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心魅sp
本文为转载,为瑶心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总裁契约 6》的后记
本文为《总裁契约 8》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37章 回家

袁思墨很是无奈,自然抬手揉了揉林薇安脑袋:“你是怎么当人妈咪的?孩子仍在公寓给我就不管了?”说着视线射向后方,眉梢一挑似笑非笑,“只管自己逍遥快活。”

“叔叔。”花开对着厉臻挥了挥手,挣脱林薇安小跑过去,外头咧开嘴,“抱抱。”

厉臻再见花开,心境早已不同,伸手将孩子拖到手臂上掂了掂,道:“不能叫叔叔,叫爹地。”

花开皱眉外头,似乎不是很明白,看了看袁思墨又看回厉臻,摇了摇头:“花开有爹地。”

“他不是。”

“他是爹地啊。”花开执拗重复。

厉臻眸色一暗,抱着花开的手臂紧了紧。

话落双手插袋站在林薇安跟前,目光深邃的盯着厉臻猛看。如果说花开像极了厉臻,那么花落更像,尤其是那一身拽样。

“你好。”

林薇安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揉了揉花落的脑袋,对方仰头人小鬼大的严肃询问:“他真的是我们的爹地吗?”说完看向袁思墨。

袁思墨撇嘴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林薇安深吸口气点了点头,看回厉臻:“他确实是你们的爹地,生你们之前妈咪跟爹地之间出了些意外,所以他没有能够来得及参与你们的出生,是妈咪不好,让你们现在才能见面。”

“没关系。”花落转过身,盯着厉臻,突然道,“爹地。”他并不讨厌这个突然出现的新爹地。

花开抱着厉臻的脖子,见哥哥都叫了,自己也奶声奶气叫了一声,跟着欢呼:“我们有两个爹地了。”

“爹地只能有一个。”厉臻沉声表示。

林薇安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他自己犯错这两个孩子怎么能叫了别人五年爹地,横什么?

“以后,我是舅舅。”袁思墨快速上前,蹲在花落面前,“明白吗?”

花落眼巴巴看向林薇安,以眼神求问。

林薇安看着袁思墨,她终于知道刚刚从袁思墨的身上看到的那些复杂情绪是什么了,那是一种叫做放下的释然。

“嗯,以后是舅舅。”

厉臻依旧将袁思墨当成头号敌人,若不是这个男人,当年林薇安怎么可能那么容易金蝉脱壳,一走就是五年。

抱着花开上前,揽住林薇安转身就走。

袁思墨对着他背影不满道:“喂,你就一声谢谢都没有?你这样做人真的好吗?”

“没打断你的腿已经是对你最好的谢谢。”

袁思墨嘴角一阵抽搐,这男人还真是够无耻的,只能抱起花落:“你看到没?做他们家的男孩子只怕会很辛苦的,你爹地眼里只有你妹妹跟你妈咪。”

林薇安听到这惊呼声,转身就冲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我把他忘了。”

“妈咪。”花落本来还没觉得什么,听到林薇安的话不由翻了个白眼。

林薇安陪着笑脸,从袁思墨手里接过花落,认真看着袁思墨:“你接下来准备去哪?”

“我能去哪?你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我自然也不能离你们太远,怎么样你都跟孩子要有个撑腰的娘家人,所以我打算会霖海娱媒。”

“谢谢你,这辈子我都还不清。”

“行了,你总之都不会让我如愿以偿就不要再说什么亏欠的话,反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妹妹,亲妹妹。”袁思墨是真的放下了,单手插袋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她脑袋,自然接收到来自不远处那男人的刀眼。

越是这样,袁思墨心里越爽,又用力揉了几下示意林薇安去吧。

再回到厉家别墅,林薇安感觉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那么长。

“薇薇姐。”带着哭腔冲上来的人抱住林薇安,紧紧的手臂有些颤抖,哽咽着,“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终于有机会说出对不起。”

林薇安双臂还僵在半空,过去的事情在她在厉臻怀中嚎啕大哭的那一刻便放下了,此时再见洛天依只有浓浓的想念跟喜悦,听着她哭声道歉眼泪也不由自主落下来。

反手,相拥:“是的,我回来了。”

下午,沙发上,洛天依像个大孩子蹦蹦跳跳,逗着龙凤胎侄子侄女,然而,花开还能给面子的拍拍手,但是已经在打哈欠了。另一边,花落从始至终都跟看傻子一样。

洛天依抽搐嘴角:“你这小子,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说着尴尬的挠了挠鼻子。

花落淡定的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滑下来,来回张望一圈没找到林薇安的影子,看着沙发上已经眼皮打架的花开,淡淡道:“我们该睡午觉了,妹妹都快睡着了。”

洛天依反应过来,也不管什么尴尬不尴尬,上前小心翼翼抱起花开。

花开哼哼一声在她怀里睡过去,洛天依顿时被激发了母爱,兴奋的盯着怀里的花开,爱不释手。

话落眼睛都有点红了,又问了一次:“能不能带我们回房间,我不知道在哪里。”

“哦~”洛天依反应过来,轻声轻脚道:“跟着我。”

“不用那么小心,花开睡觉一向沉,打雷都不会吵醒她。”花落跟着洛天依,对她的小心翼翼很是无语,翻了个白眼嘀咕道。

洛天依顿了下,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小侄子当真不可爱,有点过于成熟,完全没有小孩子的天真烂漫。不由得,脑海中出现了缩小版的大哥哥不知何种原因噗呲笑出了声,又往花落多看了几眼,带着他上三楼。

等再下来,林薇安斜靠在沙发上吞云吐雾。

“哇你—”来回张望一圈没有发现厉臻身影,快速上前指着林薇安,“我看你是几年没在家不知道怕了是不是?你居然敢抽烟。”说着就去夺。

林薇安轻而易举躲开,笑着道:“抽的不多,但是很多年了,戒不掉。”说着又吸了一口,撑着脑袋笑看着洛天依。

洛天依被看的有点不自在,摸了摸自己的脸抿着唇瓣,伸出手:“回来就好,真的。”

“依依。”半晌,林薇安叹息出声。

洛天依用力点头,示意自己听着呢。

“豆豆呢?”

洛天依怔住,回头看了眼楼梯后那间空了五年的客房,摇了摇头:“不知道,反正你不见了以后他也突然消失不见了,不过,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说完低下了头,眼泪一颗一颗的掉。

林薇安用力握住她的手,笑道:“怎么了这是?”

“对不起。”三个字,颤抖出现。

林薇安眼眶发红,在三月天厉臻将这五年来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同时知道自己的离开对洛天依的影响有多大,改变了她多少。

调整情绪,努力让自己声音听着不是那么哽咽:“都过去了。”

洛天依什么也没说扑向林薇安,抱住她,默默的掉眼泪,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愧疚跟歉意,好久之后才能正常说话:“之后我想过很多,我不该那么轻易就相信当时的一幕,你说得对,信就是信,我完全忘了豆豆不过也是你可怜带回家的一个孩子,他说的也未必就是真的。”

“好了,都过去了。”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不见了以后哥哥有多可怕,那一段日子是我度过的最艰难的日子,他的那一双眼睛是我从未见过的陌生跟冰冷,他恨我们每一个人,他怨自己的同时怨我们每一个人。”洛天依的声音又轻又沙哑。

林薇安一边轻抚着她作为安慰一边快速擦掉自己的眼泪,嘴角含笑。

“哥哥说,他欠欣然姐的都还清了,以后余生他只欠你一个人的,而且一辈子都还不清。”

林薇安身子颤了下,嘴角弧度控制不住。

洛天依坐起来,擦掉眼泪,握住林薇安的手:“求你不要再生气,不要在离开我们,回来了就不要再走。”

“嗯,不走。”

“真好。”洛天依扑进林薇安怀里抱住她。

胡妈从外面进来,穿过玄关看到客厅场景手里买的一大堆东西都掉到了地上,跟着激动上前几步瞪大眼睛以求自己没有看花眼,跟着噗通跪在地上:“是—是林小姐吗?”

“是。”

“胡妈,不能叫什么林小姐了,她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少奶奶,记得改口,说错了大哥哥该不高兴了。”

胡妈频频点头眼泪怎么都止不住,跪着向前。

洛天依跟林薇安面面相觑都有点不理解这是怎么了,洛天依笑了笑,扶住胡妈要将她拉起来,同时道:“别这样,嫂嫂回家了就是好事,胡妈快起来吧。”

“少奶奶,我该死。”胡妈突然苦喊一声,跟着不顾洛天依阻拦就往地上磕头,一边哭着道,“是我该死,是我该死,我当年明明看到了却不敢站出来替你说话,是我该死,是我害得你受尽了委屈,我也是罪魁祸首,我也是。”

洛天依搀扶胡妈的手僵住缩回去,看着胡妈充满了意外。

林薇安表情一点点收敛最后凝重,看着胡妈没说话。

胡妈哽咽继续:“那天少爷跟小姐一大早就出门,我想着趁着没人赶紧打扫,我看到—我看到你带回来的那个孩子在跟安小姐说着什么,具体说了什么我听不太清楚,但是安小姐好像很激动也很生气,最后就从客厅侧门去了外面,我没敢多耽搁就去收拾。”说到这,吸了吸鼻子愧疚的看向林薇安,“我看到她站在夫人的花圃前不动,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没一会儿就看到你从楼梯上下来,安小姐不知道怎么了就就开始—在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我怕牵连到自己没有替你说话,是我—”

“胡妈,你真是糊涂。”洛天依最先发怒。

胡妈哭得不能自已,哀求的看着林薇安,她不求林薇安能饶恕自己,相隔五年再见林薇安,她只想求个心安理得,释放内心的罪数。

楼梯上,厉臻单手插袋下楼,所有人看向对方。

洛天依想说什么厉臻没有理会,直奔林薇安牵住她的手:“我让人通知了民政局,三天后带着户口本去领证。”

“好。”

“大哥哥。”这林薇安刚回来就是这么劲爆的消息,洛天依兴奋的脸都红了,抓住林薇安手臂,“嫂子。”

“没什么好高兴的,五年前就该是我的。”林薇安霸道说道。

厉臻轻笑,将人勾到怀里瞥了眼地上的胡妈,示意她:“事情都过去五年了,是什么都不是很重要了,去忙你的吧。”

“少奶奶—”

“冤有头债有主,虽然你没有替我说话,但是你也没有替我说话的义务,所以不存在错不错。”

胡妈嘴巴蠕动几下将要说的话重新吞回去,道了声谢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又看了看林薇安脚步匆匆走进厨房。

林薇安却委屈巴巴看着厉臻:“听到了?我就说我是被她害的,她不安好心。”

“受委屈了。”

“那是不是也该给我讨回个公道?”林薇安红着眼睛耍着孩子脾气。

厉臻自然是百依百顺:“嗯。”

“她在厉氏集团?”

“嗯。”

“把她辞退。”林薇安抱着手臂要求道。

洛天依嘴巴微张,想要说什么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看向自己大哥哥。

厉臻没有任何波动,嘴角轻撇:“行,明天就让她收拾东西。”

“你真的愿意?”林薇安眯眼怀疑反问。

厉臻将她拖到怀里,说道:“不信?我们可以回房好好探讨一下这件事,我可以用行动来告诉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哎哎哎~”林薇安意识到危险就要挣脱,还是没来得及,被厉臻扛到了肩膀上就往楼上走,扔下一句话给洛天依,“先不要走,孩子醒了记得哄哄他们。”

“喂,你们—”

第38章 滋味不好受吧

当真是不管不顾了,一直到天黑两个人才重新出来,洛天依已经陪着孩子吃过晚饭,这会一大两小窝在沙发上看着动画片,洛天依都打哈欠了。

楼上两个人下来,洛天依不满抱怨:“有没有搞错,都是做父母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花落花开转过身,同时道:“爹地,妈咪。”

“宝贝儿乖。”林薇安上前,一人亲了一下。

花开对着厉臻伸出手:“爹地抱抱。”

不得不说,花开这小宝贝实在是会撒娇,一向不喜欢孩子的厉臻在面对花开的时候都是百依百顺,俨然都是个女儿奴。

林薇安对着自己儿子挑了挑眉:“不然,妈咪抱抱你?”

花开翻了个白眼,还嫌弃的将刚才林薇安亲过的地方擦了擦,严肃道:“不用了。”

“嘿—”

“咯咯咯咯。”洛天依乐不可支,感情这孩子对谁都这样呢。

厉臻抱着花开进了餐厅发,温声细语:“吃过晚饭了吗?”

“爹地看,肚子圆滚滚。”

厉臻失笑,用手指在她小肚子弹了弹,煞有其事的配合:“嗯,确实圆滚滚,这是吃饱了。”

“当然了,爹地家的晚饭很好吃。”

“这里也是花开的家。”

说着,将自己盘子里的水果用叉子送到花开嘴边:“多吃点水果,身体好。”

花开乖巧吞入嘴巴里,双手兴奋地拍了拍,转向林薇安那边对着对方伸手。

林薇安笑着上前在他们身边坐下,夫妻二人带一个女儿,实在是温馨又和睦。

洛天依坐在沙发上抱着手臂,碰了碰花落:“喂小子,我感觉你像捡来的,你看看人家眼里只有女儿。”

“她是妹妹,宠着疼着应该的,我是男子汉,不需要那些腻腻歪歪的东西。”对于洛天依的挑拨离间花落给了她一抹白眼。

洛天依嘴角抽搐,自己心思居然被一个奶娃娃看穿了,着实尴尬,挠了挠鼻子将花落一阵打量:“你到底是不是个小孩?”

“你自己不会看吗?”

“嘿—”洛天依再次吃瘪,气呼呼道。“一点都不可爱。”

“可爱是女孩子的事情,男孩子需要可爱吗?男孩子是靠本事吃饭的。”花落一板一眼的反驳。

洛天依两眼一瞪居然无言以对,气呼呼的对象餐厅位置盯着厉臻。

厉臻突然抬头,给了她一抹白眼。

洛天依呼吸微窒,这还真是亲爹俩呢,一样的气人。

玄关处门铃响起,洛天依快速起身:“我来就行,你们慢慢吃。”

欢喜的前去开门,门外站着熟悉的身影。

安欣然对着洛天依挥了挥手:“乖依依。”打过招呼自然进门,准备换鞋,摸向往日熟悉位置却空荡荡的,好奇的直起身子,“我的拖鞋呢?”

“额—”

“那是你的呀?我今天回家看到陌生的鞋子以为是垃圾,就让胡妈用垃圾袋装着扔出去了,原来是你的,真是不好意思了。”从里面传来的说话声轻柔带笑,可绝对的绵里藏针。

安欣然目光射向声音来源出,看到那一张脸瞳孔都是一阵收缩很快脸色都变了,推开洛天依冲向里面,站在林薇安面前将她仔仔细细打量,跟着怒极反笑:“你还真的挺有本事,这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

“不行吗?这是我的家,什么时候要走什么时候要回来难道还跟你报备不成?”说完一撩头发风情万种的转身,对着里面的男人,“老公,你说对不对?”

“嗯。”林薇安的一声老公喊的厉臻嘴角都合不拢了,将怀里的花开放在椅子上起身出了餐厅,看到安欣然只是客气的点了点头,上前就道:“我在三环下给你看了套房子,三层独栋小公寓,东西都准备齐全了,你可以随时搬过去。”

“什么意思?”

“这还要问?你是聪明人怎么还听不懂呢?意思是让你立刻从这个家搬出去。”林薇安似笑非笑符合。

安欣然怒气冲天:“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林薇安不怒反笑,对着她无辜的耸了耸肩,往厉臻怀里一靠:“不说就不说。”扒着厉臻衬衣,手指故意在他腹肌位置剐蹭,还在嘀咕。“好硬呢。”

看热闹的洛天依嘴角一阵抽搐,突然觉得林薇安跟记忆里的不太一样了,五年前的她在自己哥哥面前可没这么放肆大胆。

不过,这样的林薇安好像更有趣,抿着唇偷笑只管看热闹。

厉臻握住她作乱的手,面无表情看着安欣然:“你住在这里确实很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以前厉妈妈在的时候我也是住在这里,住了两年多也没有人说不方便啊?怎么她一来我就不方便了?以前是现在是,她到底什么地方比我好?厉臻,你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是在装傻?”安欣然难过极了。

林薇安冷眼看着她,安欣然越是难过她越痛快。

“以前是以前。”

“呵。”安欣然含着眼泪冷笑,后退两步,“你还真是冷漠,我为你做了那么多,我等了你那么多年—”

“你为我做的,在五年前我选择护着你就已经还清了,如果不够,这五年来也足够了。”说完,揽住林薇安,“我不欠你什么了。”

“厉臻。”

“哎哎哎,别喊,我家里有孩子,你这样会吓到孩子。”林薇安抱着手臂不温不火的提醒。

安欣然猩红着眼睛怒视林薇安:“贱人,抢别人男朋友还这么理直气壮。”

“别人男朋友?从何说起?”林薇安嗤笑,白了眼安欣然,“五年前就是你插足,五年后更是你想抢我孩子的爹,我的老公,从头到尾你都是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不择手段装模作样,怎么还有脸皮这么理直气壮?难不成现在的不要脸都成了一种时尚?”

“他跟我认识在先,他本来就是我的男朋友,厉妈妈都说了,只认我做厉家媳妇儿。”安欣然一字一顿强调。

林薇安不以为然:“那你当初倒是跟厉臻结婚呢?去了国外,有了新人,怎么?还想让厉臻等着你?从里到外你值吗?现在后悔了用以前的事情说事,不好意思了,爱情从来没有先来后到,不是你先来的就一定是你的,你不珍惜就是来的再早又能如何?”

“说的好。”洛天依没忍住惊呼声,看到安欣然瞪过来的目光稍作收敛,笑了笑耸肩道:“薇薇姐说的很对啊,爱情没什么先来后到,自己不珍惜又凭什么还占着不放?再说了,我哥又不是找不到老婆。”

“你到底哪一边的?”

“我当然跟我哥一边的。”洛天依笑着歪了歪头。“欣然姐虽然很好,但是我更希望我哥哥好,我嫂嫂开心我哥才能开心,我当然是要护着我自己的嫂嫂。”说到这,安欣然的表情难看的有点扭曲,洛天依补充道,“当年,你是有机会成为我嫂嫂的,是你自己不要的,现在请你不要来破坏我们家好不容易得来的团圆。”

“依依,当年我是有苦衷的,我真的是有苦衷的,我虽然选择去了国外,可是我从来没有忘记你们更没有忘记你哥,这些年我一直都爱着他从来没有停止过。”连唯一的支持都不再偏向自己,安欣然有点慌乱,哽咽上前抓住洛天依的手。

洛天依笑容轻淡:“你还是选择离开了。”微微用力挣脱她,拍了拍她手背,“以后,你还是我的欣然姐,但是希望不要再插足我哥哥跟薇薇姐之间,让然,你如果非要这么做,只怕以后难受的只会是你自己,因为他们现在没有人能轻易破坏。”说到这,笑看林薇安。

林薇安满是欣慰的对她点了点头,身后的两个孩子靠上来一个抱着林薇安大腿,一个抱着厉臻。

厉臻伸手将花开托抱在手臂上,花开靠在他脑袋上看着安欣然,对方的目光很不友善让她往后缩了缩。

厉臻警告性地看向安欣然:“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的女儿。”说完抱着花开就走,扔下一句话,“今天晚上你可以先住在这里,明天一早就搬走吧。”

“厉臻,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林薇安抱着手臂笑看着情绪失控的安欣然,对方慢慢平静深吸几口气看回林薇安,表情狰狞咬牙切齿:“你满意了?开心了?”

“滋味不好受吧?”林薇安笑着询问,慢慢上前给安欣然整了整有点乱的头发,继续温声细语,“当年你冤枉我算计我的时候,不是也很得意吗?自己奸计得逞的时候看着我狼狈不堪不是很痛快吗?现在让我痛快一下都不行?呵呵呵呵呵。”林薇安一点没藏着自己的畅快,大笑出声招呼自己腿边的孩子,“儿子走了,找你爹地去。”

花落拽着林薇安的衣服,临走多看了几眼安欣然。

安欣然站在原地攥着双手,一双恶毒的眼睛盯着进了餐厅的母子。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