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间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WATCH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一)

本不想参加大吴的生日PARTY,又一想,反正无事可做,去玩玩吧。

到了他家一看,果然热闹非凡。屋里放着摇滚乐,大吴愣是在客厅天花板上装了个旋转彩灯,也亏他想得出来。约一二十人随意地或坐或站,在变幻的灯光下吃、喝、唱、跳,不亦乐乎。很快我就被吵得不耐烦,在人群中找到他想说两句就告辞。可当我的眼光不经意的瞥到后面时却愣了一下,一个女子穿着式样简洁的白裙正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大概我的神情引起了大吴的注意,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去,不等我问就说,“她是小媚,舍妹的老友”。

我有点不解,这样端庄秀丽的女孩,怎么会有个像狐狸精一样的名字?我忘了告辞,也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远远的看着她。她就那样安安静静的坐着,脸上是恬静的微笑,间或有人请她跳舞,她也只是轻言婉拒。举手投足间有股在现代女孩身上已难得一见的古典气质,而且我发现她手里端着的居然是一杯茶!这个像夜总会一样的PARTY,每个人手上至少是啤酒,怎么会有人喝茶?我很震惊,觉得不可思议,悄悄看着她,第一次感到周围的嘈杂不再那么不可忍受了。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哼着歌儿,直到连自己都诧异。晚上梦见肋下生出双翅,在天空中自由翱翔。

第二天我去求大吴兄妹帮忙。倒不是我胆小,怕冒然相邀被拒。我是怕万一第一次就出师不利给列入被拒黑名单,以后想翻身都难……说来说去还是胆小。

大吴郑重告诉我,小媚不玩恋爱游戏的。听他的话我就知道,他以前试过但是碰了壁。我说只要你帮我开个头就好。吴妹妹倒很爽快,在我答应请她两顿大餐后当即拿起电话,约小媚周末去看电影,最后轻描淡写的加上一句:“还有我大哥和他的一哥们”。

当我们四人组在其后一个月内拜访过一家电影院、两家保龄球场、一次海洋馆后,大吴嫌闷,不肯再奉陪下去,于是我单枪匹马向本市所有的咖啡厅和茶馆发起挑战。第一轮攻击快结束时,我吻了她。再等我把自己知道的那点儿红楼梦、张爱玲、以及唐诗宋词卖弄已尽时,我终于成功地把小媚哄进了我的公寓。以后的事情,可用“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来形容。

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吃惊于双方在许多事情上的吻合,奇怪这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居然现在才相遇。我开始相信爱情不再是古老的传说。甚至大家一起玩时,我们的目光也离不开对方。以至于大吴不无揶揄地说,看看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只羡鸳鸯不羡仙。

慢慢的我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虽说有几次在做床上运动前也曾玩闹一般地打过她的屁股,可是和我心里想的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怎么才能痛痛快快地打她那美丽的小屁股又不伤感情呢?苦思冥想没有良策,在一次亲热过后,我直截了当地对她说,我想打你的屁股。

她愣了一下,想笑,看我不是开玩笑的样子,又没笑。带着点儿似懂非懂的神情,很困惑的问:“怎么打?”

我坐在椅子上,让她侧身趴到我大腿上,然后撩起她的裙子,慢慢褪下她的底裤。看着形状优美的两片臀瓣缓缓露出,禁不住心跳加快,轻轻摸了摸,感受着细腻柔软的肌肤,恨不得立刻一逞所愿。

我明白,小媚可能还不明白我说的打屁股的真正含义,我得耐住性子。

我抬起手,在她挺翘的臀峰处斜拍了一下,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臀肉跟着一颤,小媚没有吭声。我再来一下,她突然吃吃笑了起来。我诧异的问,你怎么笑了啊?不疼吗?她转过头,羞赧地说:“有点儿疼,又麻又辣的,忽然想起小时候被父母打屁股时的情形,就忍不住想笑。”

我把两腿分开一些,然后左手环住她的纤腰,右手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拍下去,这次她不笑了,过了一会儿就扭着腰说疼,我于是停手,用掌心慢慢地边揉边按,等她开始享受起来,就再打几下,然后又抚摸一阵,反复几次后,她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也不再说疼,脸上渐渐升起两朵红云,娇悄的模样实在让人心动。我一下子把她抱起来,进了卧室,一骨碌倒在床上,一手揽着她的肩,一手揉捏着她的丰臀,看着她含羞带笑的小脸说:“你这个样儿快让我发疯了,真想好好打你一顿,行不行?”

小媚羞答答地点点头,又说:“别打得太疼了呀,我怕。”

我让她跪趴在床上,屁股冲我,看着眼前美丽诱人的两团肉,好像心都要融化了一样。忍不住把脸贴上去,在两边各吻了几下,小媚又咯咯笑了起来。

我说:“待会儿会有点儿疼的,你要忍一忍,别用手摸,知道吗?”然后把她的腰压下去,让屁股更鼓更翘。轻拍几下之后,我开始慢慢地、认真地打起来,一下一下地,体会着那富于弹性的肌肉在我的手掌下微颤的感觉,并且一点点加重力度,小媚的腰又开始扭起来,带动两片臀瓣波来荡去,让我更加不能自已。我稍微加快了节奏,向这个晃动摇摆的屁股连连拍打,终于她咿呀咿呀地轻叫起来,看着已是粉红一片的肉体,我再也控制不住,扑上去猛的刺入了她两腿间的深处。

有了第一次,以后就轻车熟路了。头几次,我总是在开始时轻拍慢打,等刚开始的疼痛变得有点儿麻木了,才一点点加力,渐渐的小媚开始喜欢起我的这一特殊嗜好。因为每次打过她的屁股后,我都会激情难耐,以至于后来,在我打她时,她往往就已经情不自禁了。对于我的巴掌带给她的疼痛,小媚从最初的被动接受,到渐渐熟悉,再到以后开始享受起来。有时候,当她晚上洗过澡,看着我全神贯注地上网或看电视,就会乖巧地趴在我身上,捧起我的手,用柔软的舌尖儿在我手心里舔啊舔,于是我知道,到了我们固定节目的时间了。

(二)

一晃几眼,小媚的生日到了。我要请她吃西餐,她说不,与其拿着刀叉去跟半生不熟的牛排较劲儿,不如去我那里享受二人世界。我言若有憾地答应了,实则心窃喜之。下班后左手一束花,右手一瓶酒的往回赶。

回去时小媚已经到了,看得出是特意穿了一件精致的浅粉色及膝连身裙,线条简洁流畅,胸口之上的大翻领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衬得一张略施粉黛的小脸更加巧笑倩兮。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说我终于知道什么叫蓬荜生辉了。她立刻低下头,绯红了脸,被我一把搂住,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啃一阵,直到她娇喘连连才放手。

小媚又兴冲冲地告诉我她被升职了,我语气淡淡地说好啊,今天是双喜临门,要好好庆祝。其实心里很为她高兴。虽然我的薪水养她也绰绰有余,可一个上进优秀的女友只会使我更加自豪。我掏出精挑细选的项链,给她带上,说可惜我只准备了一份礼物,下次补上吧。

这时订做的生日蛋糕刚好送到,我拍拍自己的双腿让她坐上来,开始喂她吃蛋糕。看着她似嗔似喜的神情,禁不住想,有美人在怀,有美酒当前,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小媚一边吃着送到嘴边的蛋糕,一边悠悠的看着我,慢条斯理的说道:“很久没有坐在男人腿上吃蛋糕了”。

我勃然大怒,扳过她的身子,照着屁股狠狠打了两巴掌,喊道:“快招!上次是何时何地与何人所为?”她倒坚贞不屈,拒不交待,不由得我心头火起,噼里啪啦又一阵巴掌,打得她两腿乱踢,嘴里嚷着:“笨蛋啦!人家小时候过生日都是爸爸抱着啦!”

原来如此,我不禁莞尔。小媚一边揉着屁股,一边恨恨得看着我:“笨蛋!超级大苯瓜!”说着说着突然拽着我的耳朵在我腮帮子上咬了一口,我疼得“哎约”大叫一声,心里却像吃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我问她刚才打得疼不疼?我给你揉揉?等伸手到她裙子里触摸着光滑细腻的肌肤时却愣住了,小媚居然没穿内裤!

有感于我的手的突然停顿,小媚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两手圈着我的身子一声不吭地把脸埋在我怀里。看着眼前这个保守得在PARTY上只喝茶的女孩儿,我一阵心神驰荡,不知该说什么好,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小媚,哦,小媚,我的小媚.我吻着她的秀发,一遍遍低喃着。

我已无心饮食,胡乱哄着她吃了点东西就抱着她来到床上,迫不及待的掀起她的裙子,看到白皙丰满的臀瓣上已有几行淡淡的指印。我用指尖在上面轻轻滑过,然后猛捏了两把,小媚身子一软,低吟一声就趴倒在床上。我俯下身,在臀峰处用嘴大大含住一口,便吸吮起来,一只手在另一侧臀峰处扣住一团肉用力紧紧握着,直到这边被我吸得发红,又换另一边,等到两边各嵌上一小团玫瑰红之后,小媚已经浑身酥麻,两眼轻闭,小口微开,状煞诱人。

我拿过一个枕头,给她垫在小腹下,说这次一定要好好打你一顿,看你还敢不敢故意误导我。说完便手起掌落,左一下右一下的一阵快打,打得小媚花枝乱颤,嘴里也跟着嗯哼不已。很快整个屁股开始泛红,用手摸上去,微微有点儿热,于是放慢速度,一下一下但每次都很用力的打下去,偶尔手掌边缘会在臀沟里掠过,使得小媚“呀”的轻叫一声,屁股狂摆。可是叫过之后又主动恢复原位,高高翘起,喘着气等待下一击。

我一下下慢慢打着,保证每一次都能给她带来火辣的痛感。等她呼吸调匀,绷紧的皮肉放松之后,下一掌又如期而至。直到原先色如桃花的屁股已是火红一片,我突然用力猛打两下,使得小媚又一次痛叫出声,然后才停住。

“坏东西!”她气喘嘘嘘地说道。我把她揽在怀里,让腻滑绵软的两团肉在我的指间一次次揉捏滑过,问道,我怎么坏了?又竖起食指,嵌到两片臀瓣中间,从尾骨处慢慢顺势往下滑,当手指经过肛门附近时,小媚下意识地屁股往后挺了挺,好像要迎合我的手指一样,我把指尖停在那里,略微向下按了按,小媚立即“哦”的低叫一声,猛地夹紧屁股。看着她难以自抑的样儿,我贴在她耳边说,小媚你不是狐狸精,但你有一身让人无法拒绝的媚骨。她星眼微扬,瞥了我一眼说,不是媚骨是媚臀吧?说完自己又觉不好意思,低下头涨红了脸。我一下子把她压在身下,一阵狂揉猛搓过后,小媚闭着眼用低到几不可闻的声音说:“想。”

我掰开她的双腿,果然花园处已有爱液溢出,晶莹闪光。我又何尝不是欲火中烧呢,可是我想忍耐一下,希望给她更深的体验,也希望自己能在激情的顶峰和她融为一体。

我一脸坏笑地说道:“这样就想啦?刚才不过是饭前的开胃小菜,正餐还没开始呢!”说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皮带。看着我手里又宽又厚的皮带,小媚惊讶中又露出期待掺杂害怕的神情,胆怯的问:“会不会很痛?”我脱下她的裙子,解开乳罩,软玉温香的娇躯立刻一览无余。我把皮带放到她的腰上,然后顺着隆起的曲线慢慢从臀部滑过,一边安慰她道:“当然会比手疼啦,可是疼过之后你会得到以前从未有过的快乐,是一种任何其他事物都不能给与的,不可替代的快乐。”

我又拿过两个枕头给她垫在下面,让她可以趴得更舒服,同时屁股翘得更高。摸了摸自己最钟爱的那两片屁股蛋儿,嘱咐她道:“记住,别用手摸,明白吗??“嗯。”小媚轻轻点点头。

看着她紧张的神情,我抡起皮带,不轻不重地朝臀峰处打下去,她呀的叫了一声,屁股扭了扭又不动了。我知道这一下比自己的巴掌疼多了但不至于不能忍受。于是又同样力度的左右各来一下,这回小媚既没叫也没动,只是在嘴里低低的吸气。等她呼吸平稳后,我突然用力抡了一下,小媚立刻大叫一声,扬起上身,用手捏着刚刚被打过的地方。我转到她的侧面,拿起她的双手,牢牢按在她的后腰上,然后举起皮带,用力打下去,先是两边臀峰处,接着是稍微向外一点的地方,随着皮带落下发出的清脆响声,原先光洁火红的皮肤上慢慢浮现出一道道肿痕。小媚浑身颤抖,带着哭音喊道:“疼,不要,不要了!”

我重新搂她入怀,温柔地抚摸着她开始肿胀发烫的屁股。“太疼了,我再也不要了。”小媚俯在我怀里轻诉。“可是现在不是好多了吗?”我问她,两手环住她的纤纤细腰,再一点点向下捋。“知道吗?你的小腰丰臀是我的挚爱,每次看到它们摇摆起伏,都恨不得把心交出来给你呢。”我转过来在她两边屁股上又狠狠吻了几下:“让我再打十下好不好?”

小媚不回答,只是柔顺的在枕头上趴好,屁股翘起,等着我的肆虐。我举起皮带,啪!重重落在臀峰上。啪!啪!紧接着是屁股和大腿相连的地方,娇嫩的肌肤被大力压下又弹起,浮现出两道肿痕。小媚扭着腰颤抖着,连喘息声都跟着一颤一颤。啪!啪!在臀峰稍微向下的地方又添了两道,小媚发出受惊般地急促地呻吟,猛地翘起屁股左右摇摆,试图分散痛楚带来的袭击。可是接连落下的抽打使她又陷入新一轮的痛苦之中,在两边又各挨了两下之后,小媚痛苦的昂起头,绷直了身子,啊啊地惨叫。我再次抬起手,让皮带在两片屁股上横着扫过,随着颤抖的臀肉被甩向一边又荡起,小媚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扔下皮带,一把把她抱起,安抚着她那已鼓起一条条紫棱的屁股,小媚已哭得如带雨梨花,我一只手搂着她的细腰,一只手摊开,轻揉着灼热的屁股,抚摸着上面浮起的一道道鞭痕,不停的吻着她的脖颈,胸口、双乳、乳尖……直到她的哭声渐渐低下去,眼光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我的手顺着臀沟往她大腿中间滑去。“我的天,洪水泛滥了!”我低低的喊道,那里已是爱液四溢,连带大腿内侧都濡湿一片。

小媚在我怀里不好意思的忸怩着,小声说道:“不知为什么,疼过之后,下面就像涨潮一样,疼得越厉害,疼过之后就想得越厉害。”“这就对了,傻丫头。”我怜爱地吻了一下她的小嘴儿,终于放任自己的欲望,进入了她身体深处。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