷显然已经被这根皮带吓得哭了出来—不要说小婷,即使是窗外的我,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屁股。

小婷的爸爸是一名退伍军官,自然也是这根皮带的主人。这种部队为军官配备的腰带俗称“武装带”,一般用真皮制成,又宽又厚,韧性极强。在空中挥舞会发出令人胆寒的“嗖”“嗖”般呼啸而过的风声。部队家属院长大的孩子都不会对这件东西感到陌生:武装带抽在屁股上实在是剧痛无比!如果家长是训练有素的退伍军人,只需要一下皮带就能把孩子的屁股抽得皮开肉绽!

所以在学生之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如果免不了挨打,那么宁愿吃“竹笋炒肉”,也不愿吃“皮带炖肉”!武装带这种东西,对父母来说简直是“核武器”一般的存在,平时孩子不听话,只需要掏出皮带震慑一下,就能把孩子吓得服服帖帖的。如果真的使用了,只需三五下,孩子一定会被打得屁股开花。被爸妈拿武装带抽屁股的孩子,无不是嚎啕痛哭、屁滚尿流……

而小婷现在的心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哇!呜呜呜呜……妈……妈妈我求求您了……求求您……千万不要用……这个……打……打我……的屁股……”刚刚还平静地趴在桌前的小婷顿时嚎啕大哭,泪如雨下。她方才还以为惩罚提前结束而暗自窃喜,此时却瞬间从天堂堕入了地狱。而她软绵无力的双腿在不停颤抖,两只小手也死死地捂住了自己可怜的小屁股……

小婷的反应如此剧烈,说明她深知这个家伙的威力。难道说,她曾经尝过武装带抽屁股的滋味?……

“我看这把木头尺子已经给不了你什么教训了!”妈妈显然对女儿刚才挨打时怠惰的表现和态度十分不满,“你的屁股好像一点都不疼,我看再挨个几十下皮带也不是什么问题。”

小婷被妈妈这番话吓得惶恐万分,突然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妈妈的脚腕,一边嚎哭一边求饶,“呜呜呜呜……妈妈……我……我给您跪下了……求求您了……那个皮带……打屁股……太……太疼了……小……小婷已经知道错了……小婷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面对跪下求饶的女儿,妈妈的内心也产生了痛苦的怜惜。但平心而论,小婷这次考试作弊的错误,只打一百下戒尺无异于隔靴搔痒,是完全起不到惩戒作用的。至于罚站、打手心、罚抄写,无论怎样都只能是辅助的惩戒措施而已。真正能起到主要惩戒作用的,只能是打屁股,而且是狠狠地痛打屁股,甚至于把屁股打到肿、打开花,才能真正在肉体和精神上让女儿得到训诫和反省,永远不再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想到这里,妈妈狠下了教训女儿的心。

“不要叫我妈妈,妈妈的!”妈妈面色铁青,措辞严厉,“是不是想让我把你作弊的事情告诉你爸,然后等他休假回来,亲自用皮带抽你的屁股?”

小婷“哇!”的一声哭得更厉害了。看来她很清楚“被爸爸用皮带抽屁股”意味着什么!爸爸打屁股的力道,哪怕是班里最健壮的男孩子也会难以忍受的。

妈妈的这番话让小婷不敢再违抗命令。得知要被皮带抽屁股,小婷呆呆地跪在地上,任由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双手下意识地捂住了红肿的小屁股。

“鉴于你犯的错误如此严重,我看这一百下戒尺对你来说只是挠痒痒而已。所以最后的十下戒尺改由皮带来完成。”妈妈的语气平静得可怕,“把裤袜和内裤脱掉,跪到椅子上来,手扶着椅背,屁股撅好!”

妈妈指了指刚才自己坐的藤椅,示意小婷跪上去。

“妈妈……能不能……趴在床上……打……打屁股……跪着挨打太难受了……”虽然得知自己要挨皮带,小婷却还企图讨价还价。

妈妈被小婷惹得有些火大,指了指椅子上的坐垫:“如果你嫌跪在这个垫子上太难受,我就把它换成搓衣板!”

小婷不敢再吭声了。罚跪搓衣板的滋味,小婷也曾领教过,也当然心知肚明—也许听上去平平无奇,但跪搓衣板的疼痛丝毫不逊色于打屁股。因此跪搓衣板本身就是不少家长体罚孩子的“杀手锏”,更何况是“跪在搓衣板上打屁股”这种双倍痛苦的责罚呢!—相比之下,妈妈让自己跪在坐垫上,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了。

小婷一边抽泣,一边用颤抖的双手褪去裤袜和内裤。由于没穿鞋子踩在地上,小婷雪白的袜底沾上了脏黑的印迹,显得有些难堪。而小婷脱下来的内裤上,沾染着青春期少女特有的淡色痕渍—虽然年少的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是,我的下半身再度起了奇妙的化学反应,那根男孩子特有的家伙又一次充血膨胀,把短裤顶了起来。而我的脸颊也早已红得发烫,体内像是有一股热浪在搅动和翻滚。

由于脱掉了内裤和裤袜,小婷的下半身一丝不挂,两瓣蜜桃般的红臀、光滑的大白腿和娇嫩的小脚丫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面前。由于小婷在学校永远穿着裤袜,我从未有机会像此时此刻一样,饱览她的裸露的双腿、和白皙的光脚丫。

小婷乖乖地跪在了椅子上,留给我一个背影。这也让窗外的我能看清她的整个屁股。此时她的屁股,虽然还是泛着一丝红肿、附着淡紫色的零星斑点,但整体已无大碍。不知是她的臀部肌肤拥有极强的恢复能力,还是真如她妈妈所说“一百下尺子只是挠痒痒”呢?

然而,在接下来的十记皮带之后,这只可爱的粉红屁股会又变成什么模样呢?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闭上了双眼,原本的幸灾乐祸心态也逐渐转变为心疼和怜惜。

毕竟,“武装带抽屁股”可不是开玩笑的!

“每打一下,就要自己报数,并且用诚恳的语气向我请求下一次的惩罚。下一次抽打的力道将会由你认错和请罚的态度决定,明白了吗?”

小婷默默地点了点头。妈妈把皮带对折,轻触到小婷的屁股上。小婷不禁吓得双腿一哆嗦,跪姿也有些变形。惩罚还没开始,小婷的浑身已经抖得停不下来。妈妈咬了咬嘴唇,抡起胳膊,挥舞起了黑得发亮的武装带。

在皮带落下前的这几秒中,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一阵短促的宁静让我浑身变得格外清醒。窗外聒噪的蝉鸣声和远处自行车的链条声甚至让我忘记了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虽然这些声音在下一秒就要被屋内的皮带声吞没……

1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