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打屁股

为首的是一个胖子,满面油光,看起来少说有三百斤重。阮郁认得这人,名叫张人杰,正是张鼎的家臣,人品非但不是人中之杰,手下功夫亦不怎么样,却颇敢为非作歹。

这张人杰也向他们看来,他认得阮郁,都是风月场中的名人。但一看柳鸾,顿时心中一动,好俊俏的后生,白白嫩嫩的,竟生的像个女孩般。心中淫念顿起,想到他家老爷张鼎素有龙阳之好,抓回去必定讨得他欢心。但看他和阮郁似乎十分熟,转念又一想,阮郁不过是一个多金败家的风流公子,若是阻拦,就一道掳回去送给老爷。

想着两手一拱,笑着向阮郁走来。”阮老弟,许久不见,不知可好啊?”

阮郁也拱手一笑:”张大哥看起来好气色啊。听说张堡主会前来给顾盟主贺寿,小弟便想这次是定能看到张大哥了。”

张人杰呵呵笑着,看向柳鸾,道:”不知道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

柳鸾看都没有看张人杰,他永远做不到像阮郁一般的棉里藏刀,跟什么人都笑呵呵的。随即站起身,向阮郁道:”我先回去了。转身便走。”

阮郁深知柳鸾的性子,也没有阻拦。

张人杰却一下子怒了,随即转怒为笑,道:”小兄弟陪爷回去玩玩吧,难为你生的如此娇俏,不如让爷好好的疼惜一番。”说着便伸手向柳鸾抓去。

阮郁心中暗笑,知道有好戏看了。柳鸾轻易不发怒,但他最大的忌讳就是别人把他的样子和女子相提并论,现在竟把他当成娈童……哈哈。

柳鸾果真没让阮郁失望。只见他瞬时间,拾起桌上的一支筷子,头都没回的向后掷去。但听一声惨叫,张人杰伸出的右掌已经被筷子钉在身后的墙上,筷子在他手掌上只剩下一半的长度。

张人杰惨叫后一阵痛骂,抬起头再看,柳鸾和阮郁都没了身影,只剩下几个手下在楞在那里。

接着,酒楼外面的人就听到一个粗暴的怒骂声,打人声,和几个男子鬼哭狼嚎的求饶。

明月影摆弄着眼前的一盒珠宝,江南邵家果真是财大势大,这些珠宝件件非但名贵,更是普通人即便有钱也难以寻觅得到的。可是,这么多年了。林杰,你终是不懂我,我何曾稀罕过这些东西?

正想着,门突然被推开,柳鸾径直走进来。

明月影皱眉道:”你胆子大了,进来也不敲门。”

柳鸾没有回答,看着明月影手里摆弄的珠宝。之前他送她的那支珠钗还在她的头上,只是和她手里的比起来,实在太过寒碜了。

柳鸾低声道:”姐姐喜欢这些么,以后我送你些更好的。”

明月影看他没头没脑地进来,却说这些话,心中有些恼怒。冷声道:”出去!”

柳鸾站着不动。明月影怒道:”我说话你不听了是吗?”

他已经听青儿说了有关邵林杰的事情,心中正是不大对味。更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实在不想和明月影变成对立的局面。他甚至不敢去想明月影知道他是一个杀手,还是一个杀手组织的首领之后会做何反应。

柳鸾继续道:”姐姐,回明宫吧。别搅进这些没完没了的是是非非了。”说着竟一把抓起邵林杰留下的珠宝,又重复了一遍:”以后我送你更好的。”然后竟一把掷向身后的墙面,只听”哗啦哗啦”的声响,那些珠宝连同盒子都摔的粉碎。

明月影一楞,她虽然并不稀罕这些珠宝,却也没想到这个一向看起来顺服的叫她姐姐的少年竟然敢做出这么无礼的举动。一扬手就给了柳鸾一个耳光。

柳鸾的左颊上顿时留下了鲜明的掌印。他回过被打偏的头,微微一笑,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别把姐姐的手打疼了。”说罢,竟从身后抽出一根藤条,放在桌子上,说道:”姐姐要打要罚都没关系。只是希望姐姐能回明宫,至少……也离那个姓邵的远一点。”

明月影本来打了他一耳光,心中已有些后悔,但一听他竟然以这样的口气提到邵林杰,气的她一把拽过柳鸾,当即把他上身死死按在桌子上。顺手拿起藤条,就朝柳鸾的臀上狠狠地抽打下去。

一下一下又一下。藤条之下的人没有得到一丝平息疼痛的时间,只是在不断的抽打下不停地颤抖着。

有一段时间里房间里很安静,只有藤条在风中呼啸的声音和抽打在人身上的声音。

十几下过后,柳鸾实在是觉得身上疼的厉害。疼痛像一只手,缓缓揪上他的心,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若是那个邵林杰,姐姐定然不忍心让他吃这样的苦头吧?

又是几下过后,柳鸾白色的后衫上已渗出血迹。明月影又一次扬起的手臂缓缓垂下,心中黯然,她似乎知道了,这个少年是不会躲避的,但同时,也是不会求饶的。

柳鸾伏在桌面上,剧烈的喘息着,直到明月影轻轻地把他扶起来。

竟是他没意料到的温柔语气:”我知道你心中所想。十年前,我被歹人所伤,多亏他救了我一命。虽然说那时我们以终生相许,但……现在我便当只还他一个人情。所以,这次我是不能够轻易离开的。你可了解?”

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乱了阵脚。关心则乱,他也不能幸免。也只是垂头不语。

明月影见他未答话,也未再多说,把他扶上自己的床,身手去掀他的裤子。

柳鸾一惊,想身手去挡。明月影微微一笑,推开了。轻轻的褪下柳鸾的裤子,他的臀上已是青紫纵横,满是斑斑血迹。

为他擦拭,为他上药。

明月影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于惊人了。

趴在床上的柳鸾把红着的脸埋在手臂中,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有委屈,也有甜蜜。

他突然有点想哭。十年了,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孩子,从七岁以后就没有再哭过。如今,他却觉得有一部分融化了,好象要变成眼泪,流出来。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