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学生会长遇上校霸SP
本文为終章RSolenya原创

要迟到了!要迟到了!!

南宫千鹤一边时不时地低头看表,一边用着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叠着被子,心里还盼望着奇迹的出现。

然而所有的幻想都轻易地被远方教学楼那边传来的上课铃击碎了。

南宫千鹤丧气地把叠好的被子块放在床尾,爬下了床铺。她一边慢吞吞地收拾着昨晚在桌子上四处散落的笔和本子,一边动用她那还没完全清醒的小脑袋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南宫千鹤是普索高中人尽皆知的三好学生,也是学生会的第十位学生会会长。同时,她还是学校办学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在高一时就当上了学生会会长的人。不过,很少有人知道的是,这样一个好学生却因为身体原因经常睡过头—就连闹钟都叫不醒的那种—而迟到。不过,她总是有方法掩盖住自己迟到的事实的。

“那就老样子吧~进班后跟老师说自己早上被叫去开会了吧~”

她这样想着,心里轻松了不少,一边哼着歌一边收拾好了书包提在手上,随后不慌不忙地走向教学楼。

迟到了就说自己去开会了这招,南宫千鹤从开学到现在已经用过不下十次了。这招虽然简单,但直到现在也没被老师怀疑过什么,毕竟—毕竟她可是学生会会长,全校出名的优等生,这样的女孩子,在老师的眼中怎么可能会撒谎呢?

宿舍和教学楼之间是一段被树木花草环绕着的生态小径,南宫千鹤很喜欢这条路,每次经过这里时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慢下脚步、闭上眼睛,感受自然带来的清新与平静。

然而前方岔路口处传来的脚步声注定了今天不会是平静的一天。

听到了动静的南宫千鹤刚刚回过神来,就看见一个身影从面前的拐角处后走了出来。那人下身是代表着学生身份的校服百褶裙,但并没有按照学校规定穿着过膝袜。上身穿着的衬衫上印着一个大大的白色「顾」字,让人一眼就能知道穿着这件衣服的人到底是谁—十分“印象派”的穿衣风格呢—南宫千鹤心想,整个学校会这么穿且敢这么穿衣服的人也只有顾羽了。

顾羽明显也是迟到了,却表现出了一副“我来得已经够早了”的神态,她叉着手,用打量的眼神瞟了南宫千鹤一眼,随后又不急不慢地向另一个方向走了。

“吓死了……还以为是老师呢……”南宫千鹤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抚着胸感受着着被吓得砰砰乱跳的心脏:“没想到会碰到她……”

顾羽是全校知名的校霸,同时也是学生会的重点观察对象。作为学生会会长,自然这位桀骜不驯的学校一姐有过不少交集。她是学校自设立惩罚室以来最常招待的一位客人,如果挨打也有排行榜的话,顾羽绝对会以绝对优势占据榜首。

但实际上,若是排行榜真的存在,那么南宫千鹤绝对会在前十名中有一席之地。每次迟到后,即使她能掩盖住自己迟到了的真相,也无法骗过学校安装的那套精密的AI监察系统。这套系统的控制权不在学生会手里,一旦被检测到迟到或是有别的违纪行为,系统便会将惩罚通知发送到学校给每一个学生都配发并强制要求佩戴着的手环上,违纪学生只能在手环规定的时间内乖乖地去惩罚室领罚,不然将会收到一份大礼—更高一级的公开惩罚和全校通报。

不过,虽然无法逃过惩罚,但她还是能动用自己会长的职权来消除掉自己的受罚记录,因此即使她被惩罚了不下十次,她的档案上依然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污点。

“被她看到了……不会有事吧…?”南宫千鹤有些紧张,要是被告发了可就不妙了。“不过,要是我矢口否认的话,她也没办法拿我怎么样吧?毕竟老师肯定会更相信我的吧……”

想着想着,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走到了班门口。木门紧紧地关闭着,门后面学生们早读的声音却可以清楚地听见。南宫千鹤握住门把手,手心和额头处沁出细密的汗珠。

冷静,冷静,镇静下来。她想,这时候表现得越自然越安全,要在心底相信自己是去开会了而不是迟到,只要自信地走进班,人们就会很轻易地相信自己。她轻轻地拭去额头上的汗,深吸一口气稳住呼吸,随后大喊一声“报告”推门走入教室。

原本吵嚷的教室一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这边投了过来。眉头紧锁的老师转过头来,一看到是南宫千鹤,表情瞬间缓和了下来。南宫千鹤挺着胸走上讲台,站在老师面前用并不张扬却能让全班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老师早上好,我刚刚开完早会回来。”

老师会意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快回到座位去吧。”

南宫千鹤小跑着坐回到座位上,班里的同学也渐渐都收回了目光继续早读规定的背诵任务。南宫千鹤假装掏书,偷偷地回头看向顾羽的座位—她果然还没来。南宫千鹤暗自庆幸着,她来得比自己晚,那她即使再怎么告发自己对老师来说也没有可信度了,这样一来,她的目击证据就对自己没有威胁了。

早读很快便在一片背诵声中结束了,老师一走出班门,琅琅的读书声瞬间变成了各种人的叫喊、闲聊和脚步声。南宫千鹤合上书,刚准备站起身来去上个厕所,就看见顾羽一只手插在裙子的兜里晃晃悠悠地走进了班,抬起眼来瞟了千鹤一眼,随即又沉下脸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个点才来班里,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一定是又先跑去食堂吃过早饭后才来到教室里的,全校里会这么做且敢这么做的人也只有顾羽一人了。“…她大概……不会在乎我是不是迟到了吧,毕竟这样随性的一个人,应该不会在乎这种小事的吧?”

千鹤正思考着,手环却忽地震动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维,她不用想就能猜到上面显示给自己的会是什么信息。但她没有急着去看,而是不慌不忙地去了厕所,躲隔间里锁好门,这才抬起手腕来确认通知。

【通知】

「南宫千鹤同学于—-年–月–日因早课迟到违反了普索高中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学生在上学日应在6:20前进入教室),经系统判定应当接受D级处罚,请于本日早操(9:00-9:20)期间前往惩罚室接受自动惩罚。」

千鹤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愁眉苦脸地摸了摸自己即将受苦的小屁股。好在学校的惩罚系统并不会因为频繁迟到而增加处罚等级,不然她恐怕早就该受S级的刑罚了。并且,普索高中B级以下的惩罚全部是由机器半自动进行的,并不会有他人在场,这就给南宫千鹤掩盖自己的受罚记录提供了帮助。但挨打还是不能免的,她只能乖乖地等到规定时间,再乖乖地被打屁股。

难熬的两节课终于过去了,随着代表着早操的音乐响起,所有人都走出教室准备到楼下去集合做操。南宫千鹤一下课就把学生会的臂章戴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假装自己是去执勤。她作为学生会会长,即使不去做操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千鹤在走廊里逗乐几个圈子,在确定人们都走掉了之后就急匆匆地跑向惩罚室。她在本把手上的感应区刷了一下自己的手环,系统在核实了身份之后“咔”地一声打开了锁。她确定四下无人后急忙溜了进去,刚关上门,身后的磁吸锁就紧紧地把门锁住了,示意在惩罚结束前是不会打开的。

这里是一个类似换衣间的地方,除了几个储物柜外还有一面写满了条规的白墙、一个垃圾桶、一面镜子和两扇门。这两扇门的上方都有着一个电子屏幕,一个是关闭着的,另一个亮着,上面大大地显示着“南宫千鹤”和“D级惩罚”的字样。南宫千鹤不爽地撇了撇嘴,心想等她一出去就立马把这次的记录彻底清除掉。

话虽如此,她却还是只能乖乖地按照墙上的规定把胖次和裙子都脱了下来,放到了储物柜里,被机器检测到有遮挡着臀部的衣物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会直接上升一个惩罚等级。除此之外,她还把鞋子也脱了下来,惩罚室里铺满了地毯,是禁止穿着鞋进去的。把柜子关好后,她看着镜子里除了长筒袜外再没有衣物遮蔽的下体,禁不住羞红了脸。

柜子一关上,那扇亮着的屏幕下面的门就自动打开了。南宫千鹤心脏砰砰地跳着,挪着小步走了进去。一进门,就能看到旁边的一台像无人售货机一样的装置,说“像”而不说“是”是因为这台“售货机”并不需要付钱,里面装的也不是饮料零食,而是各种特制的惩罚工具。南宫千鹤极不情愿地把手环扣在了识别区里,随着指示灯的绿光亮起,一块未拆封的板子落在了下方的取货口处。南宫千鹤取出板子,将塑料封装拆下,不安地回过头看向那台代表着痛苦的机器—

这台机器叫做自动惩罚机,但学生们大多叫它“按摩椅”。若是第一次见到这台机器,很有可能真的会以为它是按摩椅。首先不仅仅是外观上的相似,它使用的颜色和材质也和商场里的高级按摩椅十分相似—白色的外壳,棕黄色的皮革护垫。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它两旁伸出来的机械臂,以及在惩罚机上一般只能趴着受罚—当然,在这上面也可以坐着,但坐姿要接受的惩罚大概没有人会愿意去试一试。

南宫千鹤没有看机器上的提示,轻车熟路地将板子装在了机械臂上,毕竟她已经挨过好多次打了。板柄的侧面是一片金属触点,它装在机械臂上后发出了清脆的“咔哒”一声响,机器瞬间被激活,另一只机械臂上的屏幕亮了起来,示意南宫千鹤趴在惩罚机上。南宫千鹤咽了口唾沫,扶着两边的扶手,一只脚踩着半空中的蹬板慢吞吞地爬了上去,把双手和双脚放在了凹槽中,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身体压在有些凉意的皮革上。这台机器的皮革面并不是平整的,而是呈一个拱形,能将受罚者的臀部高高垫起。

随着她在上面趴好,惩罚机发出了“滴”的一声,片刻后,她的手腕和脚腕旁伸出了几个铁箍牢牢地把她的四肢固定住,然后整台机器开始纵向收缩,拱起处隆起得更高了。这个步骤结束后,固定着两腿的部分逐渐分开,南宫千鹤没有半点抵抗的余地,只能红着脸小幅度地扭动着挣扎。在两腿分开到十厘米左右的时候机器停住了,左边的机械手臂带着屏幕来到了南宫千鹤面前,那里写着她本次的受罚数量:“木板十下”。还好、还好…南宫千鹤颤抖着松了一小口气,安慰自己至少不会疼到走不了路让人看出来自己受了罚。

她正想着,屏幕上的内容赫然一变,出现了一个大大的“5”。南宫千鹤知道这是倒计时,她垂下头,闭着眼睛咬紧牙关,听着耳边的提示音响了四次,最后变成了长长的“滴—”

“啪!!”

第一板子重重地打了下来,纵使南宫千鹤做好了准备,也忍不住痛叫了出来。机械臂迅速地落下又利落地抬起,一片红色迅速在臀尖上化开。她能感觉到屁股上的肉在颤抖着,一股热流随着疼痛传遍全身。还没等她完全吸收掉这份疼痛,第二板子又毫不留情地打了下来。

“啊!!”南宫千鹤大叫一声,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不用担心外面的人会听到里面的动静,所以可以尽情地喊叫。她的泪水已经涌了出来,呼吸断断续续,身体剧烈地颤抖,背上的汗已经浸湿了一大片衬衫。不挨打的时候是没法想象到挨打时的感觉的,剧痛下来,带着刺痛融化开,变为隐痛扎在心里,无论你提前做好了多少准备也无法在这种时候直起腰来。

“啪!!!!”第三板子带着风声抽了下来,避开了前两次击打的部位打在了新的肉上。这一下的声音清脆响亮,板子离开时屁股上还残留着清晰的印子。她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模糊了,世界只剩虚妄的彩色光斑;耳边是静悄悄的,杂音都被地毯和隔音墙吸收掉了,能听到的只有机器运行时的机械摩擦声和板子带起的风声,以及它一下下打在自己屁股上的声音。嘴里不断呼出的热气更加使空气变得燥热,她的脸上。手心里、屁股上、脚心等等各种地方简直就像刚出浴一样浸着一层水渍。

南宫千鹤不知道剩下的那么多下她是怎么撑过来的,她在第四板子时大脑就基本停止了思考。当机械臂最后一次抬起,整台机器都安静了下来时,她还抽泣着,恍恍惚惚地等待着下一板子的到来。直到铁箍松开她的四肢她才意识到已经结束了。

南宫千鹤抬起头,看到了蓝色的屏幕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粗体“0”,她极力抑制住自己的眼泪,眼眶红红地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摇摇晃晃地从惩罚机上爬了起来。她的小腹和湿透的衬衫粘在了一起,机器的皮革上都是汗水,变得滑滑的。她一个翻身,从机器上滚了下来,揉了揉留下了红色勒痕的手腕,然后扶着扶手站直,一只手捂着屁股一只手扶着墙一步一拐地走向一旁的洗脸池,用水洗了洗脸,尤其仔细地洗了洗红彤彤的眼睛。

她擦干净脸上的水和泪痕,深呼吸几下让自己的心情平静和呼吸下来,这才走出房间,打开柜子取出裙子和胖次穿好。胖次勒在屁股上稍微有些发疼,但她揉了揉之后忍住了。她揉了揉眼睛,挤出一个笑容后,才在门锁上按下了自己的手环。一声熟悉的提示音响,门应声打开。她猛地一拉门,迈步就要走出去,却兀地差点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她与这个人的距离才不到五厘米,她硬生生刹住了脚步,后退一步,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正是早上目击自己迟到了顾羽。

“完了。”这是她心里的第一反应。

“咦?这不是会长大人吗?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顾羽的嘴角上挑着,语气上扬,听起来完全不像是询问,更像是在戏弄。

“诶…啊……我……来检查设施运转情况是否正常,怎么了?有什么事找我吗?”南宫千鹤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做出学生会会长常有的神色,换回了那种冷淡的语气。

“检查设施的话,为什么眼圈是红的呢?不会是在里面哭了一场吧~?”顾羽故意拖着调,还将脸凑到南宫千鹤面前。南宫千鹤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我今天因为迟到来这里挨打,没想到碰到了会长呢。早上迟到的时候也看到了会长,难不成……会长也因为迟到了要过来挨打?”顾羽用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南宫千鹤,南宫千鹤支支吾吾地,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间,顾羽不知何时绕到了她身后,一把掀开了她的裙子。南宫千鹤一个激灵,立马背手压住了自己身后的裙子,喊道:“你做什么!?”

“看来我想的是对的呢,哈哈……没想到学生会会长也会被打屁股呢……哈哈”顾羽笑着绕了回来,看着南宫千鹤笑道。

“那……那又怎样?!学生会长怎么就不能被打屁股了?”南宫千鹤理不直气不壮地心虚地说道。

“啊呀,看样子你应该不是第一次挨打吧?怎么记录上从来看不到你的名字呢?难道说……你滥用职权把自己的名字抹去了?”

“我……”南宫千鹤还像反驳什么,却又无话可说。她不得不承认,顾羽说得一点也没错。

顾羽见她说不出来话,便确信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她一转眼珠,嘴角一扬,不怀好意地笑着:“学生会会长居然因为迟到被打了屁股,还不止一次。要是我把这件事说出去,人们会怎么想呢?”

“你……你你你!”南宫千鹤急得满脸通红,几乎要落下泪来,她擦了一把眼角,把双手在胸前叠在一起,睁大眼睛,眼圈红红地看着顾羽,可怜兮兮地说道:“求你了……不要告诉别人……”

顾羽哈哈大笑:“那我总不能白替你保守这个秘密吧?”

“我……我答应你一件事!”

“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

顾羽仰头思索了一下,认真地想了想:“嗯……那就……让我打你一顿屁股吧。”

“………………诶??”南宫千鹤愣了一下,她显然没想到顾羽会提出这种条件,“为…为什么想……”

“因为我从小到大一直是在挨打,还从来没打过别人呢…我也想试一试打别人屁股是什么感觉呢…………对了,你现在可没权利违抗我哦。时间的话,嘛,就中午放学后吧,你就先别回宿舍了,直接来这里找我就行了,就这个惩罚室,反正你有权力随意进去的吧?我会在这里等着你的。你要是不来,那等到下午,公告栏上可能就会多一条关于你的新闻了哦。”

南宫千鹤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卸去了,只能无力地点点头,目送着顾羽走进惩罚室,然后魂不守舍地飘进了学生会管理处,机械般地打开系统,删去了自己的受罚记录。早操刚刚结束了,走廊里现在稀稀落落地有了一些人,其中大部分都认识南宫千鹤,都主动和她打招呼。但南宫千鹤只是双目无神地挥挥手,完全没有力气去挤出笑容,她就这样一路飘回了教室。

班里的同学大多都回来了,南宫千鹤穿过人群,一回到座位上就扎进书堆里,想让自己切换状态暂时忘掉这件事,但从内心深处涌上来的紧张感一直挥之不去。每次一想起顾羽的脸,她就会下意识地把腿夹紧,身子团成一团,课也难以专心听下去。她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每次一回头,就会看见顾羽正托着腮转遮蔽看着她笑,让她更加向心神不宁。但好在顾羽始终没有来找她,也没有再和她说话,这好歹让南宫千鹤不那么喘不上气。

她就这样一直迷离到了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身边的同学都收拾好东西走出了教室,她还是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她抗拒着,想要就这样跑掉,但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行;她又想先平平静静地去食堂吃完饭再来找顾羽,但她怎么也挪动不了脚步。终于,她一咬牙,站起来转过身,却发现顾羽不知何时早已离开教室了。她咽了一口口水,艰难地迈起步伐,一步一步慢吞吞地向惩罚室的方向走去。

这仅有五百米的路程却像五百公里一样漫长,南宫千鹤简直感觉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了一年。她恍惚着迈出楼梯口,一眼就看到了惩罚室门口站着的那个人,不用说,正是顾羽。但走近一看,她的手上竟然还提着一个袋子。她看见南宫千鹤那蜗牛般的步伐,忍不住皱了皱眉,向她喊道:“喂,快点啦!怎么这么慢!我等你好久了!”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