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暮雪绝夏 11》的后记
本文为《暮雪绝夏 13》的前篇
本章节无SP情节

慕容净夏抬起头,眼睛对上慕容桓的目光,一字一句问道:“还是,师父只是借口梦魇之毒,其实你是真的爱上我了?”

“放肆!”慕容桓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慕容净夏立刻跪在地上,有节奏的眨着眼睛,看着气得脸色铁青的慕容桓。不是一时冲动口不择言,而是真的想问清楚。

慕容桓移开目光,那双清澈得几乎可以看见魂魄的眼睛,在表示质疑的时候,实在刺眼的无法直视:“起来。”

慕容净夏没有迟疑的站起身,又问了一次她的问题:“师父爱我吗?”

慕容桓摇头。

慕容净夏又问:“那您为什么,不让我和青麟在一起?”

慕容桓看着她道:“他会害了你。”

慕容净夏笑笑:“事实上,是我害了他。青麟若是没有遇见我,他不至于变成林青。”

“你是在责怪为师当年的决定?”

“净儿不敢。”慕容净夏忽然像小时候一样扑到慕容桓怀里紧紧抱着他。

慕容桓一愣,下意识地用左手拍拍她的背,右手轻抚她的头。有多久,净儿不许自己抱着她了?

慕容净夏把头埋在慕容桓怀里微笑着,当然慕容桓看不见。

过了一会儿,慕容净夏小声但很清晰的说道:“师父,净儿是师父的徒弟,净儿也发过誓,永远不会离开师父的。您不用担心会有人从您身边把净儿抢走,青麟他也做不到。”

慕容净夏从慕容桓怀里出来,继续说道:“如今,林青是我徒弟,您应该可以彻底放心了,他,不会爱上我了。”

“如果他爱上你了呢?”慕容桓问道。

慕容净夏眼神飘忽了一下,开玩笑似的说道:“我会,先把他逐出师门,再把他娶回来。”

“胡闹!”慕容桓也轻笑出声,净儿是想让他放心,可她越是这样,他就越不可能放心。慕容桓收了笑,严肃道:“师徒相恋有悖伦常,你知道吗?”

慕容净夏故作轻松道:“知道啊!我会阻止这一天发生的,他是林青,不是青麟。”

慕容桓叹口气:“罢了,天色不早了,你回房休息吧。”

送走了慕容净夏,慕容桓又陷入沉思。净儿能否阻止他不清楚,可是他,一定会尽全力阻止他们的。

第五十八章:祖孙三代

两天后,林青按着指示,独自一人走上了净华殿。他也不想自己上来,可是,不管他怎么说,蓬莱弟子们没有一个人愿意陪他上来净华殿。无奈之下,他只好壮着胆子自己上来。

蓬莱弟子此举也实属无奈,净华殿本就不许弟子们随意进出,加上林青的身份和掌门那天的反应,任谁也不敢这会儿往刀口上撞。

林青战战兢兢地走上净华殿,慕容净夏正站在门口等着他。

林青见了慕容净夏立刻跪下拜道:“徒儿拜见师父。”

慕容净夏看着他一阵恍惚,如今,她也成了师父了?伸手将林青扶起来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净华上仙的徒弟,净华殿是你家,你不必守太多的规矩,随意开心就好。”

慕容净夏牵着林青的手,带着他在净华殿中走,为他介绍周围的环境。

林青随着慕容净夏的脚步,知道了书房,剑阁,医药阁,前院,后院,后山等等多处地方。

“这是你师祖的房间,没事不要来。”慕容净夏指着净华殿中最素雅的房间介绍道,又指着旁边同样素雅的房间道:“这是师父的房间,有事可以来找我,当然进来之前要敲门。”

介绍到这里,林青忽然问道:“师父,那我的房间在哪儿啊?”

慕容净夏闻言想了想,拉着他向净华殿深处走。林青跟着她走,走了很久很久,林青迷茫了,师父是要把他安排在哪里啊?

慕容净夏带着林青走到净华殿几乎是最深处,打开了一间很久没人来过的房间的门,抬手施了个清洁术,对着林青道:“你就住这里吧。”

林青走进去看了看,房间的装潢很好,需要用的东西应有尽有,阳光也很充足,只是:“师父,为什么我要住的这么远?”

慕容净夏双手搭在他的肩上道:“你平时一定要记得,在师父面前怎样都可以,但见了你师祖,你一定要很乖很乖。”慕容净夏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嗯,你要尽量躲着你师祖,尤其是师父不在的时候,能躲就躲,躲不开就行个礼,然后尽快找借口离开知道吗?”

林青愣了愣,问道:“为什么?师祖很可怕吗?”

慕容净夏道:“这你就别管了,听话。另外,不该问的问题不要问。如果蓬莱有弟子不喜欢你,别去管他,你记得你是我的徒弟,师父看好你就可以了。”

林青点点头:“师父我记得了。”

慕容净夏学着慕容桓的样子抚了抚林青的头:“那你自己收拾收拾房间,好好休息,明天辰时起床练功。对了,要是房间里找不到师父,你就去书房找我,当然,也一定要敲门,因为你师祖也一定在。”

“是,师父。”林青都快被慕容净夏说晕了,翻来覆去说的好像都是一件事,远离师祖,可是,为什么?

第二日,慕容净夏给林青布置了任务后,就进了书房陪慕容桓处理事务。

“慕容,你在哪儿?”阮汉谨的声音像一道闷雷一样在书房炸开,好在师徒俩都已经习惯了阮汉谨的突然袭击。整个蓬莱中,只有阮汉谨一人被允许自由出入净华殿,原因是当年为给慕容净夏疗伤她被特许了,之后不用疗伤了,特权也没被解除。

慕容净夏看了一眼慕容桓,转身离开了书房。

院子里,阮汉谨正在等待,看上去也不是很急。

慕容净夏走到她身边,抱着胳膊问道:“找我什么事?”

“当然是有事,不然找你干嘛?”阮汉谨抓住慕容净夏的手就把她拖下了净华殿。

阮汉谨拽着慕容净夏来到思过阁的她的院子里的一间房间外,推开房门,一个绿色的小身影就扑到了慕容净夏怀里。

“姑娘!”

“小小。”慕容净夏把小女孩从怀里拽出来,看向阮汉谨:“原来是她要见我,不是你。”

阮汉谨伸手将两人推进屋里道:“有事进屋说,这院子里一会儿要是来人了就麻烦了。”阮汉谨关了房门顺便还施了道结界。

三人坐了下来,慕容净夏问:“小小,你的魔气,全都净化了?”

小小拼命的点头:“是啊!不然哪里敢来蓬莱啊?”

慕容净夏笑笑,又问:“那阿大呢?他的魔气还没清除吗?”

小小瞬间失神了:“哥哥,他净化的时候走火入魔了,然后就,化了。”

慕容净夏和阮汉谨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俩都不太会劝人。

小小的悲伤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她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扬起笑脸道:“没事了,都过去很久了,我不至于太难受。”

慕容净夏笑笑,伸手摸摸小小的脸:“过去多久了?”

“大概,四十年了吧?”小小笑着道:“反正哥哥走了之后,我就接着净化魔气,两个月前净化干净了,正好听说蓬莱招收新弟子,我就来了。”

“林青是你带进来的?”慕容净夏问。

小小摇头:“来了之后碰上的主人,当然了,顺手提供了一些帮助。”小小笑得有些狡黠。

阮汉谨笑道:“我说呢,都没见有什么仙资,居然能过得了关。”

慕容净夏扶住小小的肩膀,道:“小小,以后在蓬莱,你不可以再称呼林青为主人,也不可以叫我姑娘。”

“那叫什么?”

“论辈分,你应该叫我师叔,至于林青,”慕容净夏想了一想:“他跟你平辈,你可以直接叫他名字,或者加上个师兄师弟什么的。”

“啊?”小小嘟了嘟嘴:“师叔?好奇怪的!”

阮汉谨道:“叫着叫着就习惯了,不然的话你的身份被发现了,就有大麻烦了。”

“知道了,师父。”

听到小小叫阮汉谨师父,慕容净夏有点忍俊不禁,忍住了笑,将小小推到阮汉谨身边:“以后呢,你就跟你师父好好修炼,早点渡过仙劫,这样就成了。”

交代好事宜,慕容净夏一拍手:“好了,阮师徒的事已经圆满解决了,我也该回去看看我家那祖孙俩有没有打起来了,回见。”慕容净夏挥了挥衣袖,带着一片云彩飞走了。

半年了,收了林青入门已经半年了。慕容净夏渐渐的适应了师父这个角色,每天想着法的教林青修炼。林青仙资不高,可以说很低了,慕容净夏不能操之过急,只能尽量挑些简单的东西给他打基础。

林青还是很听话,每天都努力的练功,想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

徒弟努力,慕容净夏这做师父的也是有点小骄傲的。

只是,最近几天……

“青儿,你腿怎么了?”连着好几天了,他走路都有些一瘸一拐的,慕容净夏终于忍不住问他了。

林青挠挠头,笑道:“没事师父,就是不小心磕着了,没事。”

“真的没事?”慕容净夏走向他:“医药阁有药,师父去给你拿,要不我给你看看。”

“不,不用了师父!”林青连忙向后退躲着慕容净夏。

慕容净夏也没多想,林青和她,不是她和师父,这么大的男孩子,她一个女师父,他是会害羞的。

本来没觉得有什么,可是送过药了,林青该那样还是那样,没有好转。慕容净夏又问过他,但他还是说是磕的,其他的也不跟她说。问过几次没结果,慕容净夏就放弃询问了,改成了自己找答案。

慕容净夏每天都会跟着阮汉谨穿梭在派中,处理各种事务。蓬莱弟子众多,大大小小的事务也多,她们俩主要管小的,大的跟她们没关系。可是小事永远比大事要多,有时整个一白天,慕容净夏都没机会回一趟净华殿。

今天,慕容净夏一见到阮汉谨就直接请假:“阮阮,今天你自己忙,我有事。”

阮汉谨看看她:“你有什么事?徒弟的事?还是师父的事?”

“一半一半吧,我先走了,慢慢忙不着急哈!”慕容净夏转身飞走。

阮汉谨叹口气摇着头,干脆也跟她师父请了假,出去玩去了。

慕容净夏隐去身形和气息,第一次以这么偷偷摸摸的方式进入净华殿。唉!为了徒弟,自己连回家都成了做贼。

慕容净夏先到书房看了看,师父在书房处理事务,没什么特别的。慕容净夏离开书房又去了后山。

林青不在后山。慕容净夏很奇怪,他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后山练功吗?果然有问题。

慕容净夏观微寻找林青,却被一股法力阻挡住了。以慕容净夏的法力,她当然感觉得出那是师父在林青身上下的仙障,而且是专门防她用的。这祖孙俩到底有什么事?慕容净夏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肯定没好事。她好歹是上仙,有那一层仙障就算她看不到准确的画面,也可以感觉到林青的准确位置。

跟着感觉来到后院,慕容净夏见到了林青正在石子路上跪着。

慕容净夏总算是找到了,林青腿脚不便的真正原因,立即显了身影走到林青面前。

林青见慕容净夏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师父?您不是在处理派中事务吗?”

“今天没去。”慕容净夏简单一句解释,然后问:“你为什么跪在这里?”

林青不说话。

慕容净夏又问:“是你师祖罚的?”

林青仍是不语,头垂得很低。

慕容净夏终于也知道了什么叫生气,伸手去扶他:“起来。”

林青并不起身,慕容净夏拉着他的胳膊,想将他强行提起来。林青挣扎着不起来,道:“师父不行啊,师祖让我跪三个时辰的!”

慕容净夏的手停了,三个时辰?师父这是要让青儿跪残吗?

慕容净夏蹲下身子,看着林青道:“青儿,我是谁?”

林青一愣,但还是乖乖道:“师父。”

慕容净夏道:“既然我是你师父,为什么你不听我的话,反倒听别人的话?”慕容净夏语气平淡,和慕容桓如出一辙。

林青有些害怕,师父这样子,和师祖太像了:“对不起师父,可是,他是师祖。”

“师祖是师父的师父,他可以罚我但他不能罚你!”慕容净夏扶着林青的肩膀道:“青儿你记住,这世上只有我可以罚你,除了我别人都不可以,你师祖也不行!”

林青又待愣了半天,点点头:“师父,青儿记住了。”

慕容净夏笑了笑,道:“起来。”慕容净夏扶起林青,抚抚他的头,道:“回你房间等我,记住了,马上回房间,不许见你师祖。”

林青点点头,转身跑回房间。

慕容净夏有些急促地喘着气,她从没生过气,她一向天真烂漫,心思单纯,她待人好,别人也待她好,生气?那是什么概念?没人伤害过她,她生谁的气?

可是现在,她纵然未生气,应该也差不多了吧?可她生谁的气?师父?青儿?还是她自己?

慕容净夏眨眨眼,去了医药阁取了药酒,然后就去了净华殿最里边的林青的房间。

她的师父,她的徒弟,她夹在中间,真的有够难做。

林青房间,慕容净夏正在给林青的膝盖揉药酒。林青本来想拒绝的,可是一看到慕容净夏板着脸抿着唇,活脱脱媳妇翻版慕容桓的模样,竟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开口说话了。

慕容净夏则是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此时和自家师父有多像,她现在眼里只有徒弟膝盖上的淤青。终于知道作为长辈,看见孩子受伤时心疼的感觉了。想来,她从前每次受罚,师父为她上药时也是这样的心情吧?可是师父,您心疼净儿,为什么不心疼心疼这个孩子?难道就因为他是青麟的转世吗?

慕容净夏专心致志的为徒弟揉药酒,林青却一直胆战心惊的。屋里的气压,太低了。

终于,林青忍受不住了,轻声道:“师父,您别生气了,青儿以后,会听话的。”

“我没生气。”慕容净夏道。

“师父……”林青看着慕容净夏,欲言又止。

慕容净夏叹口气,看看林青道:“至少,不是生你的气。”

林青问道:“那师父是生谁的气?是师祖吗?”

“或许吧。”她也不知道,她是在生师父的气,还是自己的气。

揉好了药酒,慕容净夏放下瓶子,道:“以后,师父陪你一起练功,师父不在净华殿的时候,你就下殿去,找其他弟子去玩,总之,避免一切和你师祖见面的机会,知道了吗?”

林青道:“知道了,师父。师父,您当时让我远离师祖,是不是就是怕出这事?”

慕容净夏点头:“也不完全是。不过我倒是要问问你,他罚过你多少次了?”

林青道:“不记得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师祖不让我说。”

慕容净夏皱眉:“他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你怎么就这么听他的话?”

林青低下头:“不敢不听。”

慕容净夏又叹口气,这到也不怪他,她也知道她师父生起气来有多吓人,师父严肃时说的话,当真没人敢不听。

慕容净夏凝视着林青的眼睛,认真道:“青儿,你记着,你是净华上仙的徒弟,净烨仙尊是你师祖没错,但在仙阶上,你师祖比你师父尚且低了一个等级,所以,你只需要听师父的话,而且,不需要害怕任何人。”

经此一事,慕容净夏再不敢大意,每天早上都很早起床,懒得动手直接用法术束发穿衣,然后来到林青房间去叫他起床,牵着他的手来到后山,陪着他练功。这样也好,林青有什么练得欠佳的地方,慕容净夏可以直接指点,林青少走了不少弯路。

这样一来,林青觉得非常开心,不用受罚了,虽然自己好像一点自由都没有了。不过,以前师父每天都不在,他都见不到她,现在师父每天都陪着他,他可以多见到师父了,真好!

一个月后,后山

林青刚刚练了一套剑法,满头大汗的却很兴奋的跑到慕容净夏面前问:“师父,我练得怎么样?”

慕容净夏笑道:“有进步,不过还不算很好。招式你学的倒是有模有样,但是只是形似,却无神。剑法的精髓,主要在行式。式到了,剑法才舞的好,而剑形是否标准,并不很重要。”

林青疑惑:“不是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吗?怎么剑形,倒还不重要了?”

“剑形并非不重要,只是有形无式,剑形再完美,也是死招,但若有了式,剑形自然标准,且更加灵活。”慕容净夏刚想说话,身后却传来冷冷的声音,解释了她想解释的东西。

慕容净夏转身,慕容桓负手站在她和林青十步远的地方,脸色不太好看,看着林青冷道:“一个月了,还就这一套剑法。”

林青“噗通”跪下道:“拜见师祖。”

慕容净夏看了一眼林青,脸色也变得很差,她师父平日里,到底是怎么欺负她徒弟的?青儿怎么见了他就吓成这样?

慕容净夏抿了抿唇,唤了一声:“师父。”然后扶起林青道:“回房间去。”

林青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得了此令如得大赦,立刻转身想跑。

慕容桓道:“站住。”

林青立刻站住了,低着头,不敢看慕容净夏,更不敢看慕容桓。

慕容净夏微微有些恼怒,看向林青,语气也变得严厉:“青儿,为师那天和你说什么了?”

林青小心翼翼的抬眼看向慕容净夏。

“回房间去!”慕容净夏命令道。

林青没敢再看慕容净夏,很听话的跑掉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