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归的惩罚
本文为終章RSolenya受约代改及续写而得
本文含露骨描写,可能引起您的不适
本文含大圈内容,可能引起您的不适

“小沧!我和你爸要出门了哦!你一个人要看好家哦,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知道啦知道啦妈妈~不用担心啦~”

“哎呀,我家沧月真是变懂事了!那好,爸爸和妈妈不担心了哦,自己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

“知道了啦!”

听到沧月的回应,父母放心地转过身关上了门。沧月站在原地,心跳不由得越跳越快。但她还是屏住呼吸,一直到听不见父母的脚步声后,才跑回自己房间,从床缝中摸出了那把为了此刻而藏的钥匙来。

沧月蹑手蹑脚地走到父母的房间门口,将那柄钥匙插入锁孔,轻轻地扭动一圈、又一圈,然后一压把手,房门应声而开。沧月顾不上紧张得狂跳不止的心脏,轻声走了进去,偷偷从抽屉里翻出一打钞票来装进包里——那是下周才能拿到的零用钱。

沧月的家里每周发一次零花钱,这笔钱足够正在读高中的她买一些零食文具之类的日常用品。但就在今天,沧月的偶像发售了限量CD,需要预约购买,售完即止。作为忠实粉丝的沧月过五关斩六将,顺利地取得了购买名额,可沧月剩下的零花钱有点不太够。若是不在明天前付款,这个名额就会作废。偶像的限量CD可不是什么时候都买得到的,好不容易才抢到了名额的沧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她很早以前就偷偷藏了一把父母房间门的钥匙,终于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加上了这笔钱,限定CD的事就完全没问题了!

“反正也是给我的零花钱,提前几天预支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嘿嘿。”

拿到钱的沧月急匆匆地关好了房门,甚至没来得及给手机充电就兴奋地跑出了家门。她为了省钱,一路骑车到了签售现场。在漫长的排队等待和复杂的确认手续后,沧月终于买到了那张梦寐以求的CD。她心满意足地抱着限量CD走出会场,却赫然发现太阳已经西斜。

“诶?!!居然已经这么晚了?!!爸妈要是都回家了可就惨了!!要赶紧回家!”

沧月一边急得跺脚,一边掏出手机想确定一下来电情况。如果没有爸妈打来的未接来电就一切都还好说——

然而事情超出了沧月的想象:手机关机了。

这下可好了,不仅打不上车,也没办法和爸妈提前说明情况了。沧月身子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上。事已至此,她只能一边期盼着父母还没有回家,一边小跑着往家的方向赶去。

直到天黑沧月才跑回家。她气喘吁吁地扶在门把手上,此刻的她已经不抱什么期望了,但内心中仍然有一点侥幸心理——万一爸妈还没回来呢?她喘着气,焦急地在包包中翻找到了钥匙,用冰凉的手指捏着钥匙柄对准了锁孔。她的心跳声刚放缓一点,便隐约听见了屋内杂乱的脚步声和父母着急的声音,她拿着钥匙的手瞬间僵在了空中。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家门忽地被推开了,刚刚焦急地披上外衣准备出门的父母忽然看到门前呆站着的沧月不由得愣在原地。沧月见势不妙,急忙低头认罪道:“爸,妈,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妈妈最先从惊讶中脱离出来,随之而来的是失望和愤怒。她一把将沧月拽到身前,掀起她的短裙,将巴掌狠狠地、一下一下地打在她的屁股上,边打边生气地质问:“你跑哪去了?!你怎么连电话都不接?!!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

沧月也不敢反抗,任凭妈妈的巴掌落在自己仅仅穿着短裙的屁股上。

沧月的家教十分严格,父母信奉体罚教育,认为身体上的疼痛与羞耻最能使孩子害怕,从而避免误入歧途。因此从小学起,父母就制定了严格而细致的家法用来约束调皮的女儿,一旦沧月违反了规则,就必须接受严厉的体罚。而这些家法规矩也伴随着沧月年龄的增长变得越来越细致、越来越严苛。

小学时期的家法还主要只是惩罚屁股、大腿以及手心。由于沧月的年龄较小,惩罚也不会过于严厉。不过每次在受罚时沧月还是会因为害怕和后悔而哭得一塌糊涂。随着女儿年龄的增长以及身体的发育,沧月升入初中后,父母将家法来了一次大升级。除了涉及的范围更广、规定的要求更高、惩罚的力度更大外,私处等私密部位也被列为可以责罚的部位。高中以后,针对隐私部位的处罚变得更加严格以及羞耻,按照父母的说法,这些都是为了保障女儿的成长。

因为有家法的关系,沧月从小便在周围人眼中维持着乖乖女的形象。再加上她清秀的容貌以及精致的打扮,自小学到高中,她都一直是学校中众多男生的梦中情人。可是周围老师及同学不知道的是,如此可爱乖巧的沧月,在家竟会时常受到来自父母的严厉惩罚。

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星期五都是值得期待的,因为周五之后就是代表着自由与快乐的双休日。可是对于沧月来说,周五是不折不扣地代表着痛苦的日子,因为每周五是家里固定的体罚日。沧月的父母会在这一天将女儿在这一周犯下的所有错误一一汇总,并根据家法的规定列出体罚数量清单,以此对女儿进行惩罚。在体罚日外,如果沧月触及了家法中的一些底线错误,则会在犯错的当天直接挨罚。这些错误包括说谎、早恋、触犯法律、受到来自学校的处分、作弊等原则性问题。一旦被发现,就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至今为止,沧月只在小学五年级时因为欺骗家长签字挨过一次这种罚,每当想到那次惩罚经历,当时受罚的部位就会隐隐作痛。

而这次已经不是一个错误那么简单了,除了欺骗家长,偷拿零用钱,还违反了门禁,作为未成年人外出没及时与父母报备等错误,数错并罚。按照家里的规则,这次沧月犯的错误会受到及其严酷的惩罚,并在当天直接进行。

“月月,你知道你这次的错误有多严重吧?家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这是你上初中以来第一次犯这样的错误,接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做吧?”妈妈稍稍冷静了一些,她盯着沧月的眼睛,声音中掺杂了一些失望,使沧月的后背直冒冷汗。

“父亲,母亲…我…知道错了,请您根据家规惩罚女儿吧…”沧月知道这个时候求饶丝毫不会改善自己的处境,还不如有一个良好的认错态度,避免增加自己受罚的数量。

“女儿啊,你都是大姑娘了,不应该犯这种原则性错误啊,不会觉得羞耻吗?这次是让你好好长长记性,知道知道羞。”爸爸明显没有消气“去准备吧,先列出自己要挨罚的数量以及部位,再去洗个澡,仔细清洗一下过会儿要罚的地方!”

一听到“部位”这个词,沧月就满脸羞红,因为她知道这次体罚会涉及到自己最娇嫩的隐私部位。这里是作为女孩子最敏感以及羞耻的地方,平时都会好好呵护,而这次竟然要作为主要惩罚部位暴露给父母惩罚……沧月只得挪着小碎步来到书房,根据墙上贴着的家法列出自己受罚的项目。光是看着家法中的描述,沧月就觉得羞耻无比了。在清单上“受罚部位”处写下“性器”两个字时,沧月不由得揉了揉自己仿佛已经感受到幻痛的私处。这样敏感的私处,只是轻轻磕一下都会很疼,要是拿着工具专门惩罚该有多痛呢?沧月不敢往下想了。

沧月用颤抖的手把写完之后的体罚清单交给父母,红着眼圈走进了浴室。她站在镜子前,一点一点解开了制服衬衫的扣子,又拉开裙子边上的拉链。她不情愿地驱动着手指,慢吞吞地将它们脱下,放进了洗衣篮里。她盯着镜子中只穿着内衣的自己,忽然感到无比害羞,只好紧闭双眼,迅速脱下了丝袜和胸衣。她的手指轻轻捏住胖次的两边,顺着大腿把胖次脱到了脚踝,随后抬起腿,将它彻底脱了下来。这下沧月的身上没有了任何可以遮蔽隐私的衣物,美丽精致的胴体一览无余:一对娇小莹白的乳房,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点缀在乳房中央,淡粉色的乳晕从乳头四周延伸出去;少女光滑的小腹下面,两片阴唇呈现淡粉淡粉的颜色。为了方便惩罚,小沧月自上了初中以后就被要求剃去私处的毛发,所以她的私处周围没有阴毛遮挡,白白净净地展露在外面。不过奇怪的是,从小经常接受严厉的体罚的沧月的身体发育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作为一名高中少女,沧月身材在同龄人中也算佼饺者:如凝脂般细腻的肌肤,修长的大腿,姣好的面容。全身一丝不挂的小沧月此时可以从浴室的落地镜里看到自己雪白的身躯,她自然也是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但一想到这么完美的身躯即将要迎来严厉的责罚,沧月就不由得感到一丝悲伤。 沧月盯着镜子发了一会呆,突然意识到父母还在外面等着自己。时间拖得越久,自己的结局越不会好受。她不敢耽误,急忙跑到花洒下,匆匆又细致地清理着自己过会儿要受罚的各个部位。沐浴环节很快便结束了,她草草地吹了吹头发,简单裹好了浴巾,捂着胸口深吸了一口气,径直走向惩罚室。

“爸,妈,我洗好了,可以进来了吗?”

“进来吧。”

沧月一点一点推开门,拘谨地站在门口,低着脑袋,双手在身前紧张地绞在一起。直到母亲开口让她走近些,她才挪动着小碎步走到父母面前。虽然低着头,但沧月还是用余光睡到了在一旁桌子上码得整整齐齐的惩罚工具:一宽一窄两把木戒尺,一把小型软皮拍,一根女士皮带。它们是父母准备好的本次的惩罚工具,也是今晚沧月的噩梦。

这里说是惩罚室,其实也就是沧月家的书房。不过与一般书房不同的是,房间里摆着一张简单的单人床,上面铺着可拆洗的软垫。床头有三块枕头叠在一起,惩罚的时候可以垫在需要的地方。床的四角还绑有固定四肢的绳索,一般情况下父母不会用它,只有在沧月坚持不下去或者试图抵抗惩罚时才会强制将她捆绑住。床的旁边是一张书桌,每次惩罚会用到的工具都会被提前摆放在桌面上。书桌下面的抽屉里存放着各类外伤药品与工具,以应对惩罚时可能会产生的各种问题。书房的门上面同样贴着家法和本年度的惩罚记录表,这张表记录着沧月每次挨打的时间和错误类型,如果在同一年度犯了两次相同类型的错误的话还会进行追加惩罚。

“拿掉浴巾吧,月月。先跪在地上反省五分钟,我来告诉你这次惩罚的内容。”妈妈平静地说道。

“可是,爸爸还在啊…可不可以等一下再脱……”

“你这次的错误已经是原则性错误,你爸也要参与惩罚,这个时候不好意思了?怎么之前偷钱的时候有没有想到现在的结果啊?”

沧月只能红着脸低下头,慢慢把浴巾解下,叠好放在边上的椅子上。她下意识想要护住自己的私密部位,但一想到家法里禁止在受罚时擅自遮掩身体的规定,便不得不强忍着羞耻感将手臂背在身后。她不敢看的父亲的眼睛,想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被父亲看光,就羞得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次你因为个人原因偷钱、出门不及时与父母联系、缺乏自我管理意识、违反门禁规定,我和你爸决定对你进行原则性错误惩罚。考虑到你第二天还要上学,这次暂且不打你的屁股。但不要觉得能够少挨一些罚,你要挨的数量一点也不会少,减掉的次数会转化为对你的隐私处的惩罚,希望你通过疼痛能够记住自己的这次错误。”

“嗯…”沧月用自己都几乎听不见的声音答应着,咬着唇点了点头。

“下面是具体数量,小皮拍抽打20下大阴唇,窄戒尺抽阴部内侧5下,以及抽打乳房20下。”

仿佛地狱般的惩罚传到沧月的耳边,虽然知道这次会主要罚阴部,但是还是没想到会这么严厉啊自己的隐私处从来没有挨过这么多次惩罚,之前学习的退步明明也才打10下大阴唇,那次难忘的痛苦经历使自己再也不敢放松学习了,这次不但数目翻倍,而且最娇嫩的里面也要受罚,虽然那里从来没有挨过打,但是肯定比罚大阴唇难受多了。而且惩罚部位不仅仅有阴部,还有抽乳20下,一想到自己身为女孩子的两处最重要的地方都要被严酷对待,沧月就害怕得几乎要哭出来。

“现在躺床上去吧,自己抬起双腿向两边分开,抱住膝盖别松手,你应该还记得这个姿势。”

无奈的沧月只好拖着沉重的步伐躺上床,抽泣着摆出这羞耻到极点的姿势,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就这样被最大限度地展现给了父母。

沧月的阴部刚刚发育,柔软稚嫩的两片大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那里的皮肤尚还致嫩细腻,一想到这里马上就会被打到红肿,就不得不让人心疼怜惜。阴部是女孩最敏感、最娇嫩的隐私部位,惩罚这里无疑会带来巨大的痛苦和羞耻。父母本来是想等女儿年龄再大一些再惩罚这里的,但这次女儿犯的错误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底线,如果加以不严厉管教,很有可能还会犯第二次、第三次,最终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沧月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全身害怕地发抖,抱着膝关节的手上渍满了汗液,稍一走神就有可能打滑。她的心怦怦直跳,听着床前母亲的脚步声走来走去,最后停了下来。

在短暂的沉默后,母亲的声音沉沉响起:“现在先打你二十下外面,第一次打肯定会很疼。你可以有三次改变姿势的机会,超过三次保持不住的话,就会有额外惩罚。”

话音刚落,还没等沧月做好心理准备,第一下皮拍就重重地打在小沧的大阴唇上。一瞬间,疼痛炸裂般涌入大脑,让沧月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她忘记了隐私处挨打原来这么疼,恐惧完全占据了大脑。只一下,她便紧紧护住有些泛红的私处夹紧了双腿,眼泪止不住地溢出。

“我数三秒,腿张开,不许乱动,再有两次就加罚。三…二……”

妈妈冷酷的声音无情飘来,沧月不得不抽出双手,分开两腿,将尚还能感受到余痛的私处再次暴露在父母眼前。

“啪!”皮拍再一次重重地抽打在了那柔嫩处,不等沧月痛叫出声,第三下、第四下便接踵而至。剧烈的疼痛驱使她本能地将腿合拢,但残存的理性让她不敢动弹分毫。她只能一边双手用力掐紧膝关节的肉,一边咬紧牙关忍受着巨大的羞耻与疼痛。

皮拍一下一下地撕咬着沧月的私处,一次又一次地考验着沧月的意志力。她的嘴唇几乎咬出血,手指下的皮肉早已被掐得发青。但即使是这样,巨大的疼痛依旧让她几次维持不住姿势而打滚。每当这时,母亲也不会催促她,只是默默地看着躺在床上哭得不成样子的女儿,静静地等着她恢复姿势。

对沧月来说,这五分多钟如同五个世纪一般难熬。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了,第二十下结束后,她仍颤抖着继续维持挨打的姿势,直到母亲收起皮拍,亲口告诉她第一项惩罚结束后,沧月才连擦泪都顾不得,连忙放开双手去揉自己可怜的私处。她的大阴唇肿起了肥肥的两片,红肿得有些发烫,稍稍一碰就疼得她直吸气。但还没等她消化掉方才的疼痛,母亲便又拿着戒尺回来了。“揉好了就自己掰开”她毫不留情地说,“别让我说第二次。”

小沧只能恋恋不舍地移开了还在揉按私处的手,边哭边忍痛将两片红肿发烫的大阴唇用手分开,露出女孩子最最重要和敏感的生殖器内侧部分。仅仅是将挨了罚的私处掰开就已经让她疼得直吸手,而从来没展现在别人面前的部位被自己亲手亮出展示给父母,这让沧月脸红到了耳垂,未知的疼痛更让她揪紧了心。她紧闭双眼,深深地呼吸着,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过母亲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先静静观察着女儿最羞耻的部分:里面的嫩肉是漂亮的粉红色,和刚刚旁边受过惩罚、颜色充血变成了深红的阴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明已经按照要求将私处掰开到最大限度,可准备好接受的责打却迟迟没有来,这种又羞又怕的等待让沧月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两瓣小阴唇随着小沧的呼吸轻轻颤动,小小的阴蒂从包皮里钻出,露出一个粉色的小头。阴道口也在分泌着液体,顺着沧月的阴部和肛门流到沙发上。

等了良久,母亲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本来应该是五下,但加上你刚才违规加罚的两下,一共七下!打这里会很痛,但是姿势要保持住,每下我都会在你姿势到位后实施,一下也不可能少,你最好不要有挣扎乱动的心思。”

沧月咬紧牙关,做好最大的心理准备以迎接这羞耻的惩罚。“啪!”地一声响,戒尺狠狠地落在小沧的隐私处,直接覆盖了小阴唇、阴蒂和尿道口。痛苦瞬间在小沧最柔弱的地方炸裂蔓延开来,她惨叫一声,从床上直接滚到了地上,捂住私处大口喘着粗气……抽打里面的感觉远比沧月想的要痛苦得多,肿起来的软肉似乎因为疼痛在小沧的手心颤抖着发热,指缝间不自控地流出了一股股液体。小沧缓了大概半分钟才有力气重新爬回床上,再次哭着掰开大阴唇,露出里面迎接剩余六下的惩罚。

她刚恢复好姿势,第二下击打便重重落下。她惨叫一声,浑身抽搐了五六秒,手指伸直又握紧,最后又不得不放回原来的位置,将阴部再次掰开。

第三下也毫不留情,精准地抽在了沧月的阴蒂上。她哭着护住里里外外都红到透的私处,却又在几秒钟后不得不放开。一放手,第四下又如期而至。

沧月早已满脸泪水,哽咽着说不出话。疼痛完全盖过了羞耻感,她拼了命一般地揉着私处里面,完全不顾仍在汩汩流出的淫液。她能感觉到自己的阴蒂已肿大了一圈,正疼得发烫。她心里打起了今天的第一千零一次退堂鼓,但无论她怎么躲都不可能逃掉,只能依旧最大限度地掰开自己的阴唇,不自愿地迎接下一次打击……

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在如同地狱般的抽打结束后,沧月已经瘫躺在床上,仿佛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动弹不得。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阴部内外都红肿不堪,有些地方有点泛紫,疼得她不敢移动双腿。但母亲没有给她休息的机会。

“小沧,起来跪好,自己托住胸部。”

听到这句话的沧月几近绝望,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她牢牢抱着自己尚还白嫩的胸部,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父亲想要上前拽她起来,都被母亲拦下了。她拿着皮拍,看着哭泣不止的女儿一言不发。沧月一连哭了两三分钟才哭干眼泪,忍着痛坐起身跪好,将还在泛痛的私处紧紧夹在两腿间,双手颤抖着托住了自己引以傲的乳房…

“啪!”一声炸响,皮拍在她的乳房上留下一大片红色,乳头被打得缩回又探出。她忍着泪咬着牙,害怕地等待下一次攻击。

母亲的动作没有任何停顿,她的双手不断挥舞着,一下又一下地抽打着沧月的胸部。沧月乳头周围逐渐由粉红化为正红,又变为深红。乳房被打得四处乱晃,却又在沧月的托持下不会晃出母亲的攻击范围。沧月的泪水顺着脸颊淌下,有几滴滑在了红肿的胸尖上。

母亲的每一记责打都带着风声,最后炸开在乳尖上。“啪!”又是重重一击,打得沧月泪珠飞溅,身体忍不住乱晃,无意间又蹭到了股间红肿的私处,又疼得她差点没跪稳摔倒。她强忍着来自身体多处的疼痛,再一次托起了乳房……

终于,噩梦般的二十下打完了。母亲收起了惩罚工具,又命令沧月在凳子上跪好,将纸笔放了在桌子上。在和父亲一同走出房门时,她回头说道:“写一份一千字的检讨,半个小时我会来检察。”说罢便紧紧关上了房门。

沧月拿起笔来,左手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红肿发疼的私处与胸部。盯着它们那红到发紫的可怕颜色愣了几秒后,稿纸上绽放出了几朵晶莹的泪花。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