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Only_Double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属于 6》的后记
本文为《属于 8》的前篇

【八十五】

7月28日,纪尧生日当晚。

打破一贯以来叶羽对生日聚会形式的认知,纪尧包下了一个小酒吧,优雅、舒适的环境,音乐和自助餐的至享搭配,两排方长的罗马桌垂中而立,灯影闪烁,照亮桌上的香槟、啤酒、及各式落目垂涎的餐点。

由于是暑假,大部分同学基本都回家了,再加以纪尧本身并非Y市本地人,应该来的人并不多,但事实上是,来的人并不少,且看那一对对的架势,倒都像是圈中之人。

叶羽的三位活宝室友恰巧要去看演唱会,故此除了蒋茗外,叶羽一个都不认识。而且更奇怪的是,蒋大女主同行的人儿并非是近期身边的大红人程子瑄,而是赵玥,一个安静到毫无存在感的小孩。

纪尧拿过话筒在场地中间做了个随性地开场,生日趴正式开始,之后便有人上台唱歌、送祝福,气氛逐步暖起来。

“寿星是不是该露一手了?”有人喊了一声,跟着众人就开始鼓掌响应,纪尧也不扭捏推脱,从容地走上台,从容地将十指附上黑白琴键,从容地令音符流淌。

钢琴的音色华丽大气,清亮温婉如行流水,全场骤然安静,大家都专注地倾听,原以为只是一曲唯美的轻音乐,旦听纪尧突然开口道:“这首歌我要送给一个小朋友。”

台下即刻响起一片疑惑声,羡慕嫉妒恨的意味弥散开来,叶羽感觉到台上目光的接触,匆匆低下头。

纪尧温柔的声音继续伴着钢琴声一同传出:“希望她能重拾初见时的快乐开朗,即使伤心难过,也要记住,你并不是一个人。”

娓娓说完,开口唱时曲子已到高潮部分:

But if you wanna cry

Cry on my shoulder

If you need someone who cares for you

If you’re feeling sad your heart gets colder

Yes I show you……

感动,是叶羽当天晚上最为凸出的情绪。

曲罢,纪尧不忘贴心地总结一句:“至于是谁就暂不告诉大家了。”

一句话堵住众人的好奇心,主角这么说,大家也没辙,“是谁”的话题就此带过。

不知不觉到了送礼物的环节,叶羽特地等大家都送完从纪尧身边散去后,才小心翼翼地从纸袋里取出一盆~盆栽。

“这是什么?”

“这是六月雪,花开呈白色,花期一般在六至七月,因此得名,我觉得很符合纪学姐的气质,而且看纪学姐家中没什么植物,所以我想…”叶羽认真解释道,一旁的蒋茗早已忍俊不禁:“你知道为什么她家没什么植物吗?”

“为什么?”

“因为纪尧可是养什么死什么。仙人球也被养死过。”蒋茗就像被点了笑穴般开始毫无形象地大笑。

其实每个人都有好多面,只是只会在对应的那些人,甚至那个人面前方才展露。叶羽莫名地猜想,程子瑄肯定就没见过蒋茗这副样子。

纪尧没好气地用手肘轻抵了蒋茗的左腹一下,转而对叶羽说:“你别听她胡说。”

“那生日快乐。”叶羽捧着六月雪尴尬地向前递了递。

“祝谁生日快乐呢?”蒋茗收整好形象,幽幽提醒道。

叶羽先是一愣,之后努力让表情自然些,“生日快乐,纪学姐。”

“谢谢,礼物很喜欢。”纪尧接过六月雪,回以温和的笑容,“我会养好它,看它慢慢长大。”整个过程,纪尧的神情毫无破绽,未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失望之情。

叶羽明白蒋茗话中的意思,也了解纪尧对自己的期待,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又怎会不懂?即使之前朦胧,今晚的感动也足以令她清晰。

只是…这种牵绊不敢再有,那份依赖不敢再付,因为那撕心裂肺宛如天崩的疼痛,再也经受不起。

不拥有,也不会担心失去。

……

随着时针的移动,这一晚本以为就这般过去,宁静而无波澜。

窗外雨声泠泠,一旁带着醉意的声音缓缓震动起叶羽的耳膜。

“小羽,我想跟你实践。”

【八十六】

叶羽侧过脸,心中波澜再起,眼前这个女人笑眼迷离,似醉非醉,实在是分不清言语中的真假,“蒋茗姐,你喝多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滤过叶羽眼中晕开的诧异,蒋茗单手就将她轻松摁回沙发上。

叶羽与其目光相互一接后又迅速移开,“这…不行。”

“为什么?只是纯实践。”蒋茗将另一只手的手肘搭在沙发靠背上,神色轻松,就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好不好。

“真的不行蒋茗姐。”叶羽慌乱地看看四周,还好大家都玩得high,没人注意到她们的对话。

“你是担心程子凌知道,还是怕纪尧不高兴?”蒋茗总是这般一针见血,即使有了酒精的干扰。

叶羽眉心一纵,声音不由冷下半分,说道:“与她们无关,总之,这样不好…”

“跟你开个玩笑,瞧你认真的,被吓到了吧?”蒋茗又恢复一贯的笑容,笑着捏过叶羽的脸,指尖轻轻用力,再又轻轻松开,然后任由叶羽伸手挣脱。

“呃…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叶羽揉揉微红的脸颊,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感觉在强调,这是真的,并非玩笑。

在各自的沉思中,时针与分针皆指向12,这注定不会宁静的一日悄然翻过。

……

季节很懂艺术,她委婉地让我们一点点迁就,在夏的余温里,我们不知不觉中被秋轻轻收入囊中。

新的学期,叶羽大三,纪尧大四,而程子凌,毕业两月有余,去深圳正满两个月。

又是一个新生入学的时节,相比往年,叶羽的日程里多了一项事宜,那便是招新。

走在熟悉的校园小道,微风吹过,送来淡淡的桂花香,清新淡雅,让人忍不住做起深呼吸,想要用力吸纳,清香好似有了灵性,竟与人玩起了迷藏,藏匿于空气的角落,消散不见,寻觅无踪,而又于你不经意间再次扑鼻而来,带来惊喜的清逸。

叶羽很喜欢这个味道,亦很喜欢这种感觉,一直都很喜欢,只是今年的花香中,多添了一丝浅浅的忧伤,不知是人心赋予了桂花情绪,还是桂香牵引出相似的心境。

会议桌上,叶羽面前撂了一打报名表,新生的热情总是无法阻挡,眼前这些还是经过各部门部长删选后的“精简版”。

“关于明晚的面试题目,大家有什么建议吗?”叶羽将目光散向众人,心中已有了想法。

“之前子凌学姐不是留下了一套规则,我们按惯例做不就好了?”刺头总是会有,他有其存在的意义,但前提是,团队核心觉得有这必要。

此话一出,立即有不少人应和,当你没有想法时,应和或许就是不少人用以掩饰的第一选择。

“我问的是建议,如果还不够明确,我现在再强调一遍,是新的想法。”又听到那个名字,仍旧无可避免地心头一疼,语气和表情都没有问题,仅仅会议室内的气氛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

“按惯例有什么不好?不会今天开会就为这个吧?”针尖对麦芒,总有一伤。

“有什么问题吗?”

“那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恐怕得先走了。”

“等等。”叶羽开口阻截。

走到门口的人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可在下一秒便完全僵住,不知该如何舒展。

“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我只是想补充一句,既然你这么忙,那以后都不用来了。”叶羽语调平和,可却不容置疑。

虽然曾经一度锋芒毕露,但并不代表叶羽喜欢与人发生正面冲突,令人难堪下不来台,并非是件享受的事,可很多时候你必须做出选择,一味隐忍让步,往往无法获取想要的结果。反复折腾了这么多次,也该杀鸡儆猴一回。不得不承认,这一方式,效果斐然。

无视站在门口进退两难的那个人,叶羽回归主题:“我们继续,看来大家暂时没有想法,那我说下我的想法,我们讨论下。”说到这,叶羽神情聚焦,略一沉思,眼神中透出坚决,冷声道:“在此,先说明一件事,从今往后,团委没有惯例。”

暗自对自己许诺:程子凌,我会做得比你好。

【八十七】

“怎么没招新先裁员了?”老潘从业以来,如此直接开人的,昨晚可谓是开创先例了。

“潘老师您消息可真快。”叶羽拉开椅子在老潘对面坐下,顺手拿过一本桌上的杂志。

“说说吧,总得给我个理由。”老潘推推眼镜,端起茶杯做品茗状。

“事情经过就如您所听到的那样,如果一定要理由,那就是理由。”叶羽头也未抬,翻看着杂志答道。

“这不像你的风格。”老潘抽掉叶羽手中的杂志,表情中展开略微的惊讶。

叶羽淡淡然与她眼神接触,歪过头微笑着反问:“潘老师,这不正是你们所希望的吗?”

……

“在这发生呆?”

叶羽回神从石凳上站起来,几朵桂花从树梢飘落,点缀着纪尧恬淡的笑容。

“纪学姐。”

纪尧伸手除去叶羽发丝上的桂花瓣,问道:“想什么呢?”

“没什么,纪学姐,今晚招新复试你会去吗?”

“今晚有事就不去了,你没问题的,不过,上次开会时的做事方式不适合你。”

“嗯,我明白。”

“别绷那么紧,放松点。”总有些放心不下每天这种状态的叶羽,人前神采奕奕,人后疲惫不堪。

“好。”

当你不是那类人时,想要成为或是扮演,都是件辛苦的事。

……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任何招新,基本都存在所谓的关系户。

看着不断有名单外的人空降,听着各种某某某介绍来的,叶羽的脸色愈来愈沉,如果真的出彩,也就算了,毕竟“举贤不避亲”,可事实却恰恰相反,本还想给那些某某某留点面子,复试完再剔除也罢,却被耳边传来的一句话激翻了本就在忍耐边缘徘徊的情绪。

“这几个是子凌学姐特别推荐的,还有这个是子凌学姐的…”

“她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方式向你推荐的?”

“昨晚电话。”

“通话记录给我看。”

“啊…不小心删了。”

“没关系,那把她的号码背一遍。”

一旁的人不明所以地背出一串短号。

“好,你现在打给她。”

“这…不大好吧,会打扰学姐休息。”

“我就问你是她推荐的吗?”

“是啊。”

“好,停一下。”叶羽朗声道,很快会议室内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叶羽身上,叶羽再次开口:“所有没通过初试直接进复试的,全部取消资格,不管是谁推荐的。”叶羽刻意加重了最后一句的语气,顿时会议室内各种声音在骚动。

有欣喜的,有兴奋的,自然也少不了抱怨的。

“可是这有个是子凌学姐的堂妹。”这话真不知该称为“哪壶不开提哪壶”还是“火上浇油”。

“无关人员请马上离开。”叶羽说完又转向一旁那位“推荐人”,问道:“你是不是也想离开?”

在复杂的氛围里,招新复试顺利结束,而那晚并没一起顺利翻过,另一件更有爆点的事紧接而至……

叶羽,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经过这几次事件后,团委中有了一个不成文的禁忌:在新的团委书记面前,上一任的名字绝对不能提起。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时间大家想象力喷发,坊间传得最盛的版本是:叶羽去年一年被程子凌逼得太狠,程子凌不喜欢她,就接任问题两人曾撕破脸,但叶羽有潘老师这个后台,现在接任后自是要抹去程子凌的一切痕迹。

……

“纪学姐,你叫我来什么事?为什么非得到你家来才能说?”叶羽放下包问,总觉得气氛不太对。

“这段时间的事,你是不是该有个交代?”纪尧一贯风轻云淡的脸上没有笑容。

“什么交代?”

“裤子脱了趴床上。”

叶羽诧异地看向纪尧,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只见纪尧走进卫生间,出来时手里多了根泡过水的藤条,道:“没听清楚吗?”

“你凭什么?”

“就凭我想教训你。”

【八十八】

深圳

“咚咚。”清脆的敲门声。

“请进。”

“程总,你果然还在。”女孩绽开一个干净的笑容,浅浅的酒窝,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有事吗?”程子凌敲键盘的动作,如果没记错,应该是这周刚来兼职的大学生。

“下雨了,我想借把伞。”

“门后面有。”

“谢谢程总。”

“不用这么拘束,以后叫我名字就好。”

“叫名字不大好,可以叫子凌姐吗?”女孩小心地问道。

“嗯,可以。”

“子凌姐。”女孩开心地唤道。

“怎么现在才走?”

“哦,我东西忘在这了,回来拿结果就下雨了。”

“嗯。”

“那个…”

“还有事?”

“子凌姐,你还没吃晚饭吧?我出去时刚好有打包晚饭。”女孩走近几步,将打包袋放在程子凌的办公桌上。

“不用了,我这有,你自己吃吧。”

“那是中午的,你那时一忙就忘了吃,这是热的。”女孩说得一脸认真。

程子凌恍然,自己真是忙晕了,说道:“没关系,我待会叫外卖,你自己吃吧。”

“这里有两份,本来是给室友带的,后来等不及自己去吃了。”女孩打开打包袋,果然是两人份。

“好,多少钱?”

“不用,算我请你的。”

程子凌从包里取出一张五十元纸币递给女孩,女孩自然是不肯收的。

“你不拿着那两人份的晚饭只能你自己解决了。”

“好吧,我找你钱。”女孩抿抿嘴,开始从包里翻找零钱,可是钱包里除了一张10元纸币和几个钢蹦再也翻不出别的。

“不用了。”程子凌淡淡一笑。

好美,女孩暗自感叹,“那我明天还你。”

本不打算多留,但外面雨下得确实有点大,等她再回学校,估计饭得冷透了,程子凌垂眼示意了一下,“吃了再回去吧。”

“真的吗?”女孩的喜悦溢于言表。

到嘴边的“煮的。”,还换成了一句平调的“嗯。”

“走吧,去茶水间。”程子凌提起打包袋说。

“好。”女孩应声跟上。

“子凌姐,我听她们说,你是公司里最年轻的项目总策,你好厉害!”女孩掰开一次性筷子,磨搓着筷子上的木纹,语气中满是仰慕。

“姐,你好厉害,这么多奖项!”叶羽指着其中一块展板,语气中满是仰慕。

“白痴,以后你也会有的。”程子凌笑嗔道。

“子凌姐?”

“嗯?”

“我以后也要像你这样出色,我想成为像子凌姐这样的人。”女孩的眼里充满了憧憬,还有几分熟悉的倔强。

“大几了?”

“下半年刚大三。”

“培训的说辞都会背了吗?”

“嗯,都会了。”

饭间程子凌提出的几个考题,女孩都对答如流,下了功夫,才配得上你的憧憬。

“叫什么?”

“我叫成昱,子凌姐你可以叫我小昱。”女孩大方地自我介绍道。

小昱,程子凌在心里默念,打断自己的联想道:“嗯,我记住了,明天开始试着拓客吧。”

“谢谢子凌姐。”

“吃完早点回去,时间不早了。”

“唔好。”

……

风决定要走,云怎么挽留?

总有一首歌让你红了眼眶,总有一个人让你倾付所有。

不由自问:最近还好吗?

【八十九】

没有僵持,也没有时间缓冲,纪尧拽过叶羽,力道加惯性顺势直接摁在床上。

不知为何,从这种状态的纪学姐让叶羽一时间忘了反抗。

“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藤条加上水的软化,韧劲十足,在空气中舞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配合着摄人的声响垂直落下。

叶羽闷哼一声,身体吃痛,紧紧抓住床单,用绷紧的神经卸缓藤条尖锐细长的阵痛。

“处理掉所有子凌签字的材料,真的就放下了吗?”

叶羽挣扎着要起来的动作被这话抽干了力气。

那晚招新复试后,叶羽本来只想看看以前材料,只是想找点事做排解转移下心中的烦闷,找个模版借鉴参照,怎料随手取的一本,尾页的笔迹,便不慎令原本就不太好的心情重重跌落谷底。

即使字迹龙飞凤舞,仍旧不影响叶羽对落款签名处那三个字的辨析:程子凌。

手上的材料瞬间重若千斤,指尖一抖重重地摔在地上。

当晚,叶羽发了疯似的翻找材料,逐个打开资料柜,一本本,一册册,所有程子凌签过字的材料都被她打包封箱,看到后来终于只剩下无力的麻木。

资料室的灯就这样亮了一晚上。

……

藤条挥落带来的疼痛,将叶羽从思绪纷乱中拉回。

“别说你没看到材料背后的编码,之前大家整理了整整一周,你怎么不把会议室也搬走?”纪尧垂下手里的藤条,大概也就对于叶羽,自己才能有这么大的耐心,也大概只有对叶羽,才会被激起那么大的火。

“你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这不代表你可以做事不计后果。”纪尧的话字字珠玑,她了解叶羽,骨子里透着倔强,唯有令她自己意识到问题所在,后续的措施才会有效果,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疼得有效果。

半响无言,半撑在床上的手臂收了力气,说不出“你打吧。”这类语句,叶羽闭上眼睛反手将裤子褪到大腿根部,身后三条已开始泛紫的棱子与白皙的肤色相形不入。

用了几分力气纪尧最清楚不过,还是下了这么重的手,不能说没有失望,但更多的是心疼,心疼叶羽的倔强,心疼她的刻意伪装,更心疼她心里被反复揭开的伤痕。

也许,叶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场实践,以痛制痛的实践,发泄也好,惩戒也罢,直到清醒为止。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