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有声书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五星级的酒店,总统套房。莫达独自坐在书桌前,慢慢品味着手中的这杯红酒,他没有拉开窗帘,整个屋子还是昏暗一片,他手机丢在桌子上,屏幕所停留的,还是几个月前莫静和他的合影,莫静笑的很开心,莫达喜欢看着莫静的笑容,她笑起来会露出很整齐干净的牙齿,非常的明媚,让人一看到心情就会无比好,但是此刻,却只能怀念,想着莫达仰头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红酒,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发出闷响,不由得捏紧了拳头,他愤恨的是莫静竟然真的没有再找过他,而几个月前被打到躺在床上三天,他心里隐隐感觉指使的人定是顾汐。

他相信莫静还是会回来,但不甘认输的莫达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得到他想要的一切,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顾娜是让他尽快进入状态的最佳人选。

十几岁时的莫达经历过昏天暗地混日子的时候,那时认识的狐朋狗友时至今日也依旧是之前那个德性,唯有莫达后来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好的学校,干了律师这一行,还算是出人头地。其实也算是巧合,莫达在这个城市不久就见到了之前一起混过的王强,出来吃了顿饭,王强带了个朋友一起吃,那个朋友看上去很是结实,不羁不扬的性格引起了莫达的注意,后来闲聊起来,才听说云会的事情,莫达整晚没有睡着,他不知道莫静为什么会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几次接触了王强的朋友,莫达总算是摸清了云会顾灰龙的女儿顾娜,性格张扬,长得漂亮,十足的千金小姐,不过她的爱好SP,在圈子里小有名声,据说她是收被。

有了爱好,就等于有了可以攻入的缝隙。

莫达想尽了各种方法,总算是认识了顾娜。熟稔于律师行业的莫达利用自己很会洞察人心的职业特点,不出几天便降服了顾娜,他在顾娜面前故作各种高高在上以及桀骜不驯,他也是怀着飞蛾扑火的决心,如果失败了,拍是这个女人完全会对他三振出局,但要是成功,绝对会让她乖乖听话。

结果,他赢了,赢的毫无悬念。

有人敲门的声音,莫达拿起手机,锁了屏幕,起身前去开门,顾娜头也没抬的直进了屋,她好像心情非常的低落焦躁。

“你这是怎么了?”

莫达装作很关心的样子,顾娜还是没有理会他,从包里掏出一支女士香烟,点了半天没有点着,嘴里骂了句就随手扔了那支还没来得及点着的烟。莫达最看不惯女孩子抽烟,但从他的脸上却已经看不出厌烦的情绪,他倒了杯红酒,递给顾娜。

“给,先降降火,谁把我们顾大小姐给惹了?”

“还能有谁,就是那个让我塞心的哥。你说我哪点不好了,他正眼都不瞧我一下,今天早上我本来想找他,结果才到他家楼下就看见他和那个女人出去了,你不知道他们有多恶心!”

她说的应该就是莫静吧?莫达的眼神黯淡。

“这应该就是你的问题了,他只是你哥,他的女朋友你有什么看不爽的。”

“你他妈少给我添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是我亲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说这些屁话有意思吗?”

莫达点点头,从包里拿出了各种工具。

“好吧,我跟你没话说了,快开始吧,也许结束后你就没心思想了。”

顾娜站起来,看了眼莫达手里的板子,没有说话,直接趴在床上。

都还没有准备好,第一下直接让顾娜条件反射的叫了出来,她转头瞪着莫达,像是抗议着他的用力。莫达的确是用了很大的力气,他不喜欢这个女人,不喜欢这个讨厌着莫静的女人,所以这一下他是结结实实打下去的。

“看什么看?!你要是受不了了现在就滚!”

顾娜吃力的撑了起来,她心里也难受,才几下就哭了出来,终于哭出来了,身上的疼她觉得都不算什么,拜顾汐所赐,她才明白什么叫做心里的疼,那是比肉体很残酷的煎熬。

“为了一个男人,你把自己作成这样,对吗?”

顾娜忍着痛,不说话。

“对吗?!”莫达加重了气力接着又是一下。顾娜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她快要承受不了了,拼命的摇头。

“说话!”并没有轻。“不对!”她几乎是喊了出来,莫达扔了手里的板子,他背过身去,伸手拉开了原本没有拉开的窗帘,窗外早已细雨纷飞,莫达扶着额头,他脑海里全是莫静,想到不久前莫静被自己也这样打过,心里就是酸楚,她也是这么疼吧?为什么她就是不肯说一句软话呢?

“你走吧。”

顾娜艰难的爬起来,她从后面抱住了莫达。

“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会了,我是真的惹你生气了吗?”

“你没有惹我生气,你走吧,我想安静一会。”

下班回到家,意外发现顾汐竟然在家,莫静原本的疲惫戛然而止,因为顾汐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回家了,飞了趟香港,具体做什么莫静也没有多问,她知道问了顾汐也不会告诉她。她能够做的就是看见顾汐好好检查一下有没有哪里受伤少了块肉,自从之前顾汐半夜受伤回家那次之后,莫静总是能梦见顾汐被人追杀的场景,所以导致现在顾汐只要长时间不在身边就会胡思乱想。

谢天谢地,他很健康,只不过看上去瘦了一圈,掩饰不住的憔悴,才三天而已,他应该很累吧?

莫静躺在顾汐的腿上,伸手摸着他的下巴,胡渣的感觉硬硬的。

“累坏了吧?”

顾汐低头看着莫静,抿着嘴笑了。

“不累。”

“你笑的都不好看了。”

“见不到你,我跟谁去笑?再久一些,我可能就跟以前一样不会笑了。”

这话就像是棒棒糖,让莫静心里甜甜的,真会逗人开心。

“我好想你。”

顾汐温柔的抚摸着莫静的长发,用眼神回应着莫静的这句我好想你。

突然手机响了,顾汐看来眼来电显示,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这件事情,他要是解决不了,就让他永远不要回来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做出这种事情谁能帮得了他?”

虽然他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但莫静能感觉到,他语气越冰冷,事态越严重,她起身到厨房倒了杯水,回头看去,顾汐已经站起来,没一会就挂了电话,看来又要走了。

“静,我晚上回来,你不用等我,早点睡觉。”

“嗯。”

屋子里又只剩莫静一个人,她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呆,顾汐的余温似乎还没有消失。

十多分钟后,急促的敲门声,莫静开门看到阿仔气喘嘘嘘的往里面撇。

“阿仔?你……”

“嫂子,顾汐哥呢?”

突然被人叫了嫂子,莫静脑子半天没反应过来,对这个称呼一点也不适应,他看上去很着急,额头上渗出汗水。

“他刚走没一会。”

阿仔瞬间松了口气,然后转身往电梯口走去,挥手向莫静拜拜。

总是感觉像是出了什么事情。

紧闭的黑铁大门后,听到的是一阵阵的哀嚎,赵子成跪在灰龙脚下,一遍遍的哀求着灰龙的宽恕。几天前,赵子成跟着顾汐去香港竞标,结果赵子成背着所有人偷偷将云会的竞标码透露给了南渡的人,导致最终原本马上到手的项目就这样失之交臂。顾汐让赵子成想办法要回这个项目的主动权,否则不要再回云会。

但是没想到灰龙竟然派人把赵子成强行从香港抓了回来。

灰龙已经对赵子成失去了耐心,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但是他选择了出卖,最无法容忍的错误。

赵子成已经被打到不停吐血,估计再继续就撑不了多久,这时顾汐来了,让人先停了,赵子成这才喘了口气。

“龙叔,赵子成有错,但是他既然走了这步也是有原因的,这盘棋他还得自己收场。”

顾汐觉得他罪不至死,毕竟半辈子几乎给了云会,这么做不会没有原因,灰龙摆摆手。

“我不等他自己收场,等到最后,还不知道捅多大娄子。赵子成,你就到这儿吧,我以前没亏待你,你记住!”

赵子成已经说不出话,他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精神近乎绝望的崩溃,顾汐看着赵子成现在狼狈的模样,想到曾经有段时间他还教过自己不少东西,而且他确实很聪明,但是最大的弱点就是贪婪。想到很久没有看到灰龙亲自处置手下,顾汐心里还是不希望那一幕发生,他上前向灰龙深鞠一躬。

“龙叔,既然我已经回来,他也算是我的人了,这次跟着我出了事,也怪我疏忽,责任应对半,我也有问题。”

灰龙的眼镜闪过光,他手上的戒指已经被他磨得锃亮,他习惯在思考的时候摸它。

“你这是在为他求情?”

“顾汐只是觉得,还不是时候,做什么事情只为发泄没有目的,就是毫无意义。”

“哈哈哈哈,好一个只为发泄没有目的。顾汐,你成长了不少,真是让我另眼相看阿。”

这句话里隐针藏刺,顾汐感受到了灰龙话语里另一层意思,他开始有了芥蒂,顾汐早有所感。

“没错,你是有责任,项目是从你手上丢的,赵子成是你的人,好吧,你说,该怎么办?”

灰龙转身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等待着顾汐的回答,顾汐知道,灰龙要看的就是他的态度。

“把他抬下去吧,你们俩,过来。”顾汐指着刚才打赵子成的两个人,那两个人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手里还拿着铁棍杵在那里,听着顾汐的召唤,不得不走过去。

顾汐脱下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他跪坐在地上,很冷静的说“打吧,什么时候龙叔说停再停。”

两个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动手,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灰龙,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肯定。

几棍子下去,顾汐的背上已然伤痕骄纵,灰龙久久没有喊停。

周围死寂一片,阿仔强忍着眼里的泪,他很想为顾汐求情,可是谁都知道在这种时候灰龙最忌讳于此,而自己又算什么。

灰龙观察着顾汐的隐忍,他低着头,双手用力的支撑着身体,稍微放松,应该就会疼的倾倒,可他一直在坚持。

“爸!你在干嘛!”

突然破门而入的顾娜打破了死寂,两个打手愣了一下,但发现灰龙并没有示意停下,继续手上的动作。顾娜看到顾汐背上已经渐渐渗出血迹,急得流下眼泪。

“别打了别打了,爸,求你别打了!”

“放肆!谁让你进来的?这是你该操心的吗?马上给我回屋!”

顾娜发现灰龙竟然没留任何余地,想来也不想现在收手,可是她看不得顾汐受伤,奋不顾身的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了顾汐伤痕累累的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两个打手腿一软庆幸这棍子没打下去。

灰龙脸色立马一变,他站起来强压怒火。

“娜娜,你到底在做什么?!”

顾汐也被突如其来的怀抱震惊,他微转过头。

“你让开!别这么傻,好吗?”

顾娜只顾死瞪着灰龙,在表现着她的不满。

“要打你就打呀?先打死我再说!”

“好!你给我老实受着,继续打!”

说出这样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娜娜可谓是灰龙的掌上明珠,这次看来真惹火了。

两棍子下来娜娜已经疼的发抖,她双手紧紧抱着顾汐,丝毫不放手。

顾汐使出仅有的力气,抓住娜娜的收手,用力一拉,娜娜抵不过顾汐,身体一软翻了个圈被顾汐护在怀里。

“停!顾汐,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赵子成以后你看着办,我不再管他。”

说完灰龙就带着几个人离开了,阿仔跑上去看着顾汐就掉眼泪,顾汐松了口气,才感觉到后背传来的痛感,怀里的顾娜还在哭。

“娜娜,很疼吧?你怎么…”

“我就是想保护你,我就是不想你受伤,为你死我都愿意,我就是喜欢你。”

“你……真傻。”

阿仔摇摇头,他也没想到平日里任性娇惯的小姐会做出今天的举动,看来她真的很喜欢顾汐。

顾汐忍着伤,抱着顾娜送她回房间,等着她睡着天色也不早了。

“阿仔,你帮我照顾她吧,我该回家了。”

阿仔点头“顾汐哥,你自己没事吧?”

“我没事。走了。”

回去的路上,顾汐脑海里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想到顾娜时,心里有些难受,今天顾娜所做的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当然包括顾汐在内。

顾汐回家刚打开门,莫静就小跑到他面前,眼睛一眯笑的漂亮,看着她的笑容,顾汐心里的阴霾总能马上散去,放松下来,好累好痛。

“怎么了?”顾汐慢慢低头,将脑袋搭在莫静左边的肩膀上“我好想你。”时间滴答流逝。

“怎么了?”顾汐慢慢低头,将脑袋搭在莫静左边的肩膀上“我好想你。”时间滴答流逝。

莫静没有想到顾汐竟然也有这样柔弱的时候,他像只疲惫的狮子,莫静伸手抚摸着顾汐的头发,好柔软。

“顾汐,我在这儿的,没事。”

莫静像拉他坐着,可是顾汐拉回了她。“再让我待一会。”他没有抬头,依旧保持着这一个寂寞的姿势。“嗯。”莫静感觉肩头一热,他不会哭了吧?

顾汐偷偷湿了眼眶,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力不从心,他发现自己回不去了,没有办法再回到曾经铁石心肠的时候,如果换做从前,赵子成这样的人,他早会解决了,可是现在,他竟然不忍心一个人就这样死。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回不去了,可是之后在这个位置,不得不面对这些,那会是怎样的煎熬?

顾汐抬起头,拍拍莫静的脑袋。

“这两天都没有陪你,怪我吧?”

“不会啊,嘿嘿,对了,今天阿仔来找过你,我说你走了,他也没有多留,出什么事了吗?”

顾汐走到冰箱前,拿出一罐啤酒仰头喝了口,酒精可以缓解疼痛。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能出什么事。”

莫静拦腰抱住顾汐,可是这个动作恰好碰到最痛的伤口,顾汐向后退了一步,莫静抬头担心的看着他,像是发现了什么,顾汐吸了口气。“没什么,受了点小伤。”

夜色正浓,莫静躺在床上,听着顾汐沉重的鼻息,他应该是睡了,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又受伤了,对于顾汐的另一个世界,莫静觉得自己几乎是一无所知,只能傻傻的等在原地,如果有一天他回不来了,怎么办?想到这里,莫静的眼泪便忍不住流,她恨自己的渺小,轻轻贴近顾汐的身体,想要感受他的温暖,突然顾汐伸手紧紧抱住了她,莫静整个脸贴在他温暖的胸膛上,原来他没有睡着。

“你到底还要哭多久?”

“我也不知道。就是心疼你。”

“你再不睡觉,我就不理你了。”

莫静忍不住笑了起来,顾汐就是喜欢突然冒出一句孩子似的撒娇,一点也不符合他的形象,但是却总能逗得莫静开心。

“睡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下次你去灰龙那里能带上我吗?我还是想跟你再近一点。”

“不可以!”

“可是…”

“没有可是,你听好了,如果你擅自做了没经我允许的决定,我饶不了你,尤其是帮会的事情,听见了吗?”

瞬间的冷酷让莫静不敢说个不字,可是她心里想要这个机会,她知道虽然这一刻嘴上是答应了,但是如果有这个机会,她应该还是会努力想要再接近顾汐。

赵子成低声回应着顾汐,对于上次的的事情,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没有顾汐,他可能早死了,所以,虽然没能很快拿回项目,但他成功与南渡的人约好了,他们的头儿答应明天晚上在城西最热闹的酒吧碰面,而顾汐觉得这一面非常的关键,一来可以好好试探他们的态度,二来以南渡的习惯必然提旧账,但据赵子成透露,南渡好像突然间因为顾汐回到云会而改变了之前的态度,反而有种想拉拢的感觉。

明天的计划还有个重中之重,这个顾汐只告诉了阿仔,南渡前来的将是霍刚,此人目前是南渡头目,爱赌成瘾,又好女色,典型的老混混,而顾汐让阿仔安排个女的,装作陪酒女,明夜顾汐会不停与霍刚喝酒,他的酒量出了名的小,待到喝醉时让那女孩把他送回车的时候趁机将微型监听耳机放进霍刚的车里,想来这也算是明天最重要的事情。

“陪酒女?阿仔,你们明天就要?要不然我去吧。”

阿仔听到后吓得只摆手。

“别啊!小姐,您可是在这事上别胡闹,顾汐哥知道了我们都完蛋!”

“瞧你那点出息,可是这么急,我找谁去呢?”顾娜心头转眼想到了一个名字,笑意浮现。

“好,没问题,明天人准时到!”

顾娜的出现让莫静并不开心,顾汐看来晚上又有事情,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可是她这时候来又做什么呢?

“不好意思,他不在。”

“噢,我是来找你的。”

莫静意外。

“找我?!”

“你知道上次他受伤的事情吧,我为了他也挨了我爸的打,可是我能为他做些什么,我也开心。”

果然她的到来就是添堵的。

“既然你现在是他的女朋友,你觉得你在家爽了,而他在外面受伤,这样很不错?”

这是莫静的痛楚,可是没想到被另一个人说出来会是这样的辛酸。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