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打妹妹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2002年,我终于参加完高考并顺利的考入了西交大。当时之所以选择这个学校,除了我当年的高考分数之外决定报考这所院校的原因就是我的表哥刘翼刚好在这所学校读研二,并且由于表哥当年是保送的,还要在交大当五年老师。爸妈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在外地上学,上交大的话可以由表哥照顾我,因此给我填的第一志愿就是西交大。

其实,我内心是一点都不想去交大的,原因就是我那个恐怖的表哥,从小我就怕他。一是表哥从小就学习好,无形中给我的压力就很大,其次表哥是一个很独立很由主见并且很完美的一个人,并且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他决定的事情几乎不可能改变。记得我在高二的时候有段时间迷恋武侠小说,经常偷偷看小说到深夜,第二天肯定就没精神上课,后来还发展到上课也偷偷看小说。结果,那次月考成绩直线下降。

除了我最擅长的数理化凭借以前的优势勉强及格以外,其他都没有及格,我最差的英语更是惨不忍睹。由于爸妈一直以为我是一个乖乖女,所以除了期中期末之外很少过问我的成绩,我也就偷偷藏着没敢告诉爸妈。只是被老师狠狠的批评了一顿。但是郁闷的是刚好这个时候舅舅家里出事,表哥请假从学校回来帮忙处理,由于这次事情是在爸妈的大力协助下圆满解决,当天表哥一家便到我家来表示谢意。刚吃完饭,我就说:“爸、妈、舅舅、舅妈、表哥你们聊,我先进屋学习去了。”事实上我还是没有忍住武侠小说的诱惑进屋看小说去了,当然我很聪明的将课本和练习册放在桌上,然后把小说偷偷放在书桌的抽屉里,一旦听到门响,马上就把抽屉关上装作做题的样子,之前也是这么做的,从来都没有被爸妈发现过。为此我还沾沾自喜,但是没想到表哥见我这么乖巧就看出不对劲了,以前我都是要看一个小时的电视才肯去学习的,在我进屋没多久,表哥就说要给我辅导一下学习突然就闯进我屋里来了。

由于表哥开门速度太快,我手忙脚乱的把抽屉关上,但是这一动作也全部都被表哥看在眼里。我迅速平定了一下心情,假装不高兴的说:“表哥,怎么进我屋里也不敲门啊!

表哥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啊,我忘了。对不起。可是刚才你往抽屉里放什么东西了?”“我……我……我找我的参考书来着。”我结结巴巴的说。“是吗?找到了嘛?我帮你找找”表哥说完就一把拉开了我的抽屉,那本《风啸天崖》赧然出现在表哥面前,我的脸霎时就红透了。表哥拿起书冷笑了一下说:“这就是你的参考书啊?怎么了,当作家了?不上学了?看来我这几个月没回来消息可真够闭塞的,连咱们家出了一个大作家都不知道,我还真得好好跟姑姑姑父聊聊了,看看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事情。”

我一听表哥要跟爸妈说,立马就心慌了。被爸妈知道我就死定了,另外知道我这样的话爸妈一定会问我最近的成绩的,这次月考的事情估计也瞒不下去了,那我的屁股就保不住了。一想起这些我屁股不禁哆嗦了一下。赶紧跟表哥承认错误:“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看小说,我下次不敢了,请你别告诉我爸妈。你怎么罚我都行。求求你了,爸妈知道了该失望死了,我爸身体还不好,我不想让他生气,求求你。”我大打温情牌,知道表哥是一个很孝顺的人,这么说他肯定就不会告诉我爸妈了。果然,表哥沉默了一会说:“好吧。这次就不告诉姑姑和姑父了,不过下边我问你的话你要跟我说实话。如果你敢撒谎,我也不会遵守我的诺言。你知道我有办法知道你有没有撒谎。”我见表哥答应不告诉爸妈,赶紧点头。

“你看小说多久了?”表哥面无表情的问。

“一个多月!”我一点都不敢隐瞒,因为我知道隐瞒的后果更严重。表哥的脸色开始变的越来越难看,我的心也揪起来了。“一个多月???那你最近的考试成绩肯定不错了,把最近一次的成绩单给我看看!”表哥的话不容质疑。

“哥,我上次考砸了,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会这样了,我保证下次考好。”我试图通过认错蒙混过关,我知道如果表哥看到成绩单一定会火冒三丈的。但是表哥伸出手,说:“给我!你知道我的脾气。”我知道表哥看到成绩单的后果,但是也知道不给表哥看成绩单的后果。再也不敢犹豫,从我书架最底层的高一的一本参考书中不情愿的抽出我的成绩单。

果然,表哥一看就火了,脸色铁青。但是表哥还是有很强的自制力,他忍住火气,在我屋里走了几个来回。(我知道表哥现在没发火是因为答应我不告诉我爸妈我的事情,他如果现在冲我吼一下,房子隔音效果不好,爸妈肯定就知道了。)表哥是很守信用的,因此他强压着火气对我说:“你真可以啊!这事我不告诉姑姑姑父,但是你必须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周日我在家,你舅舅舅妈要去照顾公司的生意,家里就我一个人在。你下午放假,两点到我家里来。你不来的话,我保证姑姑和姑父立马就能看到这张成绩单和这本书。”说完就把成绩单和小说一并装到一个塑料袋里带走了。没容我有半句分辨。

我从来都没有像那时候一样希望时间过的慢一点再慢一点,但是时光匆匆似流水,周日还是不可避免的到来了。我站在表哥家门口,手抬了几次都没敢按门铃,后来门突然开了,表哥说:“进来吧!”我慢慢的挪进去,表哥“哐”的一声就把门摔上了,但是表哥这个动作,我就知道表哥还在生气。于是心里一紧。突然抬头看到沙发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把长50公分,宽约三公分的木质长尺,我的腿立马就软了,屁股也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表哥关好门就径直走向沙发,他在沙发上坐好后看到我还在门边站着,生气的说:“过来!”我一点点挪过去,哥哥突然吼道:“快点!站到我面前来。”我看表哥怒了,赶紧走到表哥前边站定,不敢看表哥的眼睛,使劲低着头,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你自己说说吧,都犯了什么错误。”表哥冷冷的说。

“看小说……考试不及格……”我小声说…

“那你说你自己该不该罚……”表哥说。“哥,我错了。以后我会改的。你饶了我这次吧!”我赶紧求饶表哥冷冷的看着我,一言不发。我感受到表哥的沉默,偷偷抬眼看了一下表哥,一看到表哥的眼神我就知道这顿打是避免不了了。“过来,趴到我的腿上!”表哥的口气不容置疑。我默默蹭蹭的但是最终还是乖乖的趴在了表哥腿上。还没等我准备好,表哥一巴掌就下来了。手掌打在牛仔裤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屁股上一热,但是由于牛仔裤的阻隔,屁股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我想表哥肯定是手下留情了。

刚要暗自庆幸呢,啪啪啪啪,表哥的手劲一下比一下大,我的屁股也开始刺痛起来,估计肯定红了。啪啪啪啪啪,表哥又连续打了五下。我的泪水已经蓄势待发了,表哥突然停下来了。我以为惩罚结束了。但是没想到表哥接下来的话让我的心情沉到谷底。“这十下只是让你适应一下,站起来,把裤子脱掉!”“表哥,我都这么大了,能不能不脱裤子!”

“现在知道害羞了?做错事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啊!敢做就别害羞。脱!不然我来帮你,不过要多打20下。你自己看着办。”想到多打20下的后果,我赶紧把牛仔裤脱到膝盖上,只剩下一条白色紧身小内裤紧紧包裹着我已经因为十巴掌而透出粉红色的微微翘起的屁股。“念在你第一次犯错,内裤就留给你了。如果还有下次,就没这么容易过关了,趴到沙发扶手上。”表哥继续命令到。怕表哥改变主意,我赶紧乖乖趴好,脚刚好够的到地面,只好使劲崩直了腿,手和上身伏到沙发上,整个屁股被沙发扶手高高顶起。

表哥把我内裤的边缘往里塞了一下,这样,基本大半个屁股都暴露在空气中了,我只觉得屁股一阵凉意,表哥就把木尺放在了我的屁股上,我不禁哆嗦了一下。

当我咬牙准备接受表哥的惩罚的时候,却迟迟等不到表哥的下一个动作,但是现在我这个姿势比挨打还要尴尬,还要让我觉得羞耻,我终于忍不住问表哥:“表哥,你怎么不打我?”表哥说:“你想好自己都错在哪了吧?我打你只是要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如果认识不到,就白打了。你自己说说看,应该怎么处罚吧!只要你能记住这次挨打就行了。”

“我…我错在不好好学习,看小说还有考试没有考好。哥,我知道错了…你打吧…20下吧!”我小声的说…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我的屁股像着火了一样,痛的全身都抖了一下。“多少下?”表哥生气的问。“30…30下吧。好痛啊…哥…”我见表哥不满意,赶紧加了10下,不然表哥更生气了估计就不只这30下了。“好吧!打你的时候不准躲,不准用手挡,不然加罚10下,听到没有?”

“嗯。我知道了。”我现在是不管表哥说什么都毫不迟疑的答应,以好的认错态度争取宽大处理,现在只祈祷表哥不要太用力。“嗖啪!”“哎呦!”“嗖啪!……“啊!……”整个房间只听见板子打在肉上的声音和我带着哭音的叫声。

打到十几下,我就再忍不住求饶了“哥,我错了……哎呦……疼……饶了我吧……啊!别打了……我不敢了……啊~疼~呜~”我现在真的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了,让我的屁股承受这样的痛苦,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刚要伸手去挡屁股上的板子,突然想起表哥的话。硬生生的把手收了回来。表哥看我屁股上一道道道红色的檩子肿了起来,知道我也疼的受不了了。就停了一下,说:“先趴在这再好好想想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想想自己该不该挨打,想想以后该怎么做。等会再打剩下的十二下。”说完表哥帮我小心的揉了已经烫的不行的红屁股,等我屁股温度稍稍下降了一点,我的哭声也没有刚才那么大了。表哥突然又拿起来木尺,进行接下来的惩罚。但是后边的责打力道明显没那么大了。

但是到最后一下,表哥迟疑了一下,狠狠的揍了下来,我疼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双手捂着屁股,眼泪奔涌而出。“手放下来。”表哥生气的说“好好记住这次惩罚,如果还有下次,我保证下次揍你的力道都像最后一下一样。把裤子穿好,去墙角站一个小时,面壁思过。然后来找我。”我站在墙角好好回想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觉得自己确实是错的太离谱了,这次打也是应该挨的。

然后就好好给表哥道了谦,然后写了份保证书,保证以后都好好学习。我也因此在高二高三的学习生活中每次想犯错的时候都会想起这次惩罚而忍住了。也正因为这次惩罚让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西交大。但是当初报志愿的时候我一万个不愿意报西交大,因为想起这次惩罚我就知道如果去西交大自己的大学生活就会很悲惨。但是胳膊拗不过大腿,还是在我爸妈的强攻之下勉强填了西交大。而我的屁股也因为这个决定遭受了不少的痛苦。

我大一开学的时候表哥读研三了,另外也已经开始代课了,保送生留校当老师也是从研三开始的。因此学校给表哥分了一间两室一厅的单身宿舍,虽说不是很大,但是对于表哥一个人来说够用了。这个消息在我开学之前表哥就知道了,于是跟我爸妈说要我跟他一起住,能更好的照顾我。但是我听到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如果跟表哥住一起,那我的大学生活肯定就只能三点一线了。一点点自己的空间都没有了。因此我赶紧对爸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我第一次出门在外,应该学习一下独立生活的能力,不然以后工作走向社会会成为毫无自理能力的书呆子,我还保证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一定找表哥帮忙。

爸妈听我说的也有一定道理,终于在千叮万嘱之后答应了我住大学集体宿舍的要求。表哥知道我的心思,但是也没有强求我,只是嘱咐我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找他帮忙。另外对我的成绩也提出了要求,一定要在系里考到前10名,并且要在大三下学期之前考到六级证。只有这样才有保送研究生的可能。

我当时就想以我的聪明才智进前10名肯定没问题,至于英语嘛,虽然是我的弱项,但是大三还早着呢,因此我满不在乎的就答应了。表哥笑了笑说:“记住你说的话,不然……你知道后果。”我听到这句话就猛的想起高二时候发生的事情,屁股又不禁抖了一下,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为了我的屁股一定要好好学习。

但是刚刚走入大学的校门,一切都是新鲜的,一切都是自在的。再也没有爸妈的唠叨,再也没有老师不停的提问,再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再也没有…很快我就把给表哥的保证抛在了脑后。

由于高考完了之后刚申请了一个QQ,开始迷恋上了网上聊天。进入大学以后刚刚好同宿舍的静静也超喜欢网上聊天,因此我俩常常一起出入网吧。后来静静告诉我说QQ聊天室里有一个西交大聊天室,一起进去聊聊吧,在这里都是学姐学长偶尔有几个其他学校的学生,所以大家共同话题就比较多,聊的超尽兴。后来常混聊天室的几个人就相互熟识了起来。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曾经说过大学的课程超好过的,最后突击一下就行了,老师也会给讲重点,因此不用担心,时常翘课也不会对考试有什么大的影响。但是里边有一个网名叫作“羽翼”的人时不时劝大家不能沉迷网络,要好好学习什么的,简直大煞风景。好在他也不经常上网。我见学姐学长都逃课,也就和静静开始翘课上网(当然是选择不会进行点名的课程去上网,如果是有点名的课程,翘课被记过肯定会被表哥发现的)。

尤其是大学物理课,我仗着自己高中底子好,教师又从来不点名,因此后来是逢物理课必逃。而静静也因为物理教师浓重的口音什么都听不懂而逃课。逃了几次课以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和静静胆子也越来越大,在网吧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又逢一次物理课,我和静静去上网,开了QQ就进了交大聊天室,但是由于是上课时间,里边的人多是熟识的几个人,大家聊了一会就说一起玩游戏吧,我们就开始玩QQ游戏,但是玩了没多久,突然听到QQ发出敲门声,知道有人要加我了。打开一看竟然是“羽翼”。

我想反正是交大的,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嘛,就加到好友里了。刚加进去,就听到“滴滴”声来了。

羽翼—雪儿,你好。你是大一的吧?

雪儿—对啊

羽翼—你是电子信息系的吧?

雪儿—嗯!你怎么知道的啊?(我有点纳闷了)

羽翼—我啊,我还知道你叫刘冉雪呢

雪儿—呵呵,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听交大聊天室里的人说的

羽翼—你猜对了。你们今天没课嘛?

雪儿—有啊,但是教师不点名,没事,不用去的

羽翼—是吗?那你觉得你能在不(百度)上课的情况下考入全班前十名嘛?

一看到这句话我脑子一下懵了,不会…不会。。不会是表哥吧。

我赶紧打字:“你是表哥?”

羽翼的回复很快就到了:“雪儿,你可真是冰雪聪明啊。下午下课以后到我家里来吃饭。另外穿的宽松一点。看看你不去上课有没有事?”

我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赶紧打字:“哥,我错了。我现在马上去上课。晚上能不能不罚我了。求求你!”

“不可能。下午五点我回家等你。六点之前过来。我还有事,下线了。晚上见。”表哥发完这条消息就离线了。我现在连认错求情的机会都没有了。颓然倒在了椅子上。静静见我不对劲,忙问我怎么了,我带着哭音说:“静静,这次我死定了,羽翼竟然是我表哥,被他发现我翘课了。怎么办?不行,我得回去上课,不然死的更惨!”

静静是我的死党,我以前的事情我都跟她讲过,听我这么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安慰我,并很够义气的陪我一起回去上课去了。回去的路上我使劲抓着静静,腿都有点发抖的回到了教室。但是当时老师在讲课,我们也不能直接进教室,就只能等中间休息的时候溜进去,结果在我们等的过程中,表哥走了过来。

看到我和静静在门口,直接就敲了我们教室门,只见物理老师走了出来,表哥跟老师说了几句话,就走了。然后物理老师就走过来跟我们说:“进教室吧。这次翘课最后考试的时候一人扣20分。”我和静静郁闷的进了教室。而我更多的是对将要到来的晚上感到恐惧。

我知道这次肯定逃不了挨打了,下午上完课就换了一条宽松的运动裤跟舍友说我今天晚上不回宿舍了。然后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走向了表哥家。我到的时候表哥已经把从KFC带回来的我最喜欢吃的香辣鸡腿堡、薯条还有可可奶放在了桌子上,表哥说:“赶紧吃。吃完到书房找我。”说完就走进了书房。

但是我此刻一点心情都没有。总算知道了什么叫食之无味。但是饭还是很快就吃完了。我敲敲书房的门。“进来。”表哥应了一声,我推门进去,但是表哥都没有抬眼看我,还在低头写着什么。我见表哥不理我也不敢多说话,只好在书桌前站定。

就这样站了一个小时,表哥还是不说话,我的腿已经麻了,而且这样等待惩罚的滋味更难受。我只好打破沉默说:“哥,我…”我说不下去了,表哥抬头看看我,说:“站累了吧!活动一下吧。把柜子里那把戒尺拿出来,然后把裤子脱掉趴到桌子上。”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