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打屁股姐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晓拂鸾纱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严浩生日那天,他们定好一起出去吃饭。

“今天没有课么?”严舞问他。

“没有的,我去拿点东西就好。”严浩早早的先出了门。那是一枚白金指环,是上次挨打那天就买回来的。不过那时严舞正在气头上,他没敢拿出来。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一枚小小的白金指环拿来求婚实在是太寒酸了,严浩知道。可他也知道,严舞对他的物质亦无所求。这是他自己全部劳动成果买回来的,他只是想表达点什么,即便不是马上结婚。他想她会懂的。

他很多次的想象,自己要对严舞说︰姐,你先收下这个,等过两年,我拿钻戒来和你换;再过几年,拿比鸽子蛋还大的钻戒来和你换;或者你想要更漂亮的石头的,都是可以换的!包换期和我的寿命一样哦。

姐姐会开心么?

每次想到这样的情景,严浩都不由自主地想要微笑。说不定严舞又要踮起脚来摸他的头发,语调温柔地说,傻孩子。

严浩出了门,严舞就正好接到林若若的电话。

“爱情卫士,今天休息,咱们出去兜风吧!”林若若近来买了辆二手车,正在瘾头上。

严舞笑着说,“算了吧,马路杀手,我还没活够。”

“别嘛别嘛!你也知道我最近又失恋了,快来安慰安慰我受伤的小心儿吧!”林若若一如往常的没个正经。严舞知道,她是个太爱故作洒脱的人,并非真正的可以游戏风尘。

“可是,今天是严浩的生日,我们说好出去吃饭的。”

“那还不好说,他若若姐姐给他庆祝生日。我们去买些吃的,然后找个地方野餐!”林若若听了更有兴致,“反正你俩也演不出什么限制级内容,我也不是外人,咱们一起出去玩玩情调!”

严舞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没过多久,林若若的车就到了楼下。

“咱们先去学校接严浩,然后再一起去采购!”林若若开车像开坦克一样,无所畏惧的横冲直撞。

绕来绕去的,终于开到了严浩的学校门口。严舞给严浩打电话。

“事情处理完了么?”

严浩在电话彼端的声音有些慌张,“快了,姐你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回家。”

严舞看着旁边的林若若,笑笑,“你若若姐说带咱们出去野餐,开着车接了我……”

“别来学校!”严浩匆忙打断,“我是说……我是说,不用来接我,我……我去找你们。”

严舞怔了一下,不明白严浩这是怎么了。就听林若若一边开车,一边依旧没个正经地说︰“你看那电影海报里的人多像你家严浩啊!现在学校风气就是开放,床上的镜头也拿出来张贴……”

严舞下意识地扭头去看校园里的宣传板,先是奇怪怎么现在大学的一个宣传栏前面也能这么热闹?林若若已经变了脸色,“靠!”她一把抢过严舞手中的电话︰“严浩你给我出来。我们已经到你寝室楼下了!”

大脑有片刻的空白,严舞才反应过来,那“电影海报”里的人不是像严浩,根本就是严浩。

忽如一夜梨花开。严浩那夜和于丝丝在宾馆里的照片竟然被放大了张贴在学校各处的公告栏和宣传板上。

严舞怔怔地看着,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就见有几人过去,趋散了看热闹的人群,把海报撕了下来。他们其中一人的胳膊下还夹着许多同样的东西。想来是学生会的学生。

“镇定!镇定!”林若若安慰严舞︰“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事都是不表面看上去的那个样子的。你要有平和的心态穿透表象去接触到本质!”

严舞干笑了一下,还是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从内心中来说,她是相信严浩的。她直觉地知道这件事里面内有蹊跷。可是,若发生了什么事情,严浩为什么不和她说?

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让她感到分外酸楚,她想到自己那天铿锵有力说的那些关于“爱与性”的言论,莫名的,她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林若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劝严舞要先冷静,听完严浩的解释很可能就会发现生气是很浪费感情的。

一时无话,手机又响了起来。严舞以为是严浩,去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家里来的电话。

“小舞,快来医院,你爸爸不行了……”母亲哽咽的声音让她全身一颤。

“妈,你说什么?”

“我倒想问问那个小畜生说了些什么!”严母大哭,“前天你爸去见了那小畜生一次,回来后就饭也不吃话也不说,谁知道今天早晨……”

林若若听了也是脸色大变,急忙驱车赶往医院。

严浩赶过来的时候,刚好与林若若的车擦过。“姐!姐!”他拍着车门,叫严舞。

严舞对严浩完全视而不见,只是催促林若若开车。车子又飞了出去,严浩跟车跑起来,大声喊︰“姐,你误会了……我和她什么也没有……姐,你听我说……”

跑了几十米,严浩到底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站在原地,胸口因剧烈的运动而起伏着。

糟糕!姐姐一定是生气了。严浩手中还握着装指环的小小盒子,只觉得一阵委屈。他掏出手机打给严舞。

一个呆板的女声传来,“对不起!你拨的用户已关机……”

秋季,昼夜开始呈现日短昼长的流向。

校园里的白杨树,被午后的暖样拉长了影子。树下,站着两个无措的人儿。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于丝丝哭得梨花带雨,“本来那天晚上就是萧芳出的主意,她说你要是不认帐,还可以拿照片威胁,我才让她拍了照片。我没想到……亏我还把她当成好朋友,她一定是嫉妒高杨追我!一定是这样!”

严浩面无表情的倚着树站着。他不介意,不介意别人去怎么猜测他和于丝丝的关系。也不介意别人说他,说他是想攀附校长的女儿只为保研什么的。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学会听不到人们的闲言碎语。他更没有心情去听于丝丝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原因始末。

他只介意一件事情,严舞怎么想?她是否介意?她是不是很失望很伤心很生气。他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她是否能原谅他呢?

“我爸爸发了好大的火,”于丝丝还在说,“等他火气过了,我一定让他好好处理萧芳……”

“你走开。”严浩有气无力的说,“离我远点儿,别让我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于丝丝哭,依旧是哭。

严浩突然想起林若若,她们不是在一起的么?

他把电话打了过去,手机里的彩铃响了许久,林若若才接了电话。

“若若姐,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严浩语无伦次的解释事情的过程,他说,“可是我找不到我姐,她不在家,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她和我在一起。”林若若淡淡地说。

严浩松了一口气,“拜托你,若若姐。麻烦你帮我向姐姐解释一下,我不是故意要隐瞒她,只是没来得及和她说。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要是听了还是生气的话,你帮我告诉她,她怎么惩罚都好,就是不要怀疑我……”

“严浩,”林若若压低了声音,似是怕别人听见般,“你冷静下听我说,现在有些情况不是误会那么简单。你可能闯大祸了,小舞会用什么态度面对你,我也拿不准,但你要先有心理准备……”

严浩有些茫然,“什么意思?”

林若若吸了一口气,轻声说,“她的爸爸脑淤血,现在正在抢救,可能很危险。这么突然的事情,可能……可能和你们前天见面的说的话有关……”

严浩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天旋地转!

许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在哪所医院?”

“我认为你现在不要出现比较好,”林若若说,“你先回家等着,有什么情况我通知你。”

“在哪所医院?”严浩依旧是这个问题,“姐姐,她还好么?”

“严浩,你冷静……”

“若若姐,告诉我,在哪所医院?”严浩呻吟般地说,“求求你……”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