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幽兰,是个安安静静的小女孩,她不喜欢说话,也不愿说话。“不祥之人”的帽子自她出生起就扣在了她的身上,幽兰的母亲生幽兰之时是难产,母亲不愿放弃幽兰幼小的生命,最终难产而死;幽兰出生后十日,家乡发了水灾,逃难的时候遇上了土匪,唯一的哥哥为了把还在襁褓中的幽兰从土匪手里救下,葬身悬崖;幽兰三岁时,父亲的生意倒了……从那以后,父亲就没日没夜的喝酒,喝醉了就打幽兰,幽兰的小屁股上总是带着紫青的伤痕……

小时候,幽兰被父亲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那里,说此生再不愿见到不祥的她,说罢便下山而去……5年了,幽兰再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父亲……在山上,师兄弟们都不愿与幽兰说话,师父—父亲的老朋友也是个很严肃的人,每当自己做的让师父不如意,师父便会用大板子打屁股;唯有二师姐凌小荷处处护着幽兰,替她挨打挨罚,把她当亲妹妹疼爱。

这一日……

“幽兰,为师新教你的三招剑法你练得如何?”

“师父,徒儿练了,只是……还有几处不太懂……”

“无妨,你先练与为师看。”

“是,师父。”

幽兰拿起竹剑,一招招地将剑法耍给师父看,然而到了一处,幽兰却停了下来。“额……师父……”

“恩?怎么停了?”

“就是此处……师父……幽兰练不会……”

“幽兰,你告诉为师,这剑法你练了多久?”

“额………十日……”

“十日?!”师父大气,“为师半个多月前便将剑法演示给你看了,你才练了十日?!”

“唔……师父别生气……幽兰知错了……”

“把手伸出来,”说着,师父取下墙上挂着的戒尺,“这20板子罚你练剑偷懒。”

“师父……幽兰不是偷……啊!!!!”啪的一声,戒尺重重的打在幽兰的屁股上。

“还不伸手?!”

“呜呜……是,师父……”

幽兰刚刚伸出双手,师父便抓住幽兰的左手,戒尺接连的打下来“啪啪啪啪啪啪…”十板打下来,幽兰的左手已经红通通的一片。

“呜呜呜……师父,好痛……换只手吧……”

“不行,右手还要拿剑!”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又是十板,幽兰的手已经肿起老高,涨得厉害。“你看好了,”师父以戒尺为剑,将剑法又演示了一遍给幽兰,“为师再演示一遍给你。”

幽兰只顾着揉着自己挨打的手,同时也在感叹师父剑法的灵动,并未记下招式……

“来,你再练一遍。”

“额……”

“犹豫什么?快练!”

幽兰又练了一遍,到了那个地方,还是顿了一下。

“怎么又停了?这里教了你多少遍?你刚有没有好好看?”

“唔…师父…… 不是有意的…….”

“哼,看来我不狠狠打你不行了是不是?!”

“不是的不是的!!!我再练!师父别打别打!”

“把裤子脱了,趴到那块石头上去!”

“师父……….不要…….”幽兰的手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屁股。每次犯错,师父总是会狠狠的打自己光屁股,师父的板子是幽兰最怕的东西,那块板子长一尺、厚一寸、四指宽,打在屁股上一下下的,不会打破,却着实痛。

“快点!”师父大喝一声。

“师父,这是怎么了?”路过的小荷听到师父的喊声,便知道小师妹的小屁股又要遭殃了……

“你自己问她!”

小荷疑惑的望向幽兰,幽兰要挨板子,这是没跑的了。

“唔……幽兰剑法没有练熟,师父……要打我屁股……”

“唉…”小荷无奈,知道又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每次替幽兰求情,自己的屁股也会挨上一顿板子,幽兰当然也是躲不过,只是,幽兰挨得数目便少多了,这样对幽兰来说,也是一种帮助吧。小荷扑通一声跪下,“师父,师妹还小,不懂事,惹您老生气了,您别打她,打我吧。”

“小荷,你回去,这里没你事,”他知道,每次都是小荷护着幽兰,满门之中,只有小荷最疼幽兰这丫头,“你次次护着她,到何时是个头?她已经不小了,自己做错了事就该受罚。这丫头该教训教训了,”师父冲着幽兰说,“你快点脱了裤子趴下,别让我动手!”

“是………”幽兰缓缓地褪下裤子,露出嫩白浑圆的小屁股,俯身趴在了石凳上,屁股自然的撅了起来。小荷看着幽兰的屁股,隐约还有上次受罚的痕迹……

“师父!”小荷把幽兰的上衣拉下盖住屁股,“师妹的伤还没完全好,不能再打了!”说罢便压在幽兰身上,“要打打我吧!”

“你回去,”师父叹气,每次都是这样,小荷永远护着她,“不然我多打她。”

“师姐……你别求了……让师父打我吧……”

“我不回去!幽兰还伤还没好,她那么小,禁不起的!”

“师姐…”幽兰知道,只有师姐真心疼她,其他的师兄弟都只是站在旁边看热闹。

“小荷,”啪的一声,师父一板子打在小荷背上,“你回去。”

“唔……”小荷轻轻呻吟,“我不回去。”

“好……这是你自己选的!”师傅不管小荷,手起板落,板子重重地落在小荷背上、臀上,小荷低低的呻吟,“呃……唔……啊…”

听着师姐的呻吟声,幽兰心里很是难受,板子打在师姐屁股上,却比打在自己身上还疼,“师父!是幽兰错了,别打师姐啊!打我吧打我吧!!!”

“哼!当然要打你!趴好了!”师父指指幽兰旁边的位置,“还有你,小荷,裤子脱了!”

小荷脱掉裤子,乖乖的趴在幽兰旁边的石头上。小荷比幽兰大一些,已然成年,身体上也成熟许多,不同于幽兰的屁股,小荷的臀儿紧实挺翘,平日里包裹在衣服中,较好的曲线自然流露,让人看了便不禁遐想连篇。“幽兰放心,师姐陪你,不会很痛的。”

为什么……幽兰心中不解……为什么…… 我是不祥之人啊……跟我在一起会倒霉的……师姐为什么不怕……正想着,师傅的板子已经招呼到了幽兰的屁股,“啪”!

“啊…..”幽兰惊呼。

啪,又是一板,只不过,是落在小荷的屁股上,“呜呜……”

啪啪啪啪啪,板子连续击打幽兰,幽兰的屁股随着板子的起落上下起伏,嫩白的屁股上已经泛起了大片红晕,“啊…..!!!!!”

“幽兰,”小荷看着幽兰痛苦的表情,小脸上已经渗出汗水,“没事,一会就打完了。”这丫头怕疼怕的要死,“傻丫头……”小荷自言自语道…..记得小时候幽兰练功扭到脚,师傅为了给她治伤想要针灸,记过刚扎了一针,小丫头就闹得不行,害的师傅差点扎错穴位。

啪啪啪啪,板子还是落在幽兰的屁股上,此时幽兰屁股上的颜色更深了,像落日前的晚霞,好看的紧。啪啪啪啪啪,板子更加沉重的打在幽兰的屁股上,幽兰此时已经有些受不住,开始扭动屁股,“啊!!!!!痛…….呜呜呜……”

“师父!”不行,不可以再让幽兰挨打了,她会痛的!“你别打她了!打我几下吧!打我吧师父!”

“你别急,”师父缓缓转过身,啪啪啪,板子落在小荷翘美的屁股上。

“啊……”小荷轻呼,“谢…谢谢师傅……”

啪啪啪…不等小荷说完,又是几板子落下来。不得不承认,师父打屁股的技术是一流,不过几板子,就覆盖了小荷的整个屁股,很是均匀,小荷的屁股整个都麻麻的。

“呜呜呜…师父…谢谢师父…”吃痛的小荷抽泣起来。小荷知道,师父在自己这里下的板子一定会比幽兰的重,这样,小荷就欣慰了。

“师父别打了!!!!别打了!!!!!”幽兰站起身,挡在小荷身上,“师父打我吧!犯错的是我啊!”

“幽兰,趴回去!”师父大喝。

“幽兰,”真拿这丫头没办法……“听话,回去…”

“不!”幽兰倔强的小嘴一撅,“对我好的人不可以受伤!绝不!”

“师父,”小荷站起身,是啊,对幽兰好的人不可以受伤,可是幽兰你可曾想过,对你好的人也不愿你痛啊!“把板子给小荷吧,小荷帮您打幽兰。小荷……”她顿了顿,还是狠下心,“会狠狠的打的。”

什么?幽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从见到师姐的第一天起,师姐就爱惜着自己,自己挨打了给自己上药;被骂哭了,师姐紧紧地抱住自己,会像娘亲一样安慰自己…..师姐这是怎么了…“师姐……”

“好,”师傅倒要看看,小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先给我打她五十板子,一会儿再打你!”

“是,师傅,”小荷走到幽兰身边,“幽兰,趴好,屁股高高撅起来!”从没有过…从没有…师姐从没这样严厉的命令过自己…是不是自己总是害师姐挨打,师姐真的讨厌自己了…是的,一定是的!这一天还是来了….终究是来了……她是不祥之人,她,注定是要孤独一辈子的……幽兰听命的趴在石凳上,撅起屁股,等着师姐的责罚……只要是师姐,就算打死她她也愿意,毕竟那还说明师姐愿意打她!

小荷举起板子,却迟迟不忍落下… 幽兰,要忍着,忍着!就几下而已,不会疼的,不会的,相信师姐!

啪!一声脆响,板子重重的打在幽兰屁股上,随着板子的离开,陷进去的臀肉也弹了起来,只是,比以前更高了。

幽兰死死地咬着自己的手臂,“不可以哭,不可以哭!”幽兰不断地告诉自己。

啪啪啪啪,又是四板,同样的力度,同样的落点。

不哭,不哭!幽兰不断地告诉自己!

又十板打下来,疼,还是疼。但是幽兰感觉得到,虽疼,力度却比之前的轻了许多。“师姐……”幽兰明白了,开始只是做样子给师父看,现在师姐抡圆了手臂挥动板子,只是在即将打上幽兰屁股的同时马上泄力,便没那样痛了。

“凌小荷!”师父怎会看不出这其中的端倪?!“你拍灰呢?!还有你幽兰,”师父重重的一巴掌掴在幽兰臀峰上,“有那么疼吗?!”师父一把抢过板子,把小荷按在石凳上,照着屁股狠狠地抽下去,“我让你放水!我让你放水!你以为我看不出来是不是!行啊你!”一板又一板,“啪啪”的脆响不绝于耳,小荷吃痛,叫了出来,“啊!!!!师父,好痛啊!!!!”

20板子下来,小荷大汗淋漓,瘫倒在石凳上,平趴的背上下起伏着。“师父…… 是幽兰的错!”这个时候。幽兰跪在师父身边,手肘撑地,撅起已经被打的紫红的屁股,“打幽兰吧!!!!!呜呜呜…”幽兰嘤嘤地哭,“幽兰还是牵连了别人……五年了,幽兰害了师姐五年……师父打死幽兰吧!那样幽兰就不会….呜呜….不会牵连别人了”

“幽兰!”小荷趴在石凳上,听到师妹这样说,当真是惊心,“别胡说!”

“哼,”师父扔掉板子,双手左右开弓,摑在幽兰撅起的臀上,“一边挨打还一边说话,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

幽兰止不住的哭,“师姐,你对我好,幽兰知道!可是…呜呜呜…可是我还是连累了你!就像我害死妈妈和哥哥一样……我会害死所有对我好的人!!!”

“幽兰,你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好好挨打!听话!”小荷知道,这是幽兰这孩子的痛楚,幼小的年纪,幽兰就学会了自我封闭,不与任何人接触。别人打她赶她,甚至用石子砸她,她也只是安静的站着,额头上砸出了血,她也不动,只是嘴里不停地念,我是不祥之人我是不祥之人……幽兰来山上的那一日,小荷不在,只是回来后听到师兄弟谈起,山上来了个扫把星,使得她对这个“灾星”还真是充满好奇心。第一次见到幽兰,是在后山的小溪边,小小的人儿,跪在溪边冲向西方,重重的磕了四个头,“妈妈,今天是您的忌日,也是幽兰的生日,幽兰不过生日,永远不过……妈妈对不起,是幽兰害死了您,该死的应该是幽兰……妈妈,对不起……”五年了,每年的这一天,幽兰都要在溪边跪上两个时辰……她会把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说是自己的不祥惹得了怎样怎样的事。

小荷不信,哪里有什么不祥之人呢!!!!可这孩子偏偏就信了……是小荷送给了幽兰人生中的第一份生日礼物—一个小荷用桃木雕成的小幽兰,幽兰拿着那个小木雕开心了好久。她自己编了条红绳,从那以后,那小木雕幽兰一直戴在身上,连沐浴时都不曾摘下,幽兰说,小荷姐是除了妈妈以外第一个对幽兰好的人……傻丫头,她哪里见过自己的妈妈……此时的幽兰早已不堪责打,倒在地上,那小木雕从衣间滑出,静静地躺在地上。

“小荷!”师父大喝一声,“去把为师的鞭子和绳子拿来!看她老不老实!”

“师父!师妹怎么受得了鞭子呢!”

“你去不去?”

“师父…..”师父口中的鞭子是条长牛皮鞭,黑色的,很有韧性。师门中只有五师弟犯过一次门规,让师父动了这根鞭子,不过20鞭,五师弟便半个月下不了床。“师父,师妹再调皮也不能动鞭子啊!!!师父三思啊!!!”

“你若不去,我便一直打她,打到你肯去为止!”说罢,便拾起板子,一下一下打在幽兰屁股上。板子带着风呼啸着落下,毫不留情的拍在幽兰的屁股上,“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幽兰的屁股由红色变成了紫红色,幽兰眉头紧皱,可就是没有喊出声。

小荷不忍心让幽兰挨鞭子,她不想……可是,师命难违……“师父别打了!徒儿这就去!”说罢便跑到师父屋中,取出长鞭和绳子,交到师傅手里。

看着师父把幽兰呈大字型地绑在石凳上,幽兰的小手紧紧地攥着,小屁股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师父垫了点东西,高高的撅着,由于被绑覆辙,幽兰不舒服的扭了扭屁股,本来就圆鼓鼓的屁股因为挨了板子变得肿胀而显得愈加的翘。

“师父,师妹不管做错了什么,徒儿求您,别用鞭子!师妹真的受不了的!”

“你闭嘴!”师父好像真的生气了,就在说话的瞬间,甩出长鞭,鞭稍从小荷头上划过,落在小荷背上,一道长长的鞭痕横贯小荷的背部,火辣辣的疼。

“唔……”小荷被鞭风扫过,跌坐在地上。

啪啪,师父又甩出两鞭,一鞭子落在背上,与刚刚的鞭痕交成十字,一鞭落在屁股上,横贯整个臀部,肿起一条血檩子。啪啪啪,三鞭子狠狠地抽在小荷屁股上,与刚刚的伤痕并排列着。

“师父…小荷…不敢了!师父饶命啊!”原来,这鞭子竟是这样的痛……这样的痛,幽兰怎能受得住?

看着师姐被打,幽兰自己被绑的紧紧的,根本无能为力……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真的是不祥之人,真的是……再这样下去,师姐一定会被打死的!!!

“你住手啊!!!”幽兰不知哪里来的底气,竟冲着师父大吼,“你可以不喜欢我,为什么连师姐你都不放过!!!别打了别打了!!!”

“幽兰!”小荷惊叹,这丫头哪里来的胆量敢跟师父这样说话?!“你太放肆了!闭嘴!”

师父放下小荷走向幽兰,“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这丫头平日里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今日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自己真的把她打急了?不过,这丫头还挺有气性,好好调教,能成大器!

幽兰趴在石头上,嘤嘤的哭,“为什么所有对我好的人都要受到伤害…. 是….都是我的错…….”

“哼,”师傅走到幽兰身边,用手在幽兰屁股上重重拍了两巴掌,打的幽兰小屁股一颤一颤的,“你不好好练剑,连累师姐挨打,还好意思哭?”

“呜呜呜…..”

“为师问你,你今后好好练剑吗?”

“我练……我一定好好练……呜呜呜……你别打师姐了……”

“罢了,小荷说的对,你还小,对你要求不能过高……为师再给你三天时间,学不会这三招剑法,就把你扒光了吊在树上打,让所有师兄弟姐妹都看着!你可记住了?!”

“师父……谢谢师傅不打师姐了……”

师父困惑,这孩子是不是被打糊涂了……怎么这么说……“小荷,给幽兰解开绳子,你们俩互相上点药,好好养伤,你安慰安慰她。”

“是……”说罢,小荷解开绳子,将幽兰扶起,搂入怀中,轻轻拍着幽兰的背,抱着幽兰痛哭……

“幽兰,没事了,别哭了。”

“对不起…师姐……都是我的错……是我不祥…才害得你挨打……”

“不怪你,那些剑法本来就难。师姐教你,你一定能学会的。”

“师姐你别再对我好了……你离我远点吧……我求你你离我远点吧……”

“幽兰你瞎说什么?!”

“凌小荷!你离我远点吧!”幽兰开始推师姐,想把师姐推开,“呜呜呜…你离我远点吧……那样你就不会挨打了……别再理我了……也像他们一样,讨厌我吧……”

“幽兰!”小荷死死地抓住幽兰的肩膀,“你胡说什么?!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你太让我失望了!”

“对……幽兰不争气,不值得师姐对我好……你离开我就不会倒霉了……永远不会了!”

幽兰推开师姐,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往竹林里跑去。

“幽兰你去哪啊?!回来啊!!!”小荷拔腿便要追。幽兰身上有伤,怎么能一个人跑走呢!!!这丫头,怎么总是这么消极呢!五年了,难道她仍旧把自己的心所在牢笼里吗?!

“你别来管我了!!!!!!!!!!”幽兰连头也不回,就想这么一直跑……是不是跑到天地尽头就没有人了,她就可以一个人生活了,自生自灭,再没人管了,再没人会用石头丢她,再没有人嫌弃她是不祥之身了,她再也不会去害人了。

“小荷,”师父见状拦住小荷,“你回去上药,我去追她。”

师傅用轻功飞进竹林,一把抓住幽兰,点了幽兰两处穴道,使她手脚不能动了。“你想往哪跑?”

“到所有人都找不到我的地方去……”

“刚才那顿打还不够是不是?!”

“你还管我干吗?!你不是也讨厌我吗?!我失踪了,所有人都会开心的!既然我不祥,就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吧!”

“你当师傅一点也不疼你?”

“难道不是吗?!”

“是?我要不疼你,何苦要打你、管教你?!直接把你扔在山里,你活得过三天?”

“谁说我活不过?!我一个人,也能活得好好的!没有人骂我,没有人打我,也再没有人嫌弃我是不祥之人!呜呜呜……. 我是不祥之人啊……. 别管我了……你们都离我远点吧……”

“哼!”啪的一声,师父一巴掌打在幽兰脸颊之上,“师傅就是想教你一身本事,让你救人自救,你怎么就不懂?!你为什么不肯努力练功?!为什么偷懒?!”

“我……没有”

“没有?!这么简单的三招剑法,练了那么久都练不会,还说没有!”

“我不能……不能学……若是我学会了,会伤人的…….”

“你在嘟囔些什么?”

“我不祥啊……..!我怎么有资格学呢?!”

“乱世之中,不会剑招如何自保?”

“自保….?”幽兰从来不懂的保护自己,也从来不会反抗。小时候被爹爹打屁股,再疼再羞幽兰也只是自己默默的哭……不祥之人有什么资格反抗呢…..“保了自己,别人就会死的…. 我不可以自保… 该死的是我……. 都是我……”

“行了!你闭嘴!不要再用你那套‘不祥之人’的说法搪塞为师!为师不信那一套!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我回去,好好学剑,要么,现在我打断你的腿,逐你出师门!”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