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第五章 妹妹的屁股

第二天早晨早餐时朱丽叶仍觉得火辣辣,几乎不敢瞧家人。昨晚经过母亲三十记后—朱丽叶因没能摆好姿势而额外增加几下。她母亲用别针扣起她的裙子并强调这淘气的姑娘整个晚上必须光着处罚过的屁股做家务。洗完盘子后,朱丽叶被带到墙角,仍未穿内裤。她明白,淌口水的弟弟在看着,多糟糕,光屁股立壁角!

早餐后,家人各自出去了。朱丽叶来到玛丽的房间,和她谈论学校和朋友,玛丽想知道关于凯芙琳帕学校的每一件事,因为明年她就要被送去。朱丽叶实在不想告诉她什么—她不想使妹妹失望并降低她的热情,但她不能对她说谎。

“的确,有时候凯芙琳帕是座好学校并有许多有趣的事,我有许多好朋友,但它非常严格。”她警告道。

玛丽兴奋得瞪大眼睛,“爸爸讲那里使用—藤鞭,你见过吗?你被鞭打过吗?”

朱丽叶耸耸肩“哦,当然,藤鞭、皮带、板子、鞋底,通常趴在老师腿上用手打。”

“真的?是什么样子?告诉我!”

朱丽叶在玛丽床上伸直身子,她的屁股不像昨天那么疼,但仍就敏感,尽量不用坐姿。

“你为什么要了解这种事?”她故意问。“这可不是很愉快的话题。”

玛丽跪在床边,望着姐姐,大大的、圆圆的眼中闪着泪花,“我,我怕,姐姐”她低声道,“我,我没挨过打,当然,爸妈打过我,我总是又哭有叫,但我未经历过如何承受被藤鞭、板子或皮带抽!”

朱丽叶感到心被东西刺了一下,她起身搂住妹妹,“噢,没什么,这没那么严重,它会使人习惯的。我第一次后就没那么多问题了,第一次是最糟的,另外,当你看到其他所有女孩都受到同样对待,你就会认识到这是平常生活的一部份。”

“哦,但我会又哭又喊,别人会认为我是个小孩子!”

“不,她们不会,在凯芙琳帕不会。相信我,那里每个人都明白挨鞭打是什么滋味—每人都哭。”

“真的?”

“真的。我想起在凯芙琳帕的第一天,看见一位名叫蕾别克的姑娘—她看上去比我大且成熟—被叫到全班面前,人人屏气定神,我疑惑为何这般紧张。后来我瞧见斡顿先生从办公桌里拿出鞋底—我浑身发冷,我明白凯芙琳帕很严格但我不知道严格到何种程度。”

“总之,蕾别克弯腰趴在斡顿先生的办公桌上,她的裙子被掀起,要用鞋底抽她屁股。他给了她很响的六记,一片寂静,只听见她的哼声和喘息声并忍住不哭,我无法相信斡顿先生会那么重地打她—他把鞋底高举过头并像板球拍似的抡下。”

“六记过后,我想结束了,松了口气。但斡顿先生伸到蕾别克的腰部,抓住她的内裤并猛拉下来—我感到震惊,差点叫出来。蕾别克是个漂亮的姑娘,几乎是位女人,真的,她的臀部非常丰满、圆润且很红,很红。”

“她哭了吗?”玛丽插话道。

“还可以,”朱丽叶说道,“但当他用鞋底继续抽她时,她开始嚎叫并哭泣,好像在被鞭打。我想在全班面前像小孩子般被鞋底抽,她的窘迫甚于疼痛—我曾被类似地处理过。你是如此的惊恐和羞愧以至几乎不觉疼痛。全是烦躁、恐惧和羞辱—疼痛是次要的。”

玛丽伤心地摇头道:“上帝,我不可能这样,我会放声尖叫!”

“难道你要挨校长鞭打,你不会的。我相信—你不会的。”

“你意思是,你,你曾经被校长鞭打过?!”

朱丽叶脸颊发热了,她回忆起克瑞恪莱校长先生可怕的藤鞭。她脸色绯红,微微点头。

玛丽兴趣更浓,“不可思异,是咋样的?你哭了吗?它打得多疼?留下伤痕?打时你怎么样?爸妈知道吗?”

朱丽叶尽量地回答她妹妹。当她想起凯芙琳帕所受的惩罚时,却觉得小腹部暖乎乎的。她告诉玛丽关于砹玛和黛博拉的故事—她从未看见过,想到过的厉害的鞭打。但那种惩罚不再仅仅是痛苦的源泉,似乎有点令人迷恋和

渴望。有些怪—惩罚得越重她身体似乎越满足。也许这是应该打的,因犯错而应受惩罚。朱丽叶搞不清楚,但她从妹妹处觉察到同样的古怪。

“告诉我那鞋底,我从未挨过鞋底抽。”玛丽急切地说。

“鞋底抽是普通的处罚,它用于一般的过错。打时可穿内裤或光屁股—几乎任何原因都会挨鞋底抽。”

“感觉如何?”玛丽气喘吁吁说,闪烁着奇异目光。

朱丽叶犹豫了以下,她想简单地描述那拖鞋的皮底接触赤裸肌肤时火辣辣的感觉—但她想起一个更好的主意。

“让我做给你看。”她说道,起床并跑到父母的房间去,找出她父亲的大皮拖鞋,带回到玛丽的房间,玛丽坐在床边紧张地望着。

“你要干什么?”她问道。

“我将用这鞋底给你六下,”朱丽叶说道,“爸妈出去了,就剩我俩。现在弯腰趴在床边。”

玛丽很快答应,她又害怕又激动—她将被待作一名大姑娘,像一名凯芙琳帕的姑娘!

朱丽叶仔细地掀起妹妹的裙子。玛丽还小,但她的臀部已初步呈现出像朱丽叶般的—圆润、丰满并微微跷出。

朱丽叶迟疑了一下,但很快就扯下玛丽白色的棉布内裤。

玛丽娇小的屁股又光滑又无暇,肌肤洁白,很明显最近未挨过打。朱丽叶试图回想最近见到过的不红的屁股,

她想不出。在凯芙琳帕每个姑娘每周至少挨一次打,而且大多还不止。在凯芙琳帕学校,白色的屁股就像撒哈拉的雪般的难见。

朱丽叶左手放在玛丽的后背,紧紧的将她摁在床上,促使她屁股向上拱起,“现在,保持不动!”她叫道,然后高高举起拖鞋,不像斡顿先生那么高,但也差不多。啪地一声抡下。

“哦!”她拼命摆动着,“真疼啊!”

“当然,你认为我不会认真?你将彻底的被抽打,就像在凯芙琳帕。现在,轻点声,别动,否则我会另外增加!”

玛丽少许平静些,第二记又打在左边屁股,她嚎叫着,折腾了近一分钟,她屁股上留下两个粉红色的椭圆印记,朱丽叶欣赏这颤抖的屁股,直到不再动,她又举起拖鞋。

啪!

“哦!”

啪!

“哇!”玛丽开始哭泣,泪水流到床单上。她没想起身,但企图用手遮住疼痛的屁股。

“别动!”朱丽叶严厉地训斥,打开玛丽的双手,“再加两记!”

“不……”小姑娘拼命哀求道,但朱丽叶无动于衷。在凯芙琳帕大多数老师会加倍处罚,或更糟。

按照朱丽叶的高标准,这次鞋底抽打只能算是初级的。但玛丽的确感受了挨打的滋味。她的尖叫和哭泣贯穿整个过程。但结束后,她停止抽泣,说道,的确并非是那么严重,仅仅是哭了,那第一记令她吃惊,她从不知道小小的拖鞋会那么疼。

“非常快活啊。”一个男童低沉的声音!

两个姑娘愣住了。

“我想知道爸妈会怎么想,我的姐姐打妹妹屁股……”

“多姆!”朱丽叶转身吼道。他站在门口,脸上露着怪笑。“你在这里多久了?”

“很久了,亲爱的,看着天真的玛丽被她残忍的大姐用鞋底抽打。”

“不完全是这样。”

“哦,真的?你认为爸爸也会这样想?”

朱丽叶发抖了,多拇是对的—她父亲不会接受她打玛丽的任何原因。对如此严重的事情,他一定会用他的皮带。当然除非多姆不告诉他。

“你想要什么?”

多姆咧嘴笑道,“你认为我想要什么?”

“走,出去玩游戏。随便怎样。”

“我要用拖鞋打你们两个:抽你二十四记,小玛丽六记。”

争辩和抗议显然毫无用处。朱丽叶明白即使想改变多姆的主意但她内心中已同意。挨二十四记鞋底—即使来自混蛋多姆—对凯芙琳帕的姑娘来说,算不了什么。朱丽叶感到更对不起玛丽,但她明年就要去凯芙琳帕,这也许使她更适应些。

朱丽叶很快就处于玛丽刚腾出的位置—趴在床头,脸贴床单,赤裸的臀部在后翘起。多姆欣赏着她的臀部-皮肤依旧粉红,有一点温热,并有多次用木刷抽打而留下的暗红色印记。

二十四记鞋底不像朱丽叶以前遭受的厉害—但也够受。多姆打得又快又重,痛楚遍布朱丽叶漂亮的屁股。她的眼睛冒着火,呼吸急促地起身让玛丽替换,现在她不得不看着妹妹挨打。

“过去站在镜子前面,并撩起裙子。”

朱丽叶慢慢服从着,她不觉难为情—他已经看过她的屁股了。但就这样站着,等着什么,她感到羞耻。

“不,整条裙子,包括前面的。”

“什么?”

“听着,就这么做,否则,我要揍玛丽几十下。”

望着玛丽恐惧的神态,朱丽叶知道别无选择。她咬着嘴唇,拉起前面整条裙子,在面前镜子中暴露一切。现在多姆如愿以尝地看到了她的裸体。他左顾右盼,既看到她挨过打的屁股又瞧见裆部柔软的毛发。

“很好。”多姆咧嘴笑道,并开始揍可怜的小玛丽。朱丽叶在镜中能看见他们,玛丽娇小的屁股变成紫红色,她痛苦的哭声在屋中回荡。多姆一点不怜悯,像打朱丽叶一样揍他的妹妹。

朱丽叶冲过去搂住哭泣的妹妹,弯下腰,“我替她!”她吼道。啪、啪,一记接一记,朱丽叶喘息着抓紧床单支撑着。她决定不哭,尽管不想哭给弟弟看,但泪水还是淌了下来。

“你们俩在镜子前站五分钟,”多姆邪恶地说道,“撩起裙子。”

刚挨过揍的姑娘们没有争辩,她们想着某天报仇,无论如何。

第六章 一朵花而已

经过鞋底打后,朱丽叶和玛丽都不再谈论关于凯芙琳帕惩罚之事。朱丽叶决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和看看风景,所以出去在附近散步。

周围变化不多,尽管有些面孔她不认识,皮尔逊先生已经油漆了他的房子。在首个转弯处,看见莱丽太太正在

花园中干活,朱丽叶热情招呼一下,走上前去。

朱丽叶记得这老太太很热心,常常喜欢听孩子们的倾诉,并用牛奶、饼干款待他们。

“你好,莱丽太太!”朱丽叶喊道。

“哎,谁?”

“是我,朱丽叶!”她跑到白色栅栏前,希望进去拥抱她的朋友。

莱丽太太慢慢站起来,用一根结实的白色藤条支撑着。“朱丽叶?是你吗?”

“是的,太太,我回来渡假。”

“学校里没教过你?”老太太发着牢骚,她的表情严肃而生气,令快乐的朱丽叶摸不着头脑。

“什么?不,我意思是他们教我各种东西。”

“教你踩花?”那女人用手杖指着栅栏边的花埔,一朵粉红色的大玫瑰花倒伏在脚印中。朱丽叶感到懊恼。

“哦,亲爱的!你指这个?我非常抱歉,莱丽太太,我一点没看见。我只是很激动看到你,好久没见了。”

“对不起?是的,你们这些小孩总是对不起。从不承担任何责任,道歉然后就跑开。想当初那时我父亲总是用板子对付我,六下,来教育姑娘要尊敬别人。呸!现在你们这些小东西,快滚!”

那女人对朱丽叶挥舞着手杖。

朱丽叶惊鄂地盯着老妇人,莱丽太太一向很客气,为何变得如此生硬。的确,她全忘了朱丽叶曾帮她整理花园,浇水、锄草。

“莱丽太太,别这样,我说过很抱歉,这是意外。况且,仅一朵花而已。”

说漏嘴了。那老妇人脸色阴沉,“一朵花而已!一朵花而已!”她吼道,“我将给你……一朵花而已!”她挥着藤条,走向朱丽叶“我真想揍你……”

“别,莱丽太太,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指那花不值钱,我知道您在园中很辛苦,请别生我气,我不想让您生我气!千万别!”

就这样,朱丽叶开始哭了。莱丽太太看了她一会儿,叹息道:“好吧,孩子,我原谅你。现在走吧,别踩任何东西。”

但朱丽叶不走,因为那妇人还在生气。“真的别生气,莱丽太太”她开始说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说的话,“要不请您处罚我,应该的,我知道。如果我父亲在此,他会亲自动手的。”

“你在说胡话,孩子,现在走吧。”

“不,太太,我该打,您可以用藤条,如果您喜欢的话。”

“用藤条抽你!我的孩子,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是的,太太,我要你鞭打我,六下,就像你说的。”

“鞭打!为什么?像你这样纤弱的姑娘受不了六记鞭打。”

“哦,但是莱丽太太,在凯芙琳帕总是挨过鞭打的,我受得住,无论怎样。”—即使多于六记—朱丽叶想,但不敢说出口。

“那么,这是所严格的学校?”

“极其严格。”

“我想,你经常受处罚?”

“当我该打时,太太。”

“哈,那么我同意你因践踏花圃而受惩罚,但我不肯定是否用鞭子。”

“那么,您的意思是说……”

“我明白,我明白,我父亲会毫不犹豫操起鞭子,但我母亲会平和些,告诉我用手打也有效。因此,我将给你选择:用藤条抽三记,在园中;或进屋,趴在我腿上,用传统方法打屁股,但时间长,很彻底。”

朱丽叶拉下内裤,弯腰趴在莱丽太太腿上,好长时间。花园里一眼望到大街,挨鞭打时,谁知道不会有人经过呢?还是在屋里吧。

莱丽太太继承了她母亲的技巧—她掴起来像个专家,几分钟就使朱丽叶眼泪汪汪。就如她承诺的那样,这顿屁股既重又长,持续了近一刻种。当朱丽叶终于站起来时,莱丽太太搂住她,亲吻她,带她到厨房,像往常一样拿出牛奶和饼干。朱丽叶几乎哭出来—既因为打屁股总算结束了又因为莱丽太太恢复了她原有的慈祥。

朱丽叶泪眼汪汪的离开了舒适的小屋,穿过院门,格外小心别踩到任何花草。

第七章 小店里的遭遇

她继续走着,正穿过公园。当她经过时,几个男孩在踢足球,球越过界线滚到朱丽叶身旁的树丛里。

跑过去找出球,朱丽叶放好球,一大脚踢出去,她要表演给小伙们瞧,当然,她也感到脸皮厚。不幸,球大大偏离目标,飞向球场另一边,砸在这正安静坐在长椅上的一对老人。

那老头年近七十,“该死的!”他尖叫着,抓住跳动的球,“你们这些小混蛋没长眼睛?”

“不是我们!”最近处的男孩喊道。“是她,那边的姑娘。”

“你在那儿!小姑娘!过来,真想好好揍你。”那老头大叫道,“过来!”

脸色苍白,朱丽叶转身就逃。她跑出公园直到街上,不理睬老头和男孩们渐渐远去的喊声。如果她过去,老头一定会在他们面前弯下她腰,她能想像男孩们笑着看他脱下她的内裤……哦,她不敢想下去。

怕有人追,朱丽叶闪躲进街角的一间小商店。她记得很清楚,小时侯经常来此处。店主名叫迈克,一名红发胖男人。她进去时,他正站在柜台后。

“您好,迈克先生。”

“难道是小朱丽叶?长这么大了,多漂亮。转过身,让我仔细瞧瞧。我敢说你已变成女人,好漂亮的姑娘,会令男孩们发狂,我敢说。”

朱丽叶脸红着摇摇头:“不是这样,先生,我父亲说我还小。另外,凯芙琳帕是女子学校。”

那男人歪着头,“你去了凯芙琳帕?他们有很高的声望。我只希望你在那别遇麻烦,我听说过他们如何实施教育。”

朱丽叶脸更红了,“是的,他们很严格。”她低声道。不明白,为何总会讨论关于她学校的惩罚。“哦,我来买瓶汽水。”

“当然,在后面,跟以前一样,自己去拿。”

朱丽叶气喘吁吁跑到货架后。大人们如此随便地谈论惩罚,似乎这是件有趣的事情,然而对于朱丽叶搏动的屁股,惩罚就像呼吸一样真实。

从冷柜里拿瓶冰汽水,打开盖,深深地喝了一口。她头朝柜台,在口袋里翻着零钱。当她付钱时,注意到迈克奇怪的眼神。

“什么?钱不够?”她问,担心会涨价。她只带了很少零钱。

“糖果呢?”

“什么糖果?”

迈克叹气道:“瞧,朱丽叶,我知道你是附近的女孩,一名凯芙琳帕的好姑娘,但我这儿是做生意—不能让一名女孩破了规矩并流传开。现在付糖果钱,我没其他话。”

“但我没买任何糖果!”

那胖男人目光尖锐,“瞎说,—我在反光镜中看得清每一件事,你要知道。”他指着商店远角处的反光镜,

“我瞧见你抓了糖果。”

朱丽叶惊愕地喘息道:“我没拿任何东西!”

“现在你真令我生气,你希望我不注意,因为你是我的老朋友。我记得很清楚,你们这些小混俅—一年里你和你的伙伴差不多偷了我一半糖果,并非这次,我要报警!”

“不,别这样做!”朱丽叶叫道,眼前仿佛出现父亲领她回来和警察局可怕的景像。“别,迈克先生,我向您发誓没拿任何东西!不信您可以搜身。”

“哈!我看到你吃。但搜身是个好主意—你可能藏了更多而我没看见。”

“请您发誓不会报警。我会付糖果钱,我没带,我会付的。我就回家取钱。”

“这像个故事,我以前听过。但你刚才有机会付钱,现在太晚了。你对我撒谎,应受到重重的惩罚—亏你还是个凯芙琳帕的姑娘,一位小偷和撒谎者。那里他们是怎么教你的?”

一切都与她作对,朱丽叶轻声哭了。迈克整整一分钟不说一句话。然后前去锁上店门,他将“营业”标志翻成“打烊”并回到朱丽叶处。

“过来,小可爱,我有个主意。”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