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我现在已经在工作了,但回想起我被打屁股的经历,现在我有时还浑身漏冷汗呢。我是个很乖的孩子,從小父母没怎么打过我,只有小学时因成绩不好打过几次。重上高一時,我的物理差得不得了,基本上考试就沒及过格,父母觉得刚上高一,用不着请个专业的老師辅导我,先请个大学生当家教试试吧,于是家教中心就介绍了他,一个名牌大学的大二学生,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挺好的,他虽然家里比较困难,但挺自信的样子,穿着也还得体,我们定好每星期六上午他来我家,我父母也不在家,因为他们都忙。 上课时他很耐心,我基础太差,经常是他讲了几遍我还是不懂,他从来不急。但几次课以后我发现他特別严厉,有一些怪毛病。有一次,他问我上星期讲过的一道题,我怎么都想不起来了,他竟騰地一下站起来,气急败坏地说:“你这是学习态度问题,学过的还不会,怪不得不及格,我当年要是像你这样,老師早就打我板子了。”我不明白,教育局明文规定教师不许体罚学生啊,他解释说老师一直对他期望很高,跟他关系像父子似的,所以当他犯错時,老師就会毫不留情地教训他,特別是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时。我问:“这招管用吗?”“当然管用了,对你这种人最管用,要不然试试?”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怎么会同意,我如果说不行他肯定也不会強求。他规定了每次复习上次讲过的题目,若出错打20下;辅导过程中走神打10下;还有,把每星期学校物理测试的卷子給他看,上面如果有讲过的题还做错也打20下。我觉得这问题不大,就答应了。 

下星期上课時,他问我作业里有沒有不会的,我说书上有一道我不会,他看了一眼,就不作声地看着我,“你记得我上星期说的话吧?”我一愣,“你说什么了?”他站起来说:“这道题跟咱们上次讲的第三题是一個题型啊,那今天就让你长记性,过来。”说着他走到床边,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打手吗?到那儿干什么?”

“谁跟你说是打手了,再说你老得写字,打手可不行,还是得打屁股。”

“啊?这,你也沒说过是这样啊?”他的確沒明确说过惩罚方式是打屁股。  

他怒气冲冲拉住我,直接甩到床上,“別动啊,犯错就是犯错,还老是找理由,真是该打。”我当时紧张极了,他会不会想占我便宜啊,可是我沒敢离开床,他从我家客厅找到了我爸爸用的痒痒挠就走过来了,又按了我一下,我趴在床上,脸上发热,他便开始打我屁股,每一下都有一个木棍从高处抡下的声音,但当时好像是四月份,我还穿着牛仔裤,也不怎么疼,我也沒有表现出很疼的感觉,他突然停下来:“这样不行,沒效果,把裤子脱了,不用当着我的面,我先到外屋,一分钟以后我进来。”我当时心跳得自己都能听到声音,可是他那么決意,而且惩罚是大家商量好的。

我就慢慢地脱了牛仔裤,到臀部以下一点。他好像沒说要連內裤也脱掉啊,我又怎么能这样做呢。他进来了,“好,这次就这样吧,下次不行啊。”我看他一点都沒不好意思,他又继续打,这次可疼得要命,尤其是我沒挨过打,但我不想喊疼求他,那就更让人看不起,这样挨完了二十下,他问我沒什么吧,我一向爱面子,说沒事。他說:“你觉得我变态也好,回头把我辭了也行,跟你父母说,他们到学校告我也罷,但我都是为你好,另外我不能白白付出劳动和时间而不见效。”他并没有因为刚才打我就只讲到定好的11点钟,而是把刚才的时间扣掉了,其实他每次都多讲一会儿。

这件事当然是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直到今天我也沒告诉过任何人,来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倒沒什么。接下来的一星期我又期待又紧张,如果再出错就要光着屁股被他打了,想想多可怕啊。到了星期六见到他,我就开始发抖,在课进行了一半时,我答不上來他的一道题,我不确定这题以前讲过,但我的预感告诉我——完了,果然他说“请吧,先按程式我再讲这题。”我一个人先进了里屋,脱下裤子,但我实在不能脱内裤,简直太难堪了。他走进来,“你家有沒有竹子做的东西?”我颤颤地说:“我房间写字台上有一个笛子,但已经坏了。”“行,就用那个吧。”我越发紧张,他为什么非要用竹子呢,肯定是更疼。

“上次说好的事你又忘了,但我原谅你一次,不再多打你了。”说着他过来直接拉下我的内裤,我的脸刷地红了,我知道他应该不是坏人,但我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最好別动,不然我还得按着你。”我顺从地点头,第一下板子落了下来,感觉屁股一下子烫烫的,他总往一处打,打了不到十下我就受不了了,但我一点没出声也沒动。“现在还剩十下呢,忍不了也得忍住,我先告诉你一声,这十下我会重一点儿。”尽管我已经疼到极限了,但我沒表示不行,我倒要看看這样的惩罚有沒有成效,我要是物理能及格也值得了。一声“唰”的声音过后,我的屁股上一阵火热的痛,我甚至疼得扭了一下屁股,真不好意思,我決定不管多疼都不动了,板子一声声地打下来,我都失去痛感了,只等着他打完。

最后一下也是钻心地痛,他说:“你先自己想想吧,我不打扰你。”我想他是让我等疼痛稍微过去再出去接着讲课吧。临下课时,他说:“可能我做的太过火,你如果受不了现在就说,我以后不再这样对你。但我绝对为了你好,你妈妈也跟我说过,你其他课成绩都挺好的,如果这一科不及格就毁了你,你明白吗?”我突然很感动,好像他很负责任似的,不是只为赚钱,于是我勇敢地说:“我觉得这样可以,你放心,我不会跟別人说,我不会恨你,我很谢谢你。”他微笑了一下。

他做我的家教大概六次后,我的物理成绩真的好多了,有一次竟然得了82分,基本上都能及格了,父母都高兴得不行,经常夸他,还问他怎么教的我,他总是说我挺聪明的,以前是学习方法不对,只有我知道我为此付出的代价。自从第二次打完我,有四次我都没出同样的错,他还开玩笑说:“你看,这样多好,我就不用教训你了。”

有时我还挺盼望他能再打我一次的呢,胡思乱想吧,我知道他没有女朋友,我甚至想过我要是成了他的女友,那多不好意思,因为他都看过我了。

到了六月份,快期末考试了,各科的测验也多了起来,物理基本上一星期测两次,那天我们考物理时,我刚上完体育课,体育课上打篮球太开心了,又累又没精神,我就没太专心做物理卷子,结果得54分,好像是因为只是小测验,我没当一回事,也没改就夹在书里,正好第二天是星期六,他问了问我最近的考试情况,我拿出这两次的卷子给他看,他挺高兴的,后来他说书上有个重要的题,我便从书包里拿来书,他一翻里面有东西,我突然想起来了,立即伸手去抢,他看出不对劲,抢先打开那张小测验卷子,脸色越来越难看,“你为什么不拿这张给我?”

我解释:“我忘了,这就是个小测验,我们的考试太多了,哪还记得起来这个。”他又认真看了看,“这张卷子也不难啊,而且上面错的都不应该,基本上都讲过。”我连忙解释那天因为上体育课影响了发挥。他说:“好了,别说那么多了,你看,不管什么原因,首先你不把卷子给我看,我要看的时候你还想抢,这是说谎行为吧,这么小的孩子就不诚实怎么行呢,我爸没文化,但他最不许我说谎,小时侯有一次因为说瞎话他拿皮带抽了我快一百下;其次你态度不认真,因为它是小测验就不重视,改都没改,还找理由,而且错题都是讲过的,你说说怎么吧?”我说“大不了就是打呗。”他说:“这次可不像前两次,说谎打50,态度不认真打30,错题打20吧,这还算轻的呢。”我一算,那不是要100下吗,那怎么受得了啊,我就跟他说:“100下呢,那我都没法坐了,最近正在期末複习,这样不就糟了”。他想了想,说:“好吧,这样,我就拿皮带打你50下吧,别再跟我说不行,已经很轻了,你这种孩子早就该管了,去那皮带来吧。”我到爸爸的衣柜里拿了他的一条皮带,交到他手上。

他又说:“你去搬几个枕头吧。”我不知他要干什么,以为是让我枕着的,我抱来四个枕头,他把枕头摞起来放在床上,“趴上去!”我把头枕在枕头上,他说:“不是让你枕著,拿枕头为了让你把屁股撅起来。”我有点不肯,他要扶我,我还是顺从了他的意思,感觉屁股抬高了好几倍,刚才只顾趴好了,还没脱呢,他没跟我商量,就撩起我的裙子,迟疑了一下,又拉下内裤,我感觉羞极了,他好像一点也没看我的身体,只说:“这学期快结束了,我知道你通过考试就可以进文科班了,以后不用学物理了,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打你,但我希望你记住,记住为什么,皮带打当然会疼,但我知道你是个挺坚强的孩子,你会忍住的,对吧?

趴在枕头上,突然觉得我是该打,所以我就默默地点了下头,他停了几秒,弄得我越来越紧张,“啪”一声沉闷的鞭声落下,我还没准备,只觉得屁股立刻肿了,“疼吗?”我点头,他说:“我知道,你先好好反省,我每一下都停一会儿。”我觉得他就是想让我更疼,反正豁出去了,他也不会下手太重吧。啪——啪——,每一次我都疼得动起来,手还忍不住想挡,他说:“再挡我就多打啊。”我就试图不动,紧紧咬著牙,一声都不出,他知道我的感觉,但他不再问我疼不疼,就这样我忍受了40下,一下比一下重,因为是背对著他,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打下,还得时时吊著心。“还有十下了,你看,差不多皮开肉绽了,对你也不好,我就轻点。”

他第一次可怜我,可是我不知怎么想的,说:“不要,该怎么打怎么打吧。”他说:“行,我第一次有点佩服你呢,真的。”于是他又狠很地抽了我十下,我的感觉是好多东西在屁股上爬,我动都动不了。整个打了有二十分钟。过了十分钟,他走过来,“怎么样了?能下来吗?”我说不行,他先轻轻地把我的裙子放下来,还好是夏天,要是裤子就穿不上了。“你家有药吗?我帮帮你吧。”我说:“不用,一会儿就没事了。”“好了,那你就站着吧,我们接着讲。”那次他给我讲了近三个小时,临走时,我对他说:“我没怪你,别内疚。”他说:“我不会啊,不过这几天你要吃点苦头了,如果还不好告诉我吧,我到医院给你开点儿药。

他走后我上网找了找,按网上说的治伤办法自己上药,正好我父母那个星期天也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家趴著看书,到了星期一上学时就不太疼了,但是坐下时还是很难受。那以后他又来给我讲了两次,态度都很温和。期末考试我物理得了78分,在全班算挺高的了,我父母很高兴,让我打电话告诉他。他在电话裡夸奖我半天,我言外有意地说:“谢谢!我很感谢你!”他让我以后好好学,我问:“我还能再见到你吗?”他说:“见我干什么,但你以后有需要帮助的,可以找我。”

到了文科班,我的优势就有了,成绩一直不错,我还是经常想起他,但从没打电话找过他。后来我上了大学,我仍然忘不了他,可能是我喜欢上他了吧。我就想办法找他,可是就算他见我,我能跟他说什么呢。他的电话也改了,而且他大学也毕业了。于是我申请加入了他大学的校友录,发现了他的名字,上面写著他正在读研,还在原来的学校。我按校友录里他的QQ给他发申请,终于他也把我加为好友,他很少上QQ,两个月我们只聊了三次,我请他出来见面,他同意了。

那是个星期四下午,我们在约好的地点见面,很远我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来,他四下看了看,然后走到我面前,“你——”

我笑了,“你认出我来了?”

他表情相当自然,“是你啊。我们有三年没见了吧” 我们聊天中我知道了他还没有谈恋爱,他问了我现在学得怎么样,我说:“还好,如果我还像当年那样不好好学,你还会像当时那样吗?”

我有意提起这个敏感问题,“不会,现在你都上大学了,不是那个小孩子了。”原来他把我当孩子。

“那你这几年有没有想起过你曾经的暴力行为?”

“没有,没时间想。”

“给我做完家教你又给别人做过吗?”

“没有了,后来忙考研的事。”

我觉得自己自作多情吧,就说:“我真的很感谢你。”

“你都说了好几遍了。哈哈”

我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原来他真的不曾想到我,没想过那个16岁时把身体呈现在他面前的女孩。后来我偶尔也约他出来聊天,他总是很忙,后来考上了博士,我不想再打扰他了,后来就没联系了,只有这段离奇又羞涩的回忆伴随我。

2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