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纪委打屁股sp
本文为解忧投稿,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心雨“啊”的一声,显然被这一下突然袭击打的不轻,不自觉的抽回了双手。

“伸出来!不准躲,不准缩,听见没?”解忧平淡的命令伴随着刚刚的那一下戒尺有了不可违抗的感觉。

心雨强忍着疼痛,乖乖的把手伸了出来。

戒尺高高的举起,重重地落在了心雨的左手上。

“嘶……好疼。”心雨强忍着没有把手缩回去,但已经重重地跺着地面以求缓解疼痛。

“啪!”又是一下,心雨的左手已经被打得泛起了红色。

“说谎的话,应该被怎么样呢?”

这时已经被手掌心传来的足够疼痛折磨的够呛的心雨也管不得什么羞耻心之类的了。

“应该接受处罚。”小雨低着头,强忍着说道。

“学姐……我回去还要练字的,能不能……别再打了。”心雨祈求着

这时的解忧也想起了这个事情,暗暗地责怪自己,表情上虽然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温柔样子,但却已经放下了戒尺,心疼的捂住了心雨的左手,通过巧妙的劲道来缓解心雨的疼痛。

“还想被打手心吗?”一边捂着心雨的手,一边温柔的问道

“不想了,实在是太疼了。”心雨很享受现在这种状态的解忧,故意撒娇似的朝着这位倾慕的对象讨饶着。

解忧脸上的宠溺微笑似乎没下去过,她说着

“那天不是可以好好说的嘛?怎么今天说不出口了,我记得某人给我发的图集里面好像也有这个处罚呢,所以,好好说,接受处罚的话要被打哪里。”

“打……打屁股。”强烈的心跳伴随着通红的脸颊,心雨低下了头,不敢和解忧对视,继续玩着自己的手指。

解忧搬来了椅子,坐在了椅子上,温柔地命令又开始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过来,趴好。”

心雨恍惚中走向了那个坐在椅子上命令自己的少女,不知不觉就乖乖的趴了上去。

深秋午后的暖阳让人不停地想打盹,在学生会办公室这密闭的空间中,透过梧桐树叶打进来的阳光更是平添了一丝慵懒和暧昧。

心雨已经乖乖的趴在了解忧的双腿上,穿着白色天鹅绒连裤袜的可爱双腿一动不动的僵硬着,眼睛闭着,慌张又带着期待的等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开始了,解忧的手掌有力度和节奏的惩罚着,白皙修长的手掌和穿着连裤袜和制服裙的臀部谱写了一出美妙的乐章。

虽然连裤袜略微有点厚,但也是没有办法隔绝解忧细心控制下的掌力,每一下都是疼痛中又带着一点酥酥麻麻的感觉,刚开始几下还好,但随着手掌的力度开始慢慢变大,节奏也越来越快,就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了发烫的感觉。

心雨开始发出一些忍着疼痛时的闷哼声,解忧觉得差不多了,慢慢地把心雨的制服裙掀了起来,接着开始加重力度。

刚刚的闷哼在这时变成了持续的嘤咛声,力度虽然加重了,但还是可以忍受,而且莫名的,心雨非常非常享受这种状态,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

透过白色的连裤袜已经可以看见心雨的小屁股已经被染上了一层旖旎的粉红色,惩罚也即将在此刻彻底升级。

心雨还在享受着解忧的这种可以说是调情式的轻柔拍打,冰凉的手指却已经伸进了连裤外里,连着白色的小内裤,正在朝下褪去。

“不要……学姐,能不能,求您了。”心雨的羞耻心还是不能接受在这里,在学校的学生会办公室里被揍光屁股,于是忍不住发出了求饶声,手也伸到身后去挡了一下。

可是这样并不能阻挡解忧的动作,解忧一只手就摁住了她,很快的,袜子和内裤都被褪到了大腿以下,接近膝盖的地方。

“你想我把你下半身脱光了在这挨揍吗?”解忧的发问让心雨颤抖了一下,手也很自觉的放了回去。

解忧并没有立刻开始惩罚,接着用近乎于调情的掌力拍打着这位学生会长。

心雨也很意外,这适当的疼痛和火热感,还有解忧不急不慢的拍打,和她身上那股幽寂的兰香,虽然在接受惩罚,心雨竟然感受到了十足地满足感和幸福。

能被姐姐这样惩罚实在是太棒了。

解忧看着不自觉发出嘤咛的心雨,还有闭着眼睛略微有点享受的神情,轻柔的说道

“别忘了现在还在惩罚哦,要开始了。”

这声音太温柔了,屁股上挨的巴掌让心雨特别舒服,听到这句话后,非常自觉地撅高了小屁股,她肯定还以为接下来的惩罚依旧是这么的温柔。

而当解忧牢牢固定住她的腰,第一下重重的责打之后,心雨就完全不是这么想的了。

刚刚是被软乎乎的棉花和蜂蜜彻底包裹着的心雨一下子坠入到了疼痛的地狱。

反差太大了。

手掌在光着的小翘臀上重重地抽打着,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心雨还可以忍受,但是超级疼。

解忧还在这惩罚的时候冷淡又带着关注的说着

“小雨可以不用忍了哦,好好叫出来吧,如果你不介意被外面走廊路过的学生们知道学生会长正在接受惩罚的话~”

心雨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在忍受疼痛的过程中不断地发出轻微的闷哼。

清脆的手掌拍打屁股的声音和少女强忍着痛苦不能发出叫喊的闷哼声,在解忧的眼睛里,含着满足感。

状态已经差不多了,解忧暗暗地点了点头,温柔的问道

“心雨同学,接下来的惩罚,你是想选戒尺,还是想选板子呢?”

心雨刚刚从那阵严厉的拍打中缓过神来,喘了几口气就听见了解忧这样的问话,没过脑子的颤巍巍地说出了这句话

“能……能不选嘛。”

解忧摸了摸心雨已经微微发烫的小屁股,轻轻捏了一下,说着

“这样就不乖了哦。还是说,你想都品尝一下?”

心雨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身体,赶忙说道

“我选!我选!我选……戒尺!”

“聪明的孩子呢,知道选择不怎么痛的工具呀。”

“嘿嘿,”心雨尴尬的笑了两声,但戒尺已经重重地抽打了下来。

心雨发出了一声闷哼之后叫出了声,声音有些大,但又想起现在是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接受惩罚,门外就是来来往往的学生,赶忙捂住了嘴巴,发出了支支吾吾的闷哼声,眼眶里,泪水也已经开始打转,腿不停地踢蹬着,似乎这样能减轻一点疼痛。

“别动!”解忧冷淡的命令让心雨安静了下来,但戒尺还在继续着。

对一个屁股从来没有挨过这么严厉惩罚的孩子来说,想让她忍着这种痛苦,实在有点强人所难了。

心雨又开始不自觉的踢蹬了起来,整个人都在抗拒着解忧牢牢固定住腰肢的手。

“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解忧的声音中带了一点怒气。

“现在,手扶桌子!趴好!”

这时候心雨才感觉到这位学姐身为风纪长的威严,原来所谓的温柔笑容在这时候的冷淡和训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不要……好疼。”心雨泫然欲泣的话语更使这次惩罚平添了一丝微妙的旖旎。

解忧挥动了那块樱桃木的板子,强大的手劲和力道成功使板子在空中发出了破空的呼啸声,但并没有抽到心雨的身上,这只是一种威吓。

心雨明显被吓到了,身体开始微微发抖着,如同一只受惊的小猫,她提心吊胆着,希望这位严厉的学姐能暂时让她休息一会儿。

哪怕儿待会再打也好,现在实在是太疼了。

解忧轻柔的抚摸着心雨的脑袋和脊背,心雨感觉到那位温柔的学姐又回来了,她逐渐慢慢放松了下来,不再用着力,趴在解忧的腿上。

“对于坏孩子来说,一场惩罚之后的痛哭流涕才能反省错误哦。”

又是这种温柔的声音,大姐姐一样,心雨忍不住就想在她面前撒着娇,娇嗔的说道

“我不是坏孩子,现在屁股都火辣辣的,学……姐姐不要在打了嘛。”称呼换成了引人遐想的姐姐,这种独属于乖孩子的撒娇,实在是难以抵挡。

解忧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按揉着心雨的臀部,但只有一会儿,按完之后手指还在已经粉色的小屁股上画了个圈。

心雨微微颤抖着,享受着这种感觉,喉咙深处发出了微不可查的哼唧声。

“并没有那么烫嘛,既然要求饶的话,该怎么说呢?”解忧调笑着问道

“不……不知道,书,书上没有写过。”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后,心雨本身因为趴着而垂下的头低的更低了。

解忧听到这句话后宠溺的继续按揉着心雨的小屁股,也是很温柔的说道

“书上没有就不知道了嘛,看起来真的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呢。”

话锋突然一转,虽然还是很温柔,但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是这样了。

“那书上有教过你光屁股趴在别人腿上挨戒尺吗?”

心雨一直享受着被解忧这股巧妙的力度按揉受惩罚的小屁股的温暖,舒服的有点出神,一时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回答问题。”

随着按揉的停止,心雨回过了神,慌慌张张的说着

“没,没有。”

“那看起来真是坏孩子了呢。”解忧的温柔声音再度响起,板子空挥了一下,紧接着就抽打在了心雨的屁股上。

随着一声完全忍不住的痛呼,心雨回过头看着那个一脸宠溺的解忧,可怜巴巴的说着

“好痛……”

“滋味好受吗?”

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解忧轻柔的摸了摸,稳定了一会儿心雨的情绪,说道

“你看,书上没有教你怎么求饶,你不知道。但书上好像也没有教你上课玩手机和对别人撒谎吧?”

心雨轻轻点了点头,解忧继续说着

“那你现在,知道怎么求饶了吗?”

心雨的表情有些奇怪,有些话梗在喉咙里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最后也只是低声说着

“不……不知道。”

“啧,还是不知道吗?”解忧的这次问话很平静,随之而来的连续两下板子抽打就不是那么的好受了。

“好痛!对不起,学姐我不应该在课上玩手机,不要再打了。”

心雨梗在喉咙里的话随着这两下的抽打说了出来,并且因为这两下带着力度的抽打,一只手也绕了过去捂住了屁股。

“看起来现在我们的乖孩子知道该怎么求饶了……”解忧慢慢地掰开了心雨捂住屁股的手“但你捂着屁股是打算逃避惩罚吗?”

后一句的语气更重,心雨感受到了解忧这句话的危险程度,害怕了起来,不敢回答。

“我在问你问题,不好好回答的话,待会儿你的求饶声可能就停不下来了哦。”板子贴在了心雨的屁股上,并没有打下去。

“不……不要,别,姐姐。”心雨又开始称呼姐姐了,这种独属于她们两之间的求饶方式确实很让解忧受用,听到这种语气的话语之后,解忧又开始温柔了起来。

板子被放在了地上,解忧说着

“那,好好反省一下。”

心雨趴在解忧的腿上,迷迷糊糊的说着

“不该在上课的时候玩手机,不该对姐姐说谎……”

解忧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了板子。

“处罚是十下板子,每一下都要好好报数,并且反省。”

平缓的语句下,惩罚都变成了奖励的样子,温柔,闲适。解忧缓缓地抱起心雨,让她选择了一个较为舒服的姿势支撑在了桌子前。

“啪!”第一下的板子格外的重,可以清晰的看见,随着那一下抽打,心雨的屁股和腿抖动着,但她还是强忍着疼痛,忍住想要跺跺脚减轻疼痛的欲望:

“一,我不该在课上玩手机,不该对姐姐说谎。”

“啪!”第二下的板子也是,看起来风纪长确实想要让学生会长通过疼痛好好来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雨支撑桌子的手臂有点发抖。

“二,我不该在课上玩手机,不该对姐姐说谎。”

“啪!”第三下的板子更重了一点,心雨的身体猛的一抖,双臂发颤,小屁股也变成了一个红苹果,她忍耐着不然自己叫出声,喉咙里的低音却出卖了她。

“三,我……不该,对姐姐说谎,不该上课玩手机。”

“啪!啪!”连续两下的用力抽打,在练习过武术的风纪长手中,这五下几乎都是抽在同一个地方,臀峰彻底的红肿起来,心雨本来直直支撑的手臂也弯曲了好一会儿,缓了好一会儿,说着

“五,不该说谎,不该上课玩手机。”

真正的惩罚让这个从来没有挨过这样训诫的乖孩子有点难以接受,语气也带了一点不满和抱怨。

解忧听了出来,声音冷淡低沉的问道

“第四下呢?有报数吗?”

心雨一愣神,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支支吾吾的说道

“有吧……”

身后的沉默让心雨不由得慌了起来,接着又说道

“没有……”

解忧挥舞着板子,说着

“那就从第一下开始。”

心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回头看着,带着哭腔的声音说着

“呜,姐姐,不要再打了嘛,饶了我,求您了。”

一点点的,解忧温柔但强硬的把心雨彻底摁在了桌子上,一只手摁着,一只手已经抡起了板子。

“那请解释解释你刚刚说的话,是又一次撒谎吗?心雨!你想让我去止戈楼取藤条吗?”

“啊!”心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低低的叫出了声。但也没想多久,就自觉地撅高了已经红肿的小屁股,闭上了双眼

“你打吧……”

见到这幅模样的解忧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不由自主的说道

“你你你,你这样我还怎么忍心打嘛……”

也顾不得羞耻了,心雨扯着解忧的衣袖晃动着,低着头撒娇道

“那就不要打了嘛……好不好?”

解忧咳嗽了两声,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小雨,这可是风纪长在执行风纪,去趴好。”

脸上露出了失落的表情,但还是乖乖趴好的心雨让解忧一阵心疼,揉着心雨的小脑袋,说着

“啊~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嘛,最后十下,乖。”

“好!”心雨肯定的点了点头,自觉地翘高了屁股。

这下的板子也没有刚刚那么重了,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发出的声音也是“pia”的一声。

心雨哼哼唧唧的报着数

“一~我以后再也不会在课上玩手机,再也不会对姐姐撒谎了。”

解忧满意的点了点头,第二下依旧是很轻的抽打着。

“不会对姐姐撒谎了~姐姐饶了我嘛。”

也许是之前撒娇时解忧的宠溺,又也许是这两下的抽打过于温柔,情不自禁的,心雨又好像忘了自己的处境,朝着解忧撒着娇。

“忘记报数了哦……”

随着解忧这句话的是第三下,这一下的抽打是实实在在的惩戒了,随着“啪!”的一声清脆响声,心雨痛呼出声,两条腿踢蹬了起来。

解忧正声说道“还是有必要好好让你记住自己的错误,接下来好好报数!从第三下开始。”

心雨已经疼出了眼泪,挂在眼眶边,带着哭腔说道

“对不起……我记住了,姐姐。”

七下板子在解忧的控制之下变得十分漫长,这时候是最煎熬的。

透过学生会办公室不怎么厚重的门,清晰的可以听见外面学生们的奔跑和嬉闹的声音,强忍着痛苦不叫喊出声,万一有人敲门,这种羞耻……

墨菲定律在这时候依旧有效。

当第六下板子重重的抽在心雨的屁股上的时候,心雨的音量已经完全无法由自己控制了,忍不住的痛呼和求饶声越来越大。

“六,对不起,呜,对不起,姐姐,对不起。”

她只剩下在这种严厉惩罚时道歉和求饶的话语了。

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在这时被敲响了……

“心雨会长在吗?我是田径社的墨清,这次……”

完全没有听门外的人接下来说的话,心雨脸上还挂着泪痕,祈求的看着解忧,这样子的她根本无法处理什么工作。

解忧揉了揉她的头,让心雨的情绪平定了一下,放下了板子,打开了一条门缝。

原本带着无尽温柔的双眼在墨清的眼里如同一只即将撕开他喉咙的野兽的凶眸,解忧冷淡的说道

“风纪委员例行检查风纪,免进。”

说罢便关上了门,并且反锁住了。

墨清挠了挠头,不知所措的走开了,但检查风纪为什么会有女孩子的啜泣声呢……

解忧回过头,看见心雨已经提上了裤袜和内裤,揉着自己已经疼痛难忍的小屁股。

“还没结束哦,小雨。”

“什么?还要继续嘛……姐姐您就饶了我吧。”

刚刚的惩罚被打断也让解忧有些许的不开心,她重新把心雨摁回了桌子上,直接把制服裙解开,脱下来之后,放在了一旁。

紧接着手指伸入了裤袜里,与刚刚褪到膝盖以上,屁股以下的温柔不同,这次的解忧,脱掉了心雨的制服鞋,把裤袜和内裤彻底脱了下来,放在了一旁。

现在心雨的下半身没有任何布料遮挡了,赤足踩在学生会办公室的木质地板上,在深秋本应该带着点凉意,但此刻的心雨,浑身却是非常的温热。

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光着下半身被打屁股的羞耻感,被自己所倾慕的姐姐这样惩戒的后悔,还有之前姐姐在惩罚时的温馨感,刚刚开门替她遮掩时的冷酷……

一切的一切,都让心雨的精神有些许的混乱,她眼睛微微闭着,惩罚时抵抗疼痛已经用去了她大多数体力,她的精神继续恍惚着。

空气中带着点暧昧,但板子却非常正经地狠狠抽打在了心雨的屁股上。

“七……姐姐。”这次心雨没忘,但这一下的疼痛和羞耻感不是前几下能比较的。

到第九下的时候,解忧回过了神,看着在桌子上趴着低低啜泣的心雨,高高肿起的小屁股已经非常好的说明了刚刚那几下重的有些过分。她带着一点歉意,轻柔地帮心雨按揉着小屁股。

刚开始还有微微的颤抖和拒绝,但很快心雨就沉浸在这种惩罚过后的按揉时的幸福感当中了。

但最后一下的板子迟迟没有抽下去,解忧问道

“以后还敢吗?再犯怎么办?”

心雨脸色潮红地回答道“打,打屁股……”

看着羞红脸颊的心雨,解忧起了点坏心思,继续追问着

“那么,怎么打呢?”

这问题非常的难以回答,强烈的羞耻感还是让心雨不好意思说出口

“姐姐说怎么打,就怎么打吧……”

连续的五下手掌抽打让心雨感受到了解忧的不满。

“我让你说哦……”

刚刚被按揉着的幸福感又一下子消失了,希望着刚刚那个感觉的心雨说着

“用,用手打嘛……”

解忧喉咙里低沉的一声

“嗯?”

心雨赶忙回道

“不不不……用,用板子吧。”

解忧的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和温柔,接着调笑似的问话

“好乖。那挨打的时候穿着裙子嘛?”

心雨羞涩的低下了头,支支吾吾的说着

“光,光屁股。”

“pia~”最后一下近乎抚摸的抽打结束了这次较为严厉的惩罚,心雨在这一下之后似乎抽干了全身的力气,疲软的报了数之后就摊在了桌子上,感受着屁股上滚烫的热意和疼痛。

没有了抵抗之后的疼痛更难以忍受,心雨回过头看着正在欣赏“杰作”的解忧,委屈的朝着她哭诉道

“呜……好疼呀,姐姐好坏。”

解忧对这种哭诉没有什么抵抗的能力,走上前去替心雨按揉着红彤彤的小屁股。

心雨在适当的按揉下不停地发出舒适的哼唧声,十分的可爱。

这时候似乎该轮到解忧恍惚了,在按揉的时候,手已经非常多次的有意无意的滑到了大腿内侧柔软舒适的肌肤那儿了。

有意无意的滑动着,轻轻的抚摸着,越来越往上,越来越往上。

心雨的表情从刚刚开始的享受变成了羞涩,一点点的,她似乎也在迎合着这手的抚摸。

但嘴上却还是有着属于乖孩子良好家教的特征,咬着嘴唇,带着点哭腔的说道

“不,不可以,姐姐,那里,不可以……”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