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慕容净夏睁开眼睛,笑笑:“我没事的,别担心,又不是没受过伤。”

小小又哭了:“姑娘对不起,我不该把主人的死算在你头上的,还招来了护法,对不起。”

阮汉谨没好气的说:“你还知道啊!没良心,你主人要是没慕容,叛离了魔界还能活到两年后?”

“阮阮!”慕容净夏略有些责怪的说道:“他是因我而死。”

“小小?”旁边突然来了一个男孩,看上去十三四岁,却是一身黄衣。

“哥哥。”小小哭着扑到男孩怀里。

慕容净夏看着他道:“你是,阿大?”

男孩看看慕容净夏,惊喜道:“姑娘!你,你怎么受伤了?”男孩看到慕容净夏左手上的咬痕,转向小小,质问道:“是你伤了姑娘?”

小小低着头哭着,不说话。

慕容净夏连忙道:“不是她,她什么法力,我什么法力?她伤得了我吗?我们刚刚碰到血风了。”

“护法?”男孩惊恐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她们能离开,就说明没有危险了。

“姑娘,你腰上的伤是护法上的,但是胳膊上的,难道是护法咬的吗?”阿大道。

小小突然大吼:“是我!是我伤了姑娘!是我错了。哥哥你骂我吧!”

“你!”

“阿大!”慕容净夏站起来道:“算了,我没事,青麟的事,我也确实对不起你们。”

“姑娘你别这么说,主人当年能活下来多亏你,我们兄妹应该谢谢你。”阿大对着慕容净夏抱拳行礼。

慕容净夏笑道:“不用了。对了,你们还住在山洞里吗?”

阿大道:“是啊,没别的地方去。”

慕容净夏道:“那山洞里灵气充足,很适合修行,还什么都有,你们就住那里吧。另外,最近就别出来了,小心一点。”

阿大点头道:“知道了,谢姑娘关心。”阿大从怀里拿出了一本书,递到慕容净夏面前:“这是姑娘的,现在还给姑娘。”

是《净魔秘籍》,慕容净夏道:“你们留着吧,我要它没用,你们要是想净化魔气就慢慢净化,要是不想,就留着做个纪念吧。”

小小闻言抬头看向慕容净夏问:“姑娘,你以后不来找我们了吗?”

慕容净夏道:“不来了,我再找你们,你们也会有麻烦的。你们好好的,我走了。”

“姑娘!”小小叫她,拽着她的袖子不让她走。

阿大道:“小小,姑娘是为了我们,你忘了主人……”

小小一听,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跑回了阿大身后。

慕容净夏也忍不住流泪:“我一直很喜欢蛇,就是因为青麟,小小,你真的很可爱。”

阮汉谨叹口气,这慕容净夏可真成,天天和魔玩煽情,不过,那个小小是挺可爱的,如果她不是魔的话。

“走了,你身上还有伤呢,赶紧回去养伤吧,你不想活啦?”阮汉谨招来一朵云,拉着慕容净夏上去飞走了。

慕容净夏坐在云上哭得好不伤心,阮汉谨看到她那副样子,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于是停下了云,蹲在慕容净夏身前,道:“青麟的死不怪你。”

慕容净夏摇头道:“我是那杆枪,不怪我怪谁?”

阮汉谨道:“我告诉你乖谁。利用你,是整个蓬莱的主意,有我一份,我是罪人。还有,是我告诉你慕容桓喜欢你,我是导致你们师徒反目成仇的罪魁祸首。现在最大的罪人是我。”

阮汉谨拔出承翎剑,塞到慕容净夏手里,握着她的手将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阮阮你这是干什么?”

阮汉谨道:“我给你报仇的机会,杀了我,青麟的仇就报了,你和你师父的关系也可以回到原来。来吧,慕容净夏,杀了我吧。”

慕容净夏看着手中的承翎剑,又顺着剑看向阮汉谨的脸,她看不大懂阮汉谨脸上的神色,但她知道,今天就是自己真的杀了阮阮,阮阮也不会怪她,可她,不可能会杀了她。那件事,不是她的错,她和师父的关系,若不是师父真的有点那心思,凭她一句话,他们师徒也不至于这样。

“阮阮。”慕容净夏扑到阮汉谨怀里哭,越哭越伤心,满心的难过委屈全都随着眼泪哭到了阮汉谨身上。

阮汉谨把她抱在怀里,也有种想哭的感觉,不过也可笑,她们俩一向不和,不知道哪里犯冲,见了面就斗嘴斗个没完没了,有时候还动手。如今,这小丫头竟然在自己怀里哭,把她完全当成依靠,这可真,不合理啊。

哭了很久,慕容净夏觉得心情舒畅一点了,从阮汉谨怀里出来,双手往脸上一抹,收了眼泪,道:“走吧,再不回去,真的死人了。你也有伤不是吗?”

阮汉谨道:“我哪里来的伤?一直被你护在身后。”

慕容净夏笑道:“我能帮你挡外伤,被血风内力震的内伤呢?”

阮汉谨道:“还真瞒不过你,走了,回家。”

阮汉谨站起身来,施法驾云快速返回蓬莱。

回了蓬莱,阮汉谨直接降落在净华殿门口,慕容净夏可没有力气走太远的路。还好,净华殿离思过阁不远,她也没力气走太远的路。

慕容净夏走进净华殿,走到自己房间外的院子里,没想到,慕容桓正好在。

真的不想见到他,但是现在,见到了她也不能躲。

“回来了。”慕容桓走到慕容净夏面前,她离开之前已经不拒绝他靠近她了,他还可以抚摸她的头了。

慕容桓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慕容净夏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

慕容桓看得出,慕容净夏又与自己生分了,而且,比之前还要严重。

慕容桓收回手,问她:“净儿,怎么了?”

慕容净夏眼神飘忽,有些紧张,又有些,害怕:“徒儿没事。”

徒儿?她怎么又自称徒儿了?慕容桓问:“你到底怎么了?和为师说实话。”

慕容桓语气并不很严厉,慕容净夏却被吓的砸跪在地上,并且身子在微微发抖。

见到慕容净夏这副模样,慕容桓吃了一惊,又有些恼怒,他怎么她了?她至于吓成这样吗?

“起来。”慕容桓命令道。

慕容净夏双手绞在一起,抖得更厉害了。

慕容桓最近很容易心急,见她这样,慕容桓上前拽过她的左手想把她拉起来:“你起来。”

“嗯!”慕容桓手抓着的地方,正好是小小咬伤的地方,他一用力想提起慕容净夏,又牵动了慕容净夏腰上的伤口,慕容净夏闷哼出声,右手扶上左腰。

慕容桓低头一看,慕容净夏右手下白色的衣服变得鲜红,但他没看到他自己手下的殷红。

“你受伤了?”

慕容净夏站起来挣脱了慕容桓的手,道:“徒儿先去找阮阮疗伤。”说着变往外跑。

“站住!”慕容桓命令道。

慕容净夏停下脚步。慕容桓走到她身边,点了她止血的穴道,再次命令:“回房间去,我去找她。”

慕容桓快步离开净华殿。

慕容净夏捂着伤口,慢慢挪回房间,躺在床上,自己调动真气给伤口止血。

慕容桓大步走进思过阁,很轻易的找到了阮汉谨,萧染也在。

“师弟?你来做什么?”

慕容桓没有理萧染,径直来到了正在摆弄药材的阮汉谨身边,问道:“净儿怎么了?”

阮汉谨以为他是在问慕容净夏的伤,于是将手里的药递到了慕容桓手里,道:“她腰部受的伤比较重,我已经给她处理过了,这个药,每天她自己换就行。”

慕容桓道:“我不是说这个,你又跟她说什么了?她情绪明显不对。”

阮汉谨明白过来了:“合着师叔是来兴师问罪的。这回我可没跟她说什么,是……师叔,你就不觉得奇怪?凭她的法力,竟然会有人能把她伤成那样?”

听她这么说,慕容桓是觉得蹊跷:“是谁伤了她?”

阮汉谨叹口气:“魔界护法血风,青麟的爹。”

之后,阮汉谨讲了她们今天发生的事,当然,自动略过了小小他们的事。

慕容桓向后退了一步,闭上眼睛。他不该让她出去的,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说,这两年他费尽心力修补的师徒关系又都白费了。凭净儿的法力,根本不至于被血风伤得这么重,她定是觉得心里有愧,没用全力。见到血风,她是又想起青麟了。

青麟,青麟!怎么死了还是阴魂不散呢?

慕容桓定了定心神,罢了,现在净儿的伤要紧,其他的回头再说吧。

“她刚才伤口又裂开了,你去帮她包扎一下吧。”慕容桓道。

阮汉谨道:“我不去了,师叔还是亲自上手吧,反正你们也不介意的。”阮汉谨是看出来了慕容桓对慕容净夏的那种感情消失了,她也就立刻明白过来,那不是爱情,而是梦魇之毒在作祟,既然如此,让他们师徒多一点接触机会吧。

慕容桓摇摇头:“她现在很排斥我,还是你去吧。”

萧染也在一旁道:“谨儿,你去一趟吧。”

阮汉谨翻了个白眼:“师父啊!慕容都受伤了,你觉得你徒弟能好得了?”

萧染闻言立刻跑到阮汉谨身边上看下看:“你受伤了?哪里啊?伤的重吗?”

阮汉谨抓住萧染两只手放到他自己身上,道:“师父啊,你找什么呢?外伤没有,全是内伤。我不去了啊!明明用不着我,还要我去,我也是伤员,我要去养伤了,回见!”

阮汉谨扭头就走了。

慕容桓看着阮汉谨,想到了净儿,他家净儿什么时候能这么跟他没大没小的说话,那就太好了。

净儿!慕容桓想起来她受了重伤的,连忙告别:“师兄,我先走了。”瞬间消失在思过阁。

慕容净夏躺在床上,脸色越来越白,阮阮怎么还不来?她要流血致死了!

慕容净夏正想着,慕容桓就进来了。

“师父?”慕容净夏疑惑了,不是阮阮吗?

慕容桓走到床边:“汉谨受伤了,为师来给你包扎伤口。”

慕容净夏忙道:“不用了师父,徒儿自己来,男女授受不亲。”

慕容桓一听到这句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冷地瞪了慕容净夏一眼:“没那说法。”

“师父!”慕容净夏紧紧抓着衣服,怎么都不松手。

慕容桓命令道:“放手。”

慕容净夏摇头,坚决不放手。

慕容桓将她手掰开,果断的施了个定身术。鉴于慕容净夏反抗的实在太厉害,慕容桓也担心师徒关系更加恶化,没有给她宽衣,指尖凝气划开了她的衣服,为她包扎上药。

慕容净夏放了些心,至少没脱衣服。

腰上的伤口实在太长太深,慕容桓处理了很久,强忍住双手不颤抖,好不容易才处理好了慕容净夏腰上的伤。

慕容桓直起身来,施了个清洁术消除掉了手上的血,正要挥手给慕容净夏换上干净的衣服,又忽然看见了慕容净夏左手腕上的血迹。

慕容桓解了慕容净夏的定身术,拽过她的左臂,撩开袖子,便看到了那四个深深的牙印,是蛇咬伤的。

“这是怎么回事?”

“血风的手下咬伤的。”慕容净夏睁着眼睛说瞎话,就是眼睛没看慕容桓。

慕容桓看看那伤口,很深,很齐,没有拉扯撕咬过的痕迹:“这是打斗中造成的吗?”

慕容净夏道:“是。”

慕容桓甩开她的手:“说谎!”

慕容净夏躺着不说话,是瞒不住,她知道,她就是想试试。

慕容桓命令道:“你给我说实话,这伤是谁咬的?”

“血风的手下。”

“慕容净夏!”慕容桓怒目瞪视着小徒弟,这么瞒着他,定然与青麟有关系。

慕容净夏还是不说话,他都猜到了,为什么还要她说?

慕容桓深吸几口气:“你不说是吧?好,我去找阮汉谨问问,看看她说是不说!”

慕容桓向外走,慕容净夏急得撑死身子叫道:“师父!我说!”

慕容桓停下来,看着她道:“说。”

慕容净夏捂着腰,靠在床头上,道:“是青麟的手下咬伤的,我觉得对不起青麟所以没反抗也没阻止,后来我放她走了,这回是实话!”

慕容桓气得笑:“好,很好!因为青麟,你让魔随便砍,让蛇随便咬!你怎么不干脆让他们砍死咬死?你何必回来面对我这个杀人凶手!”

慕容净夏道:“我死了没关系,可我得把阮阮带回来,她不能死。”

“你!”慕容桓顺手抄起桌上的杯子向慕容净夏掷了过去。

杯子在床头炸碎,没打到慕容净夏身上,却吓得慕容净夏身子一抖,慌忙闭上眼睛,怕哭出来。

慕容桓也闭上眼睛,及尽全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道:“你可知错?”

慕容净夏语气平淡道:“徒儿知错,徒儿不该骗师父,请师父责罚。”

“还有呢?”慕容桓的语气同样平淡。

慕容净夏道:“没了。”

慕容桓再次气得发抖,没了?把自己的身子糟蹋成这样,还不是错?

慕容桓睁开眼睛,发现慕容净夏也合着眼,面无表情,神色平静,因为失血,本就很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她还没换衣服,白色的衣裙上,几块血迹触目惊心。

到底是心疼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慕容桓一看到慕容净夏这么虚弱的模样,登时便生不起气来了。可是她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就因为青麟那条蛇?他都已经死了两年多了,对她的影响怎么还这么大呢?

“净儿。”慕容桓唤她。

“是。”慕容净夏只回答了一个字,眼睛依然闭着。

“睁开眼睛看着我。”慕容桓命令道,但声音怎么也硬不起来。

慕容净夏慢慢睁开眼睛,缓缓对上慕容桓的眼睛。慕容桓心里一惊,那是什么眼神?些许畏惧,些许疏离,还有一丝恨意,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的接受现实。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他是她师父啊!

慕容净夏也察觉到了慕容桓眼中的不解,恼怒,当然了,她没有忽略心疼。师父当然是心疼她的,但她依然忘不了青麟被菩月剑一剑穿心时的场面。那时的师父,太可怕了。

师徒俩的对视,从来没有这么漫长,也从来没有这般难熬。

“你就这么恨我?”慕容桓道。

慕容净夏低下头:“徒儿不敢。”

“不敢,不是不恨,对吗?”慕容桓道。

慕容净夏不语。

“净儿,不能跟为师好好谈谈吗?”

慕容净夏仍是不语,有什么好谈的?

慕容桓长叹口气:“算了,你好好休息吧,等养好了伤再说。”

慕容桓向外走,慕容净夏忽然叫住他:“师父,徒儿欺骗师父,还请师父责罚。”她心里难受得紧,受罚能好受一点,起码她什么也不用想,只管等着昏过去就可以了。

慕容净夏打着自己的算盘,慕容桓则又气了个半死。他都不提这事,她没事闲的来请什么罚?她现在这副模样,他怎么可能会罚她?她是心里难受想折磨自己,她不知道看她受罚他会心疼吗?这孩子,这么多年白养了!

“请师父责罚。”慕容净夏又一次说到。

慕容桓用手指着慕容净夏道:“你想受罚是吗?好,为师给你半个月时间,给我把伤养好,然后上书房来领罚。”

“徒儿遵命。”慕容净夏恭敬道。

慕容桓瞬移出了慕容净夏房间,他真的怕再呆下去,他会被这孩子气死。

第五十四章:功亏一篑

半个月,慕容桓果然了解慕容净夏。她的自愈能力很好,伤口恢复时间比常人短了三倍还不止。十天左右,腰上的伤口就已经基本愈合了,左臂上的咬痕几乎已经看不见了。又经过五天的调养,慕容净夏身体已经恢复正常。是时候去领罚了。

第十六天,慕容净夏起的很早,早早来到了书房门口,敲响了门。

“进来。”慕容桓声音很冷,却更像是故作冷淡。

慕容净夏推门而入,关上了房门,走到慕容桓身边跪下,道:“请师父责罚。”她的声音也很冷,当然也是故意的。

慕容桓问:“为师问你,你究竟为什么来领罚?你觉得你错在哪里?”

慕容净夏回答道:“徒儿欺瞒师父。”

“没了吗?”

慕容净夏附身拜道:“徒儿还有何错,请师父明示。”

慕容桓转过头拿起桌上的折子道:“你若不知错,为师也没必要罚你,你下去吧。”

慕容净夏依然跪伏着,一动没动。

慕容桓看向她:“这算是违背师命吗?”

慕容净夏道:“徒儿知道说谎是错,还请师父责罚。”

慕容恒伸手扶她直起上身,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问:“是不是为师今日不罚你,你就打算这么一直跪着不起来了?”

慕容净夏点头称是。

慕容桓扶着她肩膀的手一紧,然后放开了手,叹气道:“手伸出来。”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