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我叫庄秀羽,标准的“蛇精”身材让我有过无数的追求者,但是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不是一个拜金女,我本身就是一个富二代,家里有的是钱,用不着给任何男性生物好脸色看。可是我却是有一个特殊的癖好——SP!

我喜欢SP很久了,很多时候我都会趁着宿舍的舍友们不在的时候自己实践,工具只有戒尺。我喜欢看着镜子中自己红红的屁股,显得无比妖艳,一绺波浪般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浓淡适宜的柳叶眉,一双秋水般明眸顾盼生辉,娇巧的琼鼻,玉腮含羞,点绛般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细腻不带丝毫瑕疵的肌肤如冰似雪,身材纤弱,有股成熟的风韵。

直到有一天——舍友们又都不在,我自己实践了一会总觉得自己下不去狠手打着都没感觉,打完之后也不过是微红罢了。于是我想上网搜索一些SP的视频看看。

糟了,我的笔记本前天又撒上拉面了!怎么把这事儿又忘了!算了,明天再上网买一个新版的笔记本电脑送来吧。

拿出我的舍友楚丹琼的电脑,开启了“隐私模式”就开始上网看SP的视频了。我和我的几个舍友们的关系很好,我想她不会介意的,大不了再讹我一顿饭罢了。随便找到了一个常见的,我想着下载下来看,把文件藏到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等过两天我的新电脑邮过来了再偷偷把它删掉。

点击,下载,我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储存角落,使用迅雷下载,确认下载……提示!该任务已完成,是否重新下载?

我瞬间懵了。什么情况?马上打开楚丹琼的迅雷,已下载中——我去啊,这……这怎么会有好几十个SP的视频?

秒懂。

天啊,这就是猿粪吗?

于是,我的邪恶心里开始作祟……我把楚丹琼下载的这些SP视频都调了出来放在桌面上,并把所有文件的名字都改成“哈哈,被发现了吧”。真是期待楚丹琼看到这一幕之后惶恐的表情!我开始想象若是我喜欢SP的秘密被别人发现时是什么表情,并把我的表情转移到楚丹琼的脸上……哦吼吼吼!哎,我怎么这么贱,真是欠揍,再打自己两尺子!

——

终于,晚上该回来的都回来了,我们吃完饭之后该做什么都做什么,我一直等着楚丹琼去看她的电脑,哇卡卡卡卡!

可是今天她居然没动电脑!!气死我了!

第二天,上完上午的必修课程后回到宿舍……哟,这俩人干啥呢?

只见楚丹琼面红耳赤地跟司马凝嘉解释着什么,而司马凝嘉脸上却是极为怪异的表情!

我走了过去,一脸茫然的问怎么了。其实我心里多少又数了,不过不能被楚丹琼发现是吧!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没!没事儿!你说是吧嘉姐!”看到我进来,楚丹琼的俏脸红的简直快要渗血了,我强忍着恶作剧之后的笑意说了一声“哦,真搞不懂你们”之后就回去躺下休息了。当然,我的耳朵一直是竖着的。还有,我差点憋出了内伤。

“嘉姐……”楚丹琼尽其所能压低嗓音,就是不想让我听到,不过我想刻意听,怎么会听不见?

“丹琼,真想不到,你还有这种趣味……”司马凝嘉一脸诧异的对楚丹琼说道,当然也是压低了嗓音的,看来嘉姐要为楚丹琼保密啊!那岂不是没好戏看了?

“嘉姐我……”楚丹琼一脸祈求的神色望着司马凝嘉。这时我应该说说我们的人物性格了,我呢,就是一个大屌丝,恶趣味十足最爱整蛊以及八卦,年纪在我们之中排行老三,于是这群坑货都叫我小三。当然,我整蛊别人几乎没被发现过,不然楚丹琼 一下子就会猜出来是我干的了。楚丹琼是我们这个宿舍最小的老四,性格极其淑女,典型的温柔派,特别容易害羞,所以她就成为了我整蛊次数最多的对象。老二先不提,她还没出现。司马凝嘉是我们的大姐头,我们经常取笑她,此女乃真汉子也!司马凝嘉居然是散打出身,学业也是一流,学计算机系的,自从司马凝嘉有一次被一个猥琐的家伙想摸摸搜搜的时候飞起一脚废了他的XX之后,她就成为了我们学校最有名的玫瑰花,外号刺头大哥。

“不要说了,我会替你保密的。”嘉姐神秘兮兮的看了楚丹琼一眼,似乎有什么别的意思,但是我眼神不好使没看出来那是什么意思。

随即只见嘉姐把耳朵凑到楚丹琼耳朵边上,十分低声的说了一句话。当然我根本听不见了,只能记准口型,慢慢想。我只看到了楚丹琼脸上无与伦比的惊讶……以及……以及激动?

窝……吗……是……桶……号……哟……

我们是同好哟!

噗,我被瞬间雷得外焦里嫩。

这什么情况,天降猿粪?

当然我不可能这个时候跳出来表达我的激动了,那样岂不是不打自招?

——

我有睡午觉的习惯,这个时候我感觉已经没什么好探听的了,就蒙头呼呼不一会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去了北方,游览各地的雪景,和和朋友们打雪仗……啊,我中招了,打进我的脖子里了!

我猛地惊醒……汗!原来是嘉姐把她刚洗完的手塞进了我的脖子里。

“嘉姐!你这样是不对的哟!打扰小三我睡觉,小心以后你有了男票我去找他把我这一觉补回来!”看我这话说的贱不贱……笑八仙来打我……

“呵呵,丹琼电脑桌面的SP视频,又是你的恶作剧是吧?”司马凝嘉笑嘻嘻地看着我,旁边站着楚丹琼……

“额,我没有啊!我怎么会那么无聊,去看SP的视频呢?”我慌忙解释。

“好了!小三,你说说该怎么办吧。”

“不是,什么跟什么啊……”

“别解释了,本来我还不知道是你干的,可是你居然懂SP的意思,想不知道是你干的也很难啊?”司马凝嘉邪笑……

干!姐姐我中计了!

当然脸皮如此之厚的我表情当然不会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嘿嘿,都是SP同好,何必还要装下去呢?”司马凝嘉的脸皮比我还要厚得多,对于这种事她都敢口无遮拦。

见到我已经被彻底揭穿了,不过我可不想这么快就暴漏在阳光下,我说道:“喂喂喂,怎么又来什么同好的!虽然我承认我恶搞了一下把那些视频放在桌面上了,但这也不能证明我就是SP爱好者啊!”

“呵呵,还装,看你这语气,你把我们姐妹当傻子么?”司马凝嘉一把掀开我的被窝,把我抓了出来,“我就让你死明白,你不知道姐姐我是计算机专业的?你开启隐私模式上网就能瞒得住我?那你来解释解释你上网搜SP视频干嘛?”

“我……”我竟然哑口无言。

“没话说了吧!”司马凝嘉冷笑着看着我的小计谋被拆散,眼神中尽是得意。

“好吧,我承认了。不过既然都是同好,可不可以互相遮掩一下?我可不想我们学校的男生们都知道这些,要是我的‘丑闻’传扬出去,那我那个未曾谋面的白马王子可是再也不会来找我了!”

“咦?小三,你不是和嘉姐一样对所有男性都看不上吗?怎么你还想白马王子?”楚丹琼这小妮子,居然来嘲讽我,仗着大姐给你撑腰是吧,你等着,以后有你好看!嘿嘿,我可是还记得,我上周模仿她的笔迹给一个他们班的男生写了一份情书哦!嘎嘎嘎嘎嘎!那语言我自己都写感动了,我就不信那个男生不来我们宿舍的楼下表白!

“那是没有我看得上的,所以我一直在等一个我看的上的人嘛!”

“那既然都挑明了……相信大家都想实践吧,不如我们……”嘉姐真是胆子太肥了!这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的!

我们自然是没有意见了,我干脆的说了好,丹琼比较害羞,扭捏了一阵后禁不住我和司马凝嘉的挠痒痒攻势,终于妥协了。

“那不如我们今天就开始好了!”对于司马凝嘉的急性子,我已经无语了。

“不对,现在就开始吧!”司马凝嘉话锋一转,眼睛盯着我看,我怎么突然有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小三啊,你说一个人做错了事,是不是该被惩罚呢?”

“噗!嘉姐你不是吧?拿我开刀?”

“怎么说的这么难听,顶多就是那你做个试验而已!”听到做实验……做实验……还有比这难听的吗?

“别,别,以和为贵,我下午还有必修课……这样吧,周末我带你们去约炮……呸,是聚餐!市里随便哪一家饭店随便挑!”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做第一个小白鼠了!

“丹琼,上,按住她!”司马凝嘉示意楚丹琼制服自己,还好楚丹琼比较羞愧没有过来。“算了,我自己来!”天啊,不是吧,嘉姐练散打的我怎么会是她的对手?

马上,我成为了待宰的羔羊。

“不要嘛嘉姐,我两点还要去上课啊!”

“怕什么,这刚十一点半,顶多打你一个半小时,耽误不了上课!”

“噗!什么?一个半小时?”这是要打死我的节奏?不过念在我清了无数次饭的旧恩上,估计她们也不会太狠打我吧?

“先来OTK!”嘉姐管都不管我的感受啊,直接把我的裙子掀起来,暴力的把我按在她洁白细腻的大腿上,我感觉一瞬间大脑便朝下了,臀部高高翘起来了。

紧接着,司马凝嘉根本不废话,手掌噼里啪啦落了下来。

“啊,嘉姐,轻点啊……”想不到司马凝嘉手劲这么大,不愧是练散打的!比我自己用戒尺打都疼了啊!可以想象,我的屁股正迅速变红。

楚丹琼就在一旁……天啊!她在做什么?录像!我的天啊!丹琼啊,你堕落了!

还好我的忍耐力还算不错,二十多下巴掌我就觉得屁股麻麻的,倒不是太疼。这时,令我想不到的是,嘉姐居然毫不犹豫、干净利落的一把扯下了我的小内内,我光亮亮的屁股直接暴漏在了空气中,瑟瑟发抖。

“嘉姐,你不是吧,第一次就这么狠?!”随着又一轮巴掌的落下,我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最后发现还是无法挣脱嘉姐的那一双魔爪,我扭着头看到自己的屁股泛着红光,已经由粉色完全变红了。

又是二三十下,最后我已经开始嗯嗯啊啊的低声呻吟了起来。

这时我感到屁股上的那一只魔爪停了下来。

“你先起来。”

呼~就等这句话呢,我讨好的说道,“嘿嘿,就等嘉姐你这句话呢!”

谁知我站起来了以为这次就这样结束了的时候,司马凝嘉直接把我按到了楚丹琼的腿上……

“丹琼,你来!我先去买点东西,很快就回来!”

“不是吧?还没完?”

“呵!小三啊,你想得美!这就放了你岂不是放虎归山?”

我想说,姐姐,你的语文素养实在需要提升了……放虎归山?这哪跟哪啊?当然这话我还是没敢说,不然又要加罚了。

司马凝嘉性子很急,急冲冲地便出门可去了。此时我就在楚丹琼的大腿上,看到姐姐走了出去,我就想直身起来,谁知道屁股上居然突然挨了一巴掌!冷不防这一下让我一下子没忍住,“啊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丹琼!你干什么?”

“少废话,还看不出来吗?当然是打你了 !”

“噗~丹琼,你……啊丹琼啊,你怎么也堕落了……”

幸好楚丹琼的力气比我还小,打在我的屁股上根本不怎么疼。只是这感觉好羞耻啊,我居然被两个室友轮流趴在她们腿上被打屁股?此时再看我的屁股,入眼一片粉红。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丹琼打了十几下之后也是发现了我不怎么疼,她居然直接把手伸到了她自己的枕头下……掏出来一个皮拍?天啊,她哪儿来的皮拍?莫非是她自己实践用的?

“啪”的一下,只感觉瞬间传来麻麻的痛感,我知道这一下丹琼没控制好打歪了,可是打歪了都这么疼?这皮拍够我受的了!

“啪!”响亮的一声!

“啊——!”一声娇叫,我居然疼的叫了出来!我感觉大面积火燎燎的痛,一只手忍不住赶紧去抚摸屁股上刚才被打的部位,幸好丹琼没有制止。

揉了十几秒钟,丹琼啪的把我的胳膊打了开来,在我毫无防备之时又是狠狠的一记皮拍,疼的我眼中隐隐有了泪花,并且已经开始求饶了,但是不知道丹琼怎么回事,突然变得如此,居然不同意,而且一下子打得比一下子重,整个寝室里都是我的呻吟声了。

“丹琼,丹琼,你饶了我吧,姐姐再也不敢恶作剧了!啊!”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赶紧认错求饶,不过想让我改?下辈子吧。

还有,姐姐我要报复啊!居然这么狠的打我,丹琼你废了!看我不把你的各种囧事发到我的朋友圈里!

坏了!丹琼居然一直在录像!只见架子上摆着丹琼的摄像机,正好对着我肥肥的屁股……完了完了,看来以后想报复这小妮子一定要人不知鬼不觉啊!不然她把我被打光屁股的图片发到网上……

——

就在我的呻吟声中,我的屁股由粉红逐渐变成了深红,疼痛越来越深,我已经开始隐约滴下泪珠并且开始惨叫了!

这时司马凝嘉回来了!看到我被打的这么惨,司马凝嘉一愣,随即微笑着对楚丹琼说道,“打得不错,再接再厉!”

噗~好一个再接再厉!丹琼居然又加大了力度!嗷呜~

我注意到了嘉姐买了一个东西回来……生姜?!?!?!?!

靠,不是吧?要玩那个?

只见嘉姐去拿起了她自己的水果刀……

果然,在丹琼把我的屁股打成了大红之色的时候,司马凝嘉拖着一个小水果盘,里面放着渗着姜汁的大生姜!

“来,先把她放开,丹琼。”

我被扔到了床上的一瞬间,屁股压到了床沿,疼得我一下子蹦了起来捂着屁股然后趴到了床上,双手一直在给我那可怜的屁股按摩。

这时我才真的是害怕了!姜邢吗?据说很疼吧!

“小三,来把P眼扒开。”

我扭头就看见嘉姐微笑着看着我……

“不要!不要啊!嘉姐!不要姜刑啊!”

“呦喝,懂得挺多的嘛,连姜刑都懂了!”司马凝嘉“善意”地看着我裸漏在外的菊花……我突然感到菊花一凉……

“姜邢?那是什么?”楚丹琼却是不知道这姜刑是什么,在嘉姐给她解释了之后,她也邪笑着看向我的菊花……

我赶忙双手也顾不得屁股上的胀痛了,死命捂着菊花,翻过身来也顾不得阴部被暴漏了,乞求地看着嘉姐,“不要姜邢啊!千万不要啊!我的菊花啊!”

哪知道,司马凝嘉过来就把我一个跟头翻过身来,然后一个手抓住我的双手,另一只手去摸了摸我的菊花……我紧张地一收缩PP,居然把嘉姐的手指夹住了一下,羞愧得我以后再也无脸见人了啊!哼!以后在别想叫我请吃饭了,居然这么对待我!

“来听话,就试试,小三,来乖啊……”

没办法,我知道要是她硬往里塞的话会更疼,只好配合着撅起我红肿着的屁股,艰难的扒开了菊花,由于过于紧张我的菊花还一紧一紧的,不断收缩着。最可恶的是,丹琼怎么还在录像啊!

司马凝嘉拿起冒着姜汁的生姜,开始了“爆菊”。

“哎,有一句话谁说的来着,人生就是一场悲剧,搞不好什么时候就被爆菊……啊!疼啊!嘉姐……喔嘉姐……嘉姐!不要再插了!啊!嘉姐饶了我吧!”

我正在感叹前人的话果然是真理,突然异物入菊,感觉整个PP被张大了,那冒着姜汁的生姜在姜汁的润滑下一点点的进入我的肛门深处……

终于,嘉姐觉得差不多了,留了一半的生姜在外面。

“喔……”我大口喘着粗气,刚才我真的快被……爽死了?疼痛之外居然是好爽的感觉,莫非性爱之事也是如此爽吗?

可是没过一会,我的菊花中的生姜开始作祟,汁液在流淌,我感觉肛门附近灼烧一般的火辣,忍不住夹紧了菊花穴,谁知越是夹紧越是炽痛,越是炽痛越是夹紧,疼得我简直就是死去活来啊,两只手赶紧伸了过去想把生姜拔出来,却被嘉姐死死按住,幸好我菊花穴的自动收缩功能使得生姜一点点的往外出,谁知最后关头丹琼上来施展“一阳指”神功,居然一指头把生姜推进了我的肛门中!然后生姜又往外滑落,每次都是最后关头丹琼施展“一阳指”神功,我感觉一种被叉来插去的感觉,阴部不由得流出来蜜汁,喘着粗气的我早已泣不成声,但是却又觉得很爽快……

在折磨了我二十几分钟之后,生姜的作用减缓了,炽痛感消失,嘉姐放开了我的双手,在我刚想去摸PP的时候嘉姐却是说道,“不许碰!现在,小三,为了惩罚你,我决定要给你长点记性!现在你给我撅起屁股来!”

“啊?还没完?”

“你以为?快,撅屁股!”

无奈,我只好把自己的屁股高高的撅起来,生姜却是还在我的肛门里啊!哎,羞死了羞死了,还被录像了,我活不活了?

司马凝嘉拿起丹琼的皮拍挥舞两下,觉得挺满意,于是便对我说,“小三,现在你听好啊,正式惩罚现在开始!我先……”

“什么?!正式惩罚现在开始?你刚才算什么?”

“啪!”响亮的一声皮拍,疼得我直嘚瑟,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嘉姐打人就是不一样!我感觉屁股一下子被打的肿出了硬块!

“打断我说话?你说你该不该打?”

“该打……”无奈我能怎么样,难道我要以理力争?然后换来屁股被无理地打烂?

“你知道就好!对,现在正式惩罚刚开始,刚才什么也不算……”

呕~什么也不算?什么也不算?!我哭了~

“你听好规则!”嘉姐冷冷地说道,“现在,我要打你二十下皮拍,只有20下,但是你要是不遵守我指定的规则,那就不一定有多少了!”

“第一,每一下皮拍,你都必须在三秒钟之内报数,不然这下不算!”

“第二,你不准用手摸屁股,违规一次加罚5下!”

“第三,我打你的间隔是半分钟左右,无论你上一次被打的时候怎么扭动,在我打你下一下的时候必须恢复好这个撅高屁股的姿势!不然加5下!”

“第四,除了手撑着床、膝盖跪在床上之外,其他部位一旦与床接触,加5下!”

“第五,你菊花里的生姜!不许掉出来!你要加紧记住没有?如果掉出来一次,加罚10下!并且惩罚你换一块新的、冒着姜汁的生姜!”

“记住没有?!?!!?”

“记住了~”我哽咽的说道,完了,今天屁股是要被打烂的节奏吗?

“啪!”的一下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打了下来,我尖叫一声。

“怎么不报数?!这下不算!”

“啊?不要真的这样啊!”

半分钟之后,第二下,不,还是第一下皮拍,啪的苔打了下来,这回我忍住了惨叫,取而代之我喊道,“一……!”

“二……!”

“三……!”

“四!呜呜……”

四下的时候我的屁股就受不了了,整个屁股充斥着疼痛,估计已经全都肿了起来了。

“啊好疼……五!”

“晚了,超过了三秒,这下不算!”

“啊……六!”

“瞎报数!明明是五!再加三下!”

……

还好我的双手死死抓住床单,规则中的第二三四条我都没犯,只有几次忘了报数。可是令我难受的是,我感觉菊花中的生姜一点点的在滑落啊!

终于,在第十三下的时候生姜被我像便便一样拉了出来……啊,羞愧死了,以后怎么活啊还被录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哼!加十下!还有多少下?”嘉姐毫不留情地扮演着坏人的身份……不得不说她演的还真好!啊我感觉屁股已经着火了!估计已经全肿成硬块了吧!

“回……回嘉姐的话……还有十七下!”

“什么十七下!不老实,刚刚你报错了数不是还加了三下吗?说谎,再加五下!还有几下?”

“还有……还有二十五下!”我此时早已痛哭流涕,嘉姐看我的屁股也打得肿高了一倍,像两个充血的大馒头,也是不想再加罚下去了,便对我说道,“算了,剩下的二十五下,加罚下去就不知道多少了!就二十五下,你也不用报数啦,丹琼去按住她,我连打二十五下!”

“不过,姜刑还是要继续的!”嘉姐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根生姜,旋转着插进我的菊花,炽痛感转瞬即到,我再也忍不住了,呜呜的痛哭了出来。

“丹琼,按紧了,我要开始了!”

“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打击,丝毫不给我休息时间了,我悲惨的叫声呜嚎着,挣扎着却是一动也动不了,只感觉屁股上撕裂一般的火辣辣的疼,PP里钻心一样的炽痛,交织在了一起使我的哗哗的泪如雨下。

半分钟打完了二十五下,我被放开之后的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拔出菊花里的生姜!

“不行!”司马凝嘉却是又把生姜按了回去,“作为惩罚,姜邢必须继续!你也不许碰你的屁股,现在跪在那里撅高屁股面壁思过!”

我无奈地看了看紫红一片的屁股,哭着照嘉姐说的去做。

生姜又想开始那样,一旦要出去就被“一阳指”推进去,反反复复……

然后我一直跪着到了一点半多,期间PP被持续折磨了这么久,却是又被告知我要在菊花里夹着一根生姜去听课!不然还要再打我100下PP!无奈的我擦干泪水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狼狈地去上课了,菊花里还传来一阵阵刺痛……

上完课回来,我又被按在了嘉姐的腿上,正当我认命了想着大不了一死的时候,嘉姐却是没有打我的屁股了,而是十分细心的给我擦着红花油!我感动是很感动的啦,可是我想说……你们忘了把生姜从我的菊花里拿出来了!

于是,为了不破坏气氛,我又忍了十多分钟,菊花才得以解放……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