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心魅sp
本文为转载,为瑶心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总裁契约 2》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1章 新的开始

林薇安的人生很短暂,她死在二十岁的夏天,她死于谣言蜚语。

坐在36楼大厦顶端,林薇安撑着双手仰着头,脸上青紫斑驳还带着血,眼角破裂眼珠充血,漂亮的五官便是这样也没能被夺去丝毫辉煌,好似在这种样子之下更让人难忘。

她的出身并不卑微,可是她短暂的人生卑微到尘埃。

本是林家的千金小姐,却最终卑贱如狗,她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她沦为别人手中的玩物,她想尽办法挣扎沉浮却无法挣脱那吞噬自己的沼泽,突然有一天,自己被人调教玩弄的照片出现在大学论坛上,被成千上万条评论淹没,字里行间都是对自己的辱骂践踏,羞辱诅咒,真的是很快,自己的所有信息被扒到了网上,林薇安成为民安大学中的污点,学生的反面教材。

被学校处分开除,父亲殴打,后妈带着她那个一向高高在上排挤自己的女儿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甚至落井下石。

林薇安从口袋里掏出沾血的烟,掏出一根点燃,用力吸了一口笑出声,举起夹在手指间的香烟看着袅袅烟雾,吐出口中的烟又是一声笑,血顺着脸颊流入脖子。

身后,一声怒吼:“你给我下来。”

林薇安怔了下身子微颤,她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等的人,慢慢转身用手撑着楼层阳台边缘,笑着转身。

站得笔直的男人目光深囧,五官如刀削般棱角立体,周身缭绕冷酷霸道带着生人勿进的气息,站在不远的地方单手插袋,此时此刻他即使愤怒之极依旧能够保持冷静跟稳重,刚刚的怒吼来自他。见林薇安转身也只是淡定的掏出口袋里的烟,与林薇安是一个牌子。

点燃,深吸口气:“想死?你这是认输还是逃避?有那么想不开吗?”

林薇安只是看着他浅笑,一言不发,将手中的烟送回嘴里。

“学会抽烟了?”男人轻笑,目光却在一丝丝转变,表情也最终凝固,一字一顿,“林薇安,我最后命令你一次,给我从那边下来到我这边来,动作慢一点不用着急。”

“厉臻,这两年来我都在卑微苟且,一场同学宴催毁了我后半生,很多个夜晚我都在想,如果当时我选择了对你妥协,是不是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呵,实在是一对比之下,你虽然充满了危险让人避恐不及,可比起那些肮脏的男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厉臻冷眸不语,剑眉竖起,沉吟几秒声音有些沙哑,依旧强势命令:“还是有机会的,你只要下来,我给你一个机会。”

“来不及了。”林薇安突然笑了,混着血的眼泪模糊了她视线,那个男人似乎都变成了鲜红色,对着他慢慢伸出双手轻声呢喃,“厉臻,若是有下辈子我不想再做林家的女儿,我不想遇到你们所有人,再也不见。”毫无留恋的向后一倒。

“林薇安。”嘶声怒吼。

………………

冰冷潮湿的地面,林薇安觉得浑身都很不舒服,同时有冰冷的水滴落在自己脸上,与滚烫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林薇安睫毛颤抖慢慢睁开眼睛,忍不住抬手遮了遮额头,看着满是伤痕的手臂。

愣了几秒,咕噜一下子翻坐起来,身上的衣服很单薄,有些地方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勾破而且脏兮兮的,来回张望一圈,这漆黑狭小的房子她实在太熟悉不过了,从小到大隔三差五就会被李明娇扔进来关上一天,不给吃不给喝。

林薇安全身无力还烧得厉害,她腿一软重新跌坐回地上保住自己,波澜的内心逐渐平复,快速分析自己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屋子里?自己不是跳楼了吗?抬手撑着脑袋努力想要弄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死。

房门嘎达一声打开,光亮射入。

林薇安下意识抬手将自己视线挡住,听到外面冰冷高傲的训斥:“林薇安,你能不能长点记性了?你还敢跟我抢东西吗?你给我记住,在这个家里我说的才算,你要是再敢对我大呼小叫我就让我妈再把你关上三天三夜。”

声音稍微有些尖利,林薇安被光线照的睁不开眼,因为发烧浑身疼的实在没力气,面对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林薇安却笑出了声。

“你还敢笑?我看你就是皮痒了。”外面的林雅萱尖叫声,冲进黑屋子拽住林薇安的头发扯了下,抬手就打。

巴掌落在身上,真的很疼,疼的林薇安都要死过去了,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笑出声来。

疼的这么真实,她确实没死,不但没死还回到了十八岁的年纪,回到一切都还来得及的位置。

她对现在的处境记得十分清楚,林建强公司年会自己需要盛装出席,外面的人对她这个林家大小姐印象不多,因为林建强很少带林薇安出门,她的突然出现瞬间成为全场焦点,也不得不说,林薇安自有一身无处安放的魅力。

因为这样,年会结束,回到林家公寓,自己成了林雅萱发泄对象,对她进行语言羞辱还不够,还将自己关进了这间密不透风的小黑屋。

林薇安此时依旧面临着林雅萱殴打,从小到大,这个后妈生的妹妹从没有将自己当成姐姐,在这个林家,她从来都不像是亲生的。

“够了。”林薇安尖叫声推开撕扯自己的人,将林雅萱推得后退几步跌倒。

林雅萱有些愣神,被林薇安反击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下一秒歇斯底里哭出了声:“妈—妈—林薇安打我,林薇安她打我。”

很快,漂亮的女人冲上来,扶起地上的林雅萱一通检查,转身怒视林薇安,那一双眼睛包含了很多东西,最主要的就是恶毒。

“小贱蹄子,学会动手了。”咒骂一声亲自动手,拽住林薇安的头发一阵摇晃,伴随着难听字眼,“不要脸的东西,跟你妹妹抢风头就算了,把你关了一天还不长教训,还敢还手打你妹妹,给你吃给你穿难不成是养了你跟我们动手的?”

林薇安头皮钻心的疼,身上的肉还有骨头也在疼,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淌,这重生回来究竟是对还是错?噩梦一般的生活又要重新开始?所有的情绪都在内心开始发酵,她不想在成就一段短暂又卑微的人生。

“啊~啊~”两声怒吼,林薇安奋起反抗,用力撞向李明娇的肚子。

哀嚎一声,李明娇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出现狰狞有痛苦的表情。

林雅萱也吓到了,冲上去哭喊:“妈—妈你怎么了?”

家庭医生上门,林建强回家一句话都没问,上前先给了林薇安一记耳光,将她从二楼直接打了下去。

林薇安头晕眼花躺在地板上,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听到断断续续传来的信息,汇成一句话:李明娇怀孕了。

一直到了半夜,林薇安在各种剧痛中转醒,坐在黑漆漆的屋子里,盯着空白的墙壁,高烧总算是退了,两只手攥在一起搓了搓眼里的流光不再是怯懦,她知道,若是自己不奋起反抗她的人生依旧会跟上辈子一样。

深吸几口气,翻身下床,走向自己一直上锁的小柜子,打开第一个门拿出一只红黑色的小盒子。这是林薇安妈妈留给她的东西,上辈子她一直都不知道是什么从未打开过。

林薇安虽然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因为她生下来那个女人就走了,她一直觉得林建强不喜欢自己是因为自己害死了妈妈,可是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个可怜的女人只怕死的都不正常。

黑暗中,双目亮的让人吃惊,林薇安打开盒子。

二楼主卧,林建强握住李明娇的手,两个人都是欣喜若狂。毕竟,都这个年纪了还能再做父母,对他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喜事,尤其林建强一直都想再要个儿子,可是李明娇生下林雅萱之后就一直未孕。

“开心了?”

“当然,你可是我们林家的大功臣,等这个孩子落地,我一定要好好表扬你。”林建强兴奋地说道。

李明娇却一阵委屈,眼泪又出来了,快速擦了擦抱怨着:“今天还好是我有所防备,不然就是她那么一推只怕这个孩子都—”没说完,眼泪不停的掉。

林建强脸一下黑成了锅底,咬牙切齿:“赔钱货,丧门星,明天一早我就把她赶出去,等你这个孩子落地再接回来。”

“也不用这样的,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跟前妻的孩子,我这做后妈的本来就要承受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这种时候你将她送出去,还不知道外面怎么报道,我以后还怎么见人?”李明娇看似这番说词,实则心里在盘算具体怎么做。

林建强态度坚持:“这件事不用你管了,我自然会有我自己的安排,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脏水泼到了你身上,就算不为你这大人着想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这番话,说的冷漠又无情,林薇安好像不是他亲生的一般。

第2章 总要学会长大

一大早,林薇安翻身坐起来看着自己狭小不大的卧房也没有太大的心情波动,从床上翻下来前往浴室洗漱,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没多久她从浴室出来换上一身干净的运动装,重新转向床铺坐下。

她知道不用十分钟,林建强便会上门。

果然,在她等候下林建强一脚将自己房门踹开,冷着脸进了屋,来回张望一圈冷漠道:“收拾你的东西,我一会儿让司机送你去外面住,等你妈生了弟弟你再回来。”

妈?那个女人从头到脚哪一点像自己的妈?

上辈子,面对林建强要将自己送出林家公寓,林薇安崩溃痛哭,跪地哀求,可是这一次只是轻轻一笑,说了一个字:“好。”从床上起来就去收拾东西,东西很少,只有两件换洗衣服而已。

站直身子,浅笑看着林建强:“现在就走吗?”

反而是林建强有点傻眼了,这孩子居然不哭不闹这么顺从?不过下一秒也不多想,总之这样也是好事,生的节外生枝闹得沸沸扬扬,冷哼声转身就往外走,同时道:“下楼,司机在门口等着呢。”

林薇安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拿着仅有的东西离开房间。

上车时,林建强冷冷道:“反正过了暑假大学就开学了,你能不回来就不要回来,有什么事情我会让人给你打电话。”当真毫无父女情分,给司机使了个眼色。

林薇安坐在车子后面始终保持微笑,对于林建强的话充耳不闻,听着车子发动的声音跟着呼啸离开,从头到尾没有暴露一丝不舍跟难过,更不曾回头。

既然重新开始,就要有所反抗。

林家,在她上辈子跳下大厦的那一刻便从她血肉中挖出,即使重生也绝不会对这个地方有任何情分跟留恋,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她决不允许自己在卑微苟且。

车子遥遥而去,公寓楼上落地窗前站着两道身影。

林雅萱勾唇冷笑:“这个贱丫头终于被送出去了。”说完挽住李明娇的手臂,“还是妈妈最厉害。”

“不是你妈厉害,是你弟弟厉害。”李明娇抚着都还看不见的肚子。

林雅萱视线低下,盯着李明娇的肚子目光一点点变化,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弟弟林雅萱也是抵触得很,突然就不太高兴了,转身走向里面在沙发上坐下。

李明娇感受到转身,看着沙发上板着脸的某人笑了笑,上前:“你这是跟你弟弟生气?”

“都还没生出来呢,是不是弟弟很难说。”

“闭嘴吧你,你能不能盼着点好?你知道这个男孩子对我跟你爸爸意味着什么吗?你必须每天喊弟弟。”李明娇戳了林雅萱脑门一下。

林雅萱气恼躲开,瞪了眼李明娇肚子,不满道:“你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孩子。”

“你呀,马上高中都要毕业了,怎么还要跟一个肚子里的小宝宝较真?就是平时太宠着你,把你都宠坏了。”李明娇看似在训斥,可语气中都是宠溺,在林雅萱身边坐下,“都是我的好宝贝,对你对他妈都想宠着,只是,这一次必须是个弟弟。”

林雅萱对着她肚子冷冷翻了个白眼,挣脱李明娇靠到另一边不在说话。

李明娇依旧哄着她:“最起码,现在这林家公寓就只有你一个千金小姐了,那个贱人这一次被送出去,你觉得我还能让她回来吗?”

听到这话,林雅萱又一次开心起来,坐起身子。

“你放心,这个家,从今往后只能有你跟你弟弟两个继承人,就她那种没妈的贱东西也配跟你们争?”

林薇安从车子上下来,站在地上,司机问都不问一句开着车子就离开。

林薇安头也不回,并不在乎,仰头看着面前耸立的黑色建筑,上面一张老旧的牌子写着—圣母院。

这是一所孤儿院,上辈子自己被送进这里就再没有离开过。

林薇安嗤笑声,再有两个月自己过18岁生日,便成为一个独立的公民,林建强是当自己还是以前那个蠢笨胆小的孩子。深吸口气来回张望几圈,看到几个孩子从栅栏后面探出半个身子瞧自己。

林薇安第一眼就捕捉到一个男孩,大眼睛厚嘴唇,长得有点黑却好看极了,抬手对他用力挥了挥:“豆豆。”

男孩一阵意外,周围几个孩子都凑热闹的推搡着他,男孩还是有点不太明白,戒备的看着林薇安,半天用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emmm~这个就不能告诉你了,但是我就是知道,你当我会算命吧。”林薇安也不拿东西了,径直上前,站在男孩面前,“你要不要带我进去?以后我就要在这里工作了,可能会成为你们老师中的一员,你要对我好一些哦,这样以后我也会对你好。”

“你真的要来这里做老师?”另一个女孩子冒出来,可爱的麻花辫。

林薇安双手交握在身前,用力深吸口气笑着道:“对。”

办公室里,黑色教服的女人有四十出头,她是这个地方的负责人,掌管整个圣母院和168个孩子,慈眉善目的样子看着十分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可你们谁又知道,上辈子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亲手一把火将这个地方烧的一干二净,168个孩子一个都没留下。

林薇安嘴角弯起:“你好,我叫林薇安,今天一早应该有人给你打过电话。”

“对,打电话的应该是你爸爸。”

“算是吧。”林薇安笑容可亲。

梦莎到是一愣,算是吧?这是个什么样的回答呢?不过很快又是那种让人心情愉悦的笑容,跟林薇安将这个地方的情况下做了一个介绍。

“你爸爸的意思你是来这里做义工,当然,我们也不能真的让你白劳务,每个月我会给你一定额度的报酬同时管吃管住,但是你如果想要再高点可能我这里不能满足。”

“没关系,总归我也没有地方去。”林薇安并不在乎。

梦莎笑了笑:“你比我想象的要不一样些。”

林薇安交握着手耸了耸肩,笑容明媚阳光并没有在说什么,任由卓后面的梦莎打量。

“好了,以后你就住在三楼吧,最里面202那间,孩子们平时都不会上楼,都是在后面的教堂里统一上课跟吃饭,你做好了一切准备跟安排就去那边跟他们见个面。”

三楼202,林薇安准确找到位置,进了房间。

不大,十五个平方左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简单的一张床和书桌椅柜就再没有别的东西。

林薇安将自己不多的衣服放进衣柜,转身走向书桌,撑着桌子透过窗户就能看到圣母院后面的教堂,一颗粗壮的大槐树下站着几个人,穿着教服的两个女人和一男一女,那两个人看上去像是夫妻,似乎是来领养孩子的。

林薇安眯眼看着,目光一错不错。

其中的男人突然抬头看向窗户位置,其她三个人也都慢慢转过来。

林薇安并无被抓到的窘迫,对着那面的四个人挥了挥手,淡定的转身离开书桌。

不过十分钟,林薇安在教堂外与几个人见了面。

“你们好。”

“哦,你就是新来的那位林同学吧。”左边年纪稍大的伸出手打招呼,另一只手贴在胸口,“谢天谢地,终于又有个人来帮忙了,我叫林晓,与你同姓真是缘分呢。”

“我叫悠悠。”

林薇安看着面前两个人,上辈子就是这两个人站在法庭上告诉所有人,自己是个多么伤风败俗的女人,对圣母院的孩子们做出了多么不可原谅的恶毒之事。

林薇安表情坦然,笑着伸出手作为回应。

“他们是来领养孩子的,你应该是要去教堂去跟孩子们见面的吧?就在那边,你先过去。”林晓对着林薇安指了指地方。

林薇安笑着点头作为答谢,又跟悠悠做了一个告别的手势离开。

两个人面带笑容看着林薇安离开的背影,再次转身继续招呼年轻的夫妇。

一进教堂,几个孩子快速冲了上来。

“我们刚刚问了林修女和悠悠老师,她们也说了你会留在这里给我们上课,看来是真的呀。”说话的是之前门口问过林薇安的那个女孩子,她跟豆豆一般大有十岁了,叫思甜,是梦莎给的名字。

豆豆也不再那么局促,靠过来:“我还是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说了呀,我会算命。”林薇安笑着道。

豆豆眼睛睁大几分:“真的吗?你不会是在撒谎吧?”一边又是期待的兴奋一边又是充满怀疑。

林薇安被他逗得笑出声,一把握住他的手,装作沉思的样子,几秒后,在一双双天真烂漫的目光下开口道:“你叫豆豆,还差三个月十岁,你是五岁来的圣母院,你最的心愿就是在十二岁之前能一个家庭领养你。”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