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sp
本文为转载,为八月正暖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左后方的你 2》的后记
本文为《左后方的你 4》的前篇

新学期开始了,我见到白白很开心,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他则是一脸嫌恶的推开我,他这点跟丁还真像。但我见到白白他哥时就有点心虚了,我让他弟的头撞出了一道疤,我想他大概会恨我,不过白白他哥态度还是像从前一样温和有礼,「你好吗?奥格斯。」他摸了摸我的头,笑笑的跟我打招呼。我瞬间松了口气,他哥没有记恨我。

我问白白暑假过得怎样,他回答:「糟透了。」脸色狠阴沉,害我不敢继续问下去,我想跟他分享我和丁去爱丁堡的事,但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害我热情都冷了。这家伙啊,还是这样诡异,一点都没变。难怪只有我一个朋友。

和白白的阴暗比起来,他哥简直就像万人簇拥的太阳,这是蓝斯待在伊顿的最后一年,他获选了伊顿明日之星。只有二十个人能拥有的殊荣啊,在所有B年级学生中选出历年表现最好的二十位,白白他哥则是其中的佼佼者。所有明日之星的马甲颜色能自由选择,他哥配上了湖水绿锦缎背心马甲,看起来英气逼人,他哥长得本来就英俊,现在更是众人注目的对象。我不只一次见到白白望着他哥,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奇怪表情,那表情有敬畏,有仰慕,还有更多其他什么的我说不出来。

对我来说,白白和丁都是我无法捉摸的对象,我是个什么都藏不住的人,喜欢讲清楚说明白,可是他们不一样,他们老喜欢把心思放肚里,让你永远搅不清他们在想什么。

我加入了橄榄球队,开始严格的训练,虽然训练严苛,但学长们倒是对我挺好,我个性本来就相当活泼,能言善道的,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尤其是队长切尔斯,每次我说了什么有趣的话把他们逗乐,他就会用他粗壮的手臂搂着我脖子,揉着我头发亲昵的说:「奥格斯你这小子……」这个C年级的大块头对我很疼爱,伊顿里学长欺负学弟的情况颇严重,尤其是运动社团,但在我身上却完全见不到这种情况,我结交了许多高年级的学长,在学校成群结队的混在他们之间,俨然成为E年级的风云人物。

白白对於我的行为没表示什么,有几次我把他冷落了,他也表现得很淡然,他是像猫一样善於独处的人,虽然我朋友多了,但始终还是认为白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其实我一直很想把白白拉进橄榄球社,但这小子不喜运动,更讨厌这需要肢体碰撞的运动,我对他提了好几次,发现他毫无意愿,我也就作罢了。

练球之后,我的身体进入了生长期,开始长得很快,几乎每天夜里都会因为生长痛而惊醒,短短三个月,我长高了十公分,而且还不停的长,圣诞节返家时,丁被我吓到了,现在我和他已经差不到一个头,丁看着我愣了了许久,才说:「少爷……您大了……」我听了正得意,他下一句却让我心情荡谷底。

 「少爷,您越长越像您父亲了。」

又是我父亲!!!我长越大越摆脱不了父亲的阴影,我只希望在丁的心中我能是我,奥格斯霍伊尔,不是父亲!我瞪了他一眼,赫然发现丁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那种神情很复杂,我说不清,虽然只有一刹那,但这大概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他流露出某种感情。

我在伊顿的第二年表现很好,认真的投社团,也认真的学习,我的收敛使得挨打的次数锐减,顶多是为了练球迟到等小原因,挨的都是些不太重的打,藤条那可怕的东西没再碰过我屁股,我也不再收到丁的警告信。

也许就是这样的安逸让我松懈了。我十五岁生日那天刚好是学期考试前的周末,很多学生都因此留在学校念书没返家,有个家伙——尼克,他是球队副队,切尔斯的好友,作了一个大胆的提议,「我们溜出去帮奥格斯庆祝生日吧。」他对其他学长说,这个尼克虽然是球队副队,但他完全没有半点威严,和温和稳重的切尔斯队长不同,这家伙对球队管理没有任何帮助,反倒喜欢带头作乱,尼克幼稚归幼稚,但球技倒还挺不错的,跟我感情也很好,我们经常一起打打闹闹。

其他人对於这个提议没有任何意见,但我却有点不安,可是我不想让其他人觉得我很胆小,况且溜出去这个主意的确挺诱人的。

有人问:「要不要找切尔斯?」尼克脸色变了变,急急说道:「不。别找他。」这家伙跟切尔斯经常形影不离,他这反应还挺奇怪的,「切尔斯说他还有报告。」他用这句话平息众人的疑惑。

於是我们决定假借返家的名义溜出去,等隔天早上门禁结束再回来。

————————

我们一行人先去看电影,然后尼克带我们上了酒吧,我们全都未成年,这要是在平常根本进不去酒吧,但由於那酒吧老板是尼克的朋友,於是就通融我们进去了,尼克这家伙脱下制服后,我还真想不到他是伊顿的学生,他看起来又痞又坏,很难想像他竟然是某官僚家的儿子,总之,尼克玩起来挺疯的,我整晚都看着他抱着不同的女孩子跳舞,他朋友递烟酒给他,他也来者不拒。

我们一直闹到了早上九点才回宿舍,我为了不让房里的人闻到我满身酒味,钻去了白白房里补眠,他室友都回家去了,只剩他。白白看我一副糜烂样颇不以为然,「你最后别让你家管家知道这件事。」他冷冷的说。

「你不说他哪知道。」我咕哝一句,把棉被盖住头躲避他责备的视线。

我睡了挺好的一觉,下午球队集合,我精神抖擞的来到社办,敲了敲门。

「进来。」里头传来切尔斯浑厚的嗓音,我一转开门把,愣住了。尼克正背对着门站在墙角,裤子被褪到了脚踝,露出了发亮的红屁股。我看到他那副样子,心脏便开始狂跳,再看看队长切尔斯,他的表情严肃,与平日温和爽朗的样子截然不同。

「奥格斯,站在那里。」他指了指桌子前面,我站了过去,然后他把双手叉在胸前,就没再开口,我简直被这沉重的气氛给搞疯了,视线不时瞟到墙角的尼克,那家伙垂着头,肩膀垮垮的,还顶着一个红彤彤的屁股,和昨晚在酒吧时的酷帅完全不同,我竟然觉得有点想笑。

后来陆陆续续其他队员也来了,有几个是昨晚帮我庆生的学长,他们看这势态也有些吓到了,站在我旁边我都能感觉到他们的紧张,我们站成了一排,每个人的视线都飘乎着,却又忍不住往尼克亮红色的屁股看。

切尔斯看人都差不多到了,用他目光扫射了我们一遍,开口:「昨晚溜出宿舍的人,往前站。」

我们互相看来看去,却没人踏出脚步。

「看来你们都和你们的副队长一样。不太诚实。」切尔斯脸很沉,「过来,尼克。」他喊道,墙边的尼克惊跳了一下,拉起裤子,转过身,缓缓走到队长身旁,他的脸看起来很狼狈,眼睛肿肿的。

「我们的副队长很保护他的队员,怎样都不肯说昨晚是谁和他一起溜出宿舍,但我知道是你们之中几个,很好,副队长这么讲义气,那就让他代替你们挨罚。」切尔斯说完,便把一脸惊恐的尼克拉趴在腿上,扒下他才穿上不久的裤子,拿起桌上的桨,开始挥动粗壮的胳膊揍他的屁股。

尼克被打得哀嚎连连,两只长腿一直往后勾起想护住屁股,切尔斯用自己结实的大腿夹住了他,然后又是更狠的几下挥了下去。那桨的接触面积大,一下去半个屁股就肿了,尼克的屁股已经不再是亮红色,而是暗沉的深红色。

「哇……切尔斯……别打了……」尼克哭叫着,可是还是没供出我们,我觉得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我的良心正谴责着我。听着尼克的哀嚎让我心痛,终於,我踏出了一步,小声而坚定的说:「是我。」

其他学长看我承认了,也纷纷站了出来,我相信他们的良心也受不住了,尼克带着我们玩乐,我们怎能眼睁睁的看他独自受罚。

切尔斯瞪着我们,对其他队员说:「你们可以离开了。回去好好念书,准备考试,知道吗?」其他队员异口同声说了「知道」,离开社办,我内心庆幸着不必在大家面前挨打。

尼克还趴在切尔斯腿上啜泣,高年级的威严都没了,好险在场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低年级生,要不然他以后还怎么当球队副队。我后来想想其实切尔斯早猜出哪几个人最有可能溜出去,他只是想让我们承认。

切尔斯拍了拍副队长红肿的屁股。「回墙角去,尼克。」,可怜的副队长艰难的爬起身,一拐一拐的走回墙角,切尔斯把凌厉的目光移到了我们身上。

「我很失望,队员们,你们竟然溜去酒吧,要是被学校逮到,你们很有可能会被退学,我可不想一次失去那么多队友。」

我们安静的听着他的训话,一语不发。

「我想我平日对你们过於纵容了。」切尔斯嗓音严厉而沉痛,他说的是真的,以运动社团来说,切尔斯算是个宽容的领导,他通常以鼓励代替责罚,有几次我不慎犯了错,他也只是拍拍我屁股作为警告,像今天尼克挨的这顿重打,是我不曾在橄榄球队里见过的。

「队员们,我要为了你们干的荒唐事给你们个难忘的教训,你们要像副队一样,趴在我的腿上,让我用这支桨狠狠的揍一顿屁股。」切尔斯宣布这个可怕的讯息,「汤姆,由你先来。」

那个叫汤姆的学长低走了过去,不等切尔斯动手就自己脱了裤子趴上去,动作熟练,我想他大概不是第一次挨队长的揍,这些正式队员们和切尔斯长久相处过,有着深厚的情谊,即使切尔斯个性温厚,但身为队长,我认为在管理队员时,他也不排斥使用打屁股这种迅速又有效的手段。

切尔斯很有耐心的给了每个人一顿漫长的痛打,他不停的挥动粗壮的手臂让桨准确的击打在一个个光裸的屁股上,我看着学长们的屁股从浅红,亮红,变成深红,最后甚至有些发紫,学们已经没了在酒吧时的潇洒,他们一个个在队长的腿上翻腾挣扎,哭泣求饶,扭着屁股逃避挨打,就像小男孩那样。但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行为,那支桨依然一次又一次的将疼痛送到他们的屁股上,直到切尔斯觉得足够为止。我站在那看着,心里七上八下,我多希望已经揍了那么多人的切尔斯会感到手酸。

学长们一个个顶着肿胀的屁股到墙边去面壁,终於轮到了我。

「奥格斯,过来。」

我心脏猛然跳了一下,抬起头对上那双深棕色的双眼,里头充满了责备,我慢慢走了过去,站在他面前。

「小子,你也喝酒了吗?」他问。

我点了点头。

「你真让我失望。」切尔斯说,「趴下,男孩,我要给你淘气的屁股一个教训。」

我趴了上去,这是除了爸爸和丁之外,我第一次趴在其他男人腿上挨打,切尔斯的腿很宽很硬,都是坚实的肌肉,他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用手掌拍了拍我屁股,「我从没揍过你,小子,因为你是个讨喜的小家伙,但今天我会像揍其他队员那样揍你,这样对他们才算公平。」他一说完,桨就落了下来。

我确实估算错误了,身为运动员的切尔斯,他的体能是无可限量的,他那只手臂即使在狠揍了那么多屁股之后还是同样有力,一下又一下平稳而有节奏的将那支坚硬的桨轮流送到我两瓣屁股上,我原本想维持着尊严绝对不哭,但没多久我就发现这目标太难,我像其他学长一样屈服於那支该死的桨。

「噢噢噢……队长……我错了……噢……」

这顿揍对许久没挨打的我来说是难熬的,但我还是撑了过来,切尔斯终於不再挥动那支桨,「起来,奥格斯。」

我缓缓起了身,忍不住揉了揉肿胀的屁股,切尔斯马上一只手拍了过来,「谁准你揉了?去墙边站好。」

我慢慢走了过去,裤子还卡在脚踝,墙边的学长都是跟我一样的蠢相,光着个大红屁股,切尔斯随后站了起来,走到尼克身后。

「尼克,双手扶墙,屁股撅起来。」

「什么?」尼克抗议,「你已经打过了!!!」

「刚才打的是你不诚实。现在打的是你溜去酒吧!」切尔斯声音含着怒火,「身为副队长,你有责任领导你的队员,但你却行为不检点,做了差劲的榜样!」

尼克看来吓坏了,他两手护着屁股,身体面对切尔斯,把自己的屁股藏进墙角。

切尔斯丝毫不打算通融,「快点,尼克,再这样下去,你的惩罚只会更重不会轻。」

「你已经打过了——」尼克似乎真被打怕了,他已经顾不得面子什么的了,一迳的将身子往墙角缩。

切尔斯不耐烦了,他一把把尼克拽了出来,桨狠狠的就往他屁股挥下去。「去酒吧?你才几岁去什么酒吧?还带着学弟去,你是想让大家统统跟你一起退学吗?坏习惯一堆,迟到、跷训练、顶撞教练,我老早就想狠狠治你一顿了。」切尔斯边揍边骂。明显的新帐旧帐一起算。

「啊啊啊……我不敢了……切尔斯……呜呜……我以后不迟到了……我也不跷训练了……哇……别打了……切尔斯别打了……」

尼克弹跳着,想躲过拍打,但他身材没切尔斯壮,马上又被拽回来一顿猛拍,「还抽不抽菸?」

「不抽了——呜——不抽了——」

「喝酒呢?」

 「呜呜……等十八岁以后才喝……」

切尔斯对这答案好像不是挺满意的,桨又狠狠落了下去。

「哇——不喝了不喝了——以后都不喝了——」尼克哭嚎。

「以后再抽菸再喝酒怎麽办?」

尼克小小声的说:「打……」

「嗯?」切尔斯冷哼了一声,再次举起桨。

「打屁股!以后再不听话就打屁股!」尼克声音听起来快崩溃,他已经疼坏了。

「很好。回墙角待着。」切尔斯威严的说,「听到了吧?小子们,你们也一样,要是你们再敢碰菸酒大麻之类有害身体的东西,就等着屁股挨揍吧。明白吗!」

「明白——」我们心有余悸的答道。

「很好。除了副队长,其他人都离开吧。」

我们松了一口气,在离开社办前,我看到尼克还可怜兮兮的站在墙角,屁股肿得跟小山似的,又红又紫。

经常有人说脾气好的人生起气来最可怕,经过这次事件后我完全能认同,切尔斯虽然慈眉善目,但他严肃起来比谁都还认真。倒是尼克那家伙挺厚脸皮的,虽然在我们面前出了大糗,但之后他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痞样,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其实这件事还有后续,我因为贪玩而对念书懈怠,导致我的学期成绩不太理想。复活节假期时丁赏了我一顿排头,我又因此在床上趴了好几天。

————————

番外——男校奸情不胜数之尼克与切尔斯(一)【尼克视角】

现在是早上九点,我正要回我的房间。我是尼克,就读伊顿公学C年级。昨晚我带着几个朋友溜出了学校,到酒吧去狂欢,这不是我第一次这么干,相信也不是最后一次,我不喜欢守规矩,老喜欢钻校规漏洞,庆幸的是我从没被老师们逮过。

但我现在有一个难题,我的室友——切尔斯,他是个精明的家伙,我认为他极有可能对我起疑。那家伙很可怕,大家都以为他脾气好,事实上他的确脾气还挺好的,但如果他发起火了就很惊悚,我就曾亲身体验过几次,那种经验我连提都不想提,你如果敢问我就揍你。

我诚心的希望那家伙已经出去了,看他是要去图书馆或社办都随他,反正就是不要待在房里,但假如他还在房里,我也想好借口对付他了。

我开了房门,该死,他在。

他坐在他床上,用那双深棕色的眼看着我,一开口就问到重点:「昨晚去哪了?」

我镇定的回答:「咦?我没告诉你吗?昨晚我回家睡了,我妈说她想我。」

「回家?」他挑眉。「你确定是回家?」

「嗯。回家。」我真觉得我太蠢了,竟然没看出端倪。

「过来。」他向我招了招手。

「干嘛?」

「过来。」他又说了一次,「你怕什么?」

本少爷一向没在怕的!我走了过去,他马上用他厚实的大手抓住我胳膊。「再问一次,去哪?」

我虽然心虚,但还是嘴硬道:「回家……」

「还说慌!」他吼道,「回家?你姊姊昨晚打来宿舍问你复活节要不要一起去湖区度假!你知道吗?舍监见你不在,差点就起疑了。」

我哑口无言的瞪着他,「那你有没有……有没有……」

「有。」他横眉竖眼的,「我帮你接了电话,我帮你蒙混过关,不然你早被抓去挨藤条了——说,昨晚去哪?」

我小声的说:「就去看电影什么的……」

他一掌挥向我,我吓得惊跳起来,「你干嘛……?」

「尼克,你想惹我生气吗?」切尔斯手交叉在胸前,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我望着他的脸哀嚎:「你已经生气了——」

「尼克,你要是再继续撒谎,我会更生气。」他抓着我胳膊的大掌收进,「再给你次机会,昨晚上哪去了?」

我几乎要坦白了,嘴巴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说出:「看电影……」我不是故意不说实话,但我只要想到自己曾过做过的保证就害怕,况且我也没撒谎,是真的去看了电影。

切尔斯一拍床板,发出了巨响,我吓得惊跳起来。

「看电影?看电影会一身的菸味酒气?尼克,你要干坏事也收拾的乾净些!你已经把我的耐性逼到极限了!」他怒气冲冲的说。

「我去找强森了——去找他叙个旧而已嘛——」我惊恐的说出来了。强森是我那个开酒吧的朋友。

「去酒吧就去酒吧,拐弯抹角的说那么多。」切尔斯不耐烦,「喝了多少酒?」

「也没多少……」我避重就轻的回答。

「尼克。」切尔斯从牙缝中迸出我名字。

我怕了,「好啦好啦——我说我说——不超过两公升——我发誓——」

「菸抽了几根?」他眯起眼瞪着我。

我沉默。人家递过来几根我就抽几根,谁知道啊?

「多到算不清了是吧?」

「没有没有。」我比出三根手指,「就三根。」他一脸不相信。

「大麻呢?」

我喊道:「我发誓我没碰那鬼东西——」

他打量着我的脸,姑且像是相信了。

「尼克,之前我们就谈过了吧?你要是再偷溜去酒吧怎么办?」

我吞了吞口水,装傻。「怎么办呢……」

他瞪着我,缓缓举起他那巨大厚实的手掌,威胁性的「嗯?」了一声。

我吓得都要尿出来了。

「你自己说你保证过什么了?」他把他一双巨掌分别放在我两瓣屁股上,感觉威胁性十足。「需要我现在提醒你吗?」

「不。不用……」我冷汗直流。

「那你说——再去酒吧怎麽办?」他眼眨都不眨,「我们说好的。」

「打屁股……」我声音细如蚊蚋。感觉脸烧红了起来。

「对。很好。你记得挺清楚的。」他两只手掌紧紧捏在我臀瓣上。

我哀叫:「我不敢了——切尔斯——别打——」我知道自己是个懦夫,但如果求饶能让他心软,那何必在乎什么面子呢。我跟切尔斯认识好几年了,从进入伊顿开始一直到现在。我是标准的少爷脾气,在家是独子又是老么,不仅父母宠,上头两个姊姊也疼我疼得要命。切尔斯一直很容忍我,他跟我不一样,稳重,内敛,脾气温和,我干了坏事他通常会斥责我,但很快就没事了。他真正对我动过手只有两次,一次是在去年,我因为看一个态度傲慢的新生不顺眼,联合了其他橄榄球队员恶整他,那新生最后闹得差点休学,橄榄球队差点被禁赛,切尔斯知道后大发雷霆,我第一次见到他发那么大火,我以为他会打我几拳,但不是,他扒下了我的裤子狂揍我屁股,用他手边能取得的任何工具,揍得我跪在地上抱着他腿求饶,后来他押着我去跟那个学弟道歉,这件事才真正平息下来,从那次之后我就明白,不要试图去挑战这个男人,他要抓狂了谁都承受不起。

另外一次就是去酒吧,那次被抓到他只拍了我几下当作警告,并不算太狠,但我也是哭着保证什么「绝不再去」、「再去狠狠打屁股」之类可笑的话,天知道那只是些为了逃避惩罚的好听说词,我虽然忌惮,但并不会真的放在心上。毕竟外头的诱惑太大了。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很认真,他无时无刻都是认真的,我轻拉着他的手摇晃,撒娇:「我保证以后不去了——切尔斯……你原谅我这一次……」

切尔斯捏住我鼻子用力一扭,我马上惨嚎出声。

「你的保证已经失效了,尼克。」他微笑着说,但眼里笑意全无,「你最好绷紧你的小屁股。」

「哇——别打——切尔斯——不打——」我扑进他怀里哭道,试图博取同情,切尔斯把我拽了出来,「还没打呢,哭成这样……把你的眼泪留到下午用吧,你看看你,一晚没睡,眼睛都红了,早餐吃了没?」他问,语气有点凶。

「在外面吃过了……」我怯怯地说。

他把我抱起来放在他床上(补充:尼克睡的是上铺),帮我盖上被子,我有点傻了,「你不揍我吗?」

「揍。」切尔斯果断的说,「你以为你能逃过一劫吗,尼克?想都别想。」

「那你干嘛……?」

他捏了捏我的脸,「你累了,需要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后,我还有些话要问你。」

「你怎么那么啰唆啊——」我大吼,「你这样我哪睡得着——」

「你要是现在就想挨揍我也不反对。」他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我马上闭嘴。

他揉了揉了我头发,「好了。现在闭上眼睛睡觉,再出声我就揍人了。」

我瞪着他,翻了个身把脸埋被窝里,因为喝了酒又一晚没睡,我是真的累了,於是很快的就进入梦乡。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