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心魅sp
本文为转载,为瑶心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总裁契约 5》的后记
本文为《总裁契约 7》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31章 想得美1

林家公寓,一层客厅。

李明娇抱着手臂看着茶几上的东西,一转头:“怎么会是这样?当年她难道就没留下什么话?她人都死了不可能连这些东西一快拖到地下去吧?她就是在心里恨你也不至于连自己孩子都不顾及吧?”李明娇一次抛出几个疑问。

李建强抽着烟,眼神朦胧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明娇气急败坏:“能不能不要抽烟了?这件事到底怎么办?现在霖海娱媒能不能起死回生就要看这些股权了,若是不能将他们转到你自己手里,那只能眼看着霖海娱媒死亡。”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我是真没想到,那个贱人居然还留着了这么一手,我把这个公寓都翻遍了,就差掘地三尺了,都没有看到股权书。”林建强被吼得心烦,一挥手反驳道。

李明娇气的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只能往沙发上一靠。

一名小女孩从楼梯上慢慢晃下来,四五岁的样子,梳着小辫子模样精致可爱,往楼梯上一坐:“妈,我饿了。”

“哎呦,小乖乖醒了。”李明娇赶忙收敛表情,慈爱又温柔的上前,将林雅月托抱起来,“妈给你留了最喜欢吃的蛋羹,还有一杯温牛奶。”

“耶。”林雅月开心的直拍手。

沙发上,林建强收回打量母女俩的视线,狰狞的咬了咬牙,盼了十个月兴奋了十个月最后又是个赔钱货。如今,霖海娱媒又面临着破产风波,他看着这里的一切都是憎恨的,重新点了一根烟用力吸了一口。

成年的林雅萱从上面下来,披散着卷发穿着妖娆的吊带裙,到了客厅冷飘飘道:“今天我不回家吃饭,我有一个重要的聚会,我先走了。”

林建强只当没听见,李明娇从厨房冲出来,看着都到玄关的女儿气愤道:“你这是要去哪里?你这大学两年整日都不着家,你怎么比你爸爸还忙?你究竟都在外面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跟你说你懂吗?还要,我已经成年了,不需要做什么都向你们汇报。”林雅萱转身冷冷反驳,跟着瞥了她怀里孩子一眼,笑道。“有时间伺候你的宝贝女儿就行,管我做什么?”说罢,转身离开。

李明娇还要训斥但是没有机会,林雅萱推门离开。

怀里的林雅月抱着李明娇脖子:“姐姐好漂亮。”

“那是,也不看是谁生的。”李明娇瞬间心情大好,得意的自夸一句,跟这斜昵怀中的林雅月。“以后月月更漂亮。”

她李明娇的两个女儿那自然都该是人中龙凤,岂能差了别人一头?

又看了看门口位置,林雅萱再有了一年大学就要毕业了,可以安排一下谈婚论嫁的事情了,她之前跟几个太太约下午茶打牌,那些人的儿子各个都很优秀,很符合自己女婿的标准。

行程安排妥当,但是临时出现意外只能让她改变计划,飞往H市的飞机,坐在窗口位置,看着白雾皑皑的天空,她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情愫,犹记得自己五年前狼狈离开是多么的可怜,但是没想到,她还会再回来。

三月天,故地重游的滋味只有林薇安自己知道。

红色吊带连衣裙,墨镜遮面腥红的唇瓣,披散着卷发踩着黑色高跟鞋,手里拿着大小合适的小包从黑色的汽车下来,低声交代司机:“找个地方等我就行,我忙完了会通知你过来接我。”

“是。”

林薇安推了推墨镜,看了眼面前的酒店大门,波澜的内心冲击着她久久无法平静,深吸口气踩着高跟鞋优雅前进。

旋转的大门,里面黑色身影单手插袋行至身侧,两道身影几乎是肩并肩擦身而过,不过是那几秒间的相遇却让两个人都不由自主一阵寒颤,林薇安墨镜下的目光骤然一变不敢有丝毫大意,脚下零乱的步子快速恢复正常,抬头的挺胸进了大厅,头也不回阔步而去。

旋转门外,厉臻单手插袋默默转身,凝眸冷目射向那红色身影,期待着对方回头。

然而,那人一丝波动都无,以至于让他怀疑不过是错觉,认错了人。

“咦~”大腿突然被人抱住,花开仰着头漂亮的脸蛋,咧开嘴一笑:“叔叔真好看。”

厉臻皱眉低头,不明白从哪里冒出来个孩子,向来不喜欢孩子的人不由冷了目光却意外的没有动,静静的看着。

花开继续用力,抱得更紧:“花开好喜欢你,你比爹地还要好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发亮的看着厉臻,就差流口水了。

厉臻眉梢一挑,不过四岁的孩子,表现的居然像个花痴。

腿动了动,将小东西挣脱开,花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一个屁股蹲疼的她嘴巴一憋眼泪出现在眼眶。

“哇呜呜呜。”

厉臻向前的脚步一顿,不耐烦地回头瞪了眼。

花开豆大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掉,伸出手奶声奶气:“抱抱。”

毒狼从后面上前:“厉少,快点吧,人都在那边等了。”

“嗯。”

“呜呜呜呜。”委屈又稚嫩的抽噎声断断续续响起,黑色身影越来越远。

包厢中,林薇安将东西从黑色的盒子中取出来,对方掏出股权书,林薇安看了看手中的印章,到了今时今日她终于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也终于知道这个印章的作用是什么了。

腥红的嘴角一点点勾起,按照律师说的将印章按在指定的地方,从这一刻起,这几分股权书便要正式生效,她将要成为霖海娱媒最大的股东,不需要很久,她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霖海娱媒高层中夺回属于自己,属于妈妈的一切。

从三月天出来,烈日当头林薇安突然有点晕眩,太厚揉了揉太阳穴就听一声哭喊,这是花落的声音,花落从生下来就没哭过一声,心里一凛让她后背都是一麻出了一层冷汗。

“花落。”不管不顾往声音来源冲。

厉氏集团,高层会议。

可爱又漂亮的孩子被放在办公桌,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他们总裁不是没结婚吗?怎么两天不见就有个这么大的孩子了。

花开兴奋得在桌子上爬来爬去,最后爬回厉臻面前,留着口水咧嘴一笑:“抱抱。”伸出手,可爱的讨要抱抱。

厉臻眉头紧蹙,但是在所有人的惊愕目光下将花开抱到了腿上,翻开面前文件冷眸下沉:“看文件,看我做什么?”

场面一片尴尬,所有人都吓得赶紧将实现重新放回文件上。

一人开口:“厉总,这孩子是?”也只有这个人敢直接开口,漂亮优雅的女人坐在厉臻不远的位置,五年前她进入厉氏集团高层任职,而今已经有了不可撼动的地位,正是—安欣然。

随着她询问,众人又是一脸八卦好奇,纷纷看向厉臻。

厉臻头也没抬,任由自己的袖针在花开手里把玩,将口水抹在自己袖子上,淡淡道:“捡来的。”

哗然,捡来的?这是上哪捡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娃娃。

有人嘀咕:“真的假的?这孩子怎么看都有六七分像总裁,捡的那么巧?”

这人的嘀咕声可是小的很,然而场面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跟见鬼了一样看向对方。

场面的突然死寂也让腹诽的人脸刷的白了,紧张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擦冷汗一边颤抖:“我我我我—我就是随口胡说对对对—对不起总裁。”

安欣然脸色最难看,瞪了眼多嘴多舌的策划部经理,冷冷道:“有些话不要随便说出口,祸从口出的道理并不是白来的。”说完目光射向厉臻腿上的孩子,不由目光冷了几分。

花开向来聪明,尤其孩子对危险的感知更敏感,哆嗦下看向安欣然。

安欣然却悠儿一笑,十分温柔的对花开招了招手。

花开用力抱住厉臻的脖子,贴着他颈窝靠着戒备的看着安欣然,她小小的年纪可不代表什么都不懂,她感觉得到这个阿姨不喜欢自己,甚至很讨厌。

呜咽一声扭过身子彻底埋在厉臻颈窝,小声啜泣。

厉臻莫名不悦,瞪了眼安欣然跟着冷声道:“关于下个月的工程开发你尽快跟对方碰头,将最后的合同签订下来不要耽误了进程,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有任何问题跟各部门经理商议之后再交给我决定。”说完起身,单手托抱着花开大步离开。

场面恢复自在,但是也只能敢很小声的窃窃私语,总之都是围绕着厉臻跟这个孩子。

另一边,林薇安人都瘫在了地上,看到袁思墨出现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一声嚎啕大哭,扑向袁思墨抱住他。

第32章 想得美2

袁思墨心疼的拖着他,看了眼一旁坐在椅子上小脸都是泪痕的花落,对着他招了招手,花落扑向袁思墨抱着他手臂:“我没有照顾好妹妹,我弄丢了妹妹,是我不好,我害妈咪伤心,都是我不好。”

不过就是个四岁的孩子,听到这种话林薇安更是绝望,用力抱住花落。

袁思墨拍抚着林薇安,有警察出面,告知面前人三月天门外的监控已经查看,是有一个四岁左右的女孩儿被人带走了,很快将画面转给她们,林薇安盯着监控画面一秒都不肯错过,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怎么可能会忘。

“是他。”袁思墨脸色骤然变得十分难看,挤出两个字。

郊区公寓,一声啼哭视线拉入,洛天依背手捂着光屁股小幅度揉搓,眼泪含在眼眶哀怨又委屈的看着孙悦豪,对方手里捏着一根柳条,至于从哪里来的洛天依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东西是要用来抽自己屁股的,而且已经挨了两下,那滋味简直比刀子割肉还要剧烈难忍,眼泪不停地打转戒备着孙悦豪。

孙悦豪也不再继续动手,往沙发上一倒:“就剩下这两门了,挂了还跟我藏着掖着,你是准备藏到什么时候?明年还是后年?你的医学毕业证还要不要了?”说罢,斜昵一旁站着直掉眼泪的洛天依。

当初林薇安失踪,洛天依就退学了,有那么半年时间颓丧但是在孙悦豪的陪伴下跟鼓励中重新燃烧器斗志,也同时燃烧器了不一样的情愫。最终,决定出国深造,报了医学系。

这一走上这条路就知道是有多么艰辛,孙悦豪这个导师有多凶残。

擦了擦眼泪,连连挥手:“我没没—没想真的瞒着,我我我—我已经在刻苦复习了,下次考试还有三个月,我我我—我肯定能一次过,我就想着过了再告诉你。”说完就哭,一个是吓得一个是真觉得自己错了。

孙悦豪站起来,抬手就抽。

“啊呀啊。”抽在光大腿上,侧面,一条一道肉愣子,洛天依尖叫着捂住大腿一阵揉搓躲避到了沙发后面,哀求孙悦豪,“豪哥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呜呜呜。”

“好好说?我跟你犯得上好好说吗?”孙悦豪脸都黑了,三步并一步冲上去抓住洛天依将她拽到了沙发前,三下五除二压翻在上面分开她双腿,用力在她腿中间掐了一把,一块紫红出现。

“嗷嗷。”惨烈的痛,洛天依扑腾着叫出声来跟着又跌回去,被按着后背抬手甩了几巴掌在她大腿内侧,叠加在一起吹气球似的肿起来红了一片,烧辣辣的滋味在她双腿内叫嚣沸腾,哀求声喋喋不休,“不不不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好好学,我努力学,我一定一定—一定好好学哎呦呜呜呜。”

“学不好就算了,还敢撒谎。”柳条被孙悦豪挽在手中变短了一截,这样反而更加趁手,挥动手臂就打,嗖嗖嗖的声音听着就让人头皮发麻后背生风,一条一道,很快竖条愣子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冒出来覆盖住洛天依的屁股尖,红彤彤一片烧辣辣的滋味。

“哎呦哎呦哇呜呜呜…哇呜呜豪哥哥我不敢了哎呦我不敢了哎呦…哎呦哇呀啊呀啊啊…豪哥哥我真的我真的不敢了求你我我我…哎呦哎呦屁股烂了哎呦哇啊呀啊…啊呀啊哇哇啊…啊哇啊哎哟我不敢了我好好学我好好呜呜呜…我真的会好好学下次过呜呜呜。”

这东西抽在肉上说是刀子割肉并不夸张,猛然上身便是尖锐的一刀刺痛,当后面的抽打依次紧跟上来叠加在一起,表皮的刺痛越演越烈更是有不断往血肉深处渗透的刺痒烧灼,很快屁股蛋都是一片火烧跟肿胀,连接成一层的肉愣子从后腰到了大腿根,从侧面看整个身后都是一片狼藉,洛天依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说尽了好话跟保证,即使这样一轮几十下也没少了一下,全部抽在她乱扭乱晃的屁股上。

分开的双腿,清晰可见的草丛密景,微微潮湿的领地跟鲜红浮肿的大腿里子,这样的景色无疑透着一丝淫靡,可对于洛天依来说,这些都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了,面子里子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还是屁股。

自己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做足了保证依旧没能让孙悦豪停手,屁股四分五裂的叫嚣犹如无数的虫子在皮肉底下啃噬,躲不开摸不得,最能扭腰摆臀的乱晃作为缓解。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柳条撕裂空气的声响着实让人跟着心惊肉跳,就是听着也知道滋味如何。

洛天依不顾形象的乱慌乱扑腾,身上潮湿一片感觉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般,散乱着头发黏在脸上脖子上,因为疼得厉害从沙发上弹起来双手捂住屁股,因为这种行径更是让孙悦豪不满,按着她压回去便在她大腿里子掐一把,同时不轻不重给她花瓣几巴掌。

“哎呦哎呦哇呜呜呜…哎呦豪哥哥不要打这里不要打…哎呦不敢了不敢了我不敢了真的…呜呜哇呜呜呜我真的不不不…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呜呜呜…求求你求求你呜呜呜…啊啊啊哇啊啊啊我保证我向你保证,再再再再有下次豪哥哥狠狠打呜呜呜,饶了我这次这次吧呜呜呜。”

洛天依为了保住自己的屁股也算是豁出去了,里子面子对她来说什么也不是了,只知道自己屁股就要四分五裂被抽的开花,从后面看一条条肿起来的愣子因为过于紧凑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痕迹,确实一层厚厚的肿壳显而易见,臀腿位置的几条鼓起来分布着密密麻麻紫砂,柳条穿过两团屁股蛋扫在胯骨位置留下若隐若现的粉色痕迹,后身一片狼藉姹紫嫣红,剧痛滋味更是惨败的字眼难以形容,洛天依只能扭动换乱作为缓解,撑着的身子不住颤抖呜咽断断续续。

柳条被扔在地上,孙悦豪双手叉腰也没有说话,任由洛天依哭哭啼啼,半天过去身后滋味有所缓解,洛天依的哭声也慢慢停止变成小声抽噎。

孙悦豪抬手一巴掌,噼啪一声。

洛天依疼的侧过身子一阵扭,呲牙咧嘴直吸冷气。

“欠收拾,几天不打你,你这一身皮就松的不行。”孙悦豪语气严厉的训斥,同时转身去了卫生间,回来手里拿着冰凉的毛巾给洛天依覆盖在滚烫的屁股上,让她顿时舒服的吐出口浊气,吸了吸鼻子跪趴在沙发上。

“学业不尽早结束,你准备再拖几年?”

“不是故意的。”洛天依擦了擦眼泪。

孙悦豪严厉至斯继续道:“之前几次的怠慢松懈我都没跟你计较,可我有没有给你提醒?”

“提了。”

孙悦豪抬手往她大腿又是啪啪啪几下,打的洛天依又是一阵抽噎乱躲,最后蜷缩在沙发上趴着,用通红含泪的眼可怜巴巴看着孙悦豪。

孙悦豪摆着脸:“你记住了吗?听了吗?”

“呜呜,以后都会听,会乖会改,豪哥哥不要生气。”洛天依伸出手攥住孙悦豪裤子,她知道自己这次挂科是因为大意松懈了,孙悦豪这么揍自己也是因为生气着急。

孙悦豪打开她的手,但是却在她身边坐下将她拖到了腿上,将毛巾翻了个面双手覆盖在上面替她按揉缓解胀痛,语气没了之前那般锐利,恢复了温和:“晚上把你所有的复习资料跟卷子整理出来,明天开始,每天的计划跟进度都要给我过目,错过的题都给我用本子记下来,同样的题超过两次错误我就打你十板子,听见没有?”

“听见了。”

“再敢给我在学习上怠慢,我给你狠狠长个记性,让你下次学习过程中都给我绷着皮。”严厉至斯的警告,但是手底下动作十分温柔。

………………

林薇安被袁思墨带着直奔厉氏集团,袁思墨也没有拦着她,因为他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牵绊并不是自己阻拦就能拦得住的,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不想就不会发生的。

坐在车子上,手里紧紧握着方向盘,没有跟着林薇安一起去,目光幽深灼热的看着那道急匆匆而去的身影,嘴角弧度有些僵硬微微下垂,深吸口气向后一仰靠着座椅,苦笑声。

林薇安被人拦住,隔着墨镜的眼锐利之极,冷冷道:“滚开。”

“不好意思,没有预约你不能进,请你离开。”保安始终不肯让开。

林薇安抬手就打,跟着用力一脚踢在对方脆弱部位,保安瞪大眼睛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捂着下身夹着双腿哆嗦着向一旁慢慢倒下去,跟着很多人就冲上来要围住林薇安。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