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心魅sp
本文为转载,为瑶心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总裁契约 3》的后记
本文为《总裁契约 5》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19章 顺其自然

噼啪噼啪~噼啪噼啪。

踢着腿,扭着腰,挥着手,眼泪鼻涕一快流哭的也是上气不接下气,林薇安拽着厉臻的裤脚说尽各种好话,声声哀求,厉臻那巴掌都没给她一丝放水,打肿了臀尖就打臀腿,臀腿眼看着巴掌叠加巴掌肿胀起来又开始向臀肉边缘覆盖。

“哎呦哎呦厉少厉厉厉…哎呦哇呜呜呜嗷…哇哇哇呀啊啊呀啊…哇呜呜我真的不敢不不不…不敢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我我…我不敢自以为是了呜呜呜…哇呜呜呜嗷嗷…我真的不敢自以为是呜呜呜…我我我我…啊啊嗷嗷啊哇啊啊饶了我饶了我吧呜呜呜。”

林薇安的哭喊声突然有些细微的变化,哽咽严重起伏剧烈,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委屈跟崩溃。她知道自己想得太多不是好事,一夜温存让她以为能够美梦成真以至于说了不该说的话,提了不该提的要求,厉臻虽然没有用皮带板子而是巴掌,却也让林薇安又一次清醒过来,知道美梦从来都不会属于她。

剧痛好像都钻进了自己骨头缝,下半身都充斥着钝痛,双腿抽搐屁股烧灼满正,一团火红从后腰到大腿根覆盖得严严密密,紫砂堆积,连胯骨两侧的位置都能看到若隐若现的手指印,一条条肿起来煞是触目惊心,臀尖已经淤血发青发紫,林薇安的屁股转眼就像是个发酵的馒头。

烧辣辣的滋味让她挣脱不开,哭喊不休满身狼狈,一丝不挂的身子还有斑驳的鞭痕,屁股此时此刻也变成了调色盘惨不忍睹,到处都疼,心里更疼,林薇安顿时哭的惊天动地不管不顾,瘫软在厉臻腿上汗水眼泪一块淌,头发黏在脸上跟对方腿上。

巴掌都停了,林薇安依旧哭的失控。

厉臻眉梢一挑,看了看自己腿上的狼藉,自己一会儿还得重新换裤子了,吸了口气抬手用力一巴掌盖在林薇安臀腿交接的位置。

“嗷嗷~”若不是厉臻将人按着,林薇安都能弹起来。

厉臻轻描淡写的问道:“哭够了吗?能不能收声?”手覆盖在对方屁股上游走按揉,两者都是滚烫谁都没好到哪里去。

林薇安意识到巴掌停了,可最后那一下到这会儿都还有点没缓过来,但是没敢再鬼哭狼嚎抓着厉臻裤腿抿着唇瓣强忍着,眼泪无声往外涌身子时不时抽抽两下。

“是打你不知道分寸,可不是因为你跟我提了要求,要了东西。”厉臻半低着视线,一字一顿。

林薇安一怔,身子不由自主撑起来一些。

厉臻快速将她按回去:“谁让你动了?”

趴回原位,林薇安不敢再动,乖乖趴着将屁股保持后撅的姿势,五彩斑斓的煞是可怜,小声抽噎等待厉臻后面的话。

“我是打你到这会儿还不开窍,还在自哀自怨,自我菲薄。”

林薇安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很想问一句什么意思?可是没敢,只能屏住呼吸在心里反复琢磨,不是很确定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如果是?向一旁侧了侧身,捕捉到那刚毅下巴,犹豫好几秒声音沙哑询问道:“是—你的意识是我可以跟你提要求?也可以跟你要东西?”

“你觉得呢?”厉臻视线再次下沉,与林薇安四目相对。

林薇安对上那抹视线脑子都有一阵晕眩,因为那幽深的眼中是她一直都希望看到的温柔,这种流光她从没有在厉臻身上体会过,无数次幻想有一天能够属于自己,今日—

“我—”

“不是一定非要强求,让这些事情顺其自然些发展难道不好吗?一定要有个说法才行吗?”

“可是—”

“可是什么?”厉臻眉梢一挑。

厉臻将人托抱起来扔到床上,自己站起来皱眉看了看裤子,上前开衣柜又拿出一条新的,一边换一边沉声道:“我不讲究那些文绉绉的东西,更不屑于口头上的形式。”系好皮带,转身轻挑嘴角,“顺其自然,我现在就知道跟你在一起快很舒服,你也不用纠结太多。”

林薇安跪在床上没有回应什么,半低下头还是有点小失落的。不过很快深吸口气抬头笑道:“知道了。”

厉臻说的也对,口头形式再隆重却毫无行动,也不过是多余。

“乖。”上前亲了亲她嘴角,交代道,“我要出门一趟,你自己乖乖在家等着,晚上回来陪你吃完饭。”

“好。”

…………

咖啡厅,厉臻离开后林薇安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她思索几番还是决定见一面。

找了最里面的位置,林薇安摘下墨镜坐下,对面的男人笑了笑询问她:“喝什么?”

“随便。”

“随便可没有,不然跟我一样,蓝山?”吕正伟询问道,见林薇安没有拒绝抬手示意服务生,跟着点了一杯蓝山又重新看回林薇安,表情一点点严肃,“之前圣母院的事情应该也给你带去了麻烦,不过所幸后来都解决好了,也算是好结局。”

“嗯,我还是要谢谢你,一直也都没有机会,今天也是专门来说声谢谢。”

“别,我什么都没帮到你。”吕正伟苦笑声。

林薇安见他表情也不是很好,视线又在他身上一阵打量最后落在他手上,手背骨节都是伤口,有的是旧的有的是新的。

“你这是?”林薇安有点好奇。

吕正伟看了眼自己手背缩回去,笑着道:“没什么,干活的时候蹭到了。”

“你—”

“哦对了,我忘了跟你说,我不在那边做了,现在跟着一个朋友在工地上做,工资也比以前高了好几倍。”吕正伟说到工资的时候眼睛发亮。

林薇安抿住唇瓣,她确很清楚,只怕吕正伟因为圣母院的事情丢了工作。

“因为圣母院?”

吕正伟笑容僵了下,不过很快恢复挠了挠头,道:“也不全是,反正我也不想在那边做了,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女朋友说了,结婚是必须要有我们自己的家,所以我要在三环上买房,如果靠那点工资我指不定就要打光棍了。”说到这摊了摊手。“工地虽然辛苦,每天要日晒风吹,可是工资很可观,只要努力些再多些门路,过半年我也能自己做工程,到时候都不是问题了。”

虽然之前吕正伟没有帮到自己什么,可是因为自己丢了工作林薇安心里还是有点歉疚,对着他轻轻点头。

吕正伟摆了摆手突然脸色一正,双手撑在桌上:“对了,虽然我不去那边做了,但是圣母院后面的事情我还是接触到了一点,那些孩子都送去H市最大的孤儿院,已经于一大批孩子有家庭领养也算是幸福了。”说完,从口袋掏出来一张纸片,递给林薇安,“我前两天买了些东西过去看了一次,有个孩子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林薇安拿起纸条看了看,表情凝固逐渐有些沉重。

“那孩子—”

林薇安抬头,看着吕正伟欲言又止。

吕正伟吐出口浊气:“领养的家庭来了好多波,可他到现在都还在孤儿院没有人愿意领养,一个是因为年纪有点太大了,还有就是他自己似乎不是很愿意。”

林薇安眉梢竖起,不愿意?豆豆那孩子上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个家,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爸爸妈妈,怎么会不愿意?

“这是他给你的,你如果不麻烦找个时间过去一下吧。”吕正伟端起咖啡轻抿一口,也只是友情提醒。

林薇安用力攥住纸条,点了点头。

告别了吕正伟林薇安并没有回家,而是前往孤儿院。

到达目的地已经是下午了,林薇安透过黑色的大门向里面看,很快出来一名修女,快速上前对着林薇安礼貌的笑了笑,询问她:“你有预约过吗?”

“不,我是来看一个孩子的。”

“哦~”对方笑了笑,打开门示意林薇安进去,一边将她往里面带一边说道,“今天本来所有教徒都要前往市中心的广场表演节目,但是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一个人看家,所幸我留下来了,不然你今天可能就要跑空了。”说完示意林薇安进屋。

一进大厅,凉意袭来,林薇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跟着就听一声大喊:“林姐姐。”

林薇安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撞了下,来人抱住了自己的腰十分用力,让她甚至感受到了窒息。

然而,林薇安并没有将对方推开,而是轻笑,伸手回抱。

晚上,林薇安洗完澡上了床,看着厉臻洗完澡出来,撑着身子跪好。

厉臻扔了手里毛巾在床前站定,淡淡道:“这是有事?”

林薇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跟着坐在后脚跟,双手合十带着哀求:“我想跟爸爸商量一件事,应该说求爸爸一件事。”

第20章 甘心讨好

林薇安孩子气的样子又是那样的可怜巴巴,厉臻忍俊不禁,伸手捏住她脸蛋拧了拧,翻身上床斜靠在床头,拿起一本杂志翻开,拍了拍自己跟前位置,说道:“坐这,慢慢说。”

林薇安靠过来,但是没有躺下去,而是跪坐着,双手放在腿上很是认真:“我今天去孤儿院了。”

厉臻手上动作一顿,跟着抬起视线示意她继续。

“我见到了豆豆,他这一个多月瘦了好多,孩子的眼里没有以前的星星只有无助跟哀伤,他抱着我哭了好久,我心疼。”说这番话的时候,林薇安的手在腿上一点点握成拳头。

厉臻再次低下头,道:“我会来安排这件事,给他找个合适的父母,让他尽快离开孤儿院。”

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厉臻对林薇安也算宠爱了。

林薇安却犹豫了,用力抿了抿嘴角:“是—是—”

“直说。”

“我是想让他以后跟着我吧,我现在也能独立了,我一边上学一边挣钱还是养得起他的,我也不会耽误我自己的事情,就是想—”

厉臻突然抬头面无表情的看向林薇安,沉吟片刻挑唇一笑:“你想养着他?当什么养?”

仔细一算,两人差八岁,林薇安跟厉臻差十岁,这一句当什么养歧义立刻明了。林薇安倒吸口冷气挺直身子举起手:“我不是那么想的,我跟你保证向你发誓,我是当弟弟,亲弟弟一样看待。”

“既然当成弟弟,你为了他好就应该让他有个完整的家,而不是将他留在自己身边,这样对你是拖累对他也未必就是好事。”厉臻严厉至斯的说道。

林薇安眼眶一红,她只要想到今天豆豆抱着自己哭的场面就心疼。上辈子自己没有能力护住这些孩子,这辈子她不想有任何遗憾。

半低下头:“如果你不愿意,我可搬—啪。”对方抬手就是一巴掌帅在自己脸上。

林薇安被打得倒在一边先是有点蒙,跟着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也是一下子控制不住眼泪,捂着脸重新跪好,低着头不敢看厉臻。

厉臻冷冷道:“为了这个孩子,要搬出去?”

林薇安小声啜泣,一个是吓得一个是委屈的。

厉臻将手里杂志扔向林薇安砸在她身上,一言不发从床上起来离开。

林薇安揉着火辣辣的脸懊恼的挤着眉头斜着坐下去,一声不出眼泪却怎么都控制不住。

第二天天蒙蒙亮林薇安就醒了,看着落地窗位置,身边空荡荡的,这是搬进来后第一次一个人睡一个人醒,一阵难受让她眼泪又一下子涌出来,撑起身子翻坐起来,今天是周末,不用去学校。

想到这,林薇安又翻身躺回去,但是想到什么又快速翻身坐起来,光着脚下床出屋。

跟另一边出来的洛天依碰上,洛天依对她挥了挥手,从主卧房那边绕过来到了林薇安门外,往里面看了看有点好奇,道:“你一个人睡的?我大哥哥呢?”

“不知道。”

“吵架了?”洛天依瞪圆眼睛追问,跟着竖起大拇指。“厉害了我的姐,已经敢将我大哥哥赶出房门了,孺子可教也。”

林薇安抽了抽嘴角最后给了洛天依一记白眼,自己要有那魄力还至于每次都让人家打的像死狗一样跪地求饶吗?这孩子是真傻还是装傻?

推开洛天依向楼梯口走,洛天依咯咯咯笑的花枝乱颤追上来,抱住林薇安的手臂:“再接再厉,再接再厉。”

两个人下了楼,进了餐厅,早饭已经摆好,但是那个男人却并没有在。

林薇安满脸失落,站在原地没动。

洛天依拽着她将她按在椅子上,宽慰道:“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应该要先解决了温饱才有精力去解决,再说了,大哥哥就算是生气了肯定也不会真的跟你计较,你看?都是你喜欢吃的不是吗?”

林薇安不禁多看了几眼早饭,确实跟洛天依说的一样,都是自己喜欢的。也不知道是洛天依安慰自己还是自己安慰了自己,突然拧巴着的心舒坦了些,握着筷子的手也不再发抖。

林薇安一早上都坐立难安,她很想打个电话给厉臻,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可是怕听到冷漠无情的声音,从椅子上到沙发上,沙发上到卧室,最后又从卧室回到客厅沙发上,林薇安一早上都是这样。

随着一声门铃响起,林薇安从沙发上弹坐起来,来回看了几眼没人自己穿着拖鞋前去开门,房门打开,门外来回张望的小男孩定格视线,看到真的是林薇安嘴角灿烂扬起漏出两排白牙。

“林姐姐。”

客厅,豆豆捧着果汁一口气喝了一大半,放下果汁说道:“有人去孤儿院找我,然后将我送到了这里,说是能见到你。”

“是谁你知道吗?”

“不认识,是个戴墨镜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豆豆挠了挠头憨笑道。

洛天依一拍沙发扶手:“我知道了,是毒狼。”说出这个名字对面两人还是不解,洛天依意识到她们不认识,笑道,“哎呀别纠结那么多,反正你只要知道他是大哥哥的人就行。”

林薇安心脏突然就被一股烧汤的东西包裹住,浑身毛孔大开舒畅又愉悦,连都不由自主红了。

洛天依见她这么明显的变化,眉宇间都染上了笑意。

眼睛一亮,挺起身子:“我知道了,你不会就是为了这个弟弟跟我大哥哥吵架吧?”说完很是无奈的瞪了眼林薇安,同时叹了口气,“说真的,这次我有点不想帮着你了,我也替我大哥哥不值。”

林薇安动了动嘴吧没发出声音,可看得出来十分内疚。

洛天依转过身看着林薇安,不是开玩笑而是十分认真,“林薇安,你知道爱屋及乌这个词吗?说真的,我对我哥哥接触过的女人从来不感兴趣,你能引起我的兴趣无非是他将你带进了这个家门,更是让你住进了三楼那间从来没有人能随便进入的客房,这一切都告诉我你对他不一样,很重要,加上你这个人性格不错,跟以前的女人确实很不一样,我便接受了你将你当做姐姐看待。”

林薇安咬了咬嘴角,洛天依的话让她心里更加歉疚,后悔昨天晚上说出那种话。

“我大哥哥什么脾气你不是第一天认识,他是什么人你可能还了解的不透彻,可也应该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更不喜欢多管闲事。”

林薇安把豆豆安顿在一楼最里面的客房,将需要的东西都给他安置妥当,要离开的时候豆豆从她身后抱住她。

“怎么了?”

豆豆哽咽:“我是不是给林姐姐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林薇安搓着腰上的手臂作为安慰,快速挣脱转过身,揉了揉他脑袋,“你是男子汉,任何时候都要坚强,不要动不动就掉眼泪知道了吗?男孩子的眼泪可是很珍贵的。”

“我记住了。”

“你也不要胡思乱想,我能将你接过来肯定也是做全了准备,并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在这个地方你更要听话些,有些规矩回头我会跟你慢慢说。”林薇安不由自主抿了抿唇瓣,跟着又道,“我并不是这里的主人,但是目前这里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都是最好的落脚之处。”

厉臻回到家已经快半夜,推开房门,微弱的灯光还在,那个人快速弹起来跟着跳下床,速度太快让厉臻都有点愣神,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到了跟前跪在地上抱住自己腿,紧紧贴着。

“对不起,对不起。”

厉臻第一时间没有出声,只是低着视线平静的看着。

林薇安仰起头,眼眶通红:“我昨天那句话不是真心地,就是一时糊涂随口说出来了,没有想太多,说完就后悔了,是我不知好歹,你对我这么好—你对我这么好我居然—是我—”

“起来。”厉臻淡淡吩咐。

林薇安用力摇头:“你让我跪着吧,跪着我心里舒服点。”

厉臻眉梢一挑扯了扯嘴角但是没说话,挣脱她绕过去,她那么想跪就跪着吧,扔了东西扯开衣领转身倒在沙发上,张开双手仰起头闭上眼睛,呼吸有点沉。

林薇安擦了擦眼泪,跪行到厉臻腿边,偷偷看了眼对方慢慢伸出手,试探性的放在厉臻腿上,见对方没有拒绝对方像是个偷吃到糖的孩子咧开嘴无声失笑,微微用力给厉臻按摩着腿。

厉臻突然睁开眼,斜昵下方的身影。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