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椅
本文为网友提供,原创ceceleye,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本文为《弄潮条例 中》的后记

礼拜三。

辛然穿上新买的柠檬黄配粉红花朵的,可爱的不得了泳衣跟许武去游泳了。

而顾羽这边发生了两件重要的事:

第一,她那个来了。按照规定。可以推迟至少一周时间接受考评惩罚。

第二,她被喊去了校长室。

韩副校长和张正校长亲自跟她聊天。

“小顾同学是最近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啊。”张校长说。

顾羽心里七上八下,完全不知道前因后果。

结果张校长也不废话,直接切题,“小顾同学跟陈磊磊同学最近是不是挺友好的?”

“陈磊磊?见过一次。”

张校长和韩副校长同时笑起来。

“我们大学生呢,不管受到再好的教育,再多的知识,最基本的就是要保持诚信啊。”

“老师我不懂,我的确只见过他一次,”顾羽反应强烈,“我没有说谎。”

“那顾羽同学你知不知道陈磊磊同学是什么人?”

“《弄潮》的发行部负责人。国际关系学院,大一的。”

“你知道他的妈妈,就是学生处的汪美英老师么?”

顾羽站起来。

“他妈妈?汪老师?他姓陈……那不就是……”

“是啊,看来你是真的一无所知,就这样莽莽撞撞谈恋爱了。”

“我没有谈恋爱!”顾羽大声说,“不管他是谁,我真的只见过他一次。上上周弄潮例会和他一起去送的报纸,上周他就请病假没来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会病假嘛?”韩副校长用玩味的眼光看着顾羽。

“我不知道也跟我没关系。”面对校长说这种话已经相当之不客气。

“跟你有相当大的关系。”韩副校长认真严肃地说。“上周陈同学劝说他爸爸出面废除体罚条例;后来就发现他把大量你的生活照,你写过的诗歌和评论,以及那篇反对体罚的文章一起存在自己的手机里。”

顾羽哭笑不得,“那是他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等等,他的手机里的东西,别人为什么可以随便翻看?—他又为什么会病假?他爸爸……打他?”

“这些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东西。”张校长及时打断,“总而言之,陈磊磊同学的身份特殊,这件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其他人,以后也尽量避免跟他的接触。这个学期结束后陈同学就会去国外交流两年,希望你们不要彼此耽误对方的前程。”

“我不会接近他。但是我也没办法控制他自己的所思所想—我想,任何人都没办法控制。没别的事情的话,我走了。”

走出校长室没多久,浪漫故事的男主角就打电话来。

“师姐。”

顾羽凝顿了好半天,才决定不要直接挂断,“你……还好?”

“被我爸揍裂了一根肋骨—他也是无心的,随手抄起家伙打了一下,没打准就这样了。”

“你……活该。”

“师姐知道了?”

“你哪里来我的生活照?”

“你微博上面存下来的……还有,视频里面截的。”

“视频,哪个视频?”顾羽忽然反应过来,“你个变态!”

“我说过,你穿白衬衣白短裤的样子很好看。我没截你的屁股啊,对天发誓。”

“去死吧。”

“不去—对不起啊,我跟我爸解释清楚了,是我单方面喜欢你,才开始追呢还没用力就……跟师姐你没关系。”

“你不是马上要出国了吗?好好学习,别乱想。”

“其实我喜欢你也跟我妈有关,她经常在我面前夸你,说你虽然有反骨,但是很倔强,挺让人心疼的。”

“帮我谢谢汪老师。”

“那……等我从国外交流回来,你也毕业了。到时候可以追你吗?”

顾羽笑起来,“你先养好身体吧。”

“师姐也要好好保养。听说这个月是C……到放假还有一个月的考评,以及期末考试。到时候不要被打得一整个暑假都在床上爬不起来哟。”

“……好,我会努力的。”

“如果一切都好的话,暑假一起出去玩一趟怎么样?”

“得寸进尺。”顾羽挂掉电话。

考试周就这样悄无声息又热火朝天地开始了。

天气越来越热。

辛然直接到文华楼开了间房,姐妹们晚上集中在那边复习,然后不太怕热的顾羽和邢云有时候回去睡,让胖妞和辛然分享一间标房;有时候就两两挤一挤,一起度过一个欢乐的夜晚。

周二和周三顾羽得先扛过两门最重头的考试,存在主义哲学和美学概论。周四和周五的宗教学选读、比较哲学概论都是以小论文为期末成绩的科目,比较轻松。四门选修课则在最后一周的晚上,神话选读、佛教选读、拉丁文基础以及跨院的法哲学概论,虽然要求会低一些,但是对顾羽来说熟悉程度也低很多。拉丁文基础是要咬牙冲刺才有可能过的,法哲学没办法跨院的课程必须深入复习。至于神话和佛教就算了,靠扯应该不难。

所以,在这堆时间里面,顾羽挑了个听起来比较完美的时间来还第一次考评的债—周四晚上。

“小羽你确定不周五才去么?”

“周五队伍排太长,浪费我的时间。打完了我就可以专心复习拉丁文了。”

“你确定你趴在床上效率会比在学生处门外高?”

“一百下板子,我想我能挨的。”

“百炼成钢臀!”辛然用脚掌踩顾羽的屁股。“呀,没多硬呢,还挺软的嘛。”

“来来,往上踩一点,背……腰……对对,再左边一点儿。”

“我这么好看的按摩小姐,得要多多的小费呀!”

“给。”顾羽拈起一个草莓,辛然为了草莓表现出了惊人的柔韧度,弯腰叼走。

“你个吃货,美学提纲背完没?”邢云怒气冲冲地骂,“要是我能过你过不了的话,别等学校惩罚,我先拿尺子抽到你哭!”

辛然扮了个鬼脸,“要是我过了你没过我可以抽你嘛?”

“要是你们都没过叫顾羽抽你们。”胖妞适时搅合。

“啊妞妞那么肯定我能过?”

“你整个学期所有精力都在这两门课,你都过不了就没人能过啦。”

“因为这两门课真的很棒啊。喂,云,你等会别走,我给你把存在主义的提纲也讲一遍。”

“太多了听不懂,一样一样来。”邢云断然拒绝。

礼拜一晚上。

最后的夜车。

顾羽睡得迷迷糊糊,听见洗手间那边有响动。

鼻子里闻到了熟悉的烟味。

—辛然又失眠了。

邢云又给她烟抽。

胖妞在身边说梦话,“不许吵,不然打你哦!”

闹铃猛响。

考试季节终于到来。

考场上每个学生都像一个小小的宇宙,喜,怒,哀,乐,七情上面,佛家所谓纳须弥于芥子,怕就是这样了。

顾羽在卷子上洋洋洒洒,从去蔽写到指月录,又从时间写到量子哲学。

半小时完成,打算交卷的时候扫了一眼后座—妞妞不用愁;邢云奋笔疾书,已经写到第二卷;最扯的是张辛然小姐,正叼着她六千多块的水笔,卷子上根本没涂几行字。

顾羽站起来交卷的差不多同一时间,听到后座有点响动。

她没想太多,走到教室门外,忽然猛地站定。

不对头。

邢云没那么好,辛然也没那么差。

她们俩……不对头。顾羽原地转身往回走。

教室门口,监考老师正皱着眉看住考场。顾羽站在她的角度扫视一下—老师们的视野永远比下面的学生们所能想象得更为宽广。

没动静。

唯一区别是张辛然莫名其妙地低着头唰唰唰跟墨水不要钱似地狂写,而邢云已经差不多收官。

老师朝着辛然的方向走过去。

顾羽抢进来。

“同学,你已经交卷了不能回到考场。”老师转身跟顾羽说话。

“我拉了东西。”顾羽镇静地答。

“什么东西?”

“钱包。”

老师走到顾羽的座位上,往抽屉里面看了一眼,不耐烦地回答,“没有。”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顾羽用余光瞟到,张辛然已经抬起头,恢复有一搭没一搭往卷子上绣花的范儿。

差不多一页纸,应该够她及格的了。顾羽心里叹了口气,“谢谢老师。”门卡嘀地一声刷开了文华楼标准间的门。

邢云和辛然说说笑笑走进房间,就看到气压低得如同一座雕像的顾羽。

邢云反手关上门锁上防盗链。辛然就撒娇卖乖地从包里拿出个苹果,“小羽这个可甜了—”

“好,去帮我洗下。”顾羽随手接过辛然的包,反手全数倒在床上。

笔袋,笔记本,手机,耳机线,钥匙包,水杯,吸油面纸……等下,水杯。

一个顾羽没见过的水杯,开考的时候明明出现在邢云的桌上,现在却在辛然包里。

辛然强颜欢笑,“新买的杯子……你觉得好看就送你。”

“送给我接下来几门考试你们怎么办?”顾羽挑了挑眉毛,把水杯拎在小手指上晃。

“别废话了。”还是邢云干脆。

她走上来,拿着辛然钥匙串上面新挂的一个微型手电,往水杯下面一照。

透明的杯子内侧,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小字清晰地变出来。

高、科、技!

顾羽瞪了辛然一眼。

辛然小绵羊一样把洗好的苹果递过来,“老师没有配套手电,就算把杯子没收了也没关系。小羽,你脸要臭掉了……脸臭掉就不漂亮了呀!”

顾羽随手接过苹果摆在旁边,反手抓着辛然的手狠狠打了两掌下去。

“作弊会死人的,张大小姐!”

“你不说我不说云不说,谁会知道嘛!”辛然抽回手掌疼得呼呼直吹,“疼,肿起来了!”

“你疼她也疼。”邢云抓住顾羽的手看。

顾羽在气头上,根本感觉不到手掌的痛,“就这么点东西,这么多天都背不下来啊?你们太能耐了!”

“你以为个个都是你啊!这个实在太难背了嘛。”辛然委委屈屈把苹果拿过来自己啃,“我们在背美学,美学还容易点。”

“你们,唉。”顾羽揉了揉太阳穴,“下次要做这种事情,好歹也让我知道,我帮你们俩写点不同的要点。现在你们都抄一份小抄,分分钟被教授看出来好嘛!”

“小抄是官方教参,就当是我们俩背了一样的材料,没事的。”辛然抱着顾羽,“小羽最好了……但,这事儿,我们实在不想让你知道。你知道的,万一,……对吧?反正你不知道就好了,你知不知道?”

顾羽被她的知道不知道弄得哭笑不得,“我还知道你们俩半夜的烟味。在文华楼问题不大,宿舍里绝对不可以碰烟,懂?”

“懂呢懂呢,考完试反正放暑假,会没事的。”

“抽烟,作弊。”邢云在隔壁床平躺下来,“以前没觉得多大事儿的,今年忽然变得好刺激。”

“跟那啥体罚条例比起来,开除学籍都是小事儿啦。”辛然伸手到顾羽的睡裙里摸摸她的屁股,“小羽的疤还没褪。”

“所以你们最好别抽烟,并且给我好好背书。”顾羽叹口气,“看到你们俩,有时候我觉得,体罚也许也不全是坏事。”

“你真这么想?”邢云好奇地看她。

“当然不。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刑罚的意义是避免二次伤害,而不是造成反向伤害。法哲学或许会考这题。”

“这么写你确定有分?我觉得那些制定游戏规则的人已经丧心病狂,无视这些学术问题了。”

“制定规则的人根本看不懂法哲学好不好。”辛然吐了个槽,“好啦好啦,开背下一科。弱小,崇高,审丑,审美三境界,对不对?”一切平静的事情终将过去。

美学考卷的最后一题是自由发挥,请任意创作一段文字,然后用约等于其长短的另一段文字来对上一段文字进行美学解析。

看到题目的时候顾羽就想,Good Job,教授出的题目真是牛逼。

然后在卷子上就不由自主地写了这么一句。

平静的事情……终将过去?

顾羽看着自己写的那行字,忽然意识到自己潜意识里面的担心。

墨菲定律会在这事儿上应验么?

她忽然无心往下写,直接换了一行,写:

“解析:以一句话带出悬念,平淡而又充满力量感。”

交卷。

有时候,你未必要把卷子涂得多满才能拿好成绩。顾羽几乎可以想象教授看到自己卷子时会有多满意。

……又如何?

美学也好,法哲学也罢,不过是屠龙技。

举世闻名的大儒,对于恶法,对于不堪入目的规条实践,都毫无反抗能力。

又何况她区区一个顾羽。

如同一万次过往的考试一样,顾羽第一个走出考场。

阳光直刺眼睛。

迎面走过来一队脸很严肃的老师。

学生处?有几个脸熟,有几个不认识。

“有什么事吗?”顾羽问。

“我们在文华楼304房间找到一套考试用的作弊器材。”

顾羽深深吸口气。

看,不好的预感,总是会实现。

“那间房间登记了两张身份证,一张是张辛然,一张是你。我们查看过摄像头,你们宿舍的四个人都有住过那间房间。”

“是。”顾羽点头。

“此外我们还在房间里面找到半包烟和两个打火机。”

全中。

这个夏天注定酷热而漫长。

“顾同学,这两位是教育部的领导老师,”本校的那个不知道带着何种样的心情看着她,“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杯子和烟都是我的。”顾羽抬起眼睛,狠狠直视那些人,“我买了玩,但是没有带上考场,也没有抽。你们没有现行证据。”

几个老师带点吃惊地看住她。

法……哲学。

不,这是基本的法理。

“跟我们去学生处慢慢说吧。”一个雷公脸丑得一逼的教育部老师露出了一丝笑容。

顾羽很熟悉的,那种笑容。

当一种规则以伤害为目的。

它就会演变成肿瘤。

迅速扩散,无药可救。

不需要规则。不需要规则。

鞭子和藤条本身就是规则。

没有数目。

因为是拷问。

拷问的目的,是要顾羽承认,她使用了那个杯子作弊,然后抽了烟。

是嘛,你拥有了杯子,怎么可能不使用?你房间里面搁着半包烟,怎么可能不去抽?

就好像你家里有刀,一定杀人;你长着生殖器,一定**。

就是这么个理。

没什么特殊设计的刑具。顾羽被按在办公台上,那个教育部的老师拿起最大的板子,就来打她。

她有前科,所以必须是罪犯无疑。

多么美好的逻辑。

精心设计好的规则,在“教育部”三个字前面崩塌得有如玩具。

顾羽拼命反抗。

老师们压制住她。

木头板子一下一下跟砸锅卖铁一样砸在她身上。

不不不这不是体罚。

这是一种人身伤害。

顾羽愤怒、尖叫、拼命挣扎。

就跟那天她的手打了辛然的手,却一点不觉得疼一样。

板子砸在身上,她也没太多感觉。

陡然间叫喊停下来。

是……铃声。

考试结束的铃声。

—理智冒出来,嘲弄地高高观望这一片狼藉。

顾羽安静下来。

气急败坏的教育部老师又狠狠揍了她几下,才开口问,“怎么,没力气跟老师对抗了?”

“开除我。”顾羽埋着头。

“你说什么?”

“我作弊,抽烟,无视察看期纪律。开除我。打我六十藤,然后开除我。”

不开除我,死的就是辛然和邢云。

顾羽的舌头有点点发苦。

老师们把她甩到角落里,然后反锁起门,出去开会。

顾羽蜷缩在学生处的刑房里面。

触目可及,都是藤条,板子,皮带,按摩椅,皮带扣。

刚刚被肾上腺素遮盖的疼痛漫上来。

两条腿抽筋一样地疼。顾羽试了下,好像没办法站起来。

这是打架。

一个对好几个的打架。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对七八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

打输了。

妈妈对不起。

顾羽叹了口气。

读不了……书了。

顾羽甩一甩头,死死咬住牙关的酸涩,看向窗外。

辛然,云,我已经认了—你们可千万别认。

有一个人死就够了。

你们给我好好考试。

顾羽就在被反锁在学生处没人理会的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面,睡着了。

睡得很熟,连梦也没有做。

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太阳晒在自己鼻尖上,暖暖的,很舒服。

看看墙上的钟,自己足足睡了半个小时。

腿上的抽搐感已经没有了,她伸了个懒腰,扶着桌子站起来。

学生处的窗外看出去,三五成群的同学们,一个个都抱着一大堆的书,匆匆说笑着,又匆匆途经着。自行车的铃声清脆,顾羽不禁失笑—整个大学宿舍里面恐怕只有她们宿舍最奇葩,一共四个女孩儿有三个不会骑车。自己是因为从小学开始住宿,根本用不到骑车;辛然是因为从小学开始家里就有车接送;妞妞则是因为小时候骑车摔过所以再也不骑了……

顾羽忽然停住呼吸。

已经两天没见到妞妞了……

莫名其妙怎么会有人开她们宾馆房间的门来查房?

就算是大学的宾馆,好歹也是宾馆。就算是有体罚条例的中国,好歹也是开放了的中国。

校方还没那么吃饱了撑着。

除非……有人告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