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sp
本文为转载,为欢喜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豆豆仿佛对他认了真,论坛上再也看不到她DIY的照片,一些过去与她交往频繁的网友现在无论用什么话挑逗她,她都一律不冷不热,不再像以前那样大众情人般大送甜言蜜语。只有对诸葛楠,她表现得依然热情,只要在网上看到他,她就立刻抓住他说个不停。但是自从那个晚上以后,诸葛楠再也没有与豆豆见过面,虽然他有时也会有想进行SP的冲动,但是他总是控制着自己,告诉自己与豆豆见面等于玩火,自己不能这样做。公司新接了一个项目,任务很赶,工作量又很大,因此销售部每个人都忙得热火朝天。田晓晓也不例外,这些日子,她忙得顾不得三餐,整天埋头在电脑前不停地计算着。

一天,大家都去吃午饭了,晓晓托同事帮她带一客三明治回来,字迹仍然坐在电脑前忙碌。突然,有一个盒子放到她面前,里面是香喷喷的辣子鸡丁饭,晓晓受不住香气的诱惑,一边接过盒子一边说谢谢,头一回发现竟然是诸葛楠。晓晓放下饭盒,看了看诸葛楠,一时想不出如何应对。诸葛楠温柔地对她说:工作慢慢做,不要着急,你总是不吃饭,这样不行。??

他竟然留意到自己不吃饭,晓晓鼻子一酸,有流泪的前兆,她连忙调整心情:早知道经理请大餐,我就叫同事们都不要出去了。诸葛楠这次没有被她激怒,也没有拂袖而去,而是继续用很轻柔地催眠似的声音说:我特地为你出去买的,同事们都在也没有关系,我仍然会端过来给你。晓晓吃惊地仰起头,在她眼中,诸葛楠一直是个很酷的男人,他什么时候开始会说这样的甜言蜜语了。晓晓,不论你怎么想,我还是准备告诉你,我……就在诸葛楠想表白的时候,门口想起同事们推门而入的声音。诸葛楠连忙收声,而晓晓也迅速把饭盒推回他手里,诸葛楠只好拿着饭盒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而晓晓那天中午吃的是同事帮她买的三明治和奶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诸葛楠办公室那盒香喷喷的辣子鸡丁饭,晓晓的心里很温暖。

然而,她把饭盒推回诸葛楠手中的举动却让诸葛楠误会了,他觉得晓晓这样决绝,一定是想和他彻底划清界限,他心里很不舒服。一直以来,他都是宠儿,家里、学校、公司,他总是顺风顺水。小敏对他千依百顺,豆豆对他热情如火,只有田晓晓,这个他付出最热切感情的小女人,竟然总是对他视若无睹。她不是曾经也接受过他的亲吻吗?为什么如今,会变成这样?

那个晚上,小敏没有能来陪他,寂寞的时候,豆豆却来了电话:我穿着描金丝的桃红色肚兜,你想见见吗?豆豆的声音有点低沉,说挑逗话的时候特别性感。诸葛楠的情欲被挑起来,他说出自己的地址,然后说:你自己过来。豆豆没有矜持,很爽快地答应,然后嘻嘻笑道:我还穿了织锦缎的桃红色T字裤呢……诸葛楠的情绪慢慢挑动起来,他心里有点无奈地想,也许这才是适合他的生活。

他们的见面没有从SP开始,因为从门外进来的豆豆穿着一件白色的长外套,进门一脱外套,里面就是桃红色的肚兜与内裤,这身打扮简直是充满了暗示。

缠绵过后···

她挑染着金丝的红色短发因为湿了所以不太服帖地贴在她脸上,使她看上去很像个孩子,她轻手轻脚地走过来,然后用很低的声音对诸葛楠说:我在你浴室里看到女用香水,我,很不小心地,把它敲碎了。那香水是小敏留下的,豆豆所谓地不小心敲碎分明是一个借口,既表示了她对这件女性用品的不满,也暗示了他们下一项活动的开始。诸葛楠原本还是懒洋洋地靠在床背上,被豆豆这样刻意地挑逗着,不由也有点欲火上升的意味。他向豆豆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豆豆娇笑着走过去,被他一把揪住,他顺手拿起她先前脱下的肚兜,用上面的绳子把豆豆的双手与床头的床档系在了一起,豆豆在整个过程中自然采取半推半就的招数,等到她作状挣扎时,诸葛楠毫不客气地在她屁股上扇了一下:你如果一定要把自己肚兜的绳子扯断,我可不管,这肚兜看上去不便宜呢。豆豆恨得咬牙:你这小人!啪!换来的自然是利索的一巴掌。然后,诸葛楠把豆豆身上的浴袍慢慢脱了下来,里面是她圆润白洁的身子。

豆豆有点Baby FAT,无论是屁股,还是大腿,都颇有点肉。很多女人都往死里减肥,男人们表面上说她们拥有着骨感的美,心里却并不一定受落,因为在床上,一个有点肉的女人远比一个排骨精风情万种。豆豆就是这样一个有点肉又不痴肥的小尤物,她屁股上因为有肉,所以没巴掌上去,屁股上的肉都会轻轻地荡一下,光是这一点,就很有看头。不知道为什么,两次打田晓晓,诸葛楠都是以手为主,但是面对豆豆,他却一上来就考虑工具,事后诸葛楠想到这个问题时,自己都清楚,对晓晓他心里充满恋爱,每一次下手都害怕弄疼她,但是对豆豆他只是追究游戏的刺激,并不在意她的感受。

所以,这次面对豆豆,他用的是皮带,这根皮带不算太宽,但是很重,拿在手里很有质感,抽打起来也比较疼。他让豆豆跪在床上,身子曲起,屁股高高地翘了起来,由于双手被缚,豆豆扭动起来,动得最厉害的是屁股和腰,十分好看。

诸葛楠没有给予豆豆任何前戏,对着她白洁的屁股,他“唰”一下狠狠抽下去,只一下,豆豆的屁股上就留下一道清晰的红痕,豆豆吃痛,闷哼一声。诸葛楠被这白色肌肤上红色伤痕所迷恋,下手更重更狠,这是没有来由的SP,所以它不是惩罚,只是游戏,而游戏往往会因为没有标准而过了度。

诸葛楠一下又一下地抽打,渐渐地,他心里有点迷茫,他这样抽打着豆豆,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心中的快感?为了感官的舒畅?为什么他找不到打晓晓时的万般滋味?任何游戏都经不起细想,这样一深究,诸葛楠突然失去了兴致,他扔下皮带,解开豆豆手上的肚兜,这时豆豆的屁股上早已经布满了经纬交错的红痕,看上去狼狈不堪。

诸葛楠望着豆豆,轻轻抚了抚她的短发:对不起,我想,也许以后我们不适合见面。豆豆赤裸着身子,瞪大了眼睛:为了那瓶香水的主人?诸葛楠摇摇头:不,为了另一个女人。豆豆突然发怒了,她从床上跳起来,手忙脚乱地去拉自己穿来的长外套,她狠狠地说:我可以原谅你有一百个女人,但是不能原谅你在与我一起时,想起其她的女人,你!你太污辱我!!!

诸葛楠看着豆豆冲向门口,他带着疲惫的声音想解释:对不起,豆豆,你,是可爱的……但是豆豆已经不肯领情,她冲出去,脸上有泪痕。

诸葛楠怔怔地听着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心里有着说不清的滋味,他模糊地意识到,田晓晓对他的意义越来越大,即使不在身边,亦能越来越影响他的生活。但是,晓晓,你究竟在想什么呢?诸葛楠揉揉酸涨的太阳穴,神情无奈。​​​​

之后的一段日子,诸葛楠的生活从表面看恢复了平静,他每天用心工作,偶然和小敏约会一次,没有约会的日子,他除了加班,就会准时回家,而那个论坛他已经很少去光顾了。不是他失去了兴趣,而是他开始沉思,这个论坛究竟改变了他一些什么,他是不是应该任凭自己做出这样的改变?

因为这个爱好,他不能答应小敏关于结婚的数度暗示;他失去了他心爱着的田晓晓;他得罪了对他甚好的豆豆……这一切,是他处理得不够好,还是这个爱好根本就是错的?而田晓晓,成为办公室最受欢迎的女孩,邀约她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她很少单独赴约,常常是鼓动集体活动,大家一起去玩乐。其实在每次组织集体活动时,她心里都暗暗希望诸葛楠会参加,可是一次次让她失望的是,诸葛楠从来没有参加过他们的聚会,每次她通过公司内部网发出邀请时,在积极响应的那些人中,诸葛楠从来没有出现过。

直到有一天,大家都约好了一起去吃饭,然后唱K,田晓晓突然发现自己把手机忘记在办公室了,于是她叫大家先走,自己上楼拿手机,然后自己叫车赴约。因为在一起玩的次数多了,大家都知道田晓晓不肯单独约会,所以这次竟然也没有人想起主动提出等她一起走,反而都点头表示赞同。

晓晓冲上楼拿手机,然后再冲入电梯,她意外地发现诸葛楠也在同一部电梯里,她别转脸,心里跳个不停,一时紧张地不知用什么表情才好。电梯一到底楼,她第一个冲出去向外走,那天她穿的是细高跟的皮鞋,在公司大门外的几格阶梯上,她脚一扭,“哎哟”一声整个人坐到地上。

诸葛楠正跟在她身后,见她摔倒,立刻上前扶她,但晓晓却已经痛得站不起来。诸葛楠几乎是整个地抱住她:怎么样,能不能起来?田晓晓见到是他,又羞又恼又痛,试图推开他:不要你管。诸葛楠不再犹豫,把她打横抱起:我带你去看医生。晓晓任性地:我不要你管,不要你管!

诸葛楠低声威胁:你是不是想在这里门口躺上一个晚上?晓晓看看四周,大楼里的人走得七七八八了,陌生人救助自己的可能性也的确不大,她虽然可以打电话向爸妈救助,但是怎么也要等上半个小时,现在自己的脚痛得厉害,看来要马上去就医才是,于是乖乖地闭上嘴。

晓晓的脚只是扭伤而已,并不严重,医生替她冰敷了一阵,然后配了药酒给她,然后嘱咐道:三个月内绝对不要再穿高跟鞋,最好是半年内都不要穿,好好地养养伤。田晓晓这时候只有乖乖点头的份。送田晓晓回家的路上,诸葛楠几次想开口,又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过了半天,他侧侧头,发现晓晓也在打量他,看见他转头,她立刻扭转脸。车很快到了晓晓楼下,诸葛楠没有开门,他静静地看着晓晓,晓晓也被动地看着他,过了很久,诸葛楠才开口:晓晓,我想你。晓晓依然不动,只是眼睛开始湿润,再接着,变有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下来。晓晓……诸葛楠把她拥入怀里,晓晓靠在他肩上,开始低声地抽泣。

诸葛楠的心突然变得很柔软,他清晰地意识到,田晓晓真的是那个他真正需要,真正牵肠挂肚的女子,小敏让他觉得无所谓,豆豆带给他纯肉体刺激,只有晓晓,让他觉得身心舒畅,整个人仿佛突然肉体与精神合一了,感到无比的满足。

田妈妈开始有点察觉到,田晓晓近来有点开心得异常。扭了脚在家休养,不但不愁眉苦脸,反而整天笑嘻嘻的,特别是捧着电话时,脸上简直要渗出蜜来。还是田爸爸比较聪明,他对老婆说:女儿啊,准是谈恋爱了。所有的老妈对于自己女儿谈恋爱的事情总是特别紧张,田妈妈自然也不例外,一听老公做出这样的分析,联系着女儿的表现,越想越有可能,于是忍不住去找晓晓聊天。

那天,田妈妈本来打算早点回家,可是临下班时,小敏却来找她聊天。一向温文的小敏,那天看上去神色黯然,田妈妈忍不住问她:是不是和诸葛吵架了,怎么垂头丧气的。小敏长叹一口气:若是吵架倒也好了,他近来古古怪怪地,好像玩失踪似的,总是见不到人。田妈妈安慰道:男人总是事业心重些,只要不是吵架,事情总是好办。

小敏却说:本来都已经商量着要结婚了,可是现在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根本就没有立刻与我结婚的打算……回到家里,田妈妈显得有点忧心忡忡,她走到田晓晓房间:女儿啊,你老实告诉妈妈,是不是在谈恋爱?晓晓正在看八卦杂志,听妈妈这样一问,倒也坦白:可能是吧,不过我还不能百分百确定,等到完全肯定了,我会主动告诉你。

田妈妈一看女儿并不闪躲,倒也放了点心:那个人是你同事?晓晓想了想,说:算是吧。田妈妈继续说:我听小敏说,近来诸葛楠常常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你交的那个男朋友是不是也忙得厉害啊?田晓晓不由有点心虚,她打探道:小敏阿姨和诸葛楠到底怎么样了?

田妈妈叹口气说:本来好好地要结婚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诸葛楠突然冷淡下来,哎,我当初见诸葛楠一表人才的,怎么到头来并不是个负责任的人呢?田晓晓心跳得快从嘴里跳出来,为了掩饰,她只要借口上厕所才逃过了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晚上,诸葛楠打电话来的时候,田晓晓忍不住问他:你究竟准备把小敏怎么办?诸葛楠沉默了一会儿,用肯定的语气说:我,这就与她摊牌。晓晓着急地喊:你不要提我……说完又觉得有点推卸责任。诸葛楠并不生气,他说:晓晓,你要对我有信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晓晓想了想,终于说:你,也尽可能不要伤害她,她对我其实一直很好。诸葛楠的声音稍稍低落:是,她一向是个善良的女子,是我辜负了她。

田晓晓并不知道诸葛楠是怎样与小敏摊牌的,只是田妈妈带回来消息,说是小敏为此大病了一场,人憔悴不堪,最后田妈妈生气地骂:这个诸葛楠,不要再让我见到他,小敏这样好的女孩子,他都欺负,实在太不像话了。

晓晓忍不住要为诸葛楠辩护:感情这种事情也实在说不准的,也许是他真的觉得另一个女孩子更适合他?

田妈妈还是生气:猪油蒙了心,我打赌另外那个不可能比小敏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狐狸精……晓晓突然站起来,脸色阴晴不定:妈,你不懂,不要乱说!田妈妈一时惊讶:哎呀,你这孩子,竟然帮外人说话。

田晓晓第二次到诸葛楠家,距离她第一次去已经隔了好几个月,想起那天的事情,晓晓还是忍不住有点脸红。诸葛楠这次并不敢造次,两人只是相拥在沙发上缠绵,说着毫无意义,又极为动听的甜言蜜语。

然后诸葛楠带着晓晓参观着他的房子,卧室、浴室、工作间……在视听室里,晓晓惊讶地发现在玻璃橱里赫然摆放着若干盒SP录像带,她脸色一红,嘴里嘀咕:你这个变态色魔。诸葛楠一把拉过她,用力呵她的痒:你再说多一次看看?晓晓被痒得不行,左右闪躲着。闹了一阵,晓晓终于忍不住问:你为什么喜欢这个?

诸葛楠想了想,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晓晓扬气脸:我有耐心听故事。诸葛楠坐到皮椅上,把晓晓抱在膝盖上,然后讲起了他小时候的故事。讲完故事,他缓缓说:我觉得女孩子任性犯错,应该得到一些小小的惩罚,而且这种过程既是一种惩罚,也是一种调情。很值得怜爱……晓晓的眼睛转了又转,终于忍不住问:那,你以后会不会打我?

诸葛楠亲吻着她的耳垂,然后说:我不会随便打你,除非你犯错,但是,如果你坚决不接受这种方式,我也可以控制。晓晓仔细地听他的话,然后说:其实,我还不是很接受这种方式。但是第一次因为工作犯错被你打,我虽然觉得唐突,但是说实在的,打完后好像有种释放感,好像自己为那个错误付出了代价,接受了惩罚,心里变得比较轻松。但是第二次,你因为小敏而打我,而且还用了皮带,其实也不算非常痛,但是我就觉得心里很难受,不能接受。

诸葛楠抚摸着晓晓柔顺的头发:傻孩子,我从来没有因为小敏而打你,我打你是因为觉得你很过分,不懂礼貌,对像如果不是小敏,我一样会这样惩罚你。那天晚上,田晓晓想了很多,她觉得诸葛楠这个“爱好”实在有点古怪,但是又似乎不是那么不可接受。而且,只要自己以后不犯错,诸葛楠说过不会为了打而打,所以自己似乎也不用那么担心。至于以后如果真的做错了事,那么接受惩罚也是应该的,更何况,诸葛楠那么爱自己,也不会舍得真正把自己打伤。

想到这些,晓晓的心情渐渐平复了,慢慢地进入了梦乡。日子平静了一阵,田晓晓和诸葛楠的感情也突飞猛进,渐渐地,办公室里的同事也看出了些眉目,有几个知难而退,不再邀约田晓晓。

谢宇是少数几个仍然对田晓晓不死心的人,他是公司的网络工程师,比晓晓早毕业一年,长得有点像田晓晓的偶像金城武。如果没有遇见诸葛楠,也许晓晓真的会接受谢宇,因为他又能干又酷,是公司的未婚女子杀手,甚至有几个已婚妇女也喜欢有事没事找谢宇来帮自己修电脑,趁机看看这个小帅哥。

谢宇在感情路上过于顺风顺水,从来都只有他拒绝别人,没有女孩子舍得拒绝他,因此当田晓晓拒绝他的约会时,他的好胜心不由发作了。

那天,田晓晓的电脑网络出现了问题,谢宇第一时间赶到,很快帮她搞定,然后邀功道:是不是该请我吃顿晚饭以作感谢?那天诸葛楠晚上正好有应酬,于是田晓晓想了一会儿便答应了,两人约好就在公司楼下的西餐厅吃饭。

下班时,诸葛楠打内线电话给晓晓:今天不能陪你,你乖乖自己回家。晓晓不想多事,便说:好,我正准备走了,回家陪爸妈。诸葛楠在电话里亲吻她:乖孩子!那天,却发生了一件事。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