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play spank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惩罚cos社 上的后记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机器人立刻根据录像中的人与系统比对,确定了两个少女的身份,并且查明了她们的住处,其中最近的是蒋仙晓的,现在就可以直接上门逮捕。

警员居然邀请王鸣一起去,王鸣惊讶地问道:“可以吗?我也去,不会影响警方行动吗?”

“不会的,你是重要证人,你有勇气去指证犯人吗?”警员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当然,我会的!”王鸣想起刚才挨得那顿毒打,还有眼前一片狼藉的家,顿时就燃起覆仇之火。

于是警员带着王鸣下楼,一共两台飞行梭停在空地上,一批警员押着五个垂头丧气的小混混走进一架飞行梭,先带回去审讯,而警员带着王鸣走进另外一辆。

飞行梭看着不算大,里面却非常宽敞,前面是六人座的警员座位,王鸣也被邀请坐上去,除了他以外还有四名警员。

而后排是运犯人的,由铁丝网隔着,警用机器人也放在后排用于监管犯人,同时也腾出空间。

一阵震动,飞行梭立刻垂直升起,向着东南方向直赶而去,飞行途中,王鸣看见警员们正在确认证据,不仅有刚才王鸣被打砸家中的视频,还有从QQ群被封之前的聊天记录,和那些淫秽视频。

云盘中的当然已经被毁尸灭迹了,但是警员已经提前备份了工作室的所有视频作为证据,保证把她们绳之以法。

很快就到达了一个挺豪华的别墅前面,整个别墅是洋房式设计,配有花园,花园里还有喷水池雕像与树雕,和从来住公寓的王鸣形成鲜明对比。

他早就知道学生会长蒋仙晓不仅是品学兼优的大美女,家里也非常有钱,是位千金大小姐,实际一看还是大大出乎他的想象,不禁让他差点打了退堂鼓。

“别怕,我们会为你主持公道,即使他们家是有钱人也不能仗势欺人,我们保证公民不被伤害的权利。”警员信誓旦旦地为王鸣打气,然后走上去按响了门铃。

“几位先生,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可有预约?”一位可爱的女仆声音传出来,门前也出现了一个漂亮妹子的全息投影,她身穿女仆装,脖子上带着银白色的项圈十分可爱。

警员掏出警证,严肃地说道“我们是警察,前来调查蒋仙晓与蒋仙晓的案件,请你们配合,开门接受调查。”

“啊!那个,请您等一下!老爷!老爷,不好了……”那个女仆慌慌张张地跑去报告。

没一会儿,一个看起来很严肃的中年人来到屏幕前,“各位警察同志,请问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一定配合。”

“我们来调查蒋仙晓与蒋仙夕的涉黄与私闯民宅的案件。”警员直接说道,让那位中年人脸色急变。

“警察同志,请问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小女一向品行优良,我们全家更是奉公守法,绝对不可能有什么违法行为!”刚才还比较淡定的中年人一听到这就变得很激动。

“我们有充足的证据可以展示给您看,蒋先生,请您先打开房门,不然您可能就会被加上抗拒执法了。”警员毫不客气地说道。

在这压力下,蒋仙晓的爸爸,被称为蒋先生的人,只好打开铁栏门,并且让女仆把警员和王鸣请进洋房。

一楼会客大厅,桌上摆好了茶水点心,蒋先生一脸阴沈地坐在沙发上,旁边还有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妇人,说是贵妇人其实也停留在了十六岁左右美丽青春的容貌,不过眉宇间能捎带成熟的风情,和贵妇淡妆让她看起来比实际要大一些,和蒋仙晓长得十分相似一看就是母女,只不过现在她也眉头紧皱。

不少仆人和女仆站在大厅外围观,但凡条子上门,大部分都不会是好事。

蒋先生还是尽自己礼数请警员们坐下喝茶,请到王鸣时他略微皱眉,以他丰富的人生经验来看,这个人绝对不是警员,很可能关键就在他身上。

“蒋先生,我们公事公办,这茶水就太客气了,请问两位令爱呢?我们主要是来找她们的。”警员说道。

“为了不产生什么误解,或者让孩子产生什么心理阴影,我没叫她们下来,还请把事情先和鄙人说一下,鄙人认为这些绝对是误会。”蒋先生坚持道。

“好吧,根据这位先生的举报,您的两位女儿参加了非法淫秽社团,并通过拍摄传播淫秽视频非法获利,我们警告之后,您的大女儿蒋仙晓伙同地痞流氓私闯民宅,打砸公民私有财产……”警员毫不留情的把事情全部说出,甚至连王鸣都直接爆了出来。

“你们胡说八道!血口喷人!”那贵少妇愤怒地站起来,一茶杯就摔向警员,“我女儿冰清玉洁!怎么可能拍摄什么……什么淫秽视频?她们平时就乖巧听话,怎么可能和地痞流氓扯上关系?!”

那警员熟练地挡下茶杯,“请让您冷静下来,我们证据确凿,如果您再有出格行为,我可以判定您暴力抗法或妨碍警务!”

“夫人等一下,抱歉内人有些激动,住手啊!”这下蒋先生也有点慌了,连忙去拦住有些暴走的贵少妇。

“你们口口声声说有证据,那能不能给鄙人先过眼。”连蒋先生说的话也不太客气了。

“对不起蒋先生,我们是来找您女儿处理案件的,并不是来找您,如果她们两位出来,我自然会放证据,你们也可以在旁边旁观,但如果您坚决不放她们出来,我可以认为你们是故意包庇嫌疑人。”警员又一个大帽子扣上去。

蒋先生脸色一白,他完全明白这些警员是真的来者不善了,否则也不会这么咄咄逼人,他聪明和历经人世的大脑开始快速冷静。

“你们这群混蛋!这是无耻的诬陷!毫无根据诽谤!”但那位贵少妇可没有丈夫那么聪明,听见警员的挑衅,她怒火攻心,竭嘶底里地推开丈夫冲向警员,想和他们纠缠厮打。

她哪里是警员的对手,只见一个警员站起来反手就把她按到地上,接着警用机器人立刻伸出机械臂触手把她四肢锁住压在地上。

贵少妇被按在地上,她奋力挣扎,机械臂却像定死了一般纹丝不动,她只能在嘴上破口大骂“你们这是违纪的,我一定会投诉你们,一定会的!”

“欢迎投诉,警用机器人已经记录了刚才的一切,蒋夫人,现在我以妨碍公务,暴力抗法的罪名惩罚你,j3号,审核我的执法。”警员厉声说道。

“等等,夫人是冲动了一点,但她是无心的啊,还请各位同志网开一面!”蒋先生连忙请求道,不过已经晚了。

那个编号j3的警用机器人显示屏中流过一连串数据,冰冷的机械合成音响起:“执法程序审核通过,惩罚对象确定存在暴力抗法和妨碍公务行为,按例惩罚对象为初犯且情绪激动,可酌情减轻惩罚,暴力抗法惩罚打屁股板子五十下,妨碍公务惩罚打屁股板子五十下,合计一百,当场裸臀执行。”

听到这一段话在场除了警员们都惊呆了,王鸣明白了,原来警员用如此高的姿态说话,其实就是要下马威,他们故意激得蒋夫人愤怒,以惩罚这位贵少妇。

而刚才还挣扎怒骂的贵少妇完全楞住了,她如果没有理解错误,刚才那段话的意思难道是,她要被打屁股了,还是就在这里,在这大厅中,在丈夫警察仆人们面前,挨打光屁股?

“不!不要!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快放开!”明白即将到来的惩罚后,少妇挣扎得更加厉害了,但是没用,机器人牢牢锁住她的四肢,把她擡升至半空中,弯腰撅臀,两脚拉开。

“等等!警察同志,夫人真的是冲动无知,不能放过一次吗?她觉得不会再犯了!”蒋先生连忙求情,他一生也算见多识广,还真是见过几次机器人惩罚女孩,那可是真的毫不留情且一点尊严都不给你保留,当众被打光屁股,这惩罚会留给她们一生难忘的阴影。

“蒋先生,想必您也见过执法惩罚,机器人一旦开始就不可能停下,必须完成惩罚,如果您强行阻挡那可就不是罪加一等的事情了。”警员说道。

说话间,机器人已经掀起少妇那带着繁覆花纹的长裙了,按照法规,所有机器人负责的执法时惩罚的女生,都是要打光屁股的,所以第一步就是扯下遮蔽她们屁股的衣物。

少妇穿得颇为华贵,裙下还穿着一条衬裤,颇为难解,不过对于机器人来说倒是很容易,它三下五除二地解开腰间系绳,把衬裤连着蕾丝半透明的内裤一把拖至脚裸。

“哇!”周围的仆人们都发出感叹的声音,没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女主人,这时居然如此狼狈地被吊到半空中,裤子脱去露出肥美雪白的光屁股。

饶是王鸣已经不是雏了,他也一下子脸红了,这位贵少妇既然能嫁给蒋先生这种有钱人,自然也是极为美丽,而且虽然她停留在了青春年少的容貌,但激素和饮食还是会对身体产生细微的影响。

她的屁股丰满肥美,高撅屁股的姿势更是让她的美臀看起来像蜜桃一般,白里透红让人情不自禁想两手分别抓住两个臀瓣揉捏,彷佛用力能捏出水来,这和李月洁那一手可打完两边的玲珑小屁股完全是不同的美感。

而最大的不同在于她的私处,首先上面长着浓密的芳草,李月洁为了拍片时美观已经自己剃毛了,而保留着萋萋芳草的少妇更添一分成熟诱惑。

生过两个女儿的她,蜜穴已经不能合拢,如玉蚌一般张开那私密的穴 口,里面可以看见晶莹粉红的嫩肉,可以说所有隐私都展现得一清二楚。

蒋先生痛苦的扭过头不忍直视,这往日都是只有他能看见,他能享受的私密美景,如今却是被各种陌生人任意观看。

王鸣真的是没想到,他本来只是跟随警员来报覆蒋仙晓的,没想到来了正主都还没有见到,就先见到她们的妈妈被打屁股了。

接着机器人的一根触手伸到少妇的美臀上面,端头变成了一个喷口,一阵冰凉的雾气喷到少妇的光屁股上,瞬间她雪白的屁股就蒙上一层湿漉漉的水雾,如同出水芙蓉一般。

“咿呀!什么东西?”少妇看不见后面,只感觉一阵高压水雾均匀地喷涂在她的屁股上,冰凉凉的,把自己屁股洗了一遍。

“这是惩罚前的喷雾药剂,可以增加皮肤坚韧度,防止受罚者的屁股在惩罚时受伤,当然也会增加敏感度,让她们更加感受到痛苦。”警员介绍道,这是例行公事。

接着机器人从侧面弹出了一块聚乙烯材料做成的厚重塑料板子,材质全透明方便机器人边打边扫描受罚人的屁股状况,标准的警用屁股板子,机器人把板子贴在美少妇的丰臀上。

“不要!我不要被打屁股!救我啊!”也许是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美少妇更加慌了,拼命挣扎,可惜四肢腰部都被机械臂锁住动弹不得,只有她的美臀又撅又扭,看起来十分猥琐。

“啪!一,啪!二,啪!三……”机器人只会按程序进行,惩罚开始了,再机械臂的挥舞下,板子重重抽打着少妇的光屁股,每一下都发出响亮清脆的拍响,同时机械音会自动报数。

为了让警员们直观看见惩罚的效果,机器人刻意将少妇的光屁股对着警员方向,其中自然包括王鸣,他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少妇被打屁股的全过程。

“呃!可恶!啊!你们……你们居然真的敢打我!嘶!连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啊!混蛋……呜啊!”少妇挨打屁股时也不老实,口中直骂着,她说的倒是真的,连她爸爸都没有打过她,从小到大她一直是个乖孩子,上次被打屁股都已经在记忆中模糊了。

机器人的惩罚一丝不茍,每一下力道都是相同的,间隔时间也是完全相同,力道与王鸣打李月洁屁股时坐对比,大于手打又小于皮带狠抽,这对于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少妇来说已经足够重了。

板子抽打下去,可以透过透明材质,看见少妇美臀被打得变形,凹陷下去,同时少妇都会被打得大声痛叫,不过机器人的板子抽打并不是狂风骤雨一般,它每打一下屁股,都会在屁股上停一秒,再擡起来等三秒,让受罚者能充分体会挨打屁股时的痛苦,与反省。

“啊!可恶!啊呀!混账!啊!你们这群该死的,居然敢……哇啊!”当然,少妇根本没有反省,她怒骂反抗着,不过除了扭屁股和骂人外她也做不到什么。

而无论她那丰满的美臀扭向那边,板子都会准确地抽在她臀峰上,把她丰满肥美的俏屁股打得臀浪翻飞,脂香四溢,此时屁股已经被打得淡淡嫣红,和依然雪白的大腿对比起来,如雪山红梅,也是美不胜收。

“呜!呜啊!不要看,不要看我的样子,啊!”这样挨打了好一阵,少妇似乎终于从个人的狂傲中被打醒了,她注意到附近的仆人们,注意到正在看着她光屁股的警员们,不禁羞涩地大喊道。

平日里她可是高高在上的大夫人,在仆人面前高贵典雅落落大方,可是现在却在大庭广众下被打光屁股,两条腿甚至都不能闭上,以至于被下人和陌生人看着她最羞耻的部位挨打,她的形象肯定崩坏了,以后下人看见她都会第一时间想起她被打屁股时的样子。

“够了!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不许看,也不许说出去,谁敢偷看我就打到她屁股开花!”蒋先生这才想起来,自己杠不过警察,但能骂走这些下人啊,至少给夫人留一点面子。

那些女仆下人立刻吓得做鸟兽散,王鸣听了一楞,没想到这大家族惩罚女仆也是用打屁股的,难怪这里的女仆都带着项圈,女仆装的裙子这么短,只能堪堪遮住臀部,想必是很方便打屁股的。

他确实没想错,蒋先生是个传统的人,家规十分严厉,女仆们犯一点小错误,都要挨打屁股,惩罚时只需要让女仆弯腰,短裙就无法遮挡她们的小屁股,然后把内裤脱下就可以露出光屁股就地挨打了。

这家里夫人地位仅在蒋先生下,她是从来没有被打过屁股的,倒是大部分女仆都被她惩罚过,少妇为了展现她女主人的威严,经常把女仆们的屁股打得红彤彤的,然后让她们光着红肿的屁股跪在搓衣板上反省。

女仆们敢怒不敢言,内心都是对夫人有些不满的,如今看见夫人被当众吊打不免觉得非常解气,谁知道老爷又不给她们看了,只能无奈退走。

不过,夫人被警察打屁股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以后肯定会成为她们茶余 饭后的笑料吧。

不过虽然仆人们走了,美少妇的噩梦却并没有结束,毕竟仍然有陌生的警察观看她的惩罚,而且屁股上的疼痛也不会被女仆们带走,少妇已经被板子打的屁股染上漂亮的绯红,口中惨叫连连。

“啊!混蛋!嗯啊!啊呀!痛呀!你们这群垃圾!呜啊啊!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嘶啊!”美少妇一边被打得哭叫,嘴上依然是不老实地骂着,之前她还说得文雅一点,现在却是开始爆脏话了。

当然,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警用机器人立刻检索到了她说出的敏感词,“受罚人辱骂警察,毫无悔意,加罚五十下屁股板子。警告,若受罚人态度仍然恶劣,本机有权利无上限加刑!”

“啊!不!不要啊!不要加罚!呀啊!”美少妇绝望的大叫着,回应她的只是又一记板子抽打在丰满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臀板交击声。

“啪!79,啪!80,啪!81……”在华美的洋房中,传出令人生畏的声音,如果是行内人员可以听出,这是板子抽屁股的,如果是更专业的警员,可以只听声音就判断出,这板子是中等标准警用惩罚板,挨打女子的屁股应该属于丰满柔软型,没经过什么锻炼,营养很好,属于养尊处优型的。

当然一般人没必要判断得那么仔细,因为还有另外的声音辅助他们判断,那是随着挨打声一起传出来的,一个哭喊着的少妇音。

“啊!不要打了!呜啊!放我下来……啊!呜呜,我不敢了!嗯啊!我一定配合,呜呜呜……”少妇哭求的声音传出,她已经完全没有一开始的傲气,被打得哭叫连连。

不少仆人躲在离大厅不远处的地方,虽然老爷命令不许偷看,但没说不许偷听啊,看不见听一下美少妇的哭叫声,脑补一下那也解气。

再说这待客大厅完全没有隔音的设计,少妇哭得这么大声半个房子都听见了,她们是不是故意偷听根本没区别。

之前少妇还小声憋着,不想让哭声传出,但随着屁股上传来的疼痛叠加越来越痛,少妇也忍不住大声哭泣求饶了,这板子对她这种养尊处优的贵妇人还是太重了,毕竟这一般是用来惩罚那些凶悍的女犯、身经百战的妓女、嚣张的太妹之类的,她这种从来没被打屁股的怎么承受得住。

不过机器人可不管这么多,它只按冰冷的程序执行,少妇那像熟透了的桃子一样嫣红美丽的光屁股不可能引起它一丝怜香惜玉,它只会按照惩罚标准用板子蹂躏眼前的屁股,每一下都是一样的重,每次抽打的间隔也是完全一样的,足以把少妇的白嫩屁股蛋打得陷下去一大块,板子擡起时又以惊人的弹性恢覆。

“啪!98,啪!99,啪!一百,正式惩罚完毕,接下来是加罚五十屁股板子,开始惩罚。”机器音说道。

“啊,还有?不要!我不要再打屁股了,啊!呜呜呜……啊!对不起!呜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呜啊!”短暂停顿后,板子声再起,少妇已经不顾一切开始求饶了。

“呜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警察哥哥们放过我吧!呜啊!痛啊!”现在的她哪还有一点身为人母的贵妇人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被打屁股的小女孩。

本来她也就停留在十六岁的容貌,之所以看起来大一点完全是因为高贵的气质与穿衣打扮上,现在被打得哇哇大哭,什么气质什么傲气完全被板子打崩溃了,她现在只后悔之前为什么这么冲动无礼。

“112,啪!113,啪!114,啪!115……”机器人继续一丝不茍地打屁股,哪怕少妇现在哭叫着道歉求饶也晚了,犯错误的女孩子必须得到打屁股的惩罚,即使她贵为人妇人母,现在也只是欠揍的小丫头。

“这女子可不够坚强啊,上次我们抓到一伙校园淩霸的少女,那可是当场脱得光溜溜,机器人打了四五百板那些不良少女才老实,中间一直在骂脏话,这位可不行,才一百多板就哭成这样。”旁边的警员还在评头论足。

“148,啪!149,啪!150,啪!惩罚结束。”机器人终于在少妇的哭泣哀嚎声中将屁股板子打完了,它收回板子,将机械臂伸到少妇被打得通红的屁股后面,“哢嚓”一声。

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丰满红肿的桃臀,鲜艳的绯红色与周围的嫩白肌肤相得益彰,中间那张开的花芯处有花蜜溢出,少妇被众人观看打屁股,身体不由自主起了反应。

图片被保存归档,记录在少妇的个人档案里,将来有人查询她的档案,都会看见这张红肿的光屁股,和她曾经妨碍警务而受罚的经历,这是档案污点。

如果是以前少妇肯定会抗议这羞耻到极点的事情,但是刚刚被机器人放下来的她只顾着大声哭泣,两手伸到屁股后面,丝毫不顾及形象的搓揉着自己红肿的臀瓣,即使有旁人看着也不顾了。

蒋先生心痛地抱住妻子,伸出右手手安抚着她的翘臀,入手处只感觉一片火热,左手则轻抚她的头部安慰,“没事了,你先回房间休息吧,让侍女给你上点药,剩下的我来处理就行。”

美少妇哭哭啼啼,一瘸一拐地走了,她也没有脸面呆在这里了,蒋先生回头说道“各位警员同志,有什么话都说开了吧,如果能平息这件事情私了,能让这位小兄弟满意,只要我能满足的都可以说,想要多少钱的补偿,或者什么条件?”

他看出来了,矛盾冲突是来自王鸣的,如果他不同意和解,这事情终究会闹大,女儿们的名誉也会受损,所以他直接询问王鸣的意见。

他这样问出来,让王鸣觉得很不爽,本来他今天被打心情就很差,又感觉蒋先生摆出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分明是看不起他,“蒋先生,就是您这种态度,才教育出这种视财如命,不顾贞操淫乱不堪的女儿的吧?”

蒋先生一听又愤怒了,但是警员在面前他只好硬压下去,“口说无凭,你一直污蔑我女儿的清白,却不肯拿证据出来,我也不和你计较,想讹我也忍了,你还想狮子大开口吗?”

原来从头到尾蒋先生一直不认为他女儿有问题,而是觉得他的对头刻意找个人来算计他,那些所谓的证据也都是伪造的,就连警员说不定都是他那些对头串通好的来看他笑话。

王鸣气笑了,“蒋先生,我已经把案子报上去了,一切事情都按警方处理,让蒋仙晓来和我当面对峙,谁对谁错一看便知,你自己判断吧!”

“蒋先生,请让你女儿出来吧,我们会公平判断,你可以直接在旁边旁听的。”警员也说道。

现在已经没有回旋余地了,对方摆明了就是要见女儿,而且自信满满,蒋先生无奈也只能轻轻拨通电话让侍女将女儿们带过来。

蒋宅非常之大,平日里两位小姐都住在挺远的内宅,所以大厅里的事情并没有被她们所知,女仆去请她们来时,大厅内被一阵尴尬的寂静所笼罩,双方都不说话。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