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小煎鸡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关于打架

在苏蝶八岁的时候,苏曼十八岁的时候,父母死于车祸,其后姐妹俩相依为命。

门咚的一声巨响狠狠关上,屋中的苏蝶微微一颤,姐姐回来了。

苏曼的脸色很难看,手中居然提着一根长约一米的牛皮鞭,鞭梢垂在地面上,摇摇晃晃。

“姐姐。”知道做错了事,苏蝶低下头,心中忐忑。

苏曼没有听苏蝶的任何解释,直接提起苏蝶的领子拖到沙发边,苏蝶根本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被压在沙发上,裤子被脱了下来,窗外的凉风吹入,臀上冰冰凉凉的。

“啊!”还没等苏蝶辩解两句,鞭子已经抡下来了,苏蝶一声惨叫。

臀上火辣辣的,像是被滚烫的蜡油烫上了一般,皮肉更像是要撕裂开来,痛得撕心裂肺,眼泪立刻夺眶而出。

苏蝶第一次挨打,第一次知道,原来鞭子抽在身上,是这般的痛楚难熬,仅仅一鞭子,就让她苦不堪言,头皮发麻。

窗外细雨淋淋,凉凉的微风荡漾进来,臀上也凉飕飕的,苏蝶的心中也是凉飕飕的。

“啊!”苏蝶再一声惨叫,痛得跳了起来,她受不了了,这种剧痛她忍受不下去了,她要逃,她要逃得远远的。苏蝶猛力挣扎,逃窜,跑到卧室之中,把门反锁关上,然后大松了一口气,把裤子提上,只是臀上还顿顿地痛着。

“苏蝶,我数三声,开门!”苏曼的声音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苏蝶微微一抖,捂住耳朵,我不开,我绝不能开门,我不想要挨打,我讨厌那根鞭子!

门外突然安静了,苏蝶有种不妙的预感,过了一会儿,便是锁芯转动的声音,苏蝶脸色惨白,糟了,忘了姐姐手上有每间房门的钥匙。

苏曼脸色一沉,直接把苏蝶抓到客厅的长凳上。苏蝶挣扎,可是这一次无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冰冷的长凳贴在身下,接着手脚也被麻绳捆住了。

苏蝶的身子瑟瑟发抖,恐惧像是一双大手狠狠地攫住她的心脏。手脚动不了,身子被麻绳束缚住,移动不了分毫。如今的苏蝶再次被扒了裤子,光着臀静静地趴在长凳上,如同任人宰割的鱼肉,再不能躲避鞭子无情的鞭打了。

惨叫声,哭叫声混杂成一团,这一回鞭子再也没有落空过了,每一鞭子都结结实实地落在苏蝶雪白的臀上,苏蝶如同砧板上的死鱼一般,拼命挣扎着,扭动着,可是身子被捆住,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鞭子每一次落下都会停顿几秒钟,先是刺心刺肺,撕心裂肺的痛楚,接着痛楚稍稍缓解,下一鞭子再次落下。挨了多少鞭子,苏蝶已经数不清了,她的脑海中,只剩无边无际的痛苦,无法摆脱,无法消停,永远都无法结束的痛苦。

“姐姐,我错了,饶了我吧。”苏蝶哭叫求饶。

鞭子微微一顿,正在苏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十几下鞭子密密麻麻地抽在她的臀上,没有间隙,密集而迅速,不给人留下一点喘息的余地。苏蝶的声音已经哭得嘶哑了,满头的汗水,嘴唇哆嗦。雪白的臀横七竖八着鞭痕,伤口红肿地高高鼓起,就连大腿上,腰际也是伤痕累累,一片红肿。

窗外的风,夹杂着细雨,吹入温暖的屋内,微风如同轻柔的羽毛抚平着人们的伤痛,苏蝶火辣辣的臀经凉风一吹,铺天盖地的痛楚似乎稍稍得以缓解。

“以后还敢不敢!”一声怒喝,又是一鞭子落下。

苏蝶的眼中顿时一黑,过了很久,才渐渐清晰。这鞭子绝对是苏曼下手最重的一鞭了,臀上夸张地浮肿着,鞭梢处甚至渗出了血迹。

苏蝶痛哭,啜泣,“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呜呜。”

“不许哭,闭嘴!”

苏蝶捂住嘴,不敢哭出声,眼睛像小鹿般大睁着,切切弱弱,一脸恐惧害怕。

关于离家出走

“滚进来!”

苏蝶离家出走,在外面过了一夜,冻得瑟瑟发抖,全身上下都僵硬得不像自己的一样,小耳朵更是冻得红通通的。

“滚去沙发上趴着!”

“姐姐。”苏蝶小声哀求。

“不要我说第二遍。去!”一个字的命令最可怕。

苏蝶咬牙,不情不愿地走到沙发边,趴在软软的沙发上。听到姐姐慢慢接近的脚步声,苏蝶的双腿发软。

“把裤子脱了!”

“我不要!”苏蝶羞得满脸通红,光着屁股挨打,太丢人了。

“是不是要我像上次那样,把你绑在长凳上,脱了裤子挨打!”

苏蝶眼泪汪汪,咬了咬牙,终究慢慢站了起来,脱下了外面的牛仔裤。

“就这样行不行?”苏蝶恳求,客厅有一扇大窗户,若是被其他人看到,她就没脸见人了。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一鞭子抽下去,抽到苏蝶雪白的大腿上,苏蝶痛叫一声,眼泪夺眶而出。

苏蝶伸出颤巍巍的手指,提在粉红的小内裤上,一脸羞愤地慢慢褪下。

“趴上去!”苏曼不理睬苏蝶的羞愤,语气冰冷。

苏蝶羞得都快要哭出来了,脸上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身下脱得赤裸裸的,臀靠在沙发沿上,高高翘起,唇已经咬得有些泛白了。

鞭子一下又一下无情地落下,苏蝶抽气,啜泣,大哭,双腿更是抖个不停。

痛得受不了了,苏蝶翻身缩在冰凉的地板上,伸手阻拦迎面而来的鞭子,鞭子狠狠地抽在她的手臂上,她雪白的手臂立刻多了一道火辣辣的肿痕。

“趴回去!”

苏蝶摇头,我不要。

苏曼大怒,直接抓住苏蝶翻过身去,把苏蝶的上衣卷高,一手压住苏蝶的背,一手握住鞭子更重地菗抽下去,苏蝶挣扎不止,可是怎么也摆脱不了姐姐结实有力的手臂。

苏蝶痛哭流涕,伸出手捂住臀部,鞭子再一次落,手臂上再添一道鞭痕。

“不要打了,求你了,姐姐。”

“把手拿开。”

“姐姐,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要不要我抽得你整个星期都下不了床!”苏曼暴怒,扳开苏蝶的手,鞭子铺天盖地地抡下去,一鞭比一鞭迅疾,一鞭比一鞭用力,雪白的臀上,先是一道道的红肿红痕,后来鞭子再次落在同样的地方,伤口上再次被无情的鞭子抽到,红肿的伤痕开始发青发紫,一片狰狞。

苏蝶乱哭乱叫,双腿无力地乱蹬着,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鞭子还是准确无误地抽在她的臀上,痛彻心扉。

臀上像是烧起来了一样,火辣辣的,如同一大桶滚油泼在身上,焦灼着,翻滚着,皮啪啦啪啦地炸裂着,苏蝶觉得自己如同岸上的鱼儿,一种无法呼吸大脑空白的窒息油然而生,眼前的景物也渐渐开始模糊起来。

窗外的风还很凉爽,吹到身上,冰冰的,凉凉的,臀上滚烫一片,快要烧起来了。又是一排鞭子,苏蝶惨叫,眼前一黑,终于昏过去了。

身子软软的趴在沙发上,膝盖落地,双腿跪在冰冷的瓷砖之上,一头一脸的汗水。苏蝶昏过去了,可是眉头依然紧紧地蹙着,似乎在昏睡之中,仍然在忍受着鞭无情的抽打。

臀上一片乌青,严重的地方甚至发紫充血,雪白的臀上再没有一丝好肉,密密麻麻地全布满了青紫的鞭痕。

苏曼皱眉低头,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关于逃学

阴蒙蒙的天气,黑色的轿车扬长而过。

苏曼手握方向盘,脸色很难看,“回去我再收拾你!”

苏蝶坐在后排座上,低着头,闷闷地应了一声,“哦。”

窗外,淅淅沥沥的细雨打湿了车窗,朦胧了窗外的街景人影,苏蝶搓了搓手,朝冻伤的手哈了两口热气,这个阴沉沉的天气,一如人们灰蒙蒙的心情。

一声巨响,关门声吓了苏蝶一大跳。

看到饭桌上满满的一桌子饭菜,苏蝶泪盈于眶,原来姐姐做了一大堆好吃的饭菜等自己一起吃呢,可是自己,却让姐姐失望了。

苏曼大手一挥,乒乒乓乓的碎裂声,盘碗锅碟碎了一地,热气腾腾的饭菜全部洒在地板上。苏蝶的肚子咕咕的叫着,好饿啊。

“不用我多说了,老规矩。”苏曼的语气冰冷无情。

一想到那撕裂皮肉的鞭子,那撕心裂肺的痛楚,苏蝶的蹆就像是灌了铅一样,一步也迈不动。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给我滚过去趴着!”苏曼怒吼一声。

苏蝶身子一抖,忍住眼中的泪花,一步一步地慢慢踱过去。

老规矩,脱下裤子,光裸裸的趴在饭桌沿,臀高高地翘起,微微颤动,无力反抗地准备迎接鞭子无情的蹂躏。

鼻息之间,是香喷喷的饭菜味,桌子一片冰冷,丝丝的寒意透过肌肤渗入身体之中。苏蝶的手肘撑在桌面上,头埋在手臂之间,满眼所见唯有惨白惨白的墙壁。

冰凉的藤条贴在臀峰上,慢慢地朝下滑着,苏蝶咬牙,忍住心中的恐惧,一股破风之声,苏蝶心中一抖,“啊”的一声惨叫出来。

青色的藤条并没有因为苏蝶的惨叫而缓慢轻柔下来,反而更加迅猛而密集,破风之声更加刺耳。苏曼朝着雪白的臀峰一下又一下地狠抽下去,藤条一次比一次抬高,力道一次比一次更猛。无论苏蝶如何哭叫求饶,挣扎扭动,道歉认错,苏曼都无动于衷。

苏蝶的手指紧紧扣住桌沿,指头泛白,嘴唇已经被牙齿咬破了,惨叫声仍然不可避免地溢出嘴边。冷汗一股股地从头滑落,滴落在眼睛里,让眼睛痛得睁不开。

臀上一片青紫淤痕,鞭痕突兀地浮肿起来,淤血乌血充盈在伤口之中,似乎随时都可能喷薄而出。

一记重重的藤条落在青紫浮肿的鞭痕上,鲜血终于涌出来,皮肉被打破,撕裂破开。

苏蝶痛叫一声,终于忍耐不了,跌落于地,伸手朝臀上一摸,一手的血迹。苏蝶一脸恐惧,哀求,“姐姐,饶了我这一次,出血了,呜呜。”

“趴回去。”苏曼的声音不大,却有着一番不容抗拒的坚决。

“我,我,我不要。”苏蝶结结巴巴地抗拒着,抱着微渺的希望,声音怯弱而恐惧。

“我再说一遍,趴回去!”

“不!”苏蝶摇头,大声抗辩着。

苏曼动怒,拉扯着苏蝶拖到厨房去,捆住双手双脚绑在房梁上,苏蝶恐惧,被绑在长凳上被打得死去活来的往事让她记忆深刻,她拼命地想要挣扎,可是手脚都被牢牢地绑住,根本动弹不了。

人被反吊在房梁之上,头朝下,腿被麻绳绑在房梁处,血一下子冲向脑袋,苏蝶满脸涨红。窗户打开,会不会被邻居看到,自己光着身子挨打挨鞭子,苏蝶转过头去,脸更烫了。

可是苏蝶没有时间考虑丢脸的事了,藤条再次无情地落在她的臀上,空气中,安静得出奇,只听得见藤条抽在皮肉上钝钝的声音,像是鞭子菗在螺旋上那尖锐的撕裂声,藤条菗得苏蝶支离破碎,抽得臀上血淋淋的,抽得苏蝶连哭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苏蝶大口大口的喘气,像是快要窒息了一般。雪白的臋伤痕累累,再也看不见原本雪白的肌肤,满满的全是鞭痕,藤条每一次落下,都打在伤口上,伤上加伤,更是痛不欲生。

鲜血渐渐润湿了青色的藤条,青红色的藤条显得更加狰狞恐怖。

一道道的青肿的伤痕,被藤条再次蹂躏,皮肉撕开,鲜血溢出,像是撕裂开的衣服一般,臀上一片一片的红痕七横八竖,像是被剥开的鱼鳞,支离破碎。

眼皮越来越沉重,呼吸渐渐得虚弱,身体毫无意识地抽搐着,颤抖着。好痛,好痛……

原来昏去,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

苏蝶渐渐苏醒过来,环顾四周,身下是软软的床垫,臀上清清凉凉的,已经上过药了,姐姐枕在床边,呼吸浅浅的,已经睡着了。

苏蝶委屈,伸手推开姐姐,我不要你管!

苏曼惊醒,皱眉,“怎么回事?”心中忐忑担忧,会真的打坏哪里了吧,别吓我。掀开铺盖,准备看看妹妹的伤口。

苏蝶吓得顿住了手,怯怯的,一脸恐惧,“不,不,不要再打了。”泪水又要涌出来了。

苏曼拍了拍苏蝶的背,安慰,“不哭,不哭,不打了,姐姐看看。”

苏蝶委屈得紧,瘪着嘴,扯过铺盖蒙住头,装睡。你打我,我不理你了!

苏曼叹气,摸了摸苏蝶的小脑袋,打在你身上,对我又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关于偷东西

苏蝶带着好朋友蒋瑶回家玩,两个小孩子在卧室中上窜下跳,追逐打闹,快要把屋顶都掀翻了。

卧室的门突然被撞开,两个闹翻天的小女孩被吓得一愣,苏蝶更是脸色惨白。

姐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姐姐,你回来了。”苏蝶硬是挤出一点笑容,只是笑得有些勉强。

“我刚去了你学校一趟。”苏曼的脸上没有笑容,语气淡淡的。苏蝶知道,越是平静,越是暴风雨前的预兆。

“姐姐,我错了。”苏蝶跪在地板上,埋着头,一副认错的乖巧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看到我认错这么迅速诚恳的表现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知道错了就给我按老规矩过去趴着!”苏曼提起鞭子,用鞭梢指了指床沿。

“姐姐,等会儿再打,行不行?”苏蝶端端正正地跪好,抬头恳求。我好朋友还在这里,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少给我讨价还价!滚过去!”苏曼动怒,眼睛危险地半眯起来,眼中怒火丛生。

“姐姐,苏蝶她……”苏蝶的好朋友蒋瑶拉了拉苏曼的袖子,手指颤抖,苏蝶的姐姐好可怕吖!

“你先出去,把门带上。”苏曼下了逐客令,用鞭梢指了指门口。

看着微微摇晃着的长鞭,蒋瑶身子一抖,不自觉地退后一步,怜悯地望了望跪在床边的好友,走出卧室,顺手关上了门。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一鞭子抽在床上,床单立刻撕裂出一条大口子。

苏蝶的身子微微发颤,把裙子提上去,褪下内裤,眼角瞄到了长长的鞭梢,臀上紧绷,恐惧让她的脸色更加惨白。

趴在床沿上,雪臀毫无遮拦地暴露在空气中,瑟瑟发抖,窗外灯火通明,万家灯火,天空黑沉沉的一片,好似苏曼此时此刻的心情。

窗外的寒风窜进屋中,轻柔地吹拂在苏蝶的雪臀上,可是苏蝶知道,过不了多久,臀上就会火辣得如同烧起来了一般。

苏蝶的手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牙齿也咬住了被角,若是惨叫哭喊声被蒋瑶听到,她的脸可就丢大了。

鞭子抡在空中的风声,还有抽在肉上的噼啪声,连续不断,密密麻麻,声音刺耳得让人想要捂住耳朵。门外的蒋瑶身子一颤,双腿发软地靠在墙边,站立不稳,光是听到这鞭子抽打的声音就让她心寒,光是想想都觉得肉痛。

可是,声音并没有蒋瑶预料的那般停止下来,越来越大的抽打声,渐渐的,蒋瑶听到了苏蝶喑哑痛苦的惨叫声,忍无可忍,不可遏止的痛叫声,撕心裂肺,死去活来的哭闹声。

蒋瑶手指发抖,双腿终于支撑不住了,慢慢地沿着墙壁滑了下来,蹲坐在地板上,自己的屁股似乎也一顿一顿地痛起来了。

房门中,苏蝶的抽泣哽咽,求饶讨饶认错,蒋瑶心中狂叫,快停下来,不要再打了,苏蝶已经知道错了,快停下!

可是这次,鞭子声还是没有如蒋瑶期望的那样消失,更是越演越烈,每一下似乎都抽在蒋瑶的心中一般,让蒋瑶的眼睛一次次的收缩。

蒋瑶没有挨过打,她一直都是父母手中的珍宝,深怕磕着碰着了。她不知道挨打是什么滋味,也不知道被鞭子抽打是什么感觉,这种痛苦是多么的难以忍耐,这场煎熬又是多么的刻骨铭心?蒋瑶头皮发麻,光是听到声音就让她不敢想象。太可怕了,她永远都不要尝试鞭子的滋味!

苏蝶的声音渐渐虚弱了起来,惨叫声也开始有气无力,蒋瑶恐惧,不能再打了,再打就要把苏蝶打坏了。

蒋瑶鼓起勇气,猛的一下推开房门,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得呆若木鸡,脊背发寒。

苏蝶的脸是冷汗,手指已经把床单撕破了,被角咬在嘴中却仍然止不住破口而出的惨叫声。苏蝶跪趴在床沿上,臀上一片狼藉。青紫的鞭痕一道一道地横列其中,臀上再看不到一丝雪白的地方,有些地方甚至渗出血来,大腿也是红肿一片,不堪入目。

苏蝶一看到蒋瑶冲进来,脸顿时烧了起来。太丢人了,居然被好友看到自己光着臀挨打的样子,苏蝶挣扎着想站起来。一鞭子狠狠抡下去,苏蝶惨叫一声,再次跌回床沿,动弹不得,冷汗一股一股地滑落下来,润湿了床单。

蒋瑶嘴唇哆嗦,刚才那一鞭子居然抽破了皮,鲜血渗出,血淋淋的横列在苏蝶青紫一片的臀上,狰狞恐怖。

蒋瑶拉了拉苏曼的袖子,颤抖,“不,不要再打苏蝶了,这事我也有份,要打打我吧,求你了。”眼泪落下,一半是被吓的,一半则是自责后悔,早知道苏蝶的姐姐这么凶,就不拉着苏蝶捣蛋去了。

“你有你父母管教,轮不到我来收拾。”苏曼微微有些不耐烦,你是谁啊,我管你学不学好!

又几鞭子抽下去,苏蝶的臋臀上蔓延出血花,苏蝶痛得晕头转向,呼吸紊乱,身子更是抽搐个不停。

蒋瑶气愤,冲到苏蝶面前,张开手臂,挡住苏曼手中的鞭子。苏蝶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绝不能让她再受到伤害!

“我教训我妹妹,轮不到你管。”你他妈的给我滚!

“就没见过你这样心狠手辣的姐姐!你根本不配当苏蝶的亲人!她是你亲妹妹,是你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地对待她!”蒋瑶大怒,眼睛瞪得圆圆的。

苏曼一个冷眼暼过来,蒋瑶身子一抖,脚下不自觉地退后一步。

鞭子抽下来,蒋瑶闭上双眼,准备忍受尖锐的痛楚,可是预料中的剧痛并没有来临。蒋瑶睁开眼睛,苏曼已经走了,地上留着一根让人看一眼都胆寒的长鞭。

夜色如水,夜半时分。

“小蝶,我不是个好姐姐。”苏曼的脸色有些暗淡。

“没有,姐姐已经做得很好了,是小蝶不听话。”苏蝶枕在姐姐的大腿上,朝姐姐的怀中蹭了蹭。

“可是蒋瑶说,我对你很不好。小蝶,对不起,姐姐太没有耐心了。”也许我可以同你好生说说的。

“不要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妈妈爸爸走了,姐姐一个人撑起家里,担子很重。姐姐已经做得很好了,比小蝶做得好很多很多呢。”苏蝶抱住姐姐的腰,把小脑袋枕在姐姐的怀中。

“小蝶……”苏曼叹气,亲了亲妹妹的额头。不要怪姐姐对你严厉,姐姐是爱你的,爱你胜过自己的生命,小蝶,你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你明白吗?姐姐永远都不会害你的,你的眼泪也会烧灼姐姐的心。

关于考试作弊

水哗啦啦地往下流,温热的水珠划过雪白的肌肤,浴室中热气腾腾。

门突然被撞开,苏蝶吓了一大跳。

“给我滚出来!”苏曼声音低沉,显然已经动怒了。

苏蝶一愣,水声依然在身后哗哗的响着。

苏曼看到苏蝶不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闯进浴室把呆愣中的苏蝶拖出来。

苏蝶的身上水淋淋的,一路上水珠滴滴答答地落在瓷砖上,直到被拖到客厅中,苏蝶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有穿。苏蝶脸色泛红,虽然是姐姐,可是自己身上一丝不挂的,实在是太羞人了。

苏蝶雪白的身躯上热气腾腾,刚才的洗澡水很暖和,如今窗外的风拂过身子,带来丝丝凉意。

“跪下!”双膝落地,膝盖撞到瓷砖上,传来一丝丝的刺痛。地面冰冷,寒意丝丝缕缕地钻进身体之中。微风一吹,冷风让苏蝶的身子微微一颤。

“趴下!趴到地上!”苏曼已经从墙上把鞭子拿下来了。

苏蝶的眼中闪过羞愧,咬着牙,磨磨蹭蹭的,脸色更红了。

窗外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远处灯火通明,万家灯火。道路边闪烁着橘黄色的灯光,不时有几辆车奔驰而过。

“没听到我说话吗!快点!”苏曼大吼一声,苏蝶吓得一抖。苏曼的话中再没有回旋的余地,这是命令,必须马上执行的命令!

眼泪充溢在眼眶中,转啊转,迟迟不愿落下,苏蝶深呼了一口气,狠咬住嘴唇,终于低下头,俯下身子,趴在了冰冷冷的瓷砖地上。

苏蝶一身赤裸的跪趴在苏曼的脚边,臀高高翘起,离鞭子只有到不到一寸的距离。鞭子被微风吹得荡漾起来,摇摇摆摆,时不时的触碰到苏蝶高高翘起的雪臋上,每一次触碰,都让苏蝶呼吸一窒。

微风轻轻地吹着,苏蝶觉得臀上冰凉一片,洗澡时的热气已经挥发殆尽了,此时苏蝶觉得有点微微的冷意。

心中忐忑了半天,鞭子还是没有落在臀上,也许最可怕的不是剧痛,而是等待剧痛的到来。苏蝶奇怪,转过头看去,鞭子被高高举起,狠力一挥,如同幻影一般势如破竹地朝臀上抽来,苏蝶“啊”的一声惨叫出来,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

鞭子继续挥动,撕裂的痛楚从臀上传来,泪水终于忍不住滴滴答答地落在地面上,一滩水渍。

黑夜中的落地窗上,倒映出屋内的景象。苏蝶痛得睁大了眼睛,看着落地窗中,自己全身颤栗地跪趴在地上,高撅起臀,鞭子一下又一下地抽在臀上,每一次落下,都会让臀猛烈地颤抖。而姐姐一脸冰冷无情地狠抽着自己,高高在上如同女神一般,铁血无情。

苏蝶的臀上渐渐开始出血了,鲜血顺着大腿慢慢滑下,啪的一声落在瓷砖上,润湿了地面。

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苏蝶,如同渺小的蚂蚁一般,似乎只有任人宰割,任人抽打的余地,反抗不了,也根本摆脱不了,鞭子如影随形地抽打在她的身上,流下一条条的沟壑,撕烂了皮肉。

夜晚,四周都很静很静,空气中唯剩下鞭子抽打的刺耳声,还有苏蝶隐隐约约的啜泣声。苏蝶咬住自己的手臂,不愿惨叫出声,拼命地想要堵住破口而出的痛叫痛哭,就算手臂被咬破了皮,鲜血溢出,也不愿松口。她不想要邻居们知道自己挨打的事,所以把所有的惨叫都吞入腹中。

窗外的霓虹灯五彩缤纷,夜色美如画卷,街道上人来人往,车辆如梭。

苏蝶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不稳,霓虹灯似乎也开始摇晃起来,人影也变得重重迭迭,苏蝶晕晕沉沉的,眼前一片模糊。

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个激灵,苏蝶顿时清醒过来。

苏曼皱眉,走过去开门,苏蝶一动也不敢动,尽管剧痛已经让她快要晕倒了。

敲门的是隔壁的梅姨,梅姨五十多岁了,儿子成家了不在身边,丈夫又早早去世,如今一个人生活,从小看着苏蝶苏曼两姐妹长大,自从她们父母去世后,更是把她们当作自家的闺女。

“春节快到了,我给你们拿了几节香肠来。”梅姨笑得很慈爱。

“我帮你们挂上去”梅姨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屋中,“对了,怎么不见小蝶呢?”

苏曼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梅姨已经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看到梅姨进来,苏蝶脸红得快要滴出血了,窘迫得不行,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窗外的风似乎更大了,裸露的身子颤栗得更加厉害,鸡皮疙瘩一颗一颗地冒出来,苏蝶的嘴唇已经冻得发青了。

梅姨刚一进来就吓了一大跳,一脸不敢置信地望着小蝶。小女孩全身猛烈地抽搐着,眼圈红肿,脸上更是冻得青紫,臀上一片狼藉,一道道的青紫鞭痕,严重的地方甚至流出血来,大腿上,背上也是密密麻麻的伤痕,连地上都沾染上血迹。明明痛得这般厉害,跪趴在地上的苏蝶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小曼啊,我知道你一个人拉扯大妹妹很辛苦,可是,就算妹妹做错事,你也要耐心点,给她讲道理,而不是动不动就打人。”梅姨语重心长地说,语气中微微有些责备。这打得也太狠了!

“小蝶还小,你下手也太重了,更何况马上都过年了,何必打得妹妹大过年的下不了床。如果你觉得事情太忙的话,可以让小蝶在我这里住一阵子。反正我一个老太婆住在家里,闲着没事,小蝶也喜欢吃我做的饭。”

“还是不用麻烦梅姨了,免得小蝶给梅姨添麻烦。”苏曼笑得有些勉强。小蝶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许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她是我最后的亲人了。

梅姨走后,苏蝶终于爆发了。

“我要去梅姨那里!我不要同你住!”苏蝶大声抗议,愤怒。

“为什么?”苏曼眼神暗淡,微微有些受伤。

“你说为什么!我讨厌你,不想看到你!”苏蝶痛哭。

“小蝶,乖,别哭。”苏曼抬手想擦去苏蝶小脸的泪花,苏蝶赌气地用手推开,转头,抹泪水。

“我再也不理你了。”苏蝶哽咽,“我再也不要同你说一句话。”眼泪哗啦哗啦地往下掉。

“春节的时候,姐姐买一大堆的漂亮衣服给小蝶好不好?”苏曼跪坐在苏蝶的身边,想要揽住那小人儿的肩膀,苏蝶别扭地挣扎了几下,终于还是钻进了姐姐的怀中,痛哭流涕。

“姐姐最坏了,小蝶最讨厌姐姐了!”苏蝶眼圈红红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苏曼亲了亲妹妹的小脑袋,一边用手拍了拍妹妹的背,苏蝶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了,“好,好,姐姐最坏了,姐姐最讨厌了。”

“小蝶,不要恨姐姐。”苏曼的脸上有些忐忑,有些不安。求求你,千万不要恨我,我承受不住唯一的亲人的痛恨。

“如果姐姐春节带我去吃必胜客,我就不恨姐姐了。”苏蝶开始撒娇了。

苏曼笑了,点了点妹妹的小鼻子,“好,好,我们去吃必胜客。”

6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