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sp
本文为转载,作者为冰痕幻梦,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惩戒所(中)》的前篇
本文为含有大量SP内容的训诫文,请务必了解此类小说性质后再进行食用

秋日清晨,很好的天气,微微的风吹过,我却有点冒汗,手心里攥着一张纸条,已经被汗水打湿。那上面是我从网上抄下来的一个地址,虽然已倒背如流,我还是神经质地攥着它。我已经在这条不显眼的小街上来回转悠了大半个小时了。

路边小店里百无聊赖的店员看我的眼神已有点奇怪,或许是我的心理作用,但如果我再这样来来回回逛几圈,说不定会被当成来踩点的小偷。再一次经过那栋半新不旧的灰色写字楼时,我终于牙一咬心一横走了进去,然后,故作镇定地看也不看坐在门口的保安一眼,径直奔向电梯。

眼角的余光瞟到保安打了个哈欠,但并没有开口盘问,我顺利地到了电梯口,微微松口气,或许这是他们选在这栋旧写字楼的原因,既显得专业又不会有人过分好奇客人的去向?

电梯一侧有本栋楼的门牌号,我很快找到了,斯巴克非常休闲中心。休闲中心,看着这几个字,我忽然笑了,原来是休闲中心啊!呵呵,这确实是一项非常的“休闲活动”呢!

斯巴克休闲中心位于这栋大楼的最高一层,第九层,占了整整一层,这显然是有意的。我跨进电梯,深吸一口气,按下“9”这个按钮,手指竟有点发抖。红灯亮了,电梯里并没有旁人,很快到了顶楼,电梯门缓缓开启,我没有移动。停顿了两秒钟,电梯开始缓缓闭合,在最后关门的瞬间,我伸出右手碰了碰门沿,电梯门迅速向两边弹开。我一步跨了出去,再回头,电梯门又已关上,好吧,既然来了,就不要做逃兵。

穿过电梯口,便是长长的走廊,光线有点昏暗,远远可见尽头有扇开着的门。我几乎象做贼般悄无声息一步步靠近,似乎连心跳声都清晰可闻。走近后果然大大的铭牌刻着“斯巴克非常休闲中心”几个字,字迹方正中竟带点活泼,象是健身中心什么的。那扇开着的是硕大玻璃门,也象个健身中心的门面,阳光透过来,竟是明亮而温暖。我忽然没那么紧张了。

但下一秒钟,我的呼吸骤然急促。前台是一位年轻的美女,在这个美女泛滥的时代,难得的真正美女。化了职业的淡妆,却不见雕琢的痕迹,见了我只是甜甜一笑,不象其他公司前台那样热情扑上来问东问西,只是静静地望着我。

我知道她在等我开口,抿一抿有点发干的嘴唇,待会为我“服务”的不会也是这样的美女吧?那我可真的只有逃了!

“请问,这里是斯巴克非常休闲中心么?”我找不到更好的开头,只是尽量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呃,我是在网上找到你们的地址……”

“是的,先生请跟我来。”美女的笑容依旧清浅恬美,让人不由自主放松戒备。

我身不由己地跟着她去,穿过前台左侧的一道门,里面是一排紧闭的黑色木门。那门里……我有点慌张,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美女似乎察觉我的窘迫,弯弯的眼角笑意更浓:“先生是第一次来吧?可以先听咨询师介绍一下情况,他也会解答你的疑问。”说着打开右手第一扇门,做个手势请我进去。我这才发现门口的牌子写着“咨询室”三个字。

美女待我进去后即随手关上了门。我环顾室内,陈设倒十分简单。象普通办公室一样有一张办公桌,靠墙有一个文件柜。办公桌后坐着二十多岁的一位年轻帅哥,戴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他微笑着起身,指了指办公桌另一边的靠椅,示意我坐下,接着从饮水机里为我倒了一杯水。

面对同性,我自如了些,依言坐在他面前。帅哥仍是微笑着问我,态度很客气:“先生您是第一次来,知道我们中心的性质吗?”

我点点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没有话。

他便递给我一本杂志样的册子:“这是我们的服务内容和服务条款,您先了解一下,有问题提出来。”

我接过翻开册子,首先是收费标准,收费是按时间收费的,价格不算低,但也没超出我的预期。接着是服务内容,十分详细。器具有藤条、戒尺、浆、木板、皮鞭、皮带,木棒,橡胶棒……十几种,每种又分为数种规格,还有巴掌(戴布手套或皮手套)。等级分为A(轻)、B(中)、C(重)、S(特殊要求)四类。数量从十下到一百下可选。

我仔细地看着,渐渐脸有点发热。听见帅哥的声音:“服务内容由您选择,到时告诉惩戒师就可以了,反正我们只是按时间收费。不过,你如果要选择特殊服务,我们需要单独签订一份合同。”

我嗯了一声表示听到了。

后面是隐私保护,内容也很全面。中心将严格保密,绝不泄露任何与客户有关的个人信息,不会对客户接受服务中的任何过程进行拍照、录音、录像……我抬起头:“这个我怎么知道?”

帅哥人畜无害地笑:“先生放心,为客户的隐私保密是我们这行的生命线,而且这是我们的承诺,有什么问题我们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继续,免责声明也是少不了的。这家休闲中心表示不会对客户造成永久性伤害或留下永久性疤痕,但因客户自身要求或心理、身体原因造成的除外,对此中心不承担任何责任;未成年人除非有监护人许可并陪同,中心不提供服务。

我看完了,将册子还给帅哥,每一个动作都有点僵硬。他仍是极客气地问:“不知先生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迟疑地摇摇头:“暂时没有了。”

“那……先生是现在就接受服务吗?”帅哥问。

我停了几秒钟,最终点了点头,如果我现在选择临阵退缩,我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勇气跨进这道门。

“那麻烦先生现在付款好吗?时间我们只计算惩戒师服务的时间,咨询是免费的,服务前后的休息时间也是免费的。”帅哥这时的语气神态活像安利的推销员。

 “一般要多长时间?”我不想花冤枉钱,硬着头皮问。

 “一般……一个钟(一小时)应该够了,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再加。”帅哥回答得很职业,一个钟?难道我是进了洗头房或是按摩房?

我不再多话, 摸出钱包给了他两张钞票。“请等一等。”他拿了钱出去,很快回来,递给我一张打印的收据。收据上写的名目是服务费,背面则密密麻麻地印了隐私保护条款和免责条款,他指给我看:“这下您放心了吧!”

我不置可否。交了钱,那下面……我不知该如何开口。帅哥站起来,道:“先生请跟我来。”我象木偶一般跟着他出了房门,穿过一道走廊,他将我交给另一位服务生模样的人:“请为这位先生安排房间。”

服务生递给我一张房门卡片和一个信封,卡片贴了房间号。我遵照他的指示,拐一个弯,面前便是一排宾馆式的房门,我顺利地找到对应的房间,打开门。

乍一看,这就是一间宾馆的标准间。有设备齐全的浴室,有电视和沙发,有可以上锁的衣柜,但……卧室里只有一张单人床,另外还有象长凳似的东西,用厚厚的黑色皮革包着,上面配了铁环,皮带,还有几个按钮。我猜出它的用途,心情却难以言状,有些害怕,还有些……期待。另外,靠窗的墙角还有一只黑色的箱子,外观有点象保险箱,却比保险箱大得多。

信封没有封口,抽出来是一纸服务须知。第一条“接受服务前请先沐浴,换上浴袍。”我打开衣柜,果然有一套白色的棉质浴袍。我来来回回出了不少冷汗,也正需要冲个澡,于是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站在莲蓬头的花洒下,温热的水淋过不算健壮的肌肤,我微微地闭上眼,回想着我这大半年来颓废生活。自从年初初恋彻底失败后,从小到大都是乖孩子的我就象换了个人。逃课、酗酒、抽烟、整夜泡网吧、打游戏,和不三不四的人出没于酒吧、KTV,甚至还找过小姐……浑浑噩噩,醉生梦死。直到这学期开学,我拿到上学期的成绩通知,才发觉自己竟已到了休学或退学的边缘!我就读的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作为独生子女,我一直是一家三代的骄傲,如果我退学了……我不敢想象。

不能这样下去,我需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但说起容易做起难,尤其过惯了散漫放荡的生活,要重新回到教室和图书馆有多么困难!我需要有人管教监督,但我死也不愿去找那个长了一双死鱼眼的班主任。偶然听说了SP这个圈子,思来想去,要是找个陌生人来管教,我无法信任,也不能克服心理障碍。直到我发现了这家名为休闲中心的惩戒所。这完全符合我的期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得到我需要的疼痛和警戒,然后转身就走,没有任何后患和牵绊。

我再次坚定了我的需求,是的,我只是来接受一次服务的,虽然这种“服务”特殊了点,但我仍然是客户,是上帝,有什么好害怕的呢?痛痛快快地冲完了澡,拿起吹风吹干头发。我对着镜子侧过身去,检视着那即将遭受苦难的部位,那里光滑而没有任何瑕疵,我叹了口气,不知道待会它会变成什么样子。实际上从小到大我很少挨打,最多是老妈气急了顺手操起鸡毛掸子隔着衣服打几下。但这一回。我决定不要轻易地放过自己。

我披上白色的纯棉浴袍,接着看那张须知。“贵重物品请锁入柜中,密码锁初始密码0000,请照说明修改密码。”我依照提示把钱包和手机放进密码箱,锁好。换下的衣服放在衣柜里。

“确认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嗯,我现在感觉还好,就算半年来熬夜喝酒,颠三倒四的生活,身体大不如前,但挨一顿打应该还不成问题。

 “做好准备后,请按门后的红色按钮,召唤惩戒师上门服务。”果然门后有个红色按钮,象是报火警的东西,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按,继续看下去。

 “服务过程中,请遵从惩戒师的指示,以免造成意外的伤害。”这个口气,怎么有点威胁的意味?惩戒师,惩戒师?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物?我的心又开始打鼓。

  “服务完毕后,可留在房内休息,直到身体状况允许离开,但不得超过24小时。如果需要,中心免费提供必要的药物。”好吧!这条算是人性化,但……我忽然有点胆战心惊,我会被打得瘫在这里,一日一夜都不能动吗?药物……意味必须上药的伤,我踢球跑步就算是摔跤破皮也很少上药,我……我下意识地摸摸身后部位,刚刚凝聚起的决心不知不觉消散了大半。

看完须知,我仔仔细细地将它折好,重新放入信封中。一屁股在床边坐下,床铺很舒适,让我想起温暖的沙滩,温柔的海浪……脑子里似乎有两个小人打架,最后,还是留下的念头占了上风。不管怎么说,我已经付款交钱了,没有接受“服务”就跑掉了,那也太“亏”了吧!

我慢慢起身,走到门后,望着那决定命运的红色按钮,吸气,再吸气,终于抬起手轻轻地摁了一下。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大概我按得太轻了,于是我又再用力一按,仍然没有声音。这玩意儿是坏了么?浪费我感情有木有?我像是刚刚打足了气的车胎又被人拔了气门芯, 泄气而又窝火。

突然,突然,出现一种熟悉的声音,对,是24hour里电话铃响的声音,我本能地往卧室里的电话奔去,电话好好的,原来是门铃!惩戒师来了?动作好快!我拢了拢浴袍,将腰带系得更紧。不管怎样,一个男人面对另一个男人,不能当缩头乌龟。

我冲着门外喊:“是谁?”

一个低沉的声音答道:“我是为你服务的007号,可以进来吗?”

从24小时到007,嗯,这家休闲中心的老板看来和我会有共同语言。我上前去开了门,门外站着一名男子,一身黑色的散打服,身材高大,健壮有力。平头长脸,戴了黑色的墨镜,鼻梁和嘴唇的线条十分刚硬。乍一看便是香港黑社会的打手,神秘而冷酷。从前台的美女、文质彬彬的咨询师,到眼前的黑社会,这反差有点大。我愣了大约有三秒钟,方喃喃地道:“请进。”

黑社会大步跨进门来,我关上门,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进了卧室,他放下手中拎的黑色皮包,回身冲我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接着握住了我的手:“很高兴能为您服务!”

这家伙恐怕是练过铁砂掌之类的硬功,铁一般的手指握得我手掌发疼。很高兴为我服务?揍我一顿让你这么高兴?我心里嘟哝着,可不敢说出来。我一米七五的个子,在他面前却低了半头。或许是他这身行头,让我气势上不知不觉就矮了三分。打人的和被打的,就是不一样啊!

“呃……请问贵姓?”我嗓子发干,不知说什么好,纯粹是没话找话,一出口就后悔不已,这家中心既然有严格的隐私保密制度,自然也不会告诉我惩戒师的真实姓名。

果然,007嘴角动了动,似乎是无声的嘲笑:“你可以叫我的代号,007,也可以叫我七哥。”

“七哥?”那他们老板是不是叫大哥?难道我真的进了黑社会的黑店?007的黑色墨镜后似乎有一双发散X光的眼神,处于透视之下,我手足无措。

“坐!”007拍了拍床沿,言语动作都干净利落,仿佛是主人下达命令,而不是为客人提供服务。我胆战心惊地坐下,眼光不知该往哪里看。他又递给我一张纸一支笔,微微一笑:“请选择需要我提供的服务的内容和数量。”

那是一张卡片似的白纸,分为三栏,需要选择器材、力度和数量,选定后在相应的方框后打钩就行了。我在咨询师的册子上已经有所了解,但等到了此时,便如判了死刑的人自己来选是砍头还是上绞架……我手心全是冷汗,签字笔不住打滑,差点掉到地上去。

“需要喝点水吗?”低沉的声音问。我木然地点点头,眼前出现了一杯白水,我接过一饮而尽。干涩的嗓子得到了滋润,情绪也稍稍稳定。我开始认真研究。藤条那东西太尖锐了,那种痛让我受不了,鞭子也是,戒尺,受力面积还是太窄……我眼角的余光瞟向007,他双手抱胸杵在我面前,居高临下望着我,形如一尊铁塔。我想象着每种“器材”在他手中的威力,最后,我选了一种厚薄适度的板子,应该会痛,但,不会让我的感觉太恐怖。

我在对应的那栏划了勾。接着是选择力度,B和C让我犹豫不决,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见007又笑了:“我想我该提醒一下,计费是从我进门开始算的。或者,您需要我的建议吗?”他一说,我才发现卡片的一角写上了他进来的时间,10:05,而现在,我抬头望了望挂钟,指针已到了10:20,再磨蹭下去,板子没上身,我又得补钱了。建议?黑社会的建议就算了吧!我咬咬嘴唇,迅速地在B后面划了一个勾。我承认我是个懦夫,落到这铁塔般的黑社会打手手里,如果C意味着他用全力,我……我不能假装我不怕……

最后是数量,我实在有点拿不准,回想在网上看过的一些SP实践什么的,数量动辄都是上百,我不想冒太大的险,打个对折,五十下,好像还是太多了,再打个八折,四十下,应该差不多了……我终于在40的数字旁打了个勾。死刑犯总算选好了用哪根绳子上吊,我将卡片交还007,然后,忐忑不安地等待。这一刻,我深切体会到待宰羔羊的心情……

007接过卡片,迅速地扫了一下,念道:“C型木板,中等强度,40下,没错吧?”声音一板一眼,一丝不苟。

我瞬间脸上发烫,声音低到只有自己能听见:“是。”

“那好,”他拉过一张椅子,在我面前坐下,“既然你已经选定了服务内容,从现在起,你需要听从我的指示。服务须知你看过了吗?”他的语气骤然冷了下来。

我无意识地点点头。

“首先,我要告诉你我的规矩。虽然我们提供服务,但这是一种特殊服务,不是茶馆里喝茶,饭馆里吃饭,惩戒意味着一定的人身强制,希望你有所心理准备。”007态度肃穆,象是宣告判决的法官。

我仍然只有点头。

“因此,从现在开始到服务结束,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否则你会得到额外的惩罚。”他加重了语气。

无条件服从?额外的惩罚?我瞪大了眼睛:“我接受咨询时,你们告诉我服务的内容由我自定,并没有这一条!”

“每个惩戒师都有自己的规矩,”007淡淡一笑,“你先听我说完,然后我会给你决定的时间。”他不等我有所反应,接着说下去,“首先,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每一个指示,如果违反,每次会得到额外的五下惩罚。其次,服务过程中,你可以叫喊,但不能骂人;可以挣扎,但不能阻拦。每违反一次,也会得到额外五下惩罚。我的规矩很简单,就这两条,听明白了吗?”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