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心魅sp
本文为转载,为瑶心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总裁契约 2》的后记
本文为《总裁契约 4》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13章 来了

上辈子经历的一切,林薇安不是傻瓜。

同学宴上的失身,法庭上的指控,再到后来的流言蜚语都跟李明娇还有林雅萱脱离不了关系。有时候,一刀致命反而是种解脱,林薇安更想用一把钝刀慢慢凌迟。

天亮,林薇安睁开眼睛,外面好像下雨了。

身边的位置空了,厉臻什么时候走的自己都不知道,但是这一晚上谁的却无比安稳,回想昨天的那种体温跟气息,林薇安嘴角不由自主弯起来一脸满足,慢慢从床上撑起身子看着窗外。

客厅的落地窗前,林薇安光着脚向外面打量,厉臻挽着裤脚披着雨衣在雨下忙碌,打理着一片茂盛的花圃,这样的厉臻再一次给了林薇安不同的感受,即使在雨下也未见狼狈,反而帅气的一塌糊涂。

“你在看什么?”好听的声音响起。

林薇安吓了一跳,后退一步发现是洛天依,点了点头作为打招呼。

洛天依双手背在身后靠近窗户,看着花圃中忙碌的厉臻:“那是秦妈妈去世前最爱的地方,之前一直都是由爸爸在打理,可是—”洛天依的笑容消失只剩悲伤,跟着一笑。“现在是大哥哥在打理,是他最宝贝最喜欢的东西,那个地方谁都不能碰,连我都不能碰。”

林薇安不禁又往外面看了眼,厉臻却不见了,一阵来回张望都没能捕捉到身影慢慢收回视线,看到出现在身边的人又是一愣,条件反射漏出灿烂的笑脸。

厉臻倒是一愣,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林薇安对自己这么笑。

放下手里的东西光着脚上前,自然抬手揉了揉她脑袋:“乖,先去吃东西,我上去洗个澡就下来。”说完转身就走,到楼梯口侧身满是严肃,“你自己该干什么你自己知道吗?今天最后一天假,下午我就会送你去机场回学校,昨天跟你说的不要以为我是在吓唬你。”说完上楼。

洛天依抿着唇瓣一脸不愉,情绪低落。

林薇安却满脸通红,心跳加快,刚刚的厉臻好温柔好宠溺,他夸自己乖。

“喂。”

林薇安回神,看着洛天依不知道说什么。

洛天依失笑:“你怎么脸这么红?”

“有吗?”

“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大哥哥?”洛天依突然凑近林薇安小声询问。

林薇安深吸口气快速摆手,一开口还结巴了:“我我我—哪里—哪里有喜欢,我的意思是—我—”

“喜欢我大哥哥很丢人吗?”洛天依眉梢一挑,“小时候,我一度都是将我大哥哥当做老公人选的,就算是不嫁给他,也要嫁给跟他一样的男人,他可是我眼中最最优秀的男人。”

洛天依的话让林薇安唇瓣紧抿,心里瞬间凉透。

自己紧张什么呢?人家这么尊贵的大小姐,从小养在厉臻身边,自然是当做未来媳妇儿养的,自己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敢有其他念头?站在洛天依面前自己就像是个笑话。

然而,洛天依下一瞬的话又让林薇安愣住:“可是我现在发现,我是肯定不能找个这样的男人。”

“不是很优秀吗?”

“优秀那是自然,作为我哥在我心里自然是无人能比,做老公?咦算了。”声音突然变得很轻很低,跟做贼似的凑近林薇安,“我还是比较喜欢阳光点的,你看我哥天天黑着脸跟个包公一样,一点惹到他就张开血盆大口像是要吃人,动不动给你屁股打成八瓣,这种男人谁受得了?”

“噗。”林薇安实在没忍住。

洛天依白眼一翻:“哎,我已经受了很多苦,我的下半辈子绝对不能这样。”

“他—会揍你吗?”

“咦~这就跟你问我是男是女一样,完全多余。”洛天依顿时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可怜,抱住林薇安的手臂,“薇薇姐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凶残,我们家西边那间屋子里面—”没说完神情一愣,挠了挠鼻子,“不过,这些都不足以磨灭他的完美跟优秀,不知道多少人都削尖了脑袋向往我们厉家钻,以前他身边围满了各色各样的女人,只不过,到现在为止你也就第二个,也是我见过最不一样的。”

第二个?昨天不还说自己之前从未有过吗?

不等她再问什么,余光捕捉到身影,两个人同时禁声。

厉臻瞥了眼两个人不温不火说道:“赶紧吃东西,吃完了该工作工作,该学习学习。”说完就进了餐厅。

洛天依的话在林薇安心里留下了种子,再加上住进厉家别墅,林薇安总有一种错觉,厉臻没有以前那么冷漠绝情了,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想,可真的很希望这种日子持续下去。

………………

三月天,高层包厢。

这种地方算是H市消费较高的场所,出入这里的人身价没有上亿也有千万,而进进出出,形形色色的人之间你又知道哪些是在游戏人间,哪些是梦幻一场。

林薇安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似乎跟三月天有着割舍不掉的缘分,只不过,上辈子与这辈子的对象早已不同,心境也大不相同。

站在包厢外,林薇安听着里面欢声笑语,她早就想不起来声音的主人是谁,应该说,高中三年她被同学排挤欺负三年,上辈子的同学宴上她更是成为众人调侃羞辱的玩具,她的出现本就是一场预谋。

嘴角弯起,今日的她上了浓妆,气场大开,抬手整了整头发踩着高跟鞋伸手推开包房,林薇安回来了,只可惜,再也不是好欺软弱的林薇安。

随着她的进入,场面一片寂静,跟着有人率先站起来鼓掌:“大美女终于出场了,大家热烈欢迎。”

热烈的掌声回荡,早已经忘记的一张张脸又如泉水般涌入脑海,一一掠过全部到场。

最先起身的男生段明,高中班长。他身边撩了撩头发的女生王萌,现在段明的女朋友,再往一旁数,李钊,王青,李铭,赵然,叶雨菲,陈湾湾,当年的那一张张嘴脸再次出现,唯一不同的,便是从嘲讽不屑变成了奉承谄媚。

林薇安不是小孩子了,更不是傻子,无非是自己现在不太一样了,自己成了东海娱媒炙手可热的新人,这段时间各种报刊娱乐台恐怕都能看到自己这张脸,名气攀上巅峰,成为排行第一的流量小花旦,甚至还在继续攀升,势头火旺。

“好久不见。”

“林薇安,坐我这里。”王萌招了招手,很是热情友好。

林薇安淡淡一笑,但是并没有过去而是找了个靠门的空位坐下,王萌一脸尴尬但是很快恢复正常,将面前的菜单转向林薇安:“我们都点了自己喜欢吃的菜,现在到你了。”

“你们随意就好。”

“林薇安,你也跟我们太生疏了,这才刚毕业不到两个月,咱们老同学见一面不用这样吧。”有人不高兴的抱怨,坐在对面的一个女生。

跟着有人阴阳怪气的符合:“人家现在不一样了,是大明星了。”

“什么大明星,不就是接了几个广告,能有什么不一样。”有人奉承自然有人讽刺。

这些声音对于林薇安来说什么都不是了,段明撑着桌子依旧是一副掌舵的样子,阳光灿烂,示意同学们都安静,道:“我们同窗三年,甚至有的都同窗六年,这种感情是不一样的,不管以后去了哪里,成就了什么未来,我们都应该珍惜这份最纯真的友谊。”说完端起手边的酒杯,对着林薇安举起,“我先代表全班同学敬你一杯。”

林薇安端起面前的橙汁,刚要喝王萌笑着按住她手臂,把自己那边的红酒给了林薇安:“你都是大明星了,平时的应酬很定不少呢,怎么到了我们这就喝果汁了?不行不行,必须喝红酒,今天谁都不能扫兴。”

林薇安浅笑,自己是做了大明星,可谁规定自己一定要天天出去喝酒应酬?就算是自己愿意厉臻还不愿意呢。

不知道为什么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厉臻,林薇安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中毒了,及不可见挣脱王萌手臂,将对方的红酒端起轻晃,隔着红酒杯将所有人期待的目光尽收眼底。

说到底,都是一群乳臭未干的孩子罢了,根本层不住什么心思。

这些人,只怕都在等着看自己笑话,看着自己被踩入尘埃。

一口饮尽,品尝着口中略微的酸涩,淡淡道:“不是什么好酒,差了点。”轻声细语道。

段明脸色微变,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第14章 家规

王萌比较直接,不满道:“你不用这样吧?这酒可要三千多呢,今天是段明请客,白吃白喝不要那么挑剔。”

“不好意思,就算是白来的,也不能什么都吃。”林薇安笑容可亲,但是说出来的话当真是扎心窝子。

王萌脸一红:“你—”

“你不用这样吧,你有吃过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三千块钱的酒你喝没喝过谁又知道,在这装什么?”

“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人家林薇安本来就是林家小姐,是公主,千金,什么没见过。”有人高声说道,看是替林薇安说话实则是讽刺。

很快又有人符合:“对对对,林家的千金,可是上学的时候还不是连个新衣服都穿不起,还不如我呢。”

“哈哈哈,你们差不多行了,今天不能说糗事。”

“没办法,她糗事太多了。”一个梳着马尾的女生,一脸青春痘却自以为很美,看着林薇安充满鄙夷,“不过是跟你开玩笑,你应该不会跟我们计较的,对吧?”

“肯定不会,林薇安一直都很大方,怎么会跟我们计较。”

林薇安浅笑看着这些人,不过才几分钟就装不下去了,就要丑态毕露。

“喝酒喝酒,不要说扫兴的话。”段明警告般的将所有人扫视过去,再次倒了一杯酒,“这一杯我还是要敬给林同学,高中三年我这个班长对你的照顾不多,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也不要跟我们这些同学计较,以后都还是好朋友。”

林薇安抱着手臂,端着被王萌满上的就被,就算是没有去看也知道那一双双眼睛里包含着什么,轻笑声:“没关系,对于大家高中三年对我做的一切我都不会放在心上,无非就是些不要停的流言蜚语,像什么被哪家公司的经理包养,勾引了那个班里的男生或者篮球社的哪位学长,这些中伤我的话不过都是大家的玩笑之言,我怎么能当真,对吧?”林薇安似笑非笑看向段明,对方的脸都变了颜色。

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举起酒杯:“一杯酒,一句话,从今往后一笔勾销。但是,我林薇安自认跟你们这些人从来没有什么情分可言,更没有同学情谊,以后这种活动也不要再叫我。”说完,一口饮尽,放下酒杯就走。

“太嚣张了,我就说不要叫她,以为自己是谁了。”

“就是,就算是成了大明星,鬼知道背地里都干了些什么,指不定被谁包养了,说不定都让人家导演睡烂了。”

“上学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个骚货,我亲眼看见她勾引隔壁班的班长。”

“真的吗?真恶心,这种货色以后也是个狐狸精,垃圾。”

行至门前,身后的污言秽语变得不再压抑,所有的脏水都泼向自己。

王萌更是站起来:“林薇安,你不用这么扫兴吧?大家不过是跟你开开玩笑你就非要把今天的同学宴搞黄了吗?都是高高兴兴来的,你跟同学们吃顿饭就这么难?难道真是他们说的,现在你红了,你不一样了,我们这些同学就高攀不上你了是吗?”

林薇安慢慢转身,轻挑嘴角眼中无笑:“你们出于什么心态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我陪你喝上两杯已经是仁至义尽,咄咄逼人这种方式对我没用,也不要用在我身上。”

“你也别太嚣张,不要以为就你混得好,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刚才讽刺林薇安的女生站起来,指了指段明,“这里可是三月天,这里包厢消费最低两万,今天可是段明请客,他是靠自己的能力挣来的,你呢?戚,你也配在段明面前装模作样?”

林薇安环视一圈,这地方最低两万?那自己住的那个套房一天多少钱?

众人当然不知道林薇安在想什么,只觉得是打击到她,更加得意。

段明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依旧装的风轻云淡:“大家都是同学,来都来了,也不要扫兴,我也向大家跟你赔罪了,不行我就自罚三杯。”说着就要倒酒。

林薇安看着面前的大男孩,那么阳光温暖,可是内心却是一片黑暗。上辈子就是在他的组织下,王萌还有一干同学的配合下将自己灌醉,送进了那间房。

“呵—呵呵呵呵呵。”林薇安突然笑出声,笑的花枝乱颤。

所有人都愣住,对她的笑声莫名其妙甚至听得有点渗人,一个个都禁了声表情变得凝重,戒备的看着林薇安。

林薇安笑声诧然而止,看着段明不屑道:“你比我更适合做演员,我们东海娱媒最近确实打算培养一批新人,我可以替你争取一个名额,你若是有需要随时能去。”

段明脸色一阵难看,他哪里听不出来话中有话。

刚要说什么,包厢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大堂经理进来对着林薇安客气道:“除了82年的拉菲还需要什么吗?”

林薇安一愣,她可没有那种好心给这群人喝拉菲,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后背都是一麻,一时间自己都有点忘了反应。

“装什么,还82年拉菲,经理你最好弄清楚了,小心这位小姐没钱给,最后让你自己掏腰包。”位置里面的一个男生高声讽刺,同时响起几声鄙夷笑声。

林薇安没有出声,经理很客气的点了点头:“各位放心,今天在场所有的消费都有人买单,你们请随意。”

段明脸皮一阵抽搐,嘴巴动了动没能发出声音。

其他的同学也都挺直身子坐起来,纷纷看着林薇安有些不太相信。

林薇安轻笑声:“也不是我买的,不用那么仇视的看着我,你们这种仇富的心态还都挺整齐划一的。”说完嗤笑声,示意经理不用管了,自己也要走,对着在场所有人又说了一句,“你们慢慢吃,吃多少都够。”话落,转身而去。

“啊~她真是太讨厌了,好贱。”

“确实够贱,可谁叫人家勾搭上了金主。”

“妈的,这种货色也有人要,简直没品位。”

一干同学开始骂骂咧咧,说白了就是酸的,嫉妒的,他们一直看不起的人现在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碾死他们所有人,这种认知让他们发了疯似的不满意。

王萌脸色很难看,在桌子底下扯了扯段明袖子。

段明用力挣脱她,温和的表皮下是扭曲的狰狞,到了这会儿依旧保持所认为的绅士,维持自己在同学面前最后一点尊严。

一辆二手车上,段明撑着方向盘闭了闭眼睛。

“不行我们再找下次的机会。”王萌小声安慰。

段明睁开眼睛用力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喇叭骤然大响一声,在这个时间十分刺耳,也吓了王萌一跳,哆嗦下往后缩了缩出现眼泪,小心翼翼看着段明。

“哭什么哭?还不都是你惹的祸,不是你我能欠人家那么多钱吗?不然我能被逼的走投无路只能处于被动挨打吗?”段明压低声音歇斯底里叫骂。

王萌控制不住哭出了声,擦了擦眼泪抽噎着:“怎么只能怪我呢?我怎么会知道对方是个骗子一下子亏损了那么多钱进去,我也只是想多挣点,不就是想让我们尽快能有个自己的小家,现在事情变成了这样我比你还要着急,难道我就想看着你倒霉吗?”

“谁说她容易骗的?我倒是看她机灵得很,就怕她今天是察觉到什么了,不然怎么会临时离场还说出那样的话来。”段明眯着眼睛冷冷嘀咕,跟着看向王萌,“林雅萱到底可不可靠?能不能信?”

“应该可以吧,她骗我们能有什么好处?她也不过是想看林薇安倒霉罢了,我们成功了她才更高兴,没必要编写话来骗。”王萌冷静下来。

段明开始发动汽车,一边说道:“只能重新安排了,尹老板那边我来接头跟他说清楚,不管怎么样让再给我们一个机会,下一次肯定能成功。”

“会不会—”

“放心,我会应付好。”

车子呼啸声发出奇怪的杂音在黑夜下消失,转眼没了踪迹。

林薇安一路上都有点小窃喜,她知道刚才三月天的情况是厉臻安排的,只怕就是为了给她撑场子。越是这么想越是兴奋地有点坐不住,希望赶紧到家,她想亲口跟厉臻说声谢谢。

然而,进了别墅并没有看到人影,悄悄地摸向三楼听到若隐若现的动静,视线转向不远处的书房位置,林薇安明知道内心躁动起来的想法是不对的,可还是没控制住慢慢靠近,贴着没有关严的门缝。

屋子里,灯光下。

若天依擦了擦眼泪将手贴在裤缝,可她穿的裤子让林薇安不由瞪圆了眼睛呼吸微窒,慢慢蹲下身子紧绷着身子。

小背心,开裆裤,整个屁股都暴露在外面,这样的打扮让林薇安着实吃惊也十分意外,小心翼翼观察着里面场景。

若天依一张脸通红,憋着嘴看着桌后的厉臻。

厉臻放下手里钢笔撑起身子向后一靠,双手交握身前:“之前怎么说的?”

“大哥哥。”

“叫爸爸也没用。”厉臻呵斥一声,抓起手边的板子,“滚过来。”

咣一声~实在是这一声太突然也太有威慑,门外的林薇安被吓了一跳失了重撞在门框上。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