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心魅sp
本文为转载,为瑶心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总裁契约 4》的后记
本文为《总裁契约 6》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25章 一个女人

厉臻伸手将林薇安勾到怀里,捏了捏她下巴:“饿了吧?下去吧。”

如此的举动,自然熟稔又充满宠溺,林薇安顿时脑子一片晕眩差点幸福的死过去,下意识抱住厉臻手臂。

厉臻失笑,这孩子真的太容易满足了,不禁心尖一疼。手臂用力些抱着林薇安,瞥了眼还在后面呲牙咧嘴的洛天依,示意她快点不然请她吃板子,带着林薇安就走。

洛天依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起来,看着都下楼的两个人嘀咕:“真是讨厌,我这摆明了就是失宠了,心情不好就用我屁股发泄吧?吸好疼。”一边揉一边往外走,刚到楼梯口洛天依站定,目光锁定拥在一起的两道身影。

眉头不由紧蹙,脑海回想昨天夜里的那个电话,心脏好像都被人一把捏住似的,一阵烦乱,深吸口气:平静还能持续多久?大哥哥真的已经彻底忘了吗?

学校一整天林薇安最想的就是放学回家,实在是屁股疼的厉害,坐在椅子上还不能乱动,洛天依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可是洛天依一整天都是失魂落魄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甚至好几次看着自己都有点欲言又止。

除了大学校门,林薇安实在忍不住了:“你是有话跟我说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需要顾及的?”

“没有。”洛天依笑着道,挽住林薇安的手臂,“我就是想你什么时候能赶紧嫁给我哥。”

“说什么呢你。”

“我可没乱说,我看得出来,你们俩现在可比刚开始的时候升温好多,难道不准备结婚吗?”洛天依不由打趣。

现在这个时候,她反而很希望林薇安尽快跟自己哥哥结婚。

林薇安抿了抿唇瓣,深吸口气:“这种事情不是操之过急的事情。”实际上,她只是还不是很能确定厉臻的真实想法。

她知道,厉臻肯定也是喜欢自己的,可是结婚—只怕还差了些。

回到别墅,林薇安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快乐跟幸福会这么短暂,暴风雨来的又是这么强烈仓促。

站在玄关,穿着毛绒拖鞋,看着里面如同女主人一般的优雅女人一时间紧张的好像做错事情的孩子。

女人笑容可亲,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让女人都羡慕的优雅贵气,对着胡妈笑着道:“不用忙了,我也不是外人。”说完看向林薇安,亲切道,“站着做什么呢?快进来。”

“哇啊啊啊~”洛天依在一阵愣神之后爆发兴奋的尖叫,鞋子都没换冲进了客厅,抱住那漂亮的女人不停地喊,“欣然姐欣然姐,你不是说下个月回来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安欣然捧着洛天依的脸蛋,道:“那不是想你了嘛?我这就提前了时间,尽快赶回来见你。”说完看向林薇安,“你同学吧?快招呼人家进来吧,怎么能让人家一直站在那边。”温柔又高雅,这样的女人就是女人都忍不住喜欢。

林薇安却感受到了浓烈危机,胡妈的客气恭敬,洛天依的兴奋欢喜,自己突然有种自己就是个多余的,在这个地方站着显得格格不入甚至很卑微。

洛天依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冲向洛天依,挽住对方手臂:“她不仅是我同学,更是我大哥哥现在最喜欢的女人,他们正在谈恋爱。”说完外头看向林薇安,眼中充满坚定跟安抚,“对不对,微微?”

“啊?”林薇安慌乱的不行,再看向正厅里的女人更是心虚低下头,这一低头便注定了她矮了一截,林薇安反应过来也是一阵懊恼,她到底在心虚什么?

洛天依见林薇安这样又是心疼又是着急,推了推她。

林薇安快速抬头,对上来自安欣然的目光,那样的温柔又亲切,可她品尝到了另一种别人察觉不到的情绪跟流光,让她呼吸微窒想要继续深入探究,却再也巡查不到。

只听安欣然意外的说道:“你哥哥的女朋友?依依你是说真的吗?厉臻那小子这是打算订下来了?”说到这往沙发上一坐,动作自然随意,“过来坐着吧,不用那么拘谨。”

这般的样子,说是女主人都没人怀疑。

洛天依还想说什么,林薇安心里一阵不舒服挣脱她,低声道:“我突然有点不舒服,先上楼去了,不好意思。”

“哎—”洛天依想说什么没说得出口。

安欣然只是客气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要阻拦的意思,甚至对林薇安挥了挥手作为友好表示。

林薇安客气的点了点头作为回应,匆匆走向楼梯口,刚拐过去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豆豆,豆豆目光幽深有怪异的看着沙发上的安欣然,林薇安愣了下绕过去笑着询问:“怎么了?”

“她不喜欢你。”豆豆突然说道。

林薇安愣了下,她也感受到了,安欣然给人的感觉高雅大气,一定是个能干的女强人,还是成功型的。若是只看外表,她才是有资格站在厉臻身边的女人。不过,林薇安一点都没想过要退缩或者退让,安欣然对她的敌意自己也是能感受到的。

将手放在豆豆肩膀上:“放心吧,姐有信心。”

“那你躲什么?”豆豆反驳。

林薇安一愣,跟着直起身子往客厅看了几眼撇嘴:“我这不是躲,不过是太突然,我要冷静下好好想一下对策,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你懂吗?”

“我看你就是怕了。”

“小屁孩,别瞎猜。”林薇安才不会承认自己刚才确实怂了。戳了豆豆脑门一下交代。“晚上没什么事情就不要出来乱跑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姐,我会很听话也会很乖,平时不需要你非什么心思,我们为什么不能办出去自己住?在别人的屋檐下这么卑微求全真的开心吗?”

刚要走,豆豆有些心疼又有些生气的话在身后响起,让林薇安背脊一挺有些失神,但是下一刻转身,表情严肃:“你不许在我面前说他坏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知道他对我不是别人看到的那样就够了。如果你在这里真的不开心,过得不舒服,姐可以—”

“我要跟姐在一起。”豆豆突然坚定打断她,默默低下头退回屋子,关上了门。

林薇安嘴巴蠕动没能再说出什么,突然的动静让她快速转身。

“厉臻,我回来了。”欢愉的声音,与刚刚的高雅不同,完全带着孩子起冲向那个身影,抱住了对方。

厉臻没有躲,是的,没有躲。

林薇安看着他表情从凝固一点点变化最终弯起唇瓣,单手勾住安欣然的腰,眼中充满了光彩,低醇的声音带着笑意:“欢迎你回家。”

林薇安心脏受到一记重拳,后退一步疼的让她呼吸急促,眼眶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出现了潮湿。

她想,洛天依口中那个最先被厉臻带回家的恐怕就是安欣然了。

这个晚上,如林薇安所料,厉臻没有回屋,她就这么睁着眼睛盯着漆黑的屋子一直到窗外泛白,眼睛涩的发胀。浑身都是疲软难受的不得了,艰难的翻身坐起来委屈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出现,呜咽一声眼泪就控制不住往外涌。

哭了十几分钟擦干眼泪,翻身下床进入浴室。

在厉臻没有明确作出选择根表示,林薇安绝对不会低头,她坚信,有些东西是要自己去争取的。

下楼,厉臻跟洛天依都不在,反而是安欣然穿着宽松的衬衣漏出两条笔直修长的大白腿斜靠在沙发上,随意翻看杂志,听到动静抬头自然地打声招呼:“早。”

“早。”林薇安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字。

那个女人身上穿着的,是厉臻的衬衣。

安欣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笑着坐好,放下手里杂志耸了耸肩说的很随意:“昨天实在太晚了就只能留宿在这里,没有衣服穿便拿了厉臻的衬衣讲究,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不会。”林薇安心都在滴血。

安欣然笑道:“我想你也不会,主要也是以前习惯了,以前在这家里—”话说到这没说完咬了咬嘴角,表情稍作收敛,“说以前就没意思了,你应该也饿了吧?早饭在餐厅,你自己随意。”

林薇安呼吸有点堵,这个女人一出现,自己嫣然一个多余的客人。扯了扯嘴角不由苦笑,没有再说什么向餐厅走去。

第26章 表里不一

经过沙发,安欣然举起手打量自己漂亮的指甲,突然温柔说道:“说真的,第一次见你就很讨厌你,你这种女人无非就是看重阿臻的钱跟家室,你连他喜欢什么恐怕都不知道吧?我实在不理解阿臻的眼光怎么变得这么低了。”从头到尾都是高雅的姿态,放下手斜撑着沙发,笑的鄙夷。

林薇安呼吸一窒,这才是安欣然真正面目吧?冷笑:“你不用这样吧?我认为我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或是侵犯你的事情,你用得着这么羞辱我吗?”

“你我确实不熟,你也没对不起我,可是你侵犯到我了。”安欣然从沙发上撑起身子上前,伸手。

林薇安冷着脸快速躲开,不悦地看着安欣然。

安欣然轻笑:“你侵占了我的领地,我这个人地盘意识可是很重的,你认为我能忍受吗?长得确实不错,可惜了,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看多了反而更有风尘气,你这种女人也不过是阿臻一时无聊养在身边的万物罢了,以前多了去,我也不会在意。”说着不屑的摆了摆手,“反正迟早要滚蛋。”

“虚伪。”林薇安嗤笑。

安欣然换着手臂半眯着眼,突然一笑:“随你怎么说,在厉家别墅还真轮不到你来当女主人。”

“不是我难道是你吗?你那么喜欢他为什么今天才出现?他将我带回来的那一天你又在哪里?他跟我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你又算老几?”林薇安冷着脸一字一顿,更是咄咄逼人。

安欣然脸色骤然生变,那目光因为林薇安口中的话变得狰狞。

林薇安知道自己扳回一局,得意的环住手:“不管多么辉煌过去终究是过去,过去的还能重来吗?面对现实吧姐姐。”最后一句姐姐咬的很重。

安欣然抬手要打人,但是下一瞬确实往后一退撞到茶几一角,咣当一声大响惨叫声向旁边倒下去,快速翻起身子捂住自己膝盖痛到表情几乎要扭曲满头大汗,仰头委屈控诉:“你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吧?我就算是穿了阿臻的衬衣你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一边说一边费力要站起来。

下一刻被人从后边撑住,扶着她起来。

安欣然一愣,跟着眼眶更红,反手握住厉臻手腕。

林薇安人都傻了,待在原地忘了反应。

厉臻松开安欣然,单手插袋,语气平静:“安安,道歉。”

“不—”辩解的话没能出口,用力抿了抿唇瓣跟厉臻对视,咽下所有委屈跟愤怒低下视线遮挡自己即将掉下来的眼泪。“对不起。”

“你叫她安安,我还以为叫我呢。”安欣然破涕而笑显得十分平易近人,对着林薇安挥了挥手,“算了,我就是把你当孩子看的,小妹妹不懂事而已。”说着用力扯了扯自己身上衬衣,“也是我不好,就算是没有衣服换也不应该这么随意,忘了现在跟以前不一样。”说到这满脸失落跟委屈,看向厉臻,“我先去换个衣服。”

“嗯。”

安欣然一走,林薇安委屈的含着眼泪控诉看向厉臻。

“你推人有理了?”厉臻面无表情训斥。

林薇安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双手用力攥成拳头:“不是我推的。”

厉臻皱眉,半晌淡淡道:“不想跟你争论这个问题,我至少不会怀疑我的眼睛。”说完绕过林薇安,看到餐厅里的早饭跟自己走时一样,转身。“还么有吃?”

“不吃了。”林薇安快速说了一句就跑,冲上楼梯一口气上了三楼,跟着开门关门。

厉臻目光一直追随,此时也只是淡淡收回来,交代从外面进来的胡妈:“早饭收了,午饭也不要准备她的,晚饭也一样。”

胡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没来得及,厉臻已经大步离开。

然而,离开的安欣然就站在不起眼的位置看着发生的后续,双手环胸冷笑声看向三楼最里面的卧房位置,扯了扯嘴角:跟我斗?走着瞧。

林薇安第一次被饿肚子,一整天没东西吃只能喝水,这种遭遇让她又是委屈又是生气,同时也在心里认为厉臻根本没有那么喜欢自己,更加确定安欣然来者不善。

洛天依晚饭吃的都有点消化不良,都不敢多嘴。

安欣然撑着身子笑道:“用不用这样?她就是小孩子脾气,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让下来吃晚饭吧,一天没吃会饿坏的。”

洛天依连忙点头作为附和,厉臻只是不温不火道:“就因为是小孩子脾气才不能惯着,也不小了,什么对什么错她应该分得清楚,我也有分寸。”

“你呀。”安欣然很是无奈。

洛天依抿了抿唇瓣,往三楼为止看了眼,偷偷将自己盘子里的蛋糕装进自己手边的包里,同时观察着厉臻位置,对方淡定的吃着晚餐似乎并没有发现,洛天依大大吐出口气。

厉臻微敛余光,洛天依的举动岂会逃过他法眼,只不过装作没看见。

待晚饭结束,洛天依拒绝了安欣然的谈话邀请直奔楼上,去了林薇安的房间。

见洛天依出现,林薇安就忍不住眼泪抱住她。

洛天依表情沉重,将自己偷摸藏起来的蛋糕给她拿出来。

林薇安咽了咽口水,但是还是堵着气:“不吃。”

“疯了不成?他不让你吃你就真不吃了?非要跟自己过不去是不是?赶紧吃,这可是我偷偷给你藏起来的,你跟他赌气也不能拒绝我的一片心意。”洛天依坚持的往林薇安眼前送了送,强势要求。

蛋糕的香味,林薇安又咽了咽口水,好饿。

可是想到厉臻不信自己偏心安欣然,心里就刀割一样的疼,眼泪又开始往外掉,他还不让自己吃饭,越想越难过又哭起来。

洛天依叹息,将蛋糕放在她手上,一边安抚她一边道:“你也稍微体谅体谅我大哥哥,实在是安欣然她—”低下头,声音变得很轻也有些伤感,“她是我哥哥第一个带回家的女孩子,初中时代,最纯真又最单纯的感情,爸妈很喜欢她,我永远都记得那个笑的如三月春风般的女孩,阳光又干净。”

“只可惜,好景不长,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是商量好的一样同时发生,哥哥高考的那个下午妈妈发生了车祸,他连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见到,但是欣然姐为了陪着我妈错过了高考,因为这件事哥哥更是珍惜她疼爱她,我从来没见过哥哥对一个人能包容到如此,重视到那般地步。只不过,人各有志,欣然姐没能参加高考但是却得到出国深造的机会,她不想错过也不想留下遗憾,哥哥自然不会拦着她,尊重她的选择。”

“他们—深爱过。”

“是,我曾经以为他们会结婚,会一辈子都在一起,可是欣然姐出国一年就提出了分手,哥哥依旧没有拦着她,似乎只要是她想要的哥哥都会给。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见到过哥哥笑,他的身边有了无数的女人却再也没有一个能真正得到他的目光,一晃八年光阴,你出现了。”

林薇安眼泪一颗颗的掉,一直没有说话,埋着头吃着蛋糕,香甜的蛋糕到了嘴巴里似乎都是苦涩的。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跟安欣然比,也没有可比性,就是那同学时光并不是自己有能力可以改变的。更何况,还有厉妈妈那么大的一个人情在。

深吸口气,抬头笑着道:“我知道了。”

“薇薇姐—”

“不用说什么了,我还不至于分不清轻重,让你们为难。”林薇安含泪笑着说道。

洛天依用力握住她的手:“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有让我们为难,我们也没有觉得为难,我说这些也不是为了让你忍耐什么,只是告诉你我哥哥对她虽然偏爱些可绝对跟你是不一样的。”

林薇安稍微用力挣脱洛天依的手,孰轻孰重她还是分得清的,也不至于不知好歹的这种地步,笑着道:“我知道我知道,如果我是当事人我也会是这种做法的,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并不会放在心上。”

“你确定?”

“当然。”林薇安拍了拍洛天依的肩膀,继续吃自己的蛋糕,将眼泪全部吞入肚子,“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对错的,任何事情都有个先来后到我懂,而且,你大哥哥欠人家那么大的人情又有那么一段青梅竹马时光,我怎么样也不会任性到非要争个什么出来。”

“你能这么想最好了,你也要相信我哥对你的感情,还有我。”洛天依抱住林薇安的手臂,“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嫂嫂了,这辈子都不能改了。”

林薇安轻笑,但是眼泪怎么都没办法忍住。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