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心理学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屁股:既是疼又是爱

小时候被父母打过屁股吗?是因为翘课?还是偷东西?大多数人眼里,打屁股就是犯错后被父母的体罚。法国作家卢梭八岁时因为淘气被牧师的妹妹打屁股,他在《忏悔录》中这样写到:“我感到舒服,想再尝尝她那纤手的责打。”而且,这样的癖好从此成为卢梭难以启齿的性欲。正像卢梭所体验到的“异样”性欲那样,打屁股除了象征皮肉之苦的体罚,从古代开始,就被赋予内涵丰富的情色意味,而这一行为本身的暧昧意识更成为人们的生活情趣。

打屁股体罚:宣布权利

打屁股的英文为“Spanking”,由此产生了打人屁股者称为“Spanker”,被打者称为“Spankee”。“Spanker”这一单词原有“突出”、“出众者”的意思,在打屁股体罚中,打人者的优越地位不言自明。

奴隶社会开始,打屁股作为奴隶主惩罚奴隶的刑罚十分盛行。许多表现打屁股体罚的场面都被记录在古代油画、素描、浮雕和雕塑中。一幅埃及古墓出土的西元前14世纪的壁画中,正在搬运石头、货物的奴隶列队前行,站在他们身后的奴隶主高高挥起鞭子,往他们裸露的屁股上抽打,有的奴隶则被按倒在地,两个奴隶主轮番对他的屁股施以鞭打,屁股属于人身体的中央部位,露出屁股多少意味着羞辱,被人打屁股,更意味着尊严的丧失。打屁股在这样的关系中体现了被奴役者的身体属于奴隶主,打屁股意味着占有对方的身体。

打屁股作为教育中的体罚时,则象征着打人者向另一个躯体宣布权利,以屁股作为宣布的载体,在上面留下印记作为批示,从而让被打者吸取教训、懂得听从。中世纪,有一幅匿名作者的木刻作品:一个男孩的裤子被脱掉,露出光溜溜的屁股,两个男孩紧紧抓住他的手脚。老师举起桦木条时,他试图用一只手护着屁股。这幅画的构图、色调都赋予打屁股体罚在教育中神圣、庄严、师尊不可冒犯的气氛。木刻画的旁边题字表述深刻:对统领者的畏惧,即是智慧的开端。

法国19世纪著名情色小说家路易•玛律代斯特(Louis Malteste)曾以“雅克”这一笔名创作打屁股系列小说,他的处女作《爱之深,罚之切》以鞭打孩童为故事主要内容,其主题是“打的越重,伤得越痛,爱得越深”,这一法国谚语意思,和英文谚语中的“不用棍棒就是溺爱孩子”、中国的“不打不成器”异曲同工。

支配、顺从都是爱

长辈们将打屁股视为体罚,是纯粹的暴力关系,然而,随着17 世纪末虐恋文化现象的出现,打屁股有了新的含义。在虐恋出现后的几百年间,到了 20世纪80 年代初,虐恋活动在西方各主要国家已经公开。虐恋文化有了极大的发展,它不是单纯地伤害他人身体,也不是游离于社会生活之外的纯粹在私人场合进行的性活动,而是逐渐成为一种越来越引人注目的社会和文化的现象。目前,全世界的虐恋组织及具乐部已发展到多达 500 多个。作为虐恋关系之一的打屁股行为,会产生快感而非痛感,为人们所认识并实践。

虐恋中基于“支配与顺从”关系的打屁股游戏,无疑能够体现虐恋中两方扮演的角色关系。虐恋中的D/S,即Dominate 和Submissive,一个人扮演支配的角色, 另一个人服从。常牵涉到角色与情节的扮演。诸如主人/奴隶、拷问官/囚犯、老师/学生、主人/男女仆或宠物等等。喜欢D/S 的人不见得喜欢弄痛自己,或把自己绑起来,痛楚相对较小的打屁股是这一虐恋行为中较为常见的方式。在双方都愿意的条件下打屁股或被打屁股,让双方都体验到这一游戏的快感。

打屁股分为很多种,按照被打屁股的人的性别,可分为女子挨打和男子挨打。按被打屁股者的年龄来划分,比如儿童挨打和成人挨打。而如果被打屁股的人和打人者的性别、年龄都有不同分类,那可以再细致划分。为什么要分得这么清楚呢?因为很多打屁股爱好者更偏爱仅有男生或女生被打屁股,而仅有少部分人对性别没有要求。打屁股画家或作家进行创作时也会有性别偏好。19世纪路易•玛律代斯特以创作打女子屁股的插画、小说闻名,而当代英国作家更将打女子屁股的故事和现代元素结合创作小说。

当代作家英国情色作家卢克•佐根专门描写打女子屁股的小说,其内容结合虐恋和科幻元素。他最出名的作品是1998年出版的打屁股小说《美洛蒂故事集》,这是一部关于58个不同女子的打屁股系列小说。小说虚构了28世纪一个人类可以返老还童的世界,当中的代表之作是《美洛蒂》,这个故事描述28世纪,科技力量让人类可以返老还童。而这项科学技术,不仅仅是为了延长生命,而且是施于罪犯的刑罚之一。美洛蒂是一个55岁的女人,她因为盗窃罪被判刑。她被判返老还童,服刑期间她必须由专派的“父母”看管,给她施予打屁股的刑罚。在定时、反复的屁股鞭打中,新“父母”让她知道廉耻和屈服,并重拾诚实的优良品性。

除了《美洛蒂故事集》,卢克•佐根的系列作品包含鞭打各种身份的女孩屁股的故事,当中的女孩大多同时拥有成年女人的思想和女童的身体。《美洛蒂故事集》以“返老还童”的形式来让一个女人同时拥有这两样特质,而在他另一部著作《大学女孩》系列故事中,那些被打屁股的,都是些心智成熟的少女天才,《地狱》的女主人翁则在地狱中重现了儿时被打屁股的场景。卢克•佐根的作品为虐恋爱好者所推崇,各种虐恋网站、打屁股爱好者网站上,他的小说被长期连载。还有不少作家争相模仿,创作同类小说;而且,很多网路角色扮演游戏以此为背景、题材开发游戏。他的打女人屁股小说如此受欢迎,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抓准了一些读者愿将所有女性“囚禁”、“处罚”的潜在虐待意识,一个英文虐恋论坛上,一名喜欢被打屁股女性这样说:“爱打女性屁股的人们总是认为男性是女性的支配者,女性处于顺从地位才能在爱情关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为他人所认同。”

虽说打屁股的类型被细致分类,人们还特别针对最能体现“支配与顺从”的“打女性屁股”进行了这么多艺术创作,然而,很多虐恋者坦诚,在打屁股中真正获得的快感,超越了性别分类,他们关注的是打屁股过程中的各种动作和个人的感受。

英国作家约翰•莱兰特1749年出版的色情小说《芳妮•希尔》(Fanny Hill),以第一人称记叙了打屁股的快感。全该书以伦敦高级妓女芳妮的性经历回忆为主要内容,堪称是畅销两百多年的情色文学经典。当中详细描写了芳妮鞭打一个名为巴维尔的男爵的虐恋场景:当鞭子抽在男爵又丰满又光溜溜的屁股上时,芳妮看到男爵顿时兴奋起来,他那个“微不足道的小东西”突然坚挺,男爵很快进入状态,然后便是芳妮扮演小羔羊,等待男爵的奴役……

《芳妮•希尔》反映的维多利亚时期英国的打屁股虐恋,确有其事。早在十七世纪末,英国就有虐恋性质的商业服务,即专营性鞭笞的妓院和妓女。到了十八世纪,即维多利亚时期,英国已成为一个以鞭打获得性快乐而著称的国家,以至如今欧洲大陆上仍把鞭笞行为称为英国恶习(EnglishVice)。鞭笞的兴趣在维多利亚时期会如此盛行,一个很明显的原因是那个时期的禁欲倾向和社会风气极其严肃,因此他们认为羞辱是最大的刺激。而鞭打或被人鞭打隐私部位屁股,既疼痛又甜蜜,充满侮辱却又让双方感到爱情的宠溺,打屁股过程中命令或提出要求、趴下、躺下、露出屁股等等一系列动作,伴以双方或欲拒还迎,或怜悯的情绪,都带来无穷的虐恋快感。而“Fanny”一词更因为这部直观描写打屁股情节的小说《芳妮。希尔》成为西方国家指代屁股的名词之一打屁股的生活情趣从儿童心理专家和女权主义者的角度来看,作为体罚或是虐恋,打屁股的健康有益性和政治正确性会遭到置疑。然而,打屁股自身的挑逗意味,正

投娱乐意识日渐浓厚的现代人所好,打屁股的含义除了绝对的体罚、隐晦的虐恋,还是人们的日常生活情趣。

在国外网站搜索“Spanking”,结果是“约有13,200,000项符合spanking的查询结果”继续点击,立即会跳出形形色色的打屁股专题网站。一个名为“Spanking Bailey”的热门网站,是一个名为Bailey的英

国年轻女孩创建的。主页上,她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一名受打屁股爱好者,她愿意将自己被打屁股的视频、照片、日记统统放上网,和同好者分享。网站上她身着粉色内衣裤或是格子校服裙,双手奉上木棒,一副可怜的表情,像是等着看客来抽打。像这样袒露自我的打屁股博客比比皆是,更有不少网站汇集打屁股的历史和打屁股艺术作品,向你介绍打屁股的技巧,打屁股的轻重体现的不同感情。一个名为“打屁股罗曼史”的网站,专门记录打屁股的浪漫故事,并对这些故事进行分类、排名,比如老师打学生的打屁股故事最早被赋予暧昧的情色意味;穿西服的白领被打屁股最有被羞辱的感觉,容易让人达到快感等等。

将打屁股堂皇展示、并调侃的事情近年来并不少见。义大利很多专门画打屁股漫画的画家,他们借自己的作品批评教育子女中体罚的弊端,或是画成政治讽刺画和幽默画。2002年的一部好莱坞电影《女秘书》中,古怪的律师迟迟不向自己的女秘书表明爱意,直到他们忽然心灵相通,律师将女秘书按在办公桌上用手拍她的屁股,两人的关系才最终确定。台湾歌手吴克群2007年新歌《老子说》的MV中,扮演学生的他在学校抓着坏同学,为了给对方教训,对着对方的屁股一阵乱打。2003年春夏时装GUCCI发布会上,女模特趴在男模特的腿上,男模在她们里着时尚晚装的臀部上施以温柔的打屁股仪式..

这样看来,打屁股俨然不仅仅是令人畏惧的体罚或是常人不愿公开的性癖好,而是生活情趣之一。金赛研究所的统计资料说,80%的女性产生过打/被打屁股的幻想,在一些感情与肉体越来越难以分离的现代人看来将臀部交给自己喜欢的人支配,更像是甜蜜的生活情趣。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