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打屁股
本文为网友阿九提供,作者不详,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姐姐回来的时候,是暑假之初的夜里。那时候夜幕低垂,华灯初上,城市的灯火阑珊得仿佛宝石环护,我看到姐姐站在窗口远远地眺望,清澈的目光里有什么东西在斑斓绽放,我顺着姐姐的目光远望。青蓝之下,楼瓦之下,一簇簇烟火盛开得渺茫如梦。

“一年多前,我离开家去南京读书,那时候,我对南京充满了幻想,我想那里的柏油马路很宽,秋天的时候,两边的梧桐叶会将街道堆叠得苍黄,我走过树冠零落的古街时,花树坠影,美得像画。”姐姐望着远处转瞬凋零的烟火,忽然对我说:“但是我到了那里发现,原来那里和上海没什么区别,那里也一样高楼拔地,灯光绚烂得浑浊。那时候我想,中国的所有城市是不是都这样呢。后来我找到了南京的古街,那里和书里说的一样,古穆而悠远,但是我觉得这里和我想的不一样,可是哪里不一样呢,我又有点说不清楚了。然后我开始怀念上海,即使这里的夜色更加珠玉琳琅,但是这个城市里至少有我怀念的东西。”姐姐回头看我,灯火通明的夜里,即使是烟花也会变得黯淡。

我有点不懂姐姐的话,我走到她身边,和她一起远望,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这座城市的天空已经看不到星星了。

姐姐说“你还记得小时候么,那时候的夏天很热,蚊子多得吓人,那时候我们住的地方没这么的干净漂亮,但是我们会一起在夏天去河里抓鱼游泳,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孩,也不知道羞耻,回来后,我会被妈一顿骂,她说女孩子不能和男孩子一起游泳的。不然就是荡货,我那时候低着头扯衣角,不知道荡货是什么意思,反正是不好的词。”

回想起往事,我忽然笑了。“姐姐那时候说自己长大后想做画家,那时候你为了实现梦想买了好多彩笔,你画得很认真,我却经常说你画得好丑,然后你就用彩笔戳我。没想到现在姐姐去学了舞蹈。”

“对啊,都怪你。”姐姐佯作生气地瞪着我,烟火声渐渐远了,苍凉如水的夜色里,灯火将姐姐的脸颊映得凄迷。“现在学舞蹈可累了,每天还要写专题的文章,要是你当初不一直说我画得丑,我可能就去学画了,画画多有意思啊。”

“如果姐姐真的学了画画可能就不会这么觉得了,你会看着那些腰细腿长女生曼妙的动作说,弟弟你看,舞蹈多美啊,我当时要是学了舞蹈就好了。”

“也对。”姐姐关上了纱窗,说“时间不早了,弟弟早点睡吧。”说完,姐姐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我望着她美丽的背影有点怅然,姐姐忽然回头抱了抱我,说:“弟弟,这一年,我很想你啊。”

夜深人静,姐姐和我告别去睡了,她的房间就在我房间的边上,但是回房后我开始玩起了游戏(顺便问一下,有打炉石的朋友么),好不容易熬到暑假,我不想很早睡觉。初夏的时候还不是很炎热,我打开了窗,夜里的风清凉而舒服,我甚至不担心有蚊子飞进来,这座繁华的城市里,连蚊子也越来越少了。

我打开窗,远处的闹市依旧川流不息,但是小区里只是偶尔有车开过,车灯惊起憧憧的树影,路灯浮尘,残月如纱,浅浅铺在阳台上。回过头时,我悚然一惊,我看到房间门开了,一个人披头散发地站着。“弟弟怎么还不睡啊。”还好,是姐姐。“放假了嘛。想多玩一会。”我声音很低,不想惊扰爸妈。姐姐轻轻关上门,用手梳了梳头发,在我床沿上坐了下来。“换了个环境我也睡不太着呢。”

我看着姐姐玲珑的身段不觉有点血脉膨胀,如今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即使是亲姐姐我也不禁想入翩翩起来。“姐姐走路怎么都没声音的啊。吓死我了。”我有点干涩地说。“姐姐可是学舞蹈的嘛,这是职业素养。”姐姐笑道“弟弟你在玩什么呐。”“游戏呀。”

“诶,这个游戏我也玩过的啊。上大学以后姐妹拉着我玩的。哈,弟弟你好菜啊,亏你还是男孩子,姐姐都比你厉害。要不要找姐姐代练啊。”

“那当然,姐姐从小到大都这么优秀啊。”我奉承道。“来年你要高考了呀,用功点哦,少打打游戏吧。”姐姐说。“来,让姐姐检查检查你的作业。”“算了……”话音未落,姐姐已经开始翻起我书包了。我想把我书包抢过来。

“别动。”姐姐好像有点生气。我不敢动了。

她开始翻我书,我心中暗暗祈祷。

她翻了翻英语书,摇头叹息“真为你前途担忧啊。”

她翻了翻数学书,摇头叹息“想找个对的真难。”

她开始翻我语文书,我语文学得还可以,我想应该没什么黑点了吧。“哎呀,弟弟上课不认真啊。怎么还在书本上写诗啊。”

我一惊,是了,语文课无聊的时候我会在课本的空白处写东西打发时间。

姐姐看着我写的东西,长久没有说话,她怔住了,目光有点迷茫。

“当时青春,当时黄昏,都还是学生。

你曾停在,那年春深,一地青草梗。

你曾幻想,鸿雁人生,后来知是梦。

那些眼泪,那些伤痕,在笑谁痴嗔。

白色裙摆,湛蓝发带,幻想着旅程。

入秋的风,带点清冷,等落叶归根。

离别时候,总是心疼,夜雨多少灯。

可是后来,真的走后,总害怕夜深。”

姐姐读者我课本上的句子,往事潮水般纷至沓来,夜深人静,我们沉默相对,仿佛许多年前的夜晚,灯影绰约如谜,电脑屏幕上散发出单薄的光…..

当时青春,当时黄昏,都还是学生。

那年我的腿摔断了,姐姐天天来看我,每天我醒来时都能看到床头的千纸鹤,我知道姐姐来过。那时候我们都还小,姐姐也都还是个没有发育成熟的小女生,她对我总是很好,有什么都让给我,即使偶尔有拌嘴也会很快和解。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们不是亲姐弟该多好你曾停在,那年春深,一地青春梗。那年春,我们去郊外游玩,青色生长的原野上,清风瑟瑟。我用青草梗精心圈作成发圈送给姐姐,她带着青草发圈,白裙在湖边飘荡。…………”可是后来,真的走后,总害怕夜深。姐姐去南京读书了,旁边的卧室整整齐齐却空空荡荡,夜深人静万籁俱静的时候,我很孤独啊,你呢。

“写得真好。”姐姐说我静静地站在那里,好想扑上去抱住姐姐丰韵的身子,可是我又有点不敢,因为,我们都在长大。姐姐说“弟弟你坐过来。”我坐了过去。姐姐抱住了我,抱得很紧,很用力,我呆滞了一秒,随即也用力抱住了姐姐,深沉如海的夜里,姐弟紧紧相拥。我甚至能感受她略微加速的心跳,我把头靠在她的肩头,我能闻到发丝间洗发水残余的香,像是木棉一样。

我们拥抱了很久,谁也没有说话。姐姐毕竟是大美女呀,被姐姐抱了这么久,我渐渐起了色心,我凝视着姐姐静美的侧脸,脸颊上有微微的红晕。我轻轻地吻上了她的脸颊。

姐姐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所愣住了,轻轻推开了我。有点娇羞也有点抱怨。“弟弟变坏了呀。”她说。“谁让姐姐这么漂亮勾引弟弟。”我说。姐姐鼓着脸,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高兴,“弟弟再这样小心姐姐打你啊。”

我朝姐姐做了个鬼脸又把她扑倒在床上,再次吻上了她的面颊,姐姐没想到我这么大胆,轻轻地啊了一声,挣脱了我从床上爬起来,戳了我额头三下。“弟弟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啊。”

姐姐竟然没有生气,我有些惊喜。

“算了,不和弟弟闹了,弟弟你早点睡啊。姐姐要回房间啦。不许打游戏了哦。”姐姐说。她的脸写满了红晕。

我笑着答应了下来。轻轻地送姐姐出了房门。从小到大我都很听姐姐的话,我合上了电脑,躺上了床,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我开始回忆刚刚暧昧的镜头,内心燥热不安。不知道姐姐是不是也一样啊。时间快接近三点了。

我突然想起刚刚姐姐戳了我三下额头,不会是预示我三点去她房间吧。但是仔细一想,我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可是,夏天的夜是如此漫长啊。反正也睡不着。我起身穿上拖鞋,向姐姐的房间走去。

第二天,我和姐姐都起来得很晚。爸妈都出去工作了,他们在桌上留了纸条,说让我们自己去买早点。

看了纸条,我们姐弟俩面面相觑。“姐姐你去买吧。”“弟弟你去买吧。”我们异口同声说。“你做姐姐的应该照顾和疼爱弟弟才是啊。”“你做弟弟的才应该照顾姐姐啊,姐姐都一大把年纪了,平时学校里练舞蹈这么累,到了家还不让姐姐休息啊,大逆不道啊。”姐姐揉着自己纤细的腰抱怨道。

我用一种谈判的口吻道“弟弟学习也很辛苦啊。不公平。”

姐姐板着脸,一把把我按在墙上,姐姐是学舞蹈的,手劲真的好大,我一时间竟挣脱不开,觉得有点颜面扫地。她用力地捏了捏我的肩膀,我疼得嘶哑咧嘴。

“那姐姐我们一起去好吧。”我不抱任何希望地最后争取一下。

但是破天荒的。姐姐一边揉我肩膀一边想了想,竟然点头同意了。“好啊,你背着姐姐,我就陪你去。”

果然又是这样。我泄气地拿了钱一个人出门了。”

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很多早点都卖完了,我买了几个甜味的饼回家想随便对付着吃了。到家以后,我把饼放在桌上。然后发现姐姐不在客厅里。那她应该是在自己的书房里。

我推开她书房的门,说,姐姐吃饼啦。

但是她书房里空无一人。难道姐姐在上厕所,或者……忽然我的心凉了半截。

我打开自己的房门。发现姐姐端坐在我的电脑桌前,她转漂亮的脸蛋看我,亲切地说:“哎呦,弟弟回来啦,辛苦啦。”

但是我隐约察觉到这句话里有股特殊的味道。我回了姐姐一笑,说,孝敬姐姐是应该的。

我带着微笑走到姐姐的电脑桌边。然后再也笑不出来了。

姐姐在翻我的百度云……并且看得津津有味俏脸生光。百度云大家都懂的啊,里面都埋藏着我这些年点滴的精心收藏,这些东西几乎每个男人都有,还会私下里学习交流探讨优劣……

我满头黑线且低声下气地问她,“姐姐大人,你怎么知道我的百度云密码啊。”

“你的号啊。”姐姐轻描淡写道。

然后姐姐煽动嘴唇,开始说话。我如临大敌。

“姐姐帮你筛选了一下,一些不好看的姐姐都帮你删了。”这是第一句话。姐姐接过我的饼,俏脸上带着一丝戏虐的神情。

我赶紧低下头,唯唯诺诺道:“是是,我相信姐姐卓越的眼光。”

“还是身体要紧,这些东西以后少看看,营养补不过来的。”这是姐姐的第二句话。

我头低得更低了,连忙说“听姐姐的,我以后再也不看了。”我说得斩钉截铁,不留一丝余地。

姐姐带着一点贵气地点了点头,仿佛养尊处优的老佛爷在教训小太监。

“帮姐姐倒杯水来……诶,这是什么?”姐姐打开了一个文件。

那是一个日本的视频。瞬间,我觉得世界崩塌了,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在我目光中扭曲,不是因为这个视频,而是……

“哎呀,看不出来,弟弟还喜欢这个?”姐姐阴沉着脸说。她接过我端过来的水,果冻般的嘴唇碰着杯口,轻轻饮水,眼睛还望着屏幕。

忽然,她一口水喷了出来。

还是被姐姐看到了。那一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姐姐横眉竖目地望着我,一副要把我千刀万剐的样子。

她按下了暂停键,指着下面的字幕,再次发问。“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那字幕上赫然写着“月可知道错了,夏远弟弟轻点。弟弟饶了我吧。”

那个字幕是我自己打的。因为我从小就有打姐姐屁股的夙愿,但是因为胆小一直不敢。于是自己打了字幕意淫,觉得有种莫名的刺激和冲动。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今天我终于身败名裂了。

我脚一软,差点就跪下来大呼姐姐饶命了。

“姐姐,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敢看她一眼。但是我知道她在看我。

姐姐气好像有点消了,她喝了口水,长输了口气。瞪着我说“错了就完事了么。”

我低着头,不敢吭声。

“趴姐姐膝盖上来,姐姐要惩罚你。”

“姐姐,我十八岁了。”我欲哭无泪。

“你再敢多说一句话试试。”姐姐凶神恶煞道。

我抬头看她,发现她俏丽的脸上除了生气似乎隐约有种特殊的玩味。

姐姐做到床延上,拍了拍自己的膝盖,示意我坐上去。

身为一个即将成人的人,还要被打屁股我真的觉得很羞耻很羞耻,但是把柄在手我被逼无奈。只好乖乖地趴到姐姐的膝盖上。

我顺手摸一了一下姐姐的腿,很精致很有弹性呢。

姐姐似乎对于我的轻薄有点不满。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仰起手用力拍打我的屁股。

真的很痛啊,姐姐的力气太大了,真的想不到她窈窕漂亮的身体里有这么大的劲。

“啪。”“啪。”“啪”

姐姐连拍三下。虽然还隔着裤子,但是我知道我的屁股已经红了。

姐姐丝毫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手起手落开始更加用力的拍打。姐姐按着我扭动的身体,我因为吃痛不停地挣扎。

“不许动。”姐姐用力地拍打我的屁股恶狠狠道。“看未成年人不应该看的色情视频,你还不认罪?”

我知道我不能狡辩,不然会有更加严厉的惩罚。我连忙认错。“姐姐我知道错了。”

“啪—!啪—!啪—!啪—!啪—!”姐姐下手丝毫没有留情面。

“我真的知道错了,姐姐饶了我吧。”

“从小到大,姐姐是不是太宠你了啊,不惩罚一下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吧。”

姐姐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如同少女手中的风铃,但是在现在的我听来,就觉得像是身陷地狱。

姐姐还在惩罚我,我能清楚地感觉到那种疼痛。很痛,却又有点痒。

姐姐仿佛打得还不尽心,顺势要扒我裤子。我大惊失色。

“姐姐,我快是成年人了啊,虽然我做错了事情,但是你也要给我留点面子才是啊。”

“现在知道要面子了,之前你打字幕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啊。”姐姐的语气还是很生气。

“没有。”我老实回答。

“你还敢说话!”想起字幕上的内容,她的脸也有点泛红了,然后利落地解了我的皮带扒下我的裤子,丝毫没有给我周旋的空间。

完了,以后我在姐姐面前再也抬不起头了。

“啪—!啪—!啪—!”她一下一下地践踏着我的自尊心。

而我竟然觉得不那么痛了,更多的被一种酥麻所替代,难道我有天生的受虐倾向嘛?啊啊啊啊,我不敢往下想。但是,此刻的我,竟然希望姐姐多打我一会。毕竟姐姐也是大美女嘛,我也不是很亏吧……

我为自己可耻的想法深深地感到羞愧,恨不得咬舌自尽。

“啪—!啪—!啪—!”姐姐觉得手打不解气,抓起我的皮带开始抽打。

真的很痛啊。我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饶了我吧。”

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我觉得我估计这两天都没办法坐了。身后又痛又麻,我都不敢看我自己的屁股,生怕看到皮开肉绽的情景然后被吓到。

姐姐又拍了几下。然后才放开我。把我扔在床上,抛下一句“你好好反省,好自为之。”便狠心离去。

我无力地趴在床上。像是一具被鞭挞过的尸体。

真的,真的,好痛。

时隔多年,这股带着羞辱的同意再次潮水般涌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起十年的誓言。此仇不报非君子啊。我用力撑起自己恶狠狠道。

啊,我又牵扯了伤痕累累的屁股,手臂一松便没了力气,又趴了下去。

我看着窗外初夏的阳光,觉得好温暖好温暖。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