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舞蹈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我是雨诺,我出生在一个舞蹈世家。有一个亲生哥哥,比我大五岁,父母常常出外工作中,我自己一个人生活、学习培训,哥哥空闲时就管我的衣食住行,包含芭蕾舞基本功的训炼。可以说是亦兄亦师。

马上就要高中毕业,我懈怠了芭蕾基本功的训炼,从之前每日两小时的训炼慢慢降低到一小时,最后一周乃至只在做作业时耗下腿。

高中毕业后,我也如释重负,和老同学聚会,出去玩。身型也不在意了,训炼也是明日复明日。就是这样已过三个礼拜。

那一天,我正在空调间里看剧,隐隐约约听到门铃响了,跑去开门。见到一个又高又帅的背影—哥哥。哥哥外表酷帅,深咖啡色的秀发,光亮的双眸,黄金比例身材非常好,从上至下释放着舞蹈家的气场。

亲哥哥从五岁就接纳了拉丁舞训炼,两年前他取得诺桑金奖,2020年也如愿以偿考入舞蹈学校。

“哥?”见到哥哥站在眼前,我难以置信。“Surprise!”随后侧卧进入房间。“哥,你怎么放假了那么早?”“迫不及待回家看着你啊~”他低头用无名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头,随着那迷住一片女孩的笑容。

可我的心里却十分忐忑不安,尽管哥哥回家,我无需再一个人无趣的呆在屋子里,可是亲哥哥回家就需要接任我的芭蕾舞基本功训炼,想一想自己三个礼拜没进练功房,再回忆之前由于偷食了一块儿朱古力被哥哥发觉罚了那么狠,身后禁不住发寒。

“小诺,给你订外卖吗?”

“还没有”

“恰好,今天晚餐我承担,想吃啥?”

“嗯,我不知道”

天知道我竟认为哥哥今天不会查验我的基本功,你别看他现在那么宠我,但一进练功房,他可以说说是判若两人,只要和芭蕾相关的他就会马上用心起来,如果让他发现我最近三个礼拜做了哪些事,估计我的小命都得被他罚没了。

芭蕾舞基本功一天没练自己了解,二天没练同行业了解,三天没练观众们都清楚了。更不要说我三个礼拜没碰舞蹈,想瞒住哥哥,真是不太可能。

我也很无奈。

“小诺,出去吃饭~”亲哥哥用柔和的声音叫我。

“知道了”我看到满满的一餐桌的美味却彻底没食欲,趁哥煮饭的时间,在自己屋子瞎折腾大半天了,可还是感觉基本功比不上之前。

哥哥很快吃完了,往楼上住户练功房走去,没忘记回身对我说:“你先吃,吃完后上去找我,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懈怠~”我只能同意。

我哪有心思吃,又在大客厅自己瞎折腾起来。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我往楼上住户走,听见哥哥正好开门。“吃完了吗?”

“嗯”

“你先自己热身,我等下上来。”

“知道了”

我那心脏啊,扑通扑通的跳,我在纠结是告诉哥哥实话还是能瞒多久是多久?

心不在焉的热身后,哥哥进来了。

“把把杆组合做一遍。”

哥哥把外套脱掉吩咐我。我走到把杆旁,跟着音乐做起来,而哥哥就像以往一样,拿着小竹棍站在我身后,只要有动作不到位的地方竹棍就会打到身上。一遍下来身上已经有好几条红印,但我觉得还很庆幸,因为好像哥哥并没有发现。

“想一下刚刚错哪了,等下再来一遍,哪儿做错打哪儿。”(读文章的朋友可能有疑问,这是亲哥吗?但他真的是我亲哥哥,而且严师出高徒,不要计较这些,安心读完文章。)可能是被吓到,我第二遍没有什么错误,哥哥也只是口头提醒一下。

“压跨。”

简易的指令,练功房里的哥哥很冷酷。但是在这个阶段,也是芭蕾舞基本功没练最非常容易露马脚的姿势。哥哥看了我的姿势仿佛确实发觉了哪些,但他哪些也没事儿,仅仅将我的跨根碰到地面上,长期不练痛了很多。

接下去的训炼简易开展。才花了不上40分钟就结束了训炼。一句“洗完澡来我房间”哥哥离开了出来,糟糕的感觉到涌上心头。

我敲了敲哥哥的房门,‘进来。’。我已经抱了必死无疑的心态。哥哥把平时放在练功房的竹棍拿出来了,就放在床上,我被吓得不轻,不清楚亲哥哥会如何处罚我。

我走入屋子,亲哥哥绕到我背后,把防盗锁上。又在我前边站定,用严肃认真的神色盯住我。

“多少天没训炼?”

“我…哥~”

“不愿挨打的太惨就讲真话”

“大约三个礼拜”最终几个字我如同蚊子叫一样说出入口。我低下头立在那,害怕和儿子对望,但我能感受到他的低气压。

“为什么不自己跟我说?”

“我…抱歉”

“你仅仅抱歉我吗?父母信赖你,对你寄托了很大的期待,你却那样放纵自己,你更抱歉的是你自己。”哥哥的响声很冷,很明显的听得出他在压抑感自己的恼怒。

我不敢死不承认,只能认罪“哥,你罚我吧,我知道错了。”

“竹条、皮带各50,明日照常训炼,有建议吗?”我只能说“没有”。

自己脱掉内裤,固定不动好吊带睡衣衣摆,照亲哥哥指的地区趴在床上。亲哥哥用竹棍提示我双腿分开,这证实亲哥哥还会继续打我的大腿根部。尽管哥哥小时候也罚过我,并且我们一起长大,可把光屁股曝露给他们还是很羞涩。

措不及防,“啪”竹条打在我的光屁股上,我失声叫了出来,但依照哥哥的老规矩前20下不允许叫喊,又被加罚了3下,打在一样的地方。我只能咬嘴唇,来减轻屁股的痛苦。

竹棍迅速的落在大腿根部和屁股的交汇处,我叫了出来,幸亏20下早已打过,我刚开始向亲哥哥哀求“哥,我知道是我不对,我错了,对不起,呜呜呜”哥哥手底下的幅度依然没减。

50下竹棍后,从上臀到腿弯,包含大腿根部都早已成鲜红色了。容许我起来歇息,但我明白了,等下还有皮带等着我,会更疼。哥哥要不是非常生气决不会用皮带打我。

十多分钟后,把我规定两手撑在桌上,仍是双腿分开,但亲哥哥跟我说前十下不能喊,我又觉得亲哥哥的气是消了些的。“趴好啦,不能挡,不必乱跑,我不想听见你太大声的喊叫。”“是”

“啪”新一轮处罚刚开始,我手指甲抓桌面上,可哪些动作也躲不住哥哥,“松掉!”夺走了我最终一丝丝抚慰。

20两下后,我已经站不住了,身体开始发抖,大约哥哥也不忍心,停了手。要我跪在软垫上(千万别认为哥哥是优柔寡断,是由于学舞的人要保护好膝盖),像处罚小朋友一样,把剩余的20多下要戒尺平摊在手里和脚面上。哥哥打完手里的最终一下,指向屋子里的把杆依然用无感情的话说:“倒立起来”。

天呐,不久手被打肿了老高,如今倒立起来真是是痛楚,哥哥此次是确实下决心心罚我了。我走以往,倒立起来,手掌心传出一阵钻心的疼,亲哥哥拿着竹棍在旁边站着,要是我略微一晃马上会打在腿上。

十分钟后,亲哥哥总算宣布今天的处罚结束了,可是我的身上早已有一堆不知道是汗液还是眼泪的物品。

这次没等哥哥跟我说,我就自己先认错了。

拉着他的胳膊,说:“哥,我明白不对,我之后绝对不会再粗心不训炼,确实。你请原谅我,别生气了。”眼睛里、脸部也有泪珠,嘴唇上被门牙咬过的印痕,亲哥哥叹了一口气“去冲一下再睡”。我心里欣喜,来看哥哥是确实请原谅我了。

在浴室里见到疤痕紫红色紫红色的,强忍疼洗了澡,只有趴在床上睡。深夜我睡得糊里糊涂听见门开的响声,眯起来双眼见到哥哥进来,把一些物品放到我卧室桌子上,等哥哥出去后,我用手机打光照了一下,看到是哥哥从外边帮我带的礼物,我最喜欢的拉丁舞录像。

昨天晚上是我下手重了,哥哥向你道歉,今天上午我要出去一下,自己给伤口上药,会好一些。你上午好好休息不用练功了,中午我会尽量早回去。不过要记住,如果再让我发现有第二次,你知道我会怎样做。(+冷笑)

说实话看到前半句我也原谅他了,可好好送礼物还带威胁,让我不得不说他腹黑。

有付出总有回报,一年后我在哥哥的陪练下摘得“桃李杯”少年组冠军,而且陆续摘得几项大奖,付出汗水泪水后,我也明白了哥哥的良苦用心。哥哥,谢谢你!

我的芭蕾哥哥,亦兄亦师!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