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男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 fox_queen__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宽而栗 严而温 5》的后记
本文为《宽而栗 严而温 7》的前篇

叶子篇

我是叶子,在我快要结束行程的时候,工作狂的姐姐终于忙中抽空了一次,只是貌似还是匆匆忙忙的感觉,那边一下班就直接往我这里赶了,嘱咐我先洗澡,然后等她,别看平时和她得瑟的不成样子,到了这个时候心里还是很慌,以至于其实早就洗好的自己不仅答应,然后又去洗了一遍……

算着时间,姐姐应该快来了吧,赶紧把房间先收拾收拾,她喜欢干净的孩子,我心里这么想着,记得曾经发了张手的图片,指甲长被训了一顿……收拾好之后开始坐立不安,开始想象一会见面会是什么样子,毕竟在网络前的谈笑风生代替不了现实里的忐忑不安。想着姐姐会不会感觉自己太做作呢,还把房间给收拾了,要知道,乱点反而真实不是嘛,矛盾了,心里的两个自己开始打架了……直到被敲门声给打断了自己的斗争。

好不好都那样了,硬着头皮开了门,果然是姐姐,工作服都没来得及换呢,赶紧把她迎进来,弱弱的喊了声姐姐,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见,平时在网上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子的,纠结起来了,也不知道后面该说些什么,尴尬的气氛压得自己喘不过气,于是改变战术,说是改变战术,其实更是自我心理安慰,装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把早就准备好的围巾亲手递给姐姐,没想到姐姐不但没有笑,反而问了自己一句,“你这是贿赂”?好吧,又尴尬了,笑着继续说:“姐姐,吃樱桃,很甜的。”得到的是姐姐的一记白眼。完了,这印象分一定是负数的了,心里默默想着,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想表现的正常一点,可是一见到你就紧张的全部土崩瓦解了。看着你进洗手间,听声音好像忙着在洗什么东西,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工具,丝~~~~吸了口凉气,会是什么呢?又不敢偷偷过去看,只能傻傻坐床上等着了,想到一会可能会脱掉裤子打屁股,心跳的更厉害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吗?怕什么,反正只要听她怎么说,照做就可以了,想好之后,故作淡定的继续看电视。

姐姐出来后,还是没怎么说话,只是拿起电视遥控器把音量开到很大,我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紧接着居然把被子堆叠起来,堆的这么高……还以为两个枕头就差不多了,还是低估了……不怎么开口的你此时终于开口了:“趴上去,裤子脱掉。”啊?这么快?心里是这么想的,可做出来的却又是另一回事了,气场震慑一切呀,趴好之后,只给了自己两秒思考,就开始自己脱裤子了,这种事情还是自己来的爽快些,好歹自己是个男人,指不定拖呀拖的,反而造成坏印象了,多挨打不算,万一感觉不合胃口不要我了,那才是晴天霹雳的事情。第一次在一个异性面前脱掉裤子,感觉还是丢人的,把头埋进被子里,不看她,看不到她……啪的一声,明显感觉身后一紧,紧接着热热的感觉就出来了,什么东西啊,好像是类似皮带的,可是皮带有这么宽吗?

还没来得及继续思考,第二下已经拍了下来,额~~好疼,不能叫,叫了就输了。不过此时的自己已经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屁股上,毕竟有没有准备对疼痛的感知是天差地别的,只是屁股不自觉的开始收紧。用手点了点我的屁股,轻拍了两下,说了句放松,看到我放松后又是一下,还提醒我要数数。此时的自己羞耻感到达极限,很不情愿的数,而且每每打几下,你总是会用手来点按确认我是不是处于放松状态的,除了自己数数和那不知什么工具拍打的声音,100下很快过去了,这个时侯身后明显涨了一圈,而且还有600下要还,有点不敢想下去了。

你让我起来,又拿了个椅子放在床尾,让我跪到椅子上手撑在床上,比刚才更害怕了,这个姿势让我感觉很不安,而且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躲,关键还有600这个数字让我深深感到有点害怕了,看到你放下了手中的那个类似皮带的工具(后简称皮带),心里还没来得及放松,就感受到你拿了尺子放在我身后,初步鉴定是木质的,厚实的感觉。赶紧收回思绪严阵以待,你说了句自己数着,又开始新的一轮,啪,第一下尺子刚好吻上自己的臀峰,和刚才被皮带打的位置交相呼应起来,不自觉的叫出了声,记得是要数数的,可是此时自己心里感觉好委屈,刚打好100下一点都没有安慰,也没有问过自己疼不疼,还换了个更难过的姿势,倔强的情绪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硬生生的把那个1给憋回去了,我就是不数,有本事你打死我,心里面叫嚣着。

啪—的第二下又下来了,还是那句话,数数,可是心里早就做好决定不再数数的自己又怎么可能再数出来,啪啪啪……连着几下,疼得有点走投无路,好像是在告诉自己,这就是不听话倔强的后果,身后的疼让我再一次哼哼唧唧的出声,还是憋着没有数数,只是这该死的尺子,怎么这么疼?!说来也奇怪,自己在部队和人家互摔互练,甚至匍匐前进爬流血都没有坑过一声,现在的自己怎么就这么没出息了,还没有继续想下去,被你一句“那你就不要数了”给硬生生打断。

于是继续开始“照顾”我的屁股,沉默代表一切,却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立感,其实我宁愿姐姐骂我一句,甚至在狠狠抽上几下,逼着我继续数数,我想到那时我也不会再坚持了吧,也比现在无声无息的要好得多,死要面子活受罪在此时得到了最好的诠释,你还是一下一下的很认真的在打我,只是我疼的开始左右晃动,而你却很有经验的每打一下不仅让我充分感受疼痛,还用手不断的点按,让我放松,停止晃动后再一下,好让尺子发挥威力,不知道多久了,你开始把打击的部位一点一点往下移,那个位置更是敏感,本来裤子因为没脱的很下面,所以还挡掉了一部分疼痛吧,或许也是自我安慰,没几下之后你就把裤子又往下脱了一点继续无声的抽打,一下一下,永无止境的,除了疼痛,别的什么都没有了……其实我好后悔,只是如果现在求饶,那不是连最后那点自尊都没了吗,是自己选择不数数的,那后果也要自己来承担……

啪,一下抽在了大腿根这个位置,实在承受不住的自己连支撑身体的手都开始打颤了,可是你却还在继续,又一下同一个位置,让自己几近崩溃边缘,把一只手挡在了身后。姐姐,你别一直打一直打,我也知道你讨厌在实践过程中贝贝用手抵挡,只是我实在吃不消了,而且在不想求饶的情况下这也是自己能想到的唯一可行的方法,另外一点就是想让你开口说句话。“手给我拿开。”姐姐并没有听见我内心的求饶,想想也是,自己表现的那么倔,怎么能让姐姐心软?我没有理你,屁股的疼痛已经让我能拖一会是一会了。

“听不懂是不是啊?”感觉到你明显的嗔怒,咬着牙,把手放了回去。二话没说,啪~的又是一下,这下是彻彻底底把自己的忍耐全部打没了,手也抖的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趴了下去,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只是我忘记了我自己还跪在椅子上,偏偏那个椅子是有靠背的,于是乎一个把屁股翘的更高的姿势形成了。又一件新的工具放在了自己的屁股上,是个圈圈的形状,好像是个类似被拍的东西,想想就觉得疼了。

还是老规矩,只是你好像没有纠正我的姿势不规范,而我呢也感觉趴着也许会更舒服些,只是这些想法到你拿那个圈圈打的第一下后就嘎然而止了,“啊~~~~疼,”终于还是没忍住叫出来了,还是希望姐姐下手轻一些,再轻一些……实在是疼,可是又不敢故技重施,再用手挡不知会把姐姐惹怒到什么程度,而且这个姿势比刚才那个更疼,好吧,我后悔了,忍着疼想把身体再次支撑起来,只是腰突然被姐姐给按住了,虽然没用什么力,可是却起不来了,因为身后的疼,也因为想到也许姐姐是想让自己更加接受教训吧,心里已经不知哭成什么样了,求饶到何种地步,只是都在心里,全部都在心里……而你好像并没有因为我的喊叫有任何的反应,继续着自己手头的工作。突然看到那个凶器皮带就在自己边上,于是傻傻的犯了个极其幼稚的错误,把皮带偷偷的藏到了被子的下面,身体压住……

他的实践文告一段落,接下来是我的,会有一些出入,因为感受不同。关于叶子,大家还是平常心吧,对,他现在还在,是仅存不多的当事人,就交代这些吧,先更文。叶子是上海人,距离我算是很远的,所以自认识便没有想法。持之以恒他做的很好,有时候我也脆弱的一塌糊涂,往往这个时候某些人总能趁虚而入,不得不说,缘分这个东西妙不可言。也许再也不会异地,还这么远,但是走到这一步,也不会后悔。

他是个优秀的孩子,所以对他要求很高,有时候甚至是苛责,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指望他能理解我,每每他说跪不住的时候我也揪心的要命,但是那段灰暗的日子我们一起挺过来了,这也绝不是什么污点。好吧,叶子是个脾气很倔的人,偏偏我最讨厌这股子臭脾气,为了犯倔不知道被打了多少回。

异地实践一次真心不易,我知道他是满满的热情,但我知道自己的时间,怕他失望,即使有心有时候也无力。来之前我们已经接触了蛮久的时间,并且成功戒了赌博,关于这件戒赌的事,后续有可能他会去写出来,我完全尊重他的意见,因为从内心我都没觉得这是什么丢人的事,他不配合我也不可能对他有什么帮助,说到底都是他自己有心去戒。这次实践是在他成功戒赌之后,攒的帐多数自己都还了,这七百说实话我都不记得是什么内容了。但还是想让他长点记性,再说又是男孩子,工具什么的还是特意准备了一下的,绝对的销魂。

首先,我想更正,那天下班我是换了衣服去的,也不知道太紧张还是不长脑子竟然说我没换工作服,真想一巴掌扇过去。黄色雪纺上衣加白色短裤,另外长发及腰的披着,想着留下个温柔形象,别吓坏人家孩子,第一次见面的,得嘞,直接想呼死。下了班打了个车就奔过去了,之前我们是匆匆见了一面的,所以我觉得不需要什么开场,顺理成章的开门,进门打招呼,看得出来他很紧张,不知道手往哪放,然后就把事先准备的围巾给了我,是手工的,但他给的时间真不对,难不成开揍前我先激动的把他搂过来?节奏不对啊,所以我拿过来就没说什么话。这傻孩子为了找话题又说让我吃樱桃,难不成本来板着脸看到樱桃就狂放的大吃?脑子果真被驴踢了。两次贿赂无果之后他就老实了,也知道今天不会轻饶了他,不再做垂死的挣扎。今天带了三件工具,有两个冲下就可以,另一个需要浸泡,卫生间就折腾了半天,出来后看到他没事人的坐在床上,这是当爷呢…

其实我从进门就进入状态了,只是这孩子有点反应迟钝,半天不能进入状态,说实话他来了很多天我都没空见,心里非常愧疚,绝对是抱着能放过绝不狠打的心,但是事情往往不是自己预想的那样。之前的事情让他的膝盖就没好过,所以也不忍心来了再让他跪,给他找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就让他趴过去了,绝对是贵宾级的待遇,一来就趴被子上,就差换个按摩椅给他了…

“裤子脱了”半天磨磨唧唧就是没动静,这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不知道自己给自己下了什么决心,脸朝下屁股一抬自己就脱了,也没为难他,看他脱完趴着就拿出事先准备的皮带,也可以叫皮尺,四十多公分的长度,大概六七层牛皮定在一起的,看起来非常不起眼,但是这是一个男主强烈推荐的,当初不好意思拒绝才买的,没想到如此虎虎生威的工具。

但他肯定不知道这个小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威力,不知道趴那想什么呢。

“报数”他今天是还帐,也有明确的数字,这种情况肯定会让他报数的。首先要知道这些帐都是他攒的,其次可以让他羞耻有助于反省。“啪”绝对是一声脆响,亲密接触了他的屁屁,“1”蛮配合的报着数,一道红色的愣子立马突兀的立在皮肤上,叶子比较瘦高,不过臀上还是相当有肉的。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他低估了这根皮带的威力,很淡定不叫出声。其实武装皮带也很疼,但是个人认为比较适合M/M,咳咳…打了几十下开始出声,也开始不老实,皮带只抽了一百下就停了,此时屁股红扑扑的,微微的肿胀着,预热结束。

让他起来跪在一个有靠背的凳子上,上身趴在床上,这样身体失去了支撑,就靠双手支撑,这时候拿起了一个戒尺,绿檀的,收藏很久了的,特别小,只有三十公分长,但是放进水里会沉底,可见重量…摸了下皮肤,还是不错的,比量了一下就让他继续报数,他张了嘴但是没动,戒尺准确无误的打到臀峰上,报数,又给了他一次机会,还是没反应,这是开始倔上了。

“不报就别报了,你别后悔就行,也没有什么六百七百了,打到我满意为止”我是真生气了,不明来由的犯倔,还是在挨打的时候,关键是他真的不是小孩子,过了我打一下就哄一下的年龄了,做错了总要有担当的吧,犯倔是反抗的节奏吗,多大的人了,有些道理总不能挨打的时候再教吧,那就让疼痛给他上一课吧,让他知道什么是担当,什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接下来的时刻他真的忍得很辛苦,戒尺每次都能准确无误的打到我想要打的地方,没几下就开始叫出声,戒尺肆虐在他的屁股上,小范围内自己躲避着,其实根本无济于事。没有了报数,房间安静极了,只有嗖啪的声音自己他的喘息声,他在倔,我在生气,一个不服软一个够坚持,结局自然好不了,即便我心疼了,也不代表我会住手,这样的风气绝不姑息。

我知道他等我的安慰,也知道他自己内心的挣扎,但平时道理跟他讲了一箩筐,该担当的时候却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这不是我要看到的,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样的,试问此时的犯倔让我情何以堪,是打错了还是不该打,一个疼在身上,一个疼在心里,但绝不应该自己扮演打手的角色。

又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报数,本是无心苛责,脾气却一路倔到底,看他仍无反应,火气更是蹭蹭的往上窜,戒尺本就厚重,看他忍得也很辛苦,头埋在被子里,手指死命拽着床单,整个床单全部走了形,叫出来的声音已经带有浓厚的哭腔,如果这个时候叫一句姐姐可能早就心软了,他偏偏硬气的选择硬抗到底,那就让他知道倔强的代价。自己也已经数不清打了多少,疼急了他也会用手去挡,这些先不计较,回头再算账。

放下戒尺,看了下他的伤,许是皮肤比较好的缘故,即便我也觉得打重了,表面仍是看不出多少伤痕,只是肿得厉害,臀峰开始泛白,给他揉了一会,就去卫生间拿在泡的藤条,准确说是藤拍,是由一根完整的藤条弯过来的,然后有一根麻绳绑起来的,也就是叶子口中说的圈圈,这种藤拍的优点就是方便携带,还会有藤条的韧性,缺点是不能听到好听的嗖嗖声,杀伤力会减半,不过这是一根1.5cm藤条弯过来的,此时又泡了近一个小时,看起来还是很诱人。

刚才的姿势确实有些难受,又让他重新趴回床上,藤拍第一下打下去他整个身子都开始动,也叫出了声,屁股偏上的地方有两道肿痕突兀的排列着。这个熊孩子绝对是脑子长泡了,倔也就罢了,还把我放床上那根皮带藏起来了,就藏在自己肚子下面,我真是又好笑又气,难道藏起来就不挨打还是藏起来就打不疼?

“拿出来”意料之中的没反应,所以我自己拿了出来,也没有责怪他,又抽了几下,这娃干脆把皮带扔了,也没扔远,就扔在了脚边的地毯上。这是挑衅还是觉得我打轻了,我还真没想到他来这手,也不知道他胆子如此之大,我还真是小瞧了一个人的脾气。

我也知道他心里委屈,但这真不是借口,也不是挑衅我的借口。接下来的暴戾可想而知,绝对自找的,几乎每一下都是专攻臀腿,疼得他在发抖,还冒死去用手挡,总之实践中我最忌讳的,最不允许的,他通通犯规了,对,我在等他的求饶,我就不信他能硬过藤条,这种风气就不该助长。说我下死手也不为过,哭音浓烈,只不过没看到他的眼泪,我也心疼,但是今天决不能这么结束。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