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有声书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1

像是梅雨的季节,整个弄堂里显得愈加暗沉,莫静把好不容易晾干的衣服抱回屋堆床上,长长舒了口气,手机突然响起,是妈妈的电话。

“静静,你快回家吧,好像你奶奶快不行了。”

“我……好吧。”

莫静挂了电话,眼泪流了下来,她不知道该不该回去。自从爸爸去世后,妈妈的再婚让奶奶爷爷家的亲戚心有芥蒂,莫静跟着妈妈过,奶奶爷爷家总是觉得莫静不如从前了,就这样尴尬的维持着表面的过得去,其实莫静觉得真正委屈的是自己。

除了妈妈真正理解自己,爷爷那边的亲戚已经越来越看不惯莫静,认为她的心野了,根本就是忘了根的人,这里面就包括了她的堂哥,视爷爷奶奶为生命的哥哥。

莫静有点怕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习惯见着莫静就说,你要记得你姓什么,你要记得你身体里流着莫家的血,莫静开始还认真的听着,可是后来她就有些烦了。

她不是不明白,但也没有必要一直在耳边说吧。其实,莫静因为从小很少在爷爷奶奶身边,所以并不象哥哥对爷爷奶奶那样感情深,但她也努力的让自己做到最好,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

从学校毕业找到了工作,重心的改变让莫静似乎找到了生活的明媚,她有时会让自己疯狂的工作,至少可以忘记很多烦恼。她从妈妈家搬了出来,也很少去爷爷奶奶家,虽然在一座城市,但除了定时回家看妈妈以外,几乎没有去过其他亲戚家,直到两年前,因为姐姐偶遇莫静,将心里的不满全倒出来狠狠骂了莫静后,她才恍然,原来在他们心里,她是这样的无耻,也是真伤了心,两年都没有了跟爷爷奶奶家所有人的联系。

可难道真的不想吗?只有她心里清楚。

如今,却突然接到这样的消息,去了又要怎么面对那些恨她的人?

2

丹丹拿起酒杯,看着坐在对面愁云不展的莫静。

“宝贝儿,别愁了,干了这杯,姐姐我今天为了陪你,出血本了,你看这吃饭的地儿,高大上吧?”

莫静昂头喝干了一杯。

“丹丹,还是你好,没有你,我真就是孤家寡人了。”

“依我看,你还是别去了,你对奶奶的心,她一定知道,你要是去,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代罪羔羊,没有尽孝这一条,就足够你受得。”

“这本来也是我没有做好的。”

莫静说完哭了起来,丹丹看她开始胡言乱语,没想到这么多年她依旧三杯倒,正当丹丹准备买单发愁怎么把她弄回家时,一个男人出现在她们身后。

顾汐?丹丹立马清醒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男人,冷面杀手,成天把莫静折磨的想死的老板,没错,莫静就是给他当了一年的秘书,磨练成了无所不能的小蜜蜂,而与想象反差如此之大的外貌让丹丹几乎过目不忘了这个男人,这个在莫静嘴里统称为魔鬼的男人。

“这就是你说有事,晚上不跟着我陪客户的理由?”

顾汐看着脑袋已经耷拉到桌子上的莫静,嘴里冷冷的冒出一句,莫静似乎没有听见,还在边哭边说着她的苦恼,完全没有把身后的男人放在眼里。

丹丹紧张的戳了戳她的胳膊,却被莫静将胳膊又挡了回去,为了解围,丹丹转身对顾汐说。

“你好,我是莫静最好的朋友,她今天遇到点事儿,所以,她没有骗你,是真有事儿。”

这时候的莫静好像被什么惊醒似得,马上抬起头,看到身后的顾汐,先是一怔,之后微微笑了起来。

“对不起,顾总,让您看笑话了,我可以工作,现在就陪你去应酬。”

“喂!莫静,你…”

丹丹着急的拉住她,明显这丫头酒劲没有退,万一出事怎么办,这男人看着也不排除衣冠禽兽之类,可是眼看着她真要跟着走,丹丹上前拉住了顾汐,却突然觉得又有些鲁莽。

“额……她可能今晚就不适合再……”

“丹丹,我没事,你回去吧。”

这句话莫静说的倒是清醒,丹丹看着他们两的背影,只能祈祷这孩子能够时刻保持清醒。

3

顾汐的办公室里除了翻阅文件的声音,就是残忍的呵斥声,这对于他的秘书莫静来说早习以为常,刚进公司的时候,莫静一度无法适应,但毕竟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于刚毕业的莫静来说,忍耐就是最好的通行证,所以度过三个月的适应期后她基本已经习惯了这位奇葩的领导。

跟着顾汐干活,就是一个字,累。所以一年连假也没有请过,可是今天,莫静久久徘徊在办公室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年底是公司最忙的时候。

“顾总……”

“文件放桌子上,下午会议取消,通知下会议单位,什么时候改好报表什么时候开会!”

顾汐明显的心情很不好。

“好的。”

莫静现在原地支支吾吾,顾汐抬起头。

“还有事吗?”

“我想请两天假。”

“请假?你不是说,你不会回家了吗?”

顾汐的话意味深长,莫静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她脑袋晕晕乎乎,被顾汐送回家后就倒头大睡,今天早上醒来口干舌燥,难道是话说多了?

突然一阵尴尬,因为在公司这么久,她从来没有跟顾汐说过工作以外的话题,她见过漂亮的女人来办公室找过顾汐,也见过很多其他部门的女生借着各种理由接近这个望而生畏的男人,可是莫静却清楚自己的职责,她要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不能有半点闪失。

“我……还是回家吧。”

顾汐合上文件,点点头。

“你可以回家,不过你得跟我去见俄国的客户,只有你会俄语,必须当我翻译。你家不是在富塘吗?客户约在那里,我跟你一起去,先见客户。”

“阿……那…”

“要不然就不批准。”

“那好吧。”

莫静没办法抗拒他的命令。

富塘其实并不远,开车两个多小时就到了,一路上莫静的心情都很沉重,脑子里想到的都是曾经的事情,奶奶喜欢男孩,所以小时候的莫静并不招奶奶喜欢,可她毕竟也是奶奶,这是个神圣的身份吧,莫静觉得不论奶奶喜不喜欢她,总是要尊敬爱戴才对。

可是她却突然离开了人世,也不算突然,好像这些日子她身体都不太好,有太多的情感憋在心里无法释怀,莫静知道,不论有再多理由,没有人会想着你的,他们只会看重你没有做好的事情,闭上眼睛,就让全世界当自己是坏人好了。

“你先跟我去见客户,然后我跟你顺路去你那里,等结束了我们直接开车回去。”

“我得待两天。”

顾汐看了莫静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说,两天?看你能不能待两天。

中途妈妈打来了电话,意思也在纠结她要不要去,莫静果断告诉妈妈,她一个去就好,代替妈妈了,毕竟现在她去也是看人脸色,她受不了妈妈受别人的气,更怕发生她所无法控制的局面,她清楚,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4

客户见面只用了一个小时,而莫静这一个小时完全没有带脑子,好几次谈话卡壳,等见面结束,莫静以为顾汐一定会发火,没想到他什么都没有说,这样挑剔的人竟然也能网开一面,或许他真的已经知道了奶奶去世的事情,才没有骂她,看来他也并不是完全的不近人情。

殡仪馆看上去总是死气沉沉,今天是第二天,来的人不少,但大多只留了一会,安慰了家人应该就离开了。莫静现在外面,咬着嘴唇,心里五味成杂,看着进进出出的人,实在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还进去吗?”

顾汐问她。

“嗯,顾总,您在这儿等我就行,我这就去。”

莫静走向殡仪馆,能感觉到身体轻飘飘,双腿强忍着不让自己瘫软,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手臂揽过她的肩膀,这股无形的力量竟然让她感动,扭头一看,顾汐?他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顾总……”

“行了,来都来了,至少也要祭奠一下。”

莫静突然发现顾汐的另一面,她开始对身边的男人开始不一样的审度,他侧脸的轮廓看上去非常精致,冷峻的脸跟他的人相辅相成,可是他却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出现。

厅堂里随处都是抽泣的声音,莫静的到来正好是中午,客人都基本走了,剩下的就都是家里的亲人。看到莫静,所有人都像是被按了静格,诧异,悲伤,愤怒,隐忍,各种情绪。

莫静穿过那些眼神,走到奶奶头像前,深深的行了礼,眼泪默默流了下来。

奶奶,一路走好。

“莫静!你滚!”

姐姐的一声怒吼划过死般的沉寂。

莫静低着头,她有过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想过身边会多一个人。

“您先离开吧。”

顾汐顿了几秒,转身向门口走去。

所有人围着莫静,早已泣不成声的哥哥瞪着眼睛看着她。

“你他妈还有良心吗?被狗吃了吗?莫静,你知道你多伤大家的心,多伤奶奶的心吗?她走之前还想着你,可是你呢?”

莫静只是流泪,她无言以对,又能说什么呢?

“百善孝为先,你今天这样,会遭天谴的,我们莫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你还有脸回来!”

“莫达,你看你曾经最疼的妹妹,现在什么样子,长大了翅膀就硬了?”

“对啊,莫达,奶奶还没安息,得让她有交代!”

哥哥走上前,看着莫静低着头,他想着如今这样陌生的妹妹,却再也不是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满世界跑的孩子。

“静静,你得给奶奶一个交代。”

“给奶奶交代我可以,但你们有什么资格那样说我,你们给我的爱又有多少?算了,我不想说太多。”

这句话果然又一次燃起很多人的怒火,哥哥拿起挑烧纸灰的粗竹棍。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妈再嫁我就警告过你,以后对爷爷奶奶不孝,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我……”

“你别解释!如果你还有点良知,你就给我老实趴下!”

莫静咬牙退后一步,心里碎念,也好,就当做来弥补真正没有做好的地方,是真的少给了很多关心。双手扶在桌子边缘,静静等待着惩罚的到来。

是什么让曾经特别好的人变得如此冷淡,莫静还是喜欢哥哥的,至少小的时候,别人都觉得哥哥是混混不听话的时候,她觉得哥哥最好,会给她吃好吃的糖果,会背着她奔跑于大小的弄堂和街巷,她曾经天真的觉得,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男子,虽然有点坏,有点不正经。

直到身体传来的疼痛感让莫静一个激灵,实在太痛了,棍子的声音抽打在屁股上清晰非常,毕竟不是小时候了,再也不是从前小打小闹,哥哥是真的用了很大的力气,他到底有多恨自己?莫静想着,双手紧紧抓住桌子,用力到指头上的骨节发着惨淡的白。

“啪!”又是沉闷清脆的一声。

莫静的肩膀开始颤抖,她哭了。

不是因为疼,是她觉得伤心,好像从此真的要失去了什么似的。

“静静,你别怪我狠,这是你欠奶奶的。”

莫静摇着头”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错了,我……”

话还没说完,一棍子又抽了下来。

周围的亲戚就这么看着,似乎觉得这样也不足以填平心里的愤怒。

一下又一下抽打,让空气变得异常粘稠,莫静很想伸手挡,但心里也有股倔气,努力撑着不屈服。

“够了!”

气氛突然扭转,哥哥的举起的棍子停在半空,这个熟悉的声音是顾汐,莫静吃力的转身,看到顾汐伸手拉住了哥哥手里的棍子,高高的身影就这样突然挡在莫静的面前。

他不是先离开了吗?莫静庆幸之余更多的羞耻,这么狼狈的时刻,竟然被自己的领导尽收眼底,他该怎么看自己,以后该怎么在他面前抬起头,难道这工作就这么止步于此了?

顾汐的再次出现让家里的人出乎意料,最为诧异的就是哥哥,他甩开顾汐挡着棍子的手,气势汹汹。

“你谁啊!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汐拍了拍沾在手上的棍子上的灰,棍子上面还有挑过火盆的余温。

“她跟你们什么关系我不关心,我在意的是她跟我的工作有密切联系,你这样会影响她给我正常工作。”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亲奶奶去世了,你懂吗?她做错了我作为长辈在教训她,外人请别干涉!”

莫静拉过顾汐,低声说”顾总,你先走吧,我求你了。”

顾汐完全没有理会她,而是拉着她的手向外走去。

手掌传来的温度掩盖了身体上的疼痛,就像是种魔力,竟然跟着顾汐走了。

耳后是家人的谩骂,哥哥不断叫着莫静,可是莫静却没有再回头。

终于出了殡仪馆,莫静再也忍不住,边跟着顾汐走边放声哭了出来,她双手掩面,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顾汐只是站在她身边,什么话也没有说,反而是莫静发泄之后才意识到,顾汐还在。

“对不起,你…就当做什么也没有看到,还有…谢谢你,我不会影响工作的。”

“你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哭吗?”

顾汐打来车门,准备先上车,突然想到什么看着莫静“你可以趴后座,副驾估计你也坐不了了。”说完顾汐便上了车。

莫静怔住,疼痛感依旧清晰,甚至每走一步都牵扯着痛,但真太娇气又觉得丢脸,莫静咬了咬牙,还是坐在了回来时的老位置,顾汐的副驾。不出所料,才一坐上,痛到不禁浑身一抖,但她还是逞强的准备系安全带,却被顾汐一把将安全带甩开。

“你逞什么能?!马上到后面去,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顾汐的脸上浮现出平日里常见的阴沉,而面对这样的表情,莫静除了照做别无选择,她不想跟衣食父母作对,况且,过了今天,她也不确定顾汐会不会突然有天叫她去办公室辞了她,毕竟,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于外人来说,莫静觉得自己有口难辩。

5

这段路程好像比任何时候都长,莫静除了忍受身体上的疼痛,更悲伤的却是心里的迷茫,完全已经摔碎的心,无法去弥补,哥哥的态度让莫静一遍遍不愿承认事实。她还是舍不得哥哥的,可是,有什么在远离的感觉,伸手抓也抓不住。

“你家在哪里?”

终于到了市区,一路沉默的顾汐才开了口,莫静说了家里的地址,这是她和丹丹租的房子。

到了楼下,莫静准备离开,却被顾汐叫住。

“我希望你尽快恢复。”

莫静心里一阵感动,她点点头,应了声,正准备离开,丹丹的电话来了。

“啊?你不在家?晚上不回来?我看看,你等等。”

莫静忙在包里翻来翻去。

“真的没带钥匙,你怎么不早说呢?本来是说待两天的,可是…哎,算了,你玩吧,我自己能解决,别担心了。”

让莫静没有想到的是,顾汐竟然把她带到了他家,总比住酒店好,至少能节省钱了。

顾汐的家,简单干净宽敞,灰白的组合很适合他的性格,但此时的莫静却无心欣赏,屁股上肿痛的感觉愈发明显,也许是因为走了路的原因,那根棍子本来就是火盆已经烧的发黑又发烫了,再加上莫静为了见顾客又穿的夏天的职业短裙,想都不用想必定伤的不清。

顾汐拿出宽大的T恤丢给莫静。

“水可以直接去洗澡的,你先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吧,正好有消肿的药,记得抹了。”

将药递到莫静手上的时候,莫静低着头,这样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竟然不适应有人对她的好。而这个人是顾汐,是最不可能出现在莫静预选项里的男人。

他怎么可能还会关心人?他不是只会冷着一张脸让所有人避而远之吗?

“顾总,谢谢你,我发现你并不是那么难以接触,也不像别人说的那样。为你干了一年的活,竟然现在才发现。”

顾汐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坐在沙发上仰头喝了口,嘴角居然上扬,莫静还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别人口中的我?犀利?冷面?无情?难以接近?呵,我本来就是别人口中的样子。”

莫静摇摇头,她现在绝对不信。

“如果我不想让别人了解,那在别人眼中我永远都是那样。”

顾汐将视线投向愣在原地不动的莫静。

“怎么?站这里是想让我亲自给你上药吗?”

脸瞬间爆红,莫静一溜烟窜进了浴室,不知不觉中,好像心里也没有刚才那么感觉糟糕了。

洗完澡的莫静,心里突然空荡荡,顾汐家的客厅里有一面很大的落地窗,他的家至少二十层楼以上,站在窗前的视野非常的好,莫静突然感叹,原来人在心情失落的时候,真的会错过很多美好的风景,夕阳无限美,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映射在不知何时站在身旁的顾汐身上,莫静看了眼顾汐,恍然发现似乎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看过他,真的很好看。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就像是这夕阳,你以为它落下去你的世界永远都会是黑夜,可是,睡一觉你就会发现,第二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莫静微微一笑。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