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
本文为转载,为西西弗斯原创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滴答,滴答,滴答……

钟表的时针滴答滴答地转动着,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

五月末的夜晚,伴随着初夏时节一贯的潮热。本想在簌簌的夜雨声中安然睡去,可惜今夜的天气并未如预报的那样顺遂人愿。潮湿的空气闷得人难以入眠。

由于拥有容易感冒的体质,既不敢整夜开着空调,又不敢掀开厚重的被子。而卧室内将近三十度的闷热气温,让已经淋浴过的自己又出了一身的汗,不但枕巾和床单上黏满了湿漉漉的汗气,贴身的睡衣后背也已被渗出的汗水洇得湿透。

滴答,滴答,滴答……

时针滴答滴答的声音在空旷的卧室内回荡;隔着纱帘的窗外,隐约可以听见窸窣的虫鸣声。朦胧的月晕透过浓密的云层,顺着窗沿洒在了卧室的地板上。潮湿的空气中,依稀可以嗅到庭院中弥漫着栀子花的香气。

时间在深夜静静地流淌,困倦却并未如约到来。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不知多久,即使换了无数种姿势,也依然无法产生一丝一毫的睡意。平整的床单被蹂躏得皱皱巴巴,被踹到一旁的厚棉被胡乱地堆在床边。

滴答,滴答,滴答……

唔,这是第多少个失眠的夜晚了呢……

千头万绪的想法从脑中飘过,辗转反侧的身体也跟着躁动不安。卧室内滴答滴答的钟声驱散了残存的最后一丝睡意。翻来覆去了许久,终究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光着脚丫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身体内顿时又注入了几分清醒。蹑手蹑脚地踱步到窗前,轻轻地拉上了纱质的帘子。打开书桌前的台灯,让小小的卧室笼罩在昏黄而朦胧的灯光中。未经打扫的桌面上,杂乱地堆放着成摞的练习册、摊开的草稿纸、绘图的钢尺和一杯喝剩到两三口的奶茶。

当然,还有一只被拿起的小药瓶。

瞒着家人去医院偷偷开药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性情内敛、不善言辞的自己,不希望家人因为知道这种事情而产生多余的困扰。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从上锁的抽屉中悄悄取出这个药瓶。

滴答,滴答,滴答……

逐渐呆滞的目光,在昏黄的灯光下注视着药瓶上的标签,上面写着“佐匹克隆片”这几个熟悉的字样,和一行“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的小字。

按照医生的说法,这是经改良后的新一代安眠药,在镇定催眠的同时还有缓解焦虑的功效,副作用相对于上一代药物已经小了很多。但即使如此,为避免成瘾和产生依赖性,还是应当谨慎使用。

确实如此。

自从步入高中之后,入眠的时间就越来越晚。起初以为是学业的压力所致,可是发展到后来,即使晚上什么也不做、就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也难以酝酿出丝毫的睡意。正在旺盛发育的身体内,似乎充斥着发泄不完的能量,让自己愈发躁动不安。

按照医生的说法,这种情况叫做“睡眠相位偏移”,也就是体内预置的生物钟比正常人要推迟几个小时,那失眠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在不知饱受了多少个夜晚的煎熬后,小不点儿最终还是选择了求助药物。

“小不点儿”是幼年时代家人对自己的称呼。尽管已经是十几岁的大孩子了,但自己还是很喜欢这么亲昵的称呼,毕竟敏感稚嫩的自己,依然是那只还没有长大的小不点儿。即使去医院开药,都不得不谎称自己已经年满18岁。

每当在失眠的夜晚吞下这颗神奇的小药片后,总会产生一种浑身酥软的倦意,接着就会陷入深沉的梦乡。可是伴随而来的是清晨时头晕脑胀的宿醉感,和翌日久久不能挥去的疲倦,本就羸弱的身躯更是如烂泥一般瘫软无力,就像瘫倒在一团松软的棉花中。

即便如此,却依然会在第二日的夜晚,再次捧起药瓶,就像是有什么神奇的魔力在驱使一样。似乎只有吞下这小小的药片,才能抚平这颗深夜躁动难耐的心。

如果没有猜错,这就是药物成瘾了吧。

更加遗憾的是,随着对药物的依赖加重,身体的耐药性似乎也在增强,催眠的药效也开始没有那么灵验了。于是,自己不得不按照医生的叮嘱,暂停一段时间的用药。

可是一旦暂停服药,失眠的幽灵就会卷土重来,以更为强烈的煎熬困扰着自己,并如影随形地伴随在身旁,无论怎么都挥之不去。每当因为迟迟难以入而陷入挣扎和煎熬时候,都会忍不住去打开上锁的抽屉。
今天也不例外。

哎,真是令人困扰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微微闭上了眼,牙齿咬了咬嘴唇,攥着药瓶的手心渗出了薄汗。

滴答,滴答,滴答……

沉寂的卧室内回荡着时钟的声音。躁动不安的内心稍稍平静下来,理智终究还是占据了上风:过分依赖药物、乃至对药物成瘾是万万不可的。要想摆脱失眠的困扰,还是需要从问题的根源寻找解决方案。

在心中默默地告诫着自己,却又泛起了一丝丝无助和委屈。

放下手中的药瓶,像一只可怜无助的小猫咪一样,呆呆地缩成一团坐在床上,抱住蜷起的双腿,下巴抵在了膝盖,嘟囔着小嘴陷入了沉思。

是因为晚饭后偷偷点了一杯七分甜的奶茶么?
也许是吧……妈妈说过,晚间不宜摄入过多的糖分和茶碱,否则会不利于入睡。可惜抑制不住喝奶茶冲动的自己,把妈妈的告诫当成了耳旁风。

是因为最近令人焦虑的学业压力么?
也许是吧……期中考试成绩下滑得太厉害,被老师叫去面谈了,而下一次考试又即将到来,学业上的焦虑确实让人连觉都睡不好。

是因为突然停药带来的戒断反应么?
也许是吧……按照医生的说法,停药后会有一段时间的不适,失眠的症状可能会反弹甚至加重,这是正常的戒断反应。

是因为……就寝前……忍不住看了难以启齿的东西么……?
哎……一想到这里,连小不点儿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描述下去了……害羞的小不点儿,把红到发烫的脸蛋紧紧地埋在了双腿之间,身体蜷缩得更厉害了。即使在门窗紧闭、空无旁人的卧室内,也会感到一丝丝尴尬。
没错,这只不听话的小不点儿……今晚又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嘴巴小声地嘟囔着,就像犯了错误的小朋友在爸爸妈妈面前承认错误的样子,只是这间屋子中只有小不点儿一人,而爸爸妈妈则在隔壁的卧室安睡。小声的嘟囔,恐怕只有小不点自己能听见吧。

可是,心里真的好痒痒呀……快要忍不住了……恐怕只有用“百爪挠心”来形容才合适了!可是,这份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却完全无从诉说,只有在孤身一人的深夜,才能在私密的卧室中尽情地释放这份秘密。

心底那份难以启齿的欲望,似乎被什么东西勾了起来。

滴答,滴答,滴答……

寂静的午夜时光,是自己最贴心的避风港。即使付出失眠的代价,也要纵情地享受这份难得的时光。既然如此,那今夜就允许自己享受一次吧,诶嘿~

小不点儿这样安慰着因为失眠而焦躁不安的自己。

那么,就请开始吧!小不点儿~

手指轻轻勾住裤腰的松紧带,再轻轻向下一滑,就从腰间掉落到了脚面。光滑的双腿笔挺地站立在书桌前,赤裸的脚心紧贴在冰凉的地板上,传来的凉意提醒自己这不是梦境。

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书桌上的钢尺。小心翼翼地从堆叠的草稿纸下方抽出钢尺,握在手中,拖着挂在脚边的睡裤踱步回到床前,缓缓地俯下身子,用最为舒适的平趴姿势,将浑身的体重都摊在了柔软的床面上。

将握在手中的钢尺横放,轻轻地搭在下身曲线的最顶端、也就是臀尖的部位,然后保持平趴的姿势一动不动,使钢尺平稳地放置于稍后即将亲密接触的肌肤上。尽管还隔着一层纤薄的布料,但还是能隔着布料传来一丝金属的凉意。

持续一分钟的放置,甚至算不上序幕,不过是演出开始前的入场提醒罢了。但就是这个自己突发奇想设定的简短环节,却能为这场亲自编排的演出增添一份仪式感。钢尺冰凉的触感仿佛在提醒着自己,接下来的演出请务必认真表现。

当然,埋在枕头中的脸颊早已在这短短的一分钟内羞得红透,因为这演出实在是太过特殊,特殊到根本不会有任何邀请观众欣赏的想法。从导演到演员再到观众,都是一只可爱的小不点儿而已。

可爱到屁股蛋还在不停颤抖的小不点儿。

冰凉的钢尺轻贴在包裹着小翘臀的浅色布料上,并没有因为微微的颤抖而滑落下来。在这短短的一分钟内,默默趴在床上的小不点会想些什么呢?

是在体验冰凉而有些酥麻的金属触感么?

是在思考接下来手腕要用什么角度发力么?

是在回忆小时候被妈妈用这把钢尺揍到哭的那次场面么?

滴答,滴答,滴答……

一分钟的放置已经结束。是时候横下心来,开始这场没有观众的表演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来,让柔软的身躯再度松弛。右手将钢尺举过头顶,左手下意识地揪住了床单。潮乎乎的床单上还存留有散发着奶香的汗气。这只趴在床上的小不点儿僵住了高举的手臂,似乎还在犹豫着什么。

是啊,自己动手还是需要很坚定的决心和勇气的。毕竟,娇气的小不点儿还是有一点点,啊不,应当说是有亿点点怕疼的。即使隔着一层薄薄的棉质内裤,也能切肤地体会到钢尺砸下的力道。况且还要用纤细瘦弱的手臂使出吃奶的力气呢。

不过,暗戳戳的期待还是战胜了犹豫和不安。随着右臂用力甩下,一记清彻而响亮的钢尺声划破了卧室内寂静的空气。

嘶…咦,似乎是还可以接受的力道呢~

趁着并没有什么痛感袭来的间隙,向后拐的右臂再次举到空中,照着身后的两片臀肉又左右开弓地挥击了四记钢尺,每一记都结结实实地砸在臀肉上。

似乎有一点点微微的灼热感袭来,和一阵若隐若现的刺痛感。也许是因为钢尺太轻薄,也许是手臂没有挥出真正的力气……总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反而有一丢暗戳戳的亢奋。

那么,就再加大一点力度吧!继续挥动钢尺,金属片划过凝结着的空气,在耳旁传来了嗖嗖呼过的风声,并伴随着一记又一记清脆的敲击声。

“嗖…啪!”“嗖…啪!”……

手臂挥击得很频繁,手中的钢尺接连不断地砸在微微撅起的屁股上。身后随即传来了一阵迅猛且急促的敲击声,有如初夏时节的雨点,在潮湿的空气中噼啪作响。

低垂的纱帘被微风轻轻吹起了帘角,窗外略带凉意的夜风缓解了屋内的些许潮闷,空气中呼呼的风声掩盖了钢尺从半空中划过的声音。混着泥土和青草腥咸味的水汽中略微夹杂着栀子花的清香。

趴在床上的小不点儿停下了挥舞钢尺的手臂,脸蛋埋在枕头中,暗暗地回味着这阵频繁而急促的钢尺敲击。揪着床单的小手伸向后面,隔着一层轻薄的棉质布料,温柔地抚摸着钢尺在臀上留下的红痕。冰凉的钢尺因为沾染了自己的体温而有些发热,同样发热的还有包裹在浅色内裤中的小屁股。

唔…似乎停下之后,姗姗来迟的灼热感才在从臀尖蔓延开来,除了一阵灼热的微痛之外,更多的似乎是又酥又麻的感觉,惹得纤细敏感的小屁股蛋阵阵泛痒,就像有蚂蚁爬过一般。

诶呀……不仅仅是屁股,连心里也跟着泛痒痒诶~ 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拨撩着心头最柔软的部分。

真是一点都不过瘾!意犹未尽的空虚感油然而生。

对这把钢尺的敬畏,还要追溯到久远的小学时代。对于当时还非常稚嫩的小不点儿来说,被妈妈用钢尺抽打稚嫩的小屁股时,还会疼得哇哇大哭;但是对于现在的自己,小小的钢尺显然已经不是什么可怕的存在了,甚至连呻吟的程度都难以达到。

那么自然需要更合适的道具,来填补此刻意犹未尽的冲动和欲求。

环顾四周,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床头柜前。在昏暗的灯光下,那只棕色的长柄床刷还静静地躺在那里。虽然都是同样熟悉的物什,但是和轻而薄的钢尺相比,床刷的木质底面显然要宽厚得多,捧在手中也能感受得到实在的重量。

喏,那就拜托你咯,这位老朋友——再也熟悉不过的床刷~

每当用它将落灰的床单清扫完毕后,都会情不自禁地趴到干净平整的床单上,用它硬质的柄底慰藉自己主动撅起的小屁股,哪怕只是一下或两下,然后一边捂着受到慰藉的屁股,一边心满意足地睡去。

当然,还有一层隔着的布料没有被解除锁定。手指轻轻勾住内裤的松紧带,正准备向下拉的时候,一股要克制的念头打断了手中的动作。

“唔…这个还是…不要摘下来吧……”

即使是四下无人的深夜,也不愿放弃这最后一道隐私的防线。是因为小不点害羞了么?也许是的。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害羞的小不点儿难以启齿的。

哎呀!都说了难以启齿,就先别问了嘛……

喏…非要问的话……等那只小恶魔苏醒了再说吧……

床刷的柄底搭在翘起的臀瓣上,手臂略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和方位,让长柄尽可能多地覆盖住屁股,然后举起床刷向下回去。这次不再是钢尺那般清澈的脆响,而是一记略显沉重的闷响。

只是这一记闷响,让屁股结结实实地吃到了远非钢尺挥击能比的痛。小不点忍不住呻吟起来。在这静悄悄的深夜,还是咬牙憋住不要叫出来的好。

“嘶…呼……啊啊……有点痛了……”

尽管有一些痛,但小不点儿可爱的屁股还是很渴望和床刷亲密接触的~

用手指捏住内裤的两侧边缘,然后向上一提,把包裹着臀部的布料勒入两片臀瓣间的缝隙中,不但完美遮蔽住了弱点部位,还完全露出了两片光滑而又粉润的屁股,尺子留下的印迹依稀可见。

再次挥动床刷的长柄,让裸露的屁股得到更充分的敲击。打在光屁股上的敲击果然要更痛一些,尽管只是少了一层再薄不过的面料而已,这份刺痛中夹杂的恐怕有更多的心理作用吧。当然,能体验到这份痛,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至少对小不点儿来说是这样;毕竟,这只平时十分矜持的小不点,已经在床刷亲切的连续敲击下开始了有些不顾形象和羞耻的吟叫。

“唔…呃…啊…好痛……可是好喜欢……”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