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班克系统
本文为转载,为N-tnhgmf原创

“哇!”

尽管不是第一次来到斯班克市,但看到这座如同山峦一般的巨大建筑——斯班克中心大楼,顾玥蘅依旧难以抑制地惊叹出声。

仿佛是刻意为了证明即使在建筑领域,自己也能做到极致一般,占据了一整座城市的斯班克集团总部,建造了一座足有六百多层,高度超过两千米的超超超超大型大楼,伫立在这座城市的中央,站在楼底,仰头向上,只能看见大楼耸入云端,根本望不到顶,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还只是2042年,也就是将近十年前的产物!

大楼的底部占地面积足有数万平方米,比一般的住宅小区都要大,这意味着内部绝大多数房间都是没有窗户,看不到阳光的。好在以现在的技术,模拟自然光的照明系统已经完全普及,只要你想,即使是夜晚也可以让屋里和白天别无二致。

跟随着个人终端投射出来的指示,顾玥蘅很快找到了集合点,确实很快,没走冤枉路的情况下也就走了个一公里出头嘛。

在这里,等待进入的应试者已经按照黄线绕着圈排起了长队,粗略一看至少有1000人,清一色的长腿美女,按照要求穿着白色短袖与深色宽松裤子。

她们和顾玥蘅一样,都是来参加斯班克集团女性专业测试员面试的应试者。

测试员,顾名思义,就是测试公司产品的工作人员,斯班克集团的核心产品乃是spank机器、工具、药物以及培训,所以理所当然的,这些测试员未来的工作只有一项,那就是挨打,再说准确点,就是被不同人、不同机器用不同工具,以不同力度打屁股。

测试新的工具给人体带来的痛苦与损伤,测试不同惩戒力度的损伤情况与恢复速度,测试在不同伤情下使用药物的恢复情况,对于一般人来说,这项工作的付出实在是太大,前来应聘的人中,超过95%的人都是SP爱好者,其中不乏重度爱好者,但即使是对这些人,斯班克公司的测试工作也足够令他们痛哭流涕。

不得不说即使随着星际探索,人类的资源已经丰富到了一定程度,内卷还是难以避免的,哪怕经过了资格筛选、网上初试、居家机器测试、地方分部考核这四项淘汰率都超过70%,甚至部分行省超过90%的筛选之后,来到总部参加最终考核的人依旧有不止上千人,看着身后逐渐增多的应试者,顾玥蘅估计,最终的总人数可能不会少于1500人。

今天只有女性测试者过来应试,男性测试者的最后一轮考核在后天举行,考虑到这只是最终来到斯班克市的“种子选手”,今年测试者招聘活动的报名人数很可能超过十万人。

好在能够到达最后一轮面试的求职者已经是报名者里最顶尖那一批,即使没能留在总部,也可以选择回到自己所在城市的分部就职,不再需要额外的考核,虽然薪水会打个六折,但斯班克集团的待遇冠绝蓝星,哪怕是分部测试员的薪酬,也不逊色于市级公务人员和教师这样的高薪职业。

而留在总部的测试员,其薪水不会低于十万蓝星币每月,最卓越者甚至可以达到数百万,跟那些研发部的优秀员工一个标准,一个月就能买一辆豪华的私人浮空飞车。

这也是应试者趋之若鹜的原因,尽管这份挨打的工作哪怕是对于SP爱好者来说都太过严苛,凭借极高的待遇,照样有数不尽的人想要加入进来。

大约排了有十几分钟,队伍开始慢慢地动了起来,像是一条长蛇缓缓爬进山洞般,走进了斯班克中央大楼中。

这是一个非常狭长的通道,至少也有三四百米远,只能看见前方一个接一个的应试者,看不见通道的尽头,左右总共有四五米宽,两侧尽是写着001、002等号码的窄道,窄道不过几米长,前方应该是房间或电梯。

整个通道内通过仿太阳照明器模拟自然光环境,也通过清风系统确保了空气的流通,是以虽然人数众多,却并不显得憋闷。

“欢迎大家来到斯班克中央大厦”

当顾玥蘅走进大楼的那一刻,耳边响起了清晰动听的女声,这是斯班克集团的人工智能VINA的声音,令人惊叹的是,每个人走进来的那一刻都会听到相同的声音,而每个人都只能听到针对自己的,要知道,她们可都没有戴耳机,真不知道斯班克是怎么做到的。

“1012号应试者,顾玥蘅小姐,请跟随队伍沿直线前进,在前方四十五米处左转,进入017号电梯。”

按照VINA的指引,顾玥蘅排着队继续往前走,中途不断有人左转或右转离开队伍,进入电梯间前往不同的房间,终于,大约走了四五十步,她听到耳边响起“前方请左转”的指示,转头看去,左边正好是一个标注着017序号的窄道,走进去,前方五米豁然开朗,赫然是一个敞着门的巨大电梯,看面积至少有100平方米。

电梯里此时已经有了二十来个人,顾玥蘅静静地走进去,找个地方站好,所有面试者都出奇的安静,大家都保持着挺拔的体态和得体的举止,一屋子美女煞是养眼。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始考核,但既然已经进入了斯班克大楼,哪里有摄像头都不意外,能坚持到这一关的都是聪明人,没有谁会傻到还没见到正主,就先给考官留下不好的印象。

等凑足五十人,电梯开始运转,带她们向上升高。

不知过了多久,电梯停止在了107层,顾玥蘅精神一振,随着电梯门打开,一个看起来绝对不止两千平米的大厅映入姑娘们的眼帘,这个大厅,不仅面积大的可怕,更夸张的是它的挑高,竟然有6米以上!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相比于斯班克的建筑有多么豪横,接下来的考核才是重中之重。

大厅内已经有五十位应试者列队站好,手腕上带着一个串有铭牌的手链,另有十多位穿着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全是女性,手里拿着平板电脑和电容笔,应该是来给她们打分的。

几个工作人员端着箱子过来,里面装满了她们这五十人的手链,按次序喊名字认领。

顾玥蘅看看自己的铭牌,上面写着【017组69号,顾玥蘅】。

拿到名牌后,她们被要求站在先前的五十人后面。

一位看起来28、9岁的绝美女性走到顾玥蘅她们面前,脸上带着微笑:“欢迎各位前来参加斯班克集团总部的测试员面试,我是这次考核的负责人,黎羽可。”

“竟然是黎羽可老师!”顾玥蘅一脸惊喜:“没想到在这里就能见到她!”

“各位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的人才了,我也可以少强调很多问题,下面我来讲一下考核流程。”

黎羽可在平板上划了几下,然后又说道,:“本次考核总计参与者有2109人,而总部本次招聘的目标人数为300人,即平均每100人中录取14.22人,由于我们并非采取打分制而是轮次淘汰制,为了公平,将你们全部应聘者随机分为了21个组,每组一百人,其中15个组拥有14个名额,另外六个组拥有15个名额。”

她扫视了眼前年轻靓丽的姑娘们一圈:“你们很幸运,有15个名额。”

“但是不要高兴太早,在入职之前,你们这100人里只能留下15个,所有人都将会是绝对的竞争对手。考核的规则非常简单,就是考验你们承受spank的能力,整个过程完全由机器进行,不会出现由于执行者的失误而导致的不公平现象。第一阶段要求你们站立姿势,双手在颈后交叉,接受60记三级力度的皮带责臀,过程中嘴巴和鼻子发出声音、双手分开、双脚离开原点,视为弃权。”

听到这话,顾玥蘅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虽然三级力度不算非常重,但保持站姿不动不发出声音也太难了吧?这还只是第一关啊?”

其他人也是一脸惊愕,一百张青春动人的面庞,显得分外可爱。

不过大家都是从几重筛选中脱颖而出的翘楚,自然不至于这么容易就怕了,于是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先将全身衣服脱下,放到了标有号码的置物箱里,然后排队走到了画着脚印的一号区域,脚印只比女孩们的小脚大上一圈,看起来大约和45码的鞋印一样。女孩们被告知,如果忍受不住,脚可以在地面上滑动,但不能超出脚印的范围,且任何一只脚不能离开地面,哪怕只有一瞬间,系统也会精确察觉并取消她的资格。

此外,工作人员还给她们的颈部和双手掌心各自贴上了一片包裹着芯片的硅胶感应贴片,一旦双手离开颈部,同样会被判为失败。

当顾玥蘅站定,双脚并紧,保持一个挺拔的姿势,随后,身后升起了两个机械桩,有工作人员给她们逐一涂上了护理液,防止因为皮肤干燥而被迅速打到破皮,并给机械桩安装了执行第一关需要用到的皮带。

顾玥蘅双手十指相扣,紧紧贴在脖颈处,双腿肌肉也绷得很直,同时咬紧牙关,生怕因为一点点失误折戟于此。

“嗖-啪-啪-啪…”

只听得身后电机旋转,皮带带着风声,闪电般地击打在她的雪峰之上,一道贯穿两个臀瓣的粉痕瞬间浮现,清晰可见。

由于房间太大,人数太多,皮带虽然同时落下,声音却有远有近,甚至还有明显的回音,一百个屁股被抽打,真正的击打时间只有零点几秒钟,各种声音却响个半天。

这回音着实壮观,让顾玥蘅一惊,直到回音消散,她才注意到身后火辣辣的疼痛。

毕竟考核才刚刚开始,第一关的力度和工具都不算非常凶狠,三级力度是1000名成年女性志愿者测试的平均力度,基本就和家里的女主人打孩子的力度一样,对于这些层层选拔出来的SP爱好者、抗揍小能手,这个力度平时都是拿来热身的,所用的皮带也不是执行惩戒的厚皮带,而是偏薄的硬皮带,就和真正的皮带差不多。

顾玥蘅也微微松了一口气,感受着臀上尚在可接受范围之内的火热,她略微估计了一下,照这个力度,三十下保持不动应该问题不大。

“嗖-啪-啪-啪…”

“嗖-啪-啪-啪…”

“嗖-啪-啪-啪…”

… …

随着时间的推移,身后的疼痛不断累积,硬皮带脆生生的疼痛也开始趋近于撕裂感,不少人已经开始大口大口地深呼吸,以缓解传入大脑的疼痛,有些人甚至已经控制不住腿上的肌肉,后脚跟已经抬起,却又强逼着自己放下。

负责人黎羽可看着前方100个粉红粉红,分外可爱的翘臀,不禁想起了当年的自己,早在十年之前,自己也和这些女孩一样,来到斯班克市进行考核,当然,当时的斯班克公司虽然也很强,却还没有现在这样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般堪称蓝星第一企业。

“当时面试者可远没有这几年这么多,不得不说,现在的姑娘们确实很优秀,就这一组人放到当时,应该有八成都能达到考核标准。”

遥想当年,斯班克集团虽俨然成为了一方巨擘,但SP普及化刚刚起步,选择面试测试员,天天靠挨打赚钱的人还是极少数,尽管斯班克拿出了令人咋舌的待遇,也只有极少数SP爱好者和家庭条件较差、急需用钱的人会选择,考核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绑起来挨打,手边放着一个按钮,按动按钮代表放弃,什么时候只剩下招收人数,什么时候截止。

很多人觉得如果收入这么高,自己一定能咬着牙坚持,但是几百皮带板子下来,精神早就崩溃了,真正能坚持下来的,要么是真抗揍,对疼痛不怎么敏感,要么是意志力真得足够强,能够完全克制住自己的双手。

毕竟当你身后疼痛难忍,每一板子下来都觉得如同下地狱般的时候,手边有一个随时终止的按钮,按动按钮几乎是来自本能的动作。

那一年,十九岁的黎羽可放弃了前往中央舞蹈学院就读的机会,选择应聘斯班克集团的测试员,因为只有拿到这里高昂的收入,才能还清那个跳楼父亲炒股欠下的巨额债务,从来没有挨过打的她,含着泪、咬着牙扛过了多达200下四级力度板子的重打,又经历了79下五级力度的鞭打加赛,终于熬走了90%的竞争者,原本雪白可爱的臀瓣,被打到乌黑肿胀,要不是斯班克科技惊人且专注于研究spank技术,这种程度的责打能把人屁股打烂,活活打死,但尽管由于技术原因,考核者的身体健康得以保证,疼痛却一分都不会减少。

即使是使用了斯班克集团内部的特效伤药,她的伤也足足养了一个星期,而正式入职之后,测试新款的合成皮拍、测试新款的橡胶棍、测试更新的四级力度、五级力度…

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黎羽可作为一位非sp爱好者,在一次又一次的测试任务中脱颖而出,甚至成为了斯班克公司录制SP机器宣发视频的测试员,至今,斯班克公司主页上仍然挂着以她为测试员的斯班克系统1.0(2044版)宣传视频,尽管SP机器才是主角,但凡是看过这段视频的人,无不认为这个在不同力度下面不改色,顶着巨大疼痛还能微笑着讲解及其功能的美丽姐姐,才是真正的视频主角。

时至今日,年仅29岁的黎羽可已经是斯班克集团测试部负责管理员工训练的副部长,每月的收入都远高于倒霉父亲当年欠下的债务,也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过测试任务了。这次亲自负责一组考核,除了因为这几天工作不多,闲着也是闲着,也是动了收徒的心,想要看看能不能碰到一个有天赋、肯吃苦的学生。

眼看第一轮测试结束,只有两个女孩因为双脚移动,或是发出了声音而被淘汰,穿上衣服,被哭着带离了这个房间,尽管回到当地的分部也能获得不错的待遇,但第一轮考核就失败,比起一会被后几轮淘汰的人们,她们一入职就会更低一些,仅仅高过那些没能来参加总部测试的应聘者。

况且她们两个都是在最后几下才出现失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怎么能不悲伤?

“第一轮结束,五分钟自由修整。”

听到黎羽可的声音,顾玥蘅终于松开了因为死死攥住而夹得手指生疼的双手,将贴片取下,交给了身后负责回收的工作人员,一边活动活动绷得酸痛的双腿,一边将双手放下,轻轻贴在已经布满粉红色的双丘,感受着那里滚烫开水般的火热。

随后,她开始忍着疼痛,轻轻按摩着那里,由轻到重,由慢到快,活动着身后的皮肤,如果害怕揉臀时的疼痛而选择不揉,只会加快身后伤势的累积,虽然斯班克的技术摆在这,无论如何不会把她们打到皮开肉绽,但以来皮肤状态越来越差,会影响后面的承受能力,二来斯班克集团也不是仅仅考察大家的抗揍能力,身体状态和意志力也很重要,假如让他们觉得自己意志薄弱或者肌肤质地太差,不适合这份工作,那就得不偿失了。

环顾四周,大多数人都像她一样,忍着疼痛揉捏臀部,少数几人疼到崩溃,抱着屁股大口喘着粗气,显然是勉强过关,不过没有人说话或者喊出声音。

休息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五分钟转瞬即逝,黎羽可拍了拍手,要求大家停下动作,站直听她说话。

“非常不错,第一关只有两个人淘汰,我很满意,当然这对各位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黎羽可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那么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不得不增大后续考核的难度,无论如何,你们只能留下十五人,倘若关卡难度太低,岂不是要浪费很多时间?”

“第二关,我们将会使用四级力度的竹拍,并且要求大家双手正握在单杠上,支撑着自己的体重,毕竟测试员是一个很考验体力的工作,身体素质太差可无法胜任。”

伴随着黎羽可一挥手,工作人员点击平板上的按钮,98个女孩面前各自生气了两根铁棍,当铁棍升高到2.3米的高度时,向后弯折,伸展出一根圆柱形横杆,两边横杆连接到一起,形成了一根可以握住的单杠。

这单杠的造型与日常所见到的完全不一样,两根立柱在女孩们前方一米左右,从侧面看像是7字型,只有横杆在她们的正上方,这样的设计,可以防止立柱影响到身后责打的执行。

脚下立足之处缓缓升高,将她们按照身高各自抬升了一定高度,确保她们高举双臂能够刚好握住单杠。

随后,黎羽可又发出了恶魔般的言论:“你们如果胳膊累了,可以选择用一只手吊着,让另一只歇一歇,这我没意见,不过如果双腿抬起影响到了挨打,那么对不起,淘汰。”

“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用双手负担全身的体重,还要保持在挨打的时候身体挺直。”顾玥蘅心中一片了然,不过以她健美操二级运动员的身份,不管是抓单杠还是保持挺直,都和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这一关对她来说,只要全力以赴地忍受疼痛即可。

“当我倒数十个数,说出开始的时候,你们脚下的支撑将会降下去,所以在此之前,握紧横杆,直到你们选择放弃,这一关的数目是:50。”

“10、9、8、7、6 、5 、4…”

随着黎羽可开始倒数,顾玥蘅握紧了头顶的横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3、 2 、1,开始。”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