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为木子、释仙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含有大量的F/M内容,不接受的话不建议观看本文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再祸害自己了,这已经是第几回了。你不想睡觉,我还想睡个安稳觉呢。”

“可是……”

“什么?”

“姐姐你发现我这么晚发朋友圈,你这不也没睡嘛。”

“你还管起我了是吧?明天给我等着。”

嘟嘟嘟…语音被挂断了。

一夜无眠,整个晚上我都提着心不敢入睡,从认识姐姐以来,还从来没看她发过这么大的火,完全不知道明天要面对什么。

我叫星星,至少姐姐总这么叫我,我跟姐姐是在游戏里认识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暴躁的网瘾少年,骂人扣字起步就是一堆星号,姐姐在那时主动加了我的好友,一番温柔劝化下,我就这么和姐姐结下了缘分。

“我看你打字总带星号,以后就叫你星星吧。”

“随便。”

“刚才看你报地址是这个市的,是真的是假的啊?”

“真的啊,我怎么可能说假的。”

“你知不知道在网上暴露自己的信息很蠢?以后不许这么做了。”

“我凭什么听你的?”

“因为我也是这个市的,你要是不听话我可以顺着地址去揍你。”

“你来啊,有本事打死我。”

我敲下了让我后半生都爱恨交加的一句话。

就在那把游戏打完的第二天,一个女士出现在我包月的网吧门口,二话不说拽起我就走。后来我问网管为什么不拦一下,他说看这个女人的气势特别像我家长。

“哟,刚成年不几天就来开房啊,你还挺厉害的,这哪约的介绍介绍啊。”我莫名其妙的就坐在了酒店的大堂里,我的身份证放在茶几上等待入住的登记,旁边凑过来一个痞气的男人说着不着调的话。

“起来,登记,上去。”女人很冷漠的对我说道,我哪敢反抗她,像个跟屁虫一样走在她后面。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如果换个人来我定是不会像被胁迫了一样乖乖听这个女人的话,但她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感染并教育了像我这样缺少关爱的少年。

电梯门打开之后,我很明白自己要面对什么,她在网上说的要揍我并非虚言,但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当房门打开的那一刻我还是被震惊到了。

一个屁股已经布满伤痕的女孩背对着房门跪在那里,落地的镜子反射着那红肿的翘臀,我预感到我自己的屁股很快就要变成这个模样了。

门只打开了一个缝隙,但我和女人进到房间里后,她并没有很快的关上门,女孩就跪在那里微微的颤抖着,内心的惶恐显露无疑。

“起来吧,去床上歇会,你替她的位置。”

女人的后半句话显然是对我说的,跪着的女孩艰难的爬起身子往床上走去,而我却僵在了原地。

“怎么?不是叫的挺凶的吗?到了实地不敢做了?”

虽然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我还是跪了下去,甚至膝盖的位置都压在了女孩留下的两个圆形痕迹那里。

“还是很听话的嘛,以后你就认我做姐姐吧,再有不听话的时候,那个屁股就是你的下场。”姐姐她蹲在我的面前,指了指女孩的方向,她的眼神非常犀利,我不敢与其对视,只能将目光往下挪。

“哟,姐姐还是挺有魅力的嘛,你的小兄弟挺认可我的嘛,你最好让他回归原样,不然我可要打你了。”

姐姐给了我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是亲眼看着自己的下体慢慢膨胀,在裤子上支出了一顶帐篷。我哪经历过这个,更何况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有气质的一个女人,更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孩的裸体。

“不听话了不是,把衣服脱了,去洗个澡,瞅你臭的。”

我仔细嗅了嗅身上,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啊。但姐姐说的话还是得照办,用酒店的东西洗好了澡,我着重的摸了摸自己屁股,最后享受了一下顺滑的手感。

捂着下面慢慢的往外面挪,我没在浴室里发现有任何的毛巾和浴巾,只得浑身是水的往外走。

还没等我反应过,姐姐坐在床尾一鞭子抽在了我的胳膊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句:“把手拿开。”

疼痛让我不得不放弃羞耻,我看到侧躺在床上的女孩看到了我这个样子,把身体蜷缩的更紧了些。

姐姐换了一身性感的衣服,是我印象里的那种女王套装,最显著的皮裤勾勒出姐姐那迷人的线条,上半身倒是裹得很严实,完全没有开放的女王样子。

“眼睛老实点,看哪呢?和想象里不一样吧,以后要是听话也不是不可以给你看。现在,过来趴这。”

姐姐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命令我趴在她的腿上,我真是头一回做出这样的姿势,就算小时候父母也没这样打过我。

姐姐的手掌很快落在了我的屁股上,轻轻几下便让我感觉到疼痛,但最难以忍受的不是这巴掌带来的疼,而是这姿势的怪异。

我是趴在姐姐的腿上,她的两腿中间夹着我那根致命的东西,况且自从进门开始他就没低下过那骄傲的头颅,此刻被强硬的束缚在两腿中间,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我的各处器官发育都没什么问题,也不存在花苞紧闭的情况,花蕊能在想开放的时候自由的突破花苞,但直到我长这么大为止我也没主动试过这方面的手艺,其敏感程度可想而知。

姐姐的腿在我放松的时候紧紧的束缚住了要害,这屁股上的疼自然让我浑身不适,生理上的反应让我试图扭动身体躲避手掌的拍打,但就在这一起一落间,被束缚住的那根东西也在不停移动,整个过程越来越向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了。

手掌停下的很突然,我都已经熟悉了她们落下的规律,屁股上的疼痛也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阶段,那坚挺之物也从最初的疼痛难忍到逐渐舒服。但这突然的停下很明显是我快要达到舒服的极端时,浑身的不舒服让我抓心挠肝。

“去,趴上去。”

就在我扭了一会才缓解掉不舒服的感觉之后,姐姐的话音又落了下来。这一次的命令着实让我感到尴尬。

那个赤裸的女孩此时正打横地趴在床上,头部垫着一个枕头。而姐姐把另一个枕头放在了床竖着的稍偏的位置,显然是要我把头也像她那样垫好。但这时就面临着一个严重的问题,我没有办法跨过这个女孩趴在床上,我只能趴在这个女孩的身上才能完成这个高难度的动作。

这一幕有些挑战我的内心底线了,如果说赤裸面对姐姐的话心里还有所建设,但要面对一个陌生的同龄女孩做如此亲密举动,甚至把自己的隐私部位都要压在这个女孩身上的话,确实有些过分了。疼痛让我做出了选择,屁股上挨着的藤条是实打实的,来不及想那些世俗的想法,照着姐姐说的趴好了姿势。我尽力的抬高自己的身体,避免把体重全压在女孩的身上,同样是疼痛让我忘了这一切。

泪水和汗水滴落在枕头上,打湿了一片,我的屁股上不知挨了多少下的鞭打,有藤条的痕迹也有板子的照顾,我能感觉到明显的风吹过火辣辣的位置,那里一定是藤条留下的痕印。

我趴在女孩的腰窝上面,我的屁股旁边就是女孩的臀部,受我的牵连让女孩也在这场鞭打里吃了些苦。有一下我明显听到女孩发出了惨痛的叫声,后来我才知道那一下藤条鞭在了女孩的幽门旁。

这第一顿打算是挨了过去,事后的姐姐还是非常温柔的,给我和女孩涂好了药,才给我们互相介绍起来。

姐姐让我管女孩叫月亮,还说这样我们一个星星一个月亮正好搭配,我只知道小时候有一个月亮姐姐,这身边又出来一个月亮还有些不习惯。

从这次以后,我和月亮算是相识了,没事时聊起各自的经历,互相之间也了解了许多,因为同龄的关系,我们彼此沟通的甚至比跟姐姐沟通的还要多。

鸡鸣之时,远处的天空呈现一种别样的青桔配色,我非常喜欢这个时候的天空,以往都是通宵之后才会看见这样的景色,但今天这抹景色的背后意义完全不同,不知道要面对什么,也不知道月亮的屁股要被我连累成什么样,姐姐又会怎么羞辱折磨我和月亮。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