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纪委打屁股sp
本文为解忧投稿,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学院有着足够漫长的历史。

自建立开始便是属于上层阶级们的学习场所,那时候学院还是一个彻底的女校,社会名流的大小姐们进入这所学院,好好学习,最后晋升为社会的精英女性。

这样的一所学校,着重点自然不是学习成绩什么的,反而注重学生们的各项特长,只要向学院提出有关于自己兴趣特长的建议,凑足人数,就会成立一个社团。

像这种名门,对于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社团自然更为看重,毕竟无数的奖项早已证明了这些社团的实力。

雪枫所在的体育部—武术社自然是其中之一。

海蓝自从转到这所学校的时候就很好的打开了局面,建立了十分良好的人际关系。但午休或者有空的时候,她自然会找到她的唯一雪枫,甜甜的腻在一起。

“雪枫姐,这所学校的风纪也是超好的呀,像你这样的……不良少女,怎么会?”

雪枫笑着摸了摸海蓝的头,说道

“这样说起来,按照惯例,我还应该是风纪委员哦。”

“欸?雪枫姐这样的?风纪委员?”

雪枫把海蓝搂在了怀里,向她解释了学院的一些事情

“小海蓝呀,学院杂七杂八的社团你应该也看见了吧?所有这些社团的管理权并不在学院校董会手上,而是由学生自治会统一管理的,所以,学生会可以说是学院中权利最大的机构了,而且里面都是学生哦,会长心雨学姐也是一个超级厉害的人。”

“嗯……可是这和雪枫姐会成为风纪委员有什么关系?”

“别急嘛,应该也看见过那些风纪委员了吧?学校的校规也看过了吧?”

“嗯……看到了。真的可以说是比较严格的条例规定了吧。”

“最开始这些校规可是有惩罚条例的,惩罚内容就是会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打屁股哦……”

“什么?被……被……打屁股?”

“对哦……会被打屁股哦,执行人就是风纪委员。”

海蓝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屁股,慌张的说道

“真的会被……打屁股吗?”

“对哦,还是被陌生的不认识的人……”

“不要!我我我,除了雪枫姐,其他人,其他人都不可以。”

雪枫大笑了起来,双手紧紧抱住了似乎在发抖的海蓝,接着说道

“所以我说这是最开始的时候嘛,现在这个世代,怎么可能还会有体罚这种事情存在嘛……还有,什么叫做除了我其他人都不可以呀,小海蓝?”

海蓝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娇嗔的拿拳头锤了一下雪枫的腿,抱怨道

“那你还吓我,刚刚说的话你就当没听见,哼!”

“乖,我接着说,在还有体罚校规的年代,学院要选拔风纪委员往往是从体育部的武术社当中选拔的,力求让惩罚有足够大的威慑力,按惯例来说,武术社的社员默认就是风纪委员,社长自然就是风纪委员的风纪长了。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体罚,但这个惯例还是约定俗成的留了下来,所以,按惯例我应该就是风纪委员了。”

“那真是,完全想不到,雪枫姐这样的不良少女成为风纪委员的话,噗。”海蓝似乎想到了什么十分萌的画面,忍不住笑出了声。

“嘁,什么叫做我这样的不良少女成为风纪委员啊喂!武术社的社长,同时也是风纪委员长的那位学姐可是我的前辈!”

“前辈?学姐本来就是你的前辈啊……”

“我说的可是成为不良这个意义上的前辈。这也是武术社里唯一能让我提起兴趣的对手了吧,都是练古武的,她可能比我还强一点。”

“欸?高中生里还有能打得过雪枫姐的吗?”

雪枫脸一红,屁股似乎又开始有点发烫,撇过了头,嘟囔着说道

“她,她反正只比我强一点吧,占了兵器上的优势,哼,下次肯定不会输给她。要不然我怎么会入这种无聊的社团……你听我接着说,学姐也是像我一样被特招进来的,家不在我们这一块,听武术社的其他人说以前也是超级厉害的不良,像她这种混蛋……啊,还打不过她,超不爽。”

空旷的楼顶上,雪枫正怀抱着海蓝发着牢骚,又有一位少女走上了天台,听见了她们的对话。

少女穿着制服,同样长得很高,引人注目的是发梢的末尾略微带了一点银白色,柔顺的发丝挽成了一个发髻,黑色的发带随风飘扬着,制服袜只到小腿,被改短的制服裙完美呈现了两条漂亮的大长腿,虽然很高,但长相却是十分温柔的那种类型,和雪枫带着一点凌厉的美艳还有和海蓝那种活泼的古灵精怪完全不同。

“嗯哼?我怎么听见某人再说一些什么不好的词语呢。”少女绕道了雪枫的背后,温柔又带着点磁性的声音提出了问题。

虽然这声音在海蓝的耳朵里特别好听,甚至有些温柔的过分了,但在雪枫听来,就是被一头狩猎中的凶兽盯上的感觉。

她猛地跳了起来,把海蓝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做出一副防备的样子,看清楚来人了之后,防备感也没有降低,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对着那个少女说道

“没有,没有说什么。解忧学姐您听错了。”

“放轻松啦,小雪枫,我只是日常找个没人的地方看会儿书。”

“那您看,我们先走了。”

雪枫拉着海蓝就要走,身后温柔的声音再度响起

“哦对了,小雪枫,你现在已经是风纪委员了,别忘了委员会内的规矩,下午开会也别迟到。如果再做出一些特别出格的事情,不要怪学姐像上次那样哦。”

“什么?我可没说我要当……”

解忧的眼睛微微眯着,脸上露出了很好看的微笑,喉咙里却只发出了一个音节

“嗯?”

“是,学姐,我知道了。”

说完,雪枫就拉着海蓝跑了,偌大的天台又只剩下解忧一个人在那儿发呆。

在学院里,学生会与风纪委员会是互相制衡的存在,学生会长统括一切,但不包括风纪。虽说学院有着十分严格的校纪校规,但是对于那些特招生来说,这些规矩等同于一张废纸。毕竟可不是他们要来这所学校的,而是这所学校求着他们来的。

对于这些学生的管理问题,足够强势的风纪委员会才能起到作用。所以,特招生们往往也都知道不要去招惹在武术社里的那些危险人物。

但也只有学生会和风纪委员会的内部人员才知道,在这两个部门,那个不合时代的校规,还在执行中……

至于风纪委员的风纪长和学生会长的故事,那就要从一个明媚的午后相遇开始说起了。

学院的梧桐树下静静地站立着一个少女,头发没有挽起来,有些不修边幅的靠着梧桐树,认真仔细的阅读着手上捧着的书,风轻柔的抚过她的脸颊,吹乱了一些头发,她拢了拢,满不在乎的继续阅读着。

因为是深秋的关系,空气有些清冷,所以少女的黑色制服外面还套着一件白色的针织衫,下身的裙子依旧是短裙,没有做过改动,白色的天鹅绒连裤袜,有些厚,但即使是这样,也能感觉得出少女的腿型非常的好看。

虽然有点矮,但整个人身上那股安静乖巧的气质足以吸引大多数人的目光投向她这里。

但如果是懂得一些法语的人看见了正在少女手中被翻阅的书籍,恐怕立马会改变对这个少女“文静乖巧”的看法。

她正在阅读的,正是在法兰西大革命时期的作家萨德侯爵所写的《贞洁的厄运》。

有关于萨德侯爵这位伟大的作家,他在某些圈子里也被奉为开派祖师,但至于作品的内容嘛……实在是不适合一位少女阅读。

少女的脸上略微泛起了红色,看起来是作品中一些不好的描写让她起了点反应。

“会长!”原本以为应该不会有人来的地方传来了招呼少女的声音。

她的脸色立马变了一下,手忙脚乱的合上了书,揣进了自己的背包里,看向招呼她的人。

“心雨会长,您怎么在这里?”询问她的是另一个长得非常可爱的男孩子,同样是学生会的成员,叫做水蒸气。

“啊,那个,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看看书,有什么事情吗?”心雨很快平复了有些杂乱的心情,回答了这个问题。

“会长您可真是的,今天要和解忧学姐讨论最近关于学园风纪的事情呀。”

“嗯,我马上去办公室。”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又是另一种想法:解忧学姐……真不知道该拿这个人怎么办才好。虽然长得非常温柔,但却总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早在初中部就有了耳闻,也见过几面,面对她时,心里总是有些奇怪的感觉。

自幼儿园开始就在学院就读的心雨是名门之后,出身书法大家,从小到大就是一个超级听话超级乖的孩子。并且从小学开始就担任着学生会长这一职务,顺水推舟的,上了学院的高中,也被安排成为了学生会长。

那个时候的学院风纪比雪枫进来的时候可能还要差,甚至有不少外校的小混混勾连校内的不良,实施勒索或者霸凌。

心雨见到这种情况后自然是满心愤懑的着手整顿,然而却发现学院的风纪委员们好像就是不良的中坚力量,借着自己特招生的身份完全肆意妄为,整体窝在武术社的止戈楼里摸鱼打牌,而整个学院里她唯一管不到的风纪长神龙见首不见尾,完完全全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她也去找过解忧,却发现那个慵懒的少女正在止戈会馆里睡觉,怎么叫也叫不醒的那种。和学院反应了之后,学院也已“没办法,要靠这些人打比赛”的理由给糊弄过去了。

心雨最后约了无数次,见了几次之后,却对这个学姐完全丧失了信心。整个人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不管怎么说都是温和的微笑,这种人怎么能当风纪长嘛。

今天是最后一次约她了,实在不行的话,只能用校纪进行一些适当的“提醒”了。毕竟在学生会和风纪委员会中,传承已久的体罚还是作为潜规则在被执行中。

而能惩戒风纪长的只有学生会长,换句话说,能惩戒学生会长的,也只有风纪长。大多数时候两个部门都是非常和睦相处的,这种事也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

心雨坐在了学生会的办公室里,在黑色皮革的转椅上转着圈圈,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和那位学姐交流。

学生会的办公室看起来十分的不错,宽大的胡桃木办公桌看起来就有了一定的历史,两侧的书柜里摆满了装帧精美的书籍和要被使用到的资料,旁边是沙发,玻璃的茶几上放置着一套茶具,看起来是喝茶和休息的地方。

门都没有被敲响,一身黑色制服的解忧就径直打开门走了起来,大咧咧的坐在了心雨对面,没有收拾过的脸和稍微有些杂乱的头发,微微眯起的眼神,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心雨好看的脸上闪出了一丝不悦,不满的说道

“解忧学姐,您是不会敲门吗?就这么直接走进来了?”

解忧依旧是那副温和的笑脸,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说着

“不要在意这些,所以说今天小雨约我过来是干嘛呀?”

心雨的脸上变得更为不悦了,但最后还是暗自叹了口气,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说道

“请学姐不要在叫我小雨了。这次来主要还是学院的风纪问题,身为风纪长,前辈你也应该好好管管了吧,这个月又有三名学生向教师反映了关于霸凌这个问题。”

解忧伸了个懒腰,上半身慵懒的趴到了学生会的办公桌上,抱怨道

“不想管,好麻烦,又不是我想当风纪长的,这种历史悠久的学院就是麻烦啊,什么都有个惯例,什么最强的人就成为武术社社长啦,武术社社长就是风纪长什么的,好麻烦。”

心雨似乎被解忧的这个态度激怒了,拍了一下桌子,声音都开始变得上扬了起来

“解忧前辈!好好正视学院现在的风纪问题!如果风纪还是这样的话,学院还有些惯例您应该也有所耳闻吧?”

“什么惯例?”解忧疑惑的看向了心雨。

心雨沉默了一会儿,因为实在是不太好向自己的学姐讲述接下来的话,她努力组织了语言,向着解忧说明道

“真不知道带您进武术社的前辈到底是怎么带的……”

话还没说完,解忧就补充道

“没有人带我呀,我高一特招进来就是武术社社长了。”

心雨愣了一下,疑问道

“您有管过武术社吗?”

这下轮到解忧愣了,尴尬的讪笑了两声

“哈,有的吧,毕竟他们陪练还算是不错的。”

“除了陪练呢?风纪委员会的工作呢?”

“好像……没有。”

心雨简直不敢置信,已经当了一年的武术社社长兼风纪长,竟然连什么工作都没有做过。

“你……你还真是!”

心雨拍了一下桌子,有些恼怒的说道

“解忧学姐,那么我现在告诉你,本校的风纪委员会和学生会有一项传承已久的惯例,对违反校纪校规或者作出十分出格事情的内部人员进行处罚,执行人就是风纪委员。”

“欸?还有这种事情吗?”

“是的,一般来说,风纪委员如果违反校纪,将由风纪长进行处罚。如果风纪长违反校纪,将会由学生会长进行处罚!”

解忧刚进来时那股慵懒的感觉在这一句话之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脸上的表情依旧十分的温和,但气质上明显感觉她认真了起来,紧接着她问道

“那学生会长犯错了呢?”

心雨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毕竟一直以来都是所有人眼中的乖孩子,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由风纪长进行处罚……所以,学姐您听懂了吗?”

解忧抱着头,双手枕着脑袋摊在了椅子上,说道

“那处罚内容呢?”

心雨的脸色变得更红了,开始玩起了手指,略微低着头,回避着这个问题

“就是会被处罚……”

解忧打断了心雨的话,追问道

“处罚内容是什么?还需要风纪委员执行的处罚内容?”

心雨把脸转过去了一点,喝了一口茶,低着头小声说道

“打屁股。”

解忧温柔的脸上在这一瞬间变得更为有趣了,她站起来,两手撑着桌子,上半身前倾,直勾勾的盯着心雨的眼睛

“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会被你进行处罚吗?”

这时的心雨却不敢和那张温柔的脸进行对视了,抱着杯子,微微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知道了,非常有趣的惯例。”

说完,解忧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学生会的办公室。

心雨则是暗暗叹了口气,懊恼的拿拳头锤了几下椅背。

啊,我在做什么啊,之前想的警告威胁感觉一样都没有效果,为什么和学姐对视就感觉好害羞,非常不好意思的感觉……甚至学姐问那个问题的时候我都在想一些好奇怪的画面。

心雨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把脑子里的一些画面彻底打为空白,开始研究起学院的风纪问题了。

学生会的办公桌上,萨德侯爵的作品依旧被放置在角落里。

心雨自然知道她的那些威胁完全不会对一位特招生有任何作用,所以只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接下来就得想怎么不靠那些风纪委员来维持学校的风纪了。

心雨着手联系了老师和体育部的其他成员,组织了一个临时性质的巡逻队,虽然可能起不到什么大效果,但这些代表着学校的人员在校内巡逻时,至少那些不良会收敛一点吧。

虽然临时巡逻队的成员们都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但被那么乖巧可爱的学生会长所拜托的事情,实在是很难拒绝吧。

毕竟心雨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乖孩子,却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今天的巡逻也结束了,看着深秋提早入夜的天空,心雨紧了紧制服的外套,走向了回家的路。

夜色中的城市是一只择人而噬的凶兽,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下是忙碌中步履匆促的行人和不怀好意者一道道危险的目光。

晚回家的心雨就是被不怀好意者盯上的猎物之一,在白天被掩饰的不满和欲望在夜色的掩盖下喷薄而出,造就了凶兽。

乖孩子自然不会选择一些偏僻的小道,身不动影不摇的走在大路上,但因为每天回家都要练习书法,又因为巡逻队的关系耽搁了,只能抄近路走一条偏僻的小路。

昏暗的小巷子里有几点猩红的火光在闪烁,心雨扣上了外套的扣子,昂着头,大步流星的准备穿过去。

一群不良少年聚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他们的目标就是心雨。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