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哥哥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疏影翻译

金在浴室的水槽里洗手。她能听到她爸爸和叔叔们打牌的声音,就像每个星期天一样。

女人们都去购物了,但她决定不跟她们一起去,因为她们总是盘问她关于学校、男朋友之类的事情。

她朝镜子里看了看,浴室门后挂着一面十八英寸厚的枫木桨。无论你在哪里,在浴室里,在马桶上,在浴缸里,它总是在那里作为一个提醒的作用。如果这还不够糟糕的话,每个来参观的人也都看到了。唯一展示出来的船桨一直让金姆和她的哥哥比尔感到尴尬。

迪尔到底去哪儿了? 快到谷仓时,她听到了纱门的声音。那是吉姆叔叔正从车里出来,可能是要再买一包烟。吉姆叔叔是金最喜欢的叔叔。当她还小的时候,他经常把她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她要他答应当她长大后娶她。她会假装撅嘴,直到他答应,然后她会亲吻他。

金闻到了烟味。

“你从哪儿弄来的?”她问坐在谷仓后面抽着烟的哥哥。

“你那样偷偷靠近我,吓死我了!”

“你并没有藏起来。你从哪儿弄来的?”她边说边在他身边坐下。

“吉姆叔叔的车。我每周都会买一包,他抽得那么多,甚至都不会想烟了。”

“能给我一个吗?”

“你不抽烟。”

“每周五我去看电影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一直在抽烟。”

“我不想认识你的朋友,”他得意地笑着说。“给你一个,”他从包里抽出一个打火机。

他给她点打火机,她就吸了几口。

“试着这样吸气”来展示他的专业技能。

她吸了一小口烟,又把烟咳了出来。

“别担心,只要练习就行了。”

比尔抽完烟。

金害怕被发现,一只兔子从她身边跑过,撒了一些碎石和灰尘,她差点儿尿湿了裤子。

“我们最好在有人来找我们之前回去。给你口香糖。”比尔说着递给金姆一根口香糖,自己也拿了一根。他把烟盒塞到裤子前面,把t恤拉到上面。

当他们走进厨房去拿水的时候,金姆被一种负罪感淹没了。她相信每个人都会知道她在做什么。

“你们这些孩子知道吉姆车里丢了几根香烟吗?”爸爸从卡片上抬起头来问。

他们脸色都白了。

“不……”

“别对我撒谎,”他故意强调说。“他们在哪儿?”

比尔把手伸进裤子前边,把烟递给了爸爸。

爸爸把椅子推到地板中央,指着金姆。“坐!”

金立刻坐了下来。

他把头朝大厅里一歪,比尔听出了暗示。金姆看着爸爸跟着比尔走过台阶,进了厨房里看不见的浴室。门是关着的,她能听到低沉的说话声。然后它开始了,明确无误的声音,木头拍打裸露的肉体。她的叔叔们都静悄悄的,除了船桨的劈啪声,屋子里再没有别的声音。她的胃在打结。比尔很勇敢,他从来不像她那样大喊大叫或乞求。最后它停了下来,她听到哥哥跑上楼梯。

“金”。

她走过走廊,她爸爸正坐在浴室里,洗手池上放着洗手池。慢慢地她进入。

“你当时也在抽烟吗?”

她点了点头。

“把门关上。”

她拉开牛仔裤的拉链,把裤子往下推。“请不要……”她在爸爸的膝盖上呜咽着说。他扯下她的内裤,刚好露出她赤裸的臀部。他用胳膊搂住她的腰,拿起了桨。她绷紧脸颊期待着。他飞快地打着她,一遍又一遍地拍打着同样的地方,就在她坐下的地方画上一道鲜红的条纹。任务完成后,他把她的内裤拉回原位。

“你的叔叔希望你的兄弟有这种行为,但不是你。出去道歉吧。”

她轻轻地拉起裤子,走进厨房。她站在叔叔旁边,擦了擦眼睛。“对不起……”

“再来一次,我就对你不客气了。”他狠狠地打了她的屁股,好让眼泪流出来。

她迅速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一头倒在床上,枕着枕头哭了起来。

“再来一次,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他的话在她的脑海里回响。她知道她不该要它,但她还是要。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什么也不想,当她在学校做家务的时候。当她一个人的时候,当她在浴室里或在床上的时候,这是最糟糕的。他会用他的手或桨(希望不是他的皮带)打她吗? 她需要脱下裤子吗? 爸爸和吉姆叔叔会打她屁股吗? 吉姆叔叔会看着她被鞭打吗? 她不记得有哪个星期她经常摸自己。

金坐在门廊上听她的爸爸和叔叔们打牌,突然她听到她的爸爸开始大喊,

“比尔,给我滚进来……我真不敢相信,经过我们上周的谈话,你又偷了吉姆叔叔的香烟。”

“但我没有,”比尔辩解道。

“撒谎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我没有。”

“是我,”金不好意思地说,她穿过纱门,从牛仔裤口袋里拿出那个没有打开的包。她凝视着她叔叔的眼睛。

爸爸停顿了一下,看着弟弟说:“好吧。”

吉姆叔叔跟着她走进浴室,关上了门,金的心怦怦直跳。她感到两腿之间有一种熟悉的湿气,他会注意到吗?她站在房间中央,眼睛盯着地板,当她把裤子拉下来的时候,她的脸红了,尽管她还穿着内裤,她觉得完全暴露了。

吉姆叔叔把桨从钩子上取下来。他抓住金的上臂,把她拉过膝盖。

她深情地抱着他的腿,闭上了眼睛。他看着她的时候在想什么呢?他是要把她的弱点完全暴露出来吗?

她做好自己。第一下就像电荷一样穿过了她的身体。他慢慢来。没有她爸爸打她时那么疼。

“起来,”他在鞭打了她十几下后命令道。

她脱下裤子站在那里。她可以看到他的裤腿上有一小块湿漉漉的地方。

“金,看着我,”他轻声说。“你希望我这么做,是吗?”

她看向别处。“我是个坏女孩,挨打是活该,”她低声说。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甚至都没打开烟盒。”

他把手放在她的下巴上,把她的脸转向他。

金只是站在那里。“你想让我打你屁股,所以你才偷烟,对吗?”

她点了点头。“你认为我不好吗,因为我想让你…打我?”

“不,很多女孩喜欢被她们爱的人打,你仍然爱我,不是吗?”

她又点了点头。

“提上裤子, 出去,”他一边开门一边说。

“你要告诉爸爸吗?”

“没有。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现在走吧。”

“你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吗?”她犹豫地问。

“我很爱你,现在走吧。”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