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sp

【八】

落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凌氏集团就这么关门,他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这个决定,让他永远没有机会再次走进星海的心,但是却拯救了星海父亲所留下的家产——凌氏集团保住了,代价是他要成为安流的M,签订为期五年的契约。

他没有跟星海商量,默默地背负着一切。契约生效的前一天,他准备走了,到安流那里去,履行他的契约。那天晚上,星海来陪着落虹睡。落虹不敢告诉星海这一切的真相,他知道,一旦星海知道了他所付出的代价,哪怕凌氏集团倒闭,星海也绝不会让他走进安氏有限公司的大门。

那一晚,落虹哭着告诉星海:“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为你保住凌氏集团,倾尽我所能。就让我,为你背叛一次全世界。”

星海不懂得落虹话中的意思,没有在意。

“星海,今天晚上,我想让你再进入一次,在我的身体里留下属于你的印记,好不好?”

他真的想不到,落虹竟然会求他做。就算是在平时,星海主动提出做,绝大多数都会被落虹拒绝,今天,他竟然会求自己?

“虹儿,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的。星海,再做一次,现在。”

星海答应了落虹的请求。这一次,和往常不一样,大不一样。星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落虹是抱着一份永别的心态,他们就这样结合在了一起。星海进入的时候,两人紧紧相拥着,星海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进入,怎么会如此的怪异,就像是一种……悲伤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星海睁开眼睛之后,身旁早已没有了人影,连那一片床都没有了余温。床头上放了一张纸条,展开来看,很明显,是落虹的笔迹。

“星海,我走了,不要担心我。凌氏集团,我帮你保住了。”

星海连忙走出落虹的房间,叫了个仆人来问,落虹去了哪里。

“老爷,少爷他,一大早就离开了,好像还带着行李。”

一种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昨天那种欢愉中夹杂着悲伤的感觉,又浮现出来。他派了人,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找到落虹的下落。当天下午,一大笔钱汇入凌星海账下,汇者不详。

星海利用着一大笔钱,成功地力挽狂澜,将凌氏集团从倒闭的边缘生生拉了回来。只是,此时的喜悦再没有人可以与他分享了。父母双双离去,众叛亲离,如今他又发达了,却已不觅当年人踪影。是谁曾说,愿为他而背叛全世界。

直到,那一天,是五年中的第二年末,星海见到了落虹,在一次非常令人愤怒的巧合中。

在一次商业洽谈中,凌氏集团和安氏有限公司成为了暂时的合作伙伴,合同签完,条件对凌氏集团十分有利。合同签订后,安流热情地邀请星海在安氏公司多呆两天,星海不好推辞,便允了。

早上醒来了,习惯性到隔壁看一看,公司的主人还在不在屋里,这属于一种礼貌的表现。这一次,太让星海愤怒了。

【九】

安流不在房间里,安流的管家告诉星海,安流正在花园遛狗。星海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这个回答的真实性。安流有哮喘,怎么可能养狗,狗毛一掉,还不把他自己的命搭进去。但是,不论如何质疑,都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一不小心就容易遭人算计利用。

星海只是淡淡一笑,对管家说:“我也想去花园逛逛,关于合同中的一些内容,还要和你们老板谈谈。”

管家很有礼貌地作出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凌老板请,我来带路。”

星海自诩想象力丰富,却是终究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与落虹相见。

安流的花园,布置得很好,如果没有那个人的陪衬的话,这一定是星海见过的最美的花园。安流安静地坐在花园中的石桌旁,慢悠悠地品着红茶。而安流的脚下,他的虹儿一丝不挂,脖子上还带着项圈和铁链,全身上下到处都有被打的伤。落虹真的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安流的脚下舔着他的脚背,而项圈上的铁链,就握在安流的另一只手里。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星海的存在,星海呆在了花园的入口处,望了半天。最终,他确定了,那条被遛的“狗”,就是他的虹儿。

他真的很想立刻扑过去,把他像个宝贝一样抱起来,安慰他,就像曾经一样。可是,星海不得不抑制住这种愿望,装作若无其事,跟着管家向他们走去。安流啊安流,原来你真的在“遛狗”,枉我还在跟你合作!江落虹,你给我记住了,你既然敢离开,就永远别给我回来,永远在安流身边当一条狗好了!

走到了近前,安流才看到星海。他一晃手中的铁链,落虹便知意,一步一步地爬向星海,舔着他的脚。安流似乎是心中厌烦,手中一晃,铁链又甩了过去,准确地抽在落虹伤痕累累的臀上,留下一道深红色的痕迹。落虹疼得一颤,又被铁链拽了回去。安流握着链条,强制让落虹抬起头看着他,对他说,记住,见到主人要**,见到客人要用身子去蹭,明白吗?

落虹强压着眼中的泪水,再次一步一步地爬向星海。每爬一步身后都有剧痛袭来,安流正在享受般地用铁链抽打着落虹的屁股。爬到星海脚下时,臀后已经布满了铁链的痕迹。他含着泪,用他伤痕累累的身体蹭着星海的腿。

突然间,安流手中的铁链一拉,落虹只觉得脖子很紧,随后整个身子就贴着地被拉了回去,掉到安流的脚下。身上几处都被地上尖锐的石子划破,流出了殷红的血,滴在地上。

“这才乖嘛。”安流将手中的铁链甩了几甩,狠狠地抽在落虹的臀上,“以后,可别忘了规矩。”说罢就将铁链交给管家,让管家带着“狗”回屋。

随后,安流转过头来,对着星海轻轻一笑,说道:“让凌老板见笑了,请坐。有什么事情吗?”

“安老板客气了,您调教自己家的狗,有什么见不见笑的。我这次来,是为了合同中的一些事宜。”

【十】

星海的心完全被愤怒所占据,以至于他竟然忽略了事情的真相。从落虹的反常、到那张纸条、落红失踪、寻不到人、再到现在,以这样的方式相见,他真的忽略了,落虹是为他保住凌氏集团才离开他。

从那时开始,星海恨着落虹,恨落虹在他失意时离开,恨落虹出卖了自己的身体,给别人当了奴隶。可是这一切的恨,都无济于事,他的虹儿,就这么离开了。

他决心忘记落虹,至少不再爱他,任由他的离开。其实,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看到落虹还活着,他就安心。

这一放纵,就是整整五年,凌氏集团一天天崛起、腾飞。当星海真的差一点忘记落虹的时候,五年契约结束了,江落虹又自由了,他无处可去,又回到了凌星海的身边。

当星海看到落虹迈进他的宅院时,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心情,高兴、愤怒、悲伤、憎恶、怨恨。落虹看见他,对他说:“我回来了,星海。你这里,似乎一切安好。”

安好,当然安好,怎么,是后悔从了安流?我这好了,你又回来?

星海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什么理智,全都抛到了脑后。毫不怜惜地拎起落虹的衣服,把他拖进了那间小屋。

星海还记得,那天看到落虹狗一般的生活时,担忧、憎恶,各种情绪一起涌上来,打乱了他的思维。和安流谈完回到房间后,一口血径自涌上来,他强压着腥苦的味道将血咽下去。原来,人的伤,也可以是被气出来的。

再看一看眼前人的伤痕,就和当时的自己很像。星海不禁想问问落虹,你到底在忍些什么!

他不是不知道,落虹在安流那过得并不好,而且是很不好。他也不是没看到,落红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布满每一寸肌肤。他不是想不明白,落虹到底为什么离开他。他只是不愿意去知道去看到去想明白,他只是害怕知道那个真相,他只是在一味地逃避。

他懂,他什么都懂,他懂落虹为什么走,他懂落虹付出的代价,他只是不懂,自己不愿知道事情的真相,只不过是不愿意,而已。

“对不起,……虹儿。”

就算星海这个时候想要挽回一切,用他的一生来疼爱他的虹儿,也绝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还有人在旁边看着好戏,当然要把这出戏演完才行。最近这段日子里,还是接着演戏吧,按着剧本往下演。

“安流,你给我等着!”

星海走出了屋子,外面的阳光亮得有些刺眼,他叫来了管家,把落虹送回小屋去。最近事情真的很多,心绪也很乱,留一些时间冷静冷静吧。

一个月过去了……

仿佛落虹消失了一样,一个月的时间里,星海也没有再找过他。如果不是每天那必须的一碗水和一碗饭的话,江落虹这个人,真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生活中。

( 完 )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